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刺客残月

更新时间:2018-10-31 17:54:05

刺客残月 已完结

刺客残月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亲亲雪梨分类:武侠主角:金世安

主人公叫金世安的小说是《刺客残月》,本小说的作者是亲亲雪梨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只影匹马过千境,少年侠骨负盛名。缥缈江湖任纵横,谁人不识残月弓。残月身为大虞国最顶尖的刺客,名震武林,声动朝野。只是除了至亲,无人知晓他是背负着怎样的绝望,一步步成长。无愧君主与苍生,不负信任与深情。沧海桑田,永远灿如少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已经到了半夜,梁翊离开书桌,换上了一身黑色劲装。于叔见他又要出门,苦口婆心地劝他:“现在朝廷到处追捕琵瑟山庄的人,残月更是他们的头号目标,你出发之前,云庄主千叮咛万嘱咐,让你千万别冲动,你听进去了没有?”

“没有啊。”梁翊低头整理腰带,回答得干脆利落。

“……”于叔像是挨了窝心脚,但他不死心,又劝道:“我的小祖宗,你就安安心心地当你的梁家公子,写写字,看看书,好好地活着,不好么?”

“嗯,不好。”梁翊又随便答应了一声,穿好鞋,冲着于叔粲然一笑,说道:“别人都那么夸我了,我可不能光听夸,不干事啊!”

“你!”于叔气急败坏,威胁道:“回去我就告诉老爷!”

“嗯,你顺便也告诉他的好友黄知县,让他直接把我抓走。”梁翊满不在乎,冲于叔做了个鬼脸,竖起两根手指头,笑着说:“有两万两银子可以拿啊!肥水不流外人田!”

“唉,你就气死我吧!”于叔无奈地摊手。

梁翊吐吐舌头,说道:“再让你白天威胁我!”

于叔哭笑不得:“你都多大了,还这么记仇?”

“我活到八十岁,还跟你记仇!”梁翊再次灿烂一笑,掂量了下床底的箭筒,说道:“还有五支,啥时候用完了,我就乖乖地待着。”说罢,他推开窗子,跟于叔喊了声“走了”,便不见了身影。

于叔捶胸顿足,得了,今晚又要为他牵肠挂肚,彻夜难眠了。

白天是众人眼中的梁公子,而苍茫的夜色中,他是自由洒脱的江湖刺客残月,相比较而言,他更喜欢后者。为了掩人耳目,他并没有把残月弓带过来,只带了一把小弓。不过达城还算太平,他在夜色中舒展了半天筋骨,也没有地方可以行侠仗义;当然,更没有地方去寻找他的弟弟妹妹。

他时而越上高墙,时而在屋顶穿梭,有时候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也挺好;四周黢黑,他又在高处,没人看见他,他反而更加身心舒畅。他路过天香阁,想起常玉娇,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

夜已经很深了,她应该早就睡下了吧?

她弹得一手好琵琶,尤其是她会弹很多金夫人留下来的曲子。每每她弹琵琶,他总能想起华阳城的樱花祭,想起那里的勾栏瓦舍,曲觞流水,还有郊外纵马骑射。

他端坐在天香阁的屋顶,双手抱膝,有些怅然地看着天空那一弯明月。

渐渐的,那明月被云层遮住,渐渐变红了。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否则,他又会没出息地落泪。他长长出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城西浓烟滚滚,火光映红了整个西天。

西四大街位置很偏,火势十分凶猛,饶是他飞奔而来,这边也已经成了一片火海。隔着老远,他就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热浪,逼得他无法靠近。而从里面传来的凄厉的哀嚎声,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他环顾四周,这里是一座废弃的老宅院,四面漏风,家徒四壁,只有一些无家可归的乌兰人在这里聚居。他们的喊声越来越惨烈,可是竟然没有一个大虞人来帮忙救火。

幸运的是,逐渐阴沉的天空下起了小雨,火势一点点弱了下去。他矫健地穿过残垣断壁,想看看还有没有活人,却只看到烧焦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死状骇然,触目惊心。

一阵窸窣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一跃而起,敏捷地跳上了院墙外的一棵老槐树。听一个声音低声说道:“真见鬼了,冬天下什么雨!如果这些乌兰人没死干净,蔡知县还不把我们的脑袋给拧下来?”

“就是就是,咱们还是先看一下吧!如果有人没死,那就再给一刀子!”

梁翊一听“蔡知县”,便知他们说的是蔡炳春。他来达城办差期间,蔡炳春暗地里使了不少绊子,他有心忍让,蔡炳春却越来越过分,梁翊忍他好久了。而如今,蔡炳春为了私吞朝廷拨的乌兰难民安置费,竟不惜一把火烧死这些乌兰人。真是太可恶了!梁翊攥紧拳头,恨不能将他痛打一顿。可眼下最要紧的,是阻止蔡炳春的爪牙,让他们不要再祸害幸存者了。

他站在槐树上,用枝桠遮住了身体。他屏息凝神,专心拉弓,忽见一个少年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少年一看这里烧成了这幅模样,又看到了黑衣人,蓦地停住了脚步。他在门外愣愣地看着,在院墙里面,一个小女孩突然从几具尸体下爬了出来,哭喊道:“哥哥!”

