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盛世独宠:展先生请克制

更新时间:2018-11-08 11:40:51

盛世独宠:展先生请克制 连载中

盛世独宠:展先生请克制

来源:优阅云作者:三朵分类:言情主角:周子栀展正勋

经典小说《盛世独宠:展先生请克制》是三朵所编写的总裁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周子栀展正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中秋家宴,她满心欢喜的等待着丈夫回来,没想到他竟然搂抱着别的女人,扔下了一纸离婚协议!三年来他没碰过她一下,声称嫌她恶心。 她伤心愤怒:离婚是吧,行,我要个孩子!你不是恶心吗,那就在床上好好恶心恶心你! 他气场全开,将她绑在床上:你是在找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子栀小脸惨白,体内如同被捅了一刀的疼痛,让她万分恐惧,展正勋轻微的动作都会让她一阵颤栗。

她咬紧牙关,不想在他面前太过软弱,却愣是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拼命的呼吸着缓解疼痛。

展正勋眉头也越拧越紧,他实际忍得辛苦,哪怕略微一点动作,都会让她反应极大,像是受惊了的小兽,偏偏还倔强的要命。

结婚三年,周子栀向来逆来顺受,他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倔!

展正勋眸底闪过一丝愤怒,“怎么不说话?这不是你要求的吗?怎么样,不爽吗。”

周子栀咬紧牙关,屈辱的瞪过去,喘息着,“对,我就是不爽。”

展正勋眸中的怒火更甚,这个女人在惹怒他这方面的本事倒是水涨船高,他猛地加大动作,突然的刺激与疼痛让周子栀叫喊出声,又迅速的咽了回去,她紧咬着唇,默默地承受着展正勋的怒火,身体在他的动作下不住地颤抖。

展正勋气愤不已,和他服个软就这么难嘛?这个女人!

眼看唇角被咬出了血,他大手捏住她的下巴,指头撬开她的牙关,“受不了,你可以求我啊。”

破碎的嗓音从周子栀喉咙深处溢出来,她拧着眉,那些声音更让她感到羞辱,苍白的小脸也逐渐的涨红。

展正勋却仿佛受到了鼓励,动作也轻缓下来,大掌更是在她身上处处点火,直到周子栀完全适应下来。

周子栀根本招架不住,疼痛过后的愉悦感让她周身发紧,不知何时展正勋解开了她手腕的束缚,她只有牢牢的攀附在他的身上寻找支撑……那些抑制不住的声音不断的从她口中溢出,羞耻感更甚。

展正勋亲吻着她的耳廓,性感的嗓音敲击着她的耳膜,“听见了吗,可真放荡。”

周子栀猛地一颤,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利刃刺进她的心脏,眼眶不由得泛红,她拧着眉瞪过去,反唇相讥,“彼此彼此,你不是非梅娜不娶吗?竟然还能心安理得的和我做ai?”

展正勋眸光眯紧,故意折磨她似得猛地进攻,周子栀痛呼出声,他笑着开口,“不牢你费心,和你离婚以后,我会给她最好的婚礼。”

周子栀泪水掉落下来,咬牙切齿,“展正勋你就是个魔鬼!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嫁给你!”

展正勋不悦的皱起眉,低头吻死了她的口,制止住那些声音,发泄似得在她的身上为所欲为!

他故意在她口中纠缠不休,那些声音也尽数被他吞入腹中。

周子栀只能承受着,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灼热的射在床上,周子栀轻哼一声,浑身就像散架了似得,到处都在叫嚣着疼痛,她抬手遮挡着脸上的阳光,睁开了眼睛。

手腕上的伤痕触目惊心,她眨了眨眼睛,展正勋什么时候离开的她都不知道。

她只知道昨晚在他身下几乎就要死过去,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停止的,只觉得永无止境似得……关节略微一动就痛的厉害,小腹也胀痛的像来了月经,她吃力的从床上坐起来。

一眼就看到了床头摆放好的离婚协议。

展正勋已经签好了字。

她唇角扯了一丝凄凉的微笑,真没想到,她和展正勋会以这种方式发生关系。

下床的瞬间差点栽倒,颤抖着双腿走进浴室,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上过药后感觉好了很多,镜子里的她有些憔悴,她又画了一个淡妆让自己看起来气色好一些。

都已经中午了,万玉芬以及佣人们没有一个来叫她做事情,她知道展正勋一定都交代过了,而她今天也就要离开,离开展家。

她穿着自己在网上买的裙子,万玉芬准备的那些匹配展家少奶奶的昂贵衣物,她一件都没有拿,只带了一些日用品,她自己还有一点积蓄,是没嫁给展正勋之前存下的,不多,但暂时也够自己生活。

被子折起来的瞬间,床单上触目惊心的血迹,让她红了眼眶。

昨晚的一切,每每回想起来都会让她浑身泛凉,她知晓展正勋讨厌她,却没想到她的第一次竟然会是这样……以离婚的方式来拥有。

她也没什么好遗憾了,尽管他粗鲁、残暴,不带有一丝感情。

周子栀吸了吸鼻子,开始收拾房间,都打扫干净后,她溢了一身的冷汗,身体虚弱的要命,她坐下来休息了好一会儿,才颤抖着指尖,握起了笔。

签下名字,她们之间就再无瓜葛。

电话响起,她手一抖,笔扔在了离婚协议上。

来电显示是姥姥,她拧拧眉接起,“喂,姥姥有什么事吗。”

王荷哭天喊地的哭诉声涌进来,“小栀啊!你可要救救你舅舅啊!你要是不救救他,咱们家都完了啊!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呜呜呜……”

周子栀心中一慌,却也更加的悲凉无奈,她这个舅舅嗜赌成性,偏偏姥姥又重男轻女,当年妈妈和爸爸离婚后,姥姥嫌丢人一直不肯认妈妈,但每次舅舅出事,总是忘不掉在她们母女这寻好处。

妈妈去世后,倒是安分了很多,可当她嫁进展家以后,就又开始了变本加厉。

尽管如此,姥姥和舅舅,仍是她为数不多的亲人了。

她连忙开口想问清楚,“姥姥你先别急,到底怎么回事啊?”

王荷就等着她问似得,哭腔也收了回去,直入正题,“小栀啊你也知道,你舅舅哪里都好挑不出毛病的,就是偶尔喜欢玩两把。再说,现在他也是展正勋的舅舅,身份不一样了,玩的也就大了点……”

周子栀心里咯噔一声,她深呼吸,“输了多少。”

王荷急忙开口,“不多不多,五十万。”

“五十万?!”

“诶呀你吓我一跳,大惊小怪的,你要吓死我这把老骨头啊。”

周子栀简直不可置信,“大惊小怪?姥姥,五十万还不多?舅舅不是保证过不赌了吗!怎么又会欠下这么多钱呢。”

王荷被问的说不出什么,开始倚老卖老,“小栀啊,其实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想让你向展家要钱的,现在你舅舅东躲西藏的,连顿饭都没好好吃,你要是心疼他,就把钱拿回来,姥姥跟你保证,你舅舅这一次一定学乖了,我不会让他在赌了。小栀,你就帮帮忙……”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宫廷小说
  3. 冤家小说
  4. 搞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