少年还定在原地,那几个黑衣人却冲着小女孩杀了过去。小女孩不过十岁左右,长得小巧玲珑,而那几个人都举着明晃晃的大刀,看架势是想把小女孩砍成肉泥。

看到这情形,少年发疯似的冲过去,绝望地大喊:“玉容!”

大刀还未落下,一支箭擦过冰冷的夜空,带着冰凉的雨水,准确无误地钉在了一个黑衣人的后背上;另一个黑衣人回头,却见一支箭冲着自己的脸飞了过来,他大声尖叫,却来不及躲闪,箭镞结结实实地插到了他的太阳穴上;第三个黑衣人已经完全吓傻了,他忘记了逃跑,好像预知了自己必死的命运,于是乖乖地等着箭**自己胸膛的那一刻,然后毫无悬念地见了阎王。

小女孩又惊又怕,又晕过去了。她哥哥刚跑到她跟前,几乎是同时,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从北门冲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起了小女孩。

“谢大侠救命之恩!”少年感激不尽,立马跪下磕头。

“陆勋,怎么样了?”一个青衣公子跟了过来,他衣着朴实,周身无任何装饰,可是乍一看,便可知他一身贵气,并非一般人。

叫陆勋的年轻人抱着小女孩,低声说道:“三公子,咱们得赶紧给这个小女孩找个大夫,她被烧伤了,身上烫得厉害。”

“好。”或许是夜里太冷,三公子身体吃不消,他咳嗽了几声,勉力支撑。他环顾四周,有些遗憾地说:“听说残月最近在尚州出没,今晚想出来碰碰运气的,谁知近在咫尺,却愣是没见到。”

“如果不救这个小女孩,属下原本可以追上他的。”陆勋低声说道。

梁翊已经从树上跳下来了,躲在院墙外面,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虽说他救了那个小女孩,却被那两个公子给抢了功,他难免有些郁闷。不过更郁闷的是,听到了他俩的对话,他完全无法露面了。

陆勋,三公子,这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竟然也来达城了……哎,虽不是冤家,可这路怎么也这么窄?

听到那两位公子要救妹妹,少年对他们越发感激,来不及处理亲人的尸体,便跟着他们走了,只是一边走,一边恋恋不舍地往后看。

梁翊听着他们走远了,便从墙后走出来,有些虚脱地站在雨中,看着满地的尸体发呆。

虽然师父是大虞有名的得道高僧,他却对超度一窍不通,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他默哀了一会儿,便心情沉重地踏上了回客栈的路。

雨都下到心里去了,整个心情都是湿淋淋的。

从窗户翻进房间后,他瘫坐在椅子上大口喘息。他浑身已经湿透,不过他内力深厚,一点儿都没觉得冷。于叔见他心情不佳,也不敢多问他,给他烧了姜汤,唠叨了两句,便回去歇息了。

梁翊躺在床上,怔怔地看着那把名为“清风”的短刀,想起今晚发生的事,自言自语道:“我还是没找到那两个孩子,却好像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耗费时间,你是不是对我特别失望?”

清风无言,他却朦朦胧胧地看到,那时他缠着哥哥要这把匕首,哥哥却不肯给他,笑着说:“‘清风皓月’号称西北双璧,是琵瑟山庄的林庄主一手打造的,他跟我有缘,才将这一对刀送给我。皓月我已经送人了,清风我可得自己留着!”

“哥,你就给我嘛!我房里有很多宝贝,你随便挑!”他撒娇道。

“呵,你那堆废铜烂铁,有什么稀罕的?”哥哥不屑地说。

“我不管,我就是想要这把匕首,你不给我,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他赌气说道。

哥哥看看精致的匕首,又看看可爱的弟弟,叹了口气,说道:“好吧,这把匕首可以送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依得依得,你说!”弟弟来了精神,眼睛顾盼生辉。

“林充阳前辈是闻名天下的大侠,你拿了他的刀,就要常存侠义之心,多做正义之举。如果你以后不做领兵打仗的将军,就要做一个行侠仗义的侠客,明白了吗?”哥哥一本正经地说。

“好!”他拍着手跳了起来,接过哥哥手中的小匕首,心花怒放。

从回忆里醒来,梁翊才发现眼眶有些湿润了。不过他想起哥哥跟他讲的那些话,便释然了很多——管他功劳是谁的,反正自己问心无愧,对得起良心,就足够了。

他将小匕首放在一旁,闭上双眼,可是睡意却迟迟不来。他听见有人掠过房顶,兵器划破夜空的沉寂,虽然只是一丁点声音,可他却听得分外清晰。他轻轻起身,走到窗边,仔细地聆听外面的动静。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虐恋小说
  3. 现代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