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林深见陆鸣

更新时间:2018-11-08 17:57:24

林深见陆鸣 连载中

林深见陆鸣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陌离浔分类:言情主角:林深陆鸣

主角叫林深陆鸣的小说叫做《林深见陆鸣》,它的作者是陌离浔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深大学毕业之后在所有人不理解的情况下进入了顾氏集团成为了一名总经理秘书,可是帅气的总经理似乎与传闻中高冷阔公子的样子一点都不符合啊...还有自己心心念念的陆先生,看着人畜无害,怎么可以看自己笑话看得那么开心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窗外的第一缕晨光还没有照进这个狭小但温馨的出租房,远远望去的繁华都市似乎在这个时间陷入了沉睡,灰蒙蒙中不见一点彻夜的喧嚣和繁华。

有的人住在出租房里面在愁明日的午饭,还有的人在那偌大但冰冷别墅的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一个晚上,每个人在这里都要找寻梦想,但也更加容易弄丢梦想,因为现实远比你想像得强大。

当萧含起床的时候,她闭着眼睛,闻着厨房传来香甜的粥的味道,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凭着感觉走到厨房门口。

“把拖鞋穿上吧,好歹。”林深将已经盛好的粥端到小餐桌上边,看着萧含迷迷糊糊的样子,笑着说道。

萧含抓了抓她散乱的头发,努力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她是不能理解林深究竟是怎么做到每天早上都能起的这么早,准备一顿舒服但不麻烦的早餐。

拖着双棉拖鞋,还裹着睡衣的萧含坐到小桌子旁边,看着林深喝着自己熬的黑米粥,轻声说道:“亲爱的,你以后可以不用管我的,大可以自己去外边吃。”

林深点点头,又喝下去一口粥,然后抬起头看着萧含满脸心疼,笑着说道:“如果不是出去吃花钱太多的话,你觉得我会闲着做饭吗?”

萧含眼睛看着自己的鼻尖,将自己的整个脸都埋进了碗里,过了好久,萧含长长叹了一口气,对林深说道:“亲爱的,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啊?”

林深将碗放在桌子上,认真地看着萧含通红的脸,突然想起很多年以前她和萧含之间的对话。那个时候刚认识了半年的林深问了萧含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你知道你和智障有什么区别吗?

当时的林深的回答是,萧含比智障少了一个智字,然后从此之后萧含就肆无忌惮地在林深这里表现着自己的智障行为了。

“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林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萧含讪笑的样子,扯出一个笑容,问道。

萧含皱着眉,翻着手指,不确定地说道:“这个月的工资不是还没开吗?然后我又想去法国的时候给大家带点纪念品......”

“大家是指谁啊?”林深看着萧含痛苦的表情,忍不住想要骂萧含两句,因为以她对萧含的了解,这纪念品绝对不是送给什么重要的朋友的。

果不其然面对着林深的这个问题,萧含愣在桌子前面,掰着自己的手指支吾了半天不知道要怎么跟林深说出口。

“就是,我吧,昨晚跟几个同事炫耀了一下去法国的事情,然后人家说要纪念品,那我也不能不给啊。”萧含越说越小声,她也知道自己在这种一贫如洗的情况下却还要给自己整这些傻事,估计快把林深给气疯了。

林深笑着看着萧含脸上担心的神色,将最后一口粥喝完之后,放下了碗,转身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都没有跟萧含说一句话。

过了一会儿,林深已经换好了衣服,她拎着一个信封走到萧含面前,将信封放到了萧含的面前,轻声说道:“你先用吧。”然后林深也没有多看萧含一眼,就回到自己的房间继续化妆。

萧含看着林深的背影,心中十分温暖,这两年的时光里面,林深总是嫌弃萧含做事情不经过大脑,但对于她的烂摊子,林深从来没有独善其身。

有的朋友是要用纪念品才能收买的,但有的朋友却是你可以一贫如洗,但她总会待你如初。

一早上班的林深人生中第一次见识了什么叫做烂醉如泥,因为顾慕白喝得实在太多了,所以林言卿不得不打电话让林深到顾慕白的家中来照顾,自己则赶去公司处理上午的事务。

林深看着自己眼前那个庞大的别墅和门前漂亮的游泳池觉得贫穷当真是限制了她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她才发现自己站在这栋屋子前边就像一个灰姑娘一样。

顾慕白躺在自己的床上,旁边的佣人正煮好了醒酒汤放在了顾慕白的面前的小桌板上边,顾慕白皱眉将难喝的汤喝了下去。

“帮我在公司附近找一个公寓。”顾慕白没有抬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财经报纸,对刚刚站在他面前的林深低声说道。

放着大别墅和一屋子的佣人不要,住什么公寓?林深暗暗在心中嘀咕,但是这种话她可不敢自家这位冰山老板面前说出来。

“那Boss有什么要求吗?”林深小心问道,她怎么知道顾慕白这种有钱人习惯住什么样的公寓,毕竟对林深来说,郊区一个整洁的小房间就是很好了。

顾慕白听了林深的问题,抬起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林深好像在顾慕白眼睛里面看到了一丝戏谑的不怀好意,但那目光转瞬即逝,让林深说不清究竟是不是自己刚才眼花了。

就在林深以为顾慕白已经想好提出什么要求的时候,林深悄悄地弯起自己一根手指,生怕顾慕白的要求太过严苛,然后自己根本就找不到那样的房子,但顾慕白只是幽幽地来了一句:“按照你对未来婚房的标准就行了。”

“啊!?婚房?”林深瞬间呆在了原地,什么情况,莫非Boss准备结婚了,可是为什么要按照我的标准来找,莫非......

顾慕白笑着抬头看着林深一脸消化不良的表情,毫不在意地轻轻火上加油:“我觉得一个女人对房子最大程度的幻想就是婚房了,莫非你连婚房的幻想都破烂不堪?”顾慕白好笑地看着林深脸上尴尬的表情。

林深看着顾慕白脸上欣慰的笑容,可以肯定的是顾慕白刚才眼睛里面流露出的那一抹戏谑绝对不是自己的幻想,而是现在在床上躺着的人绝对就是一个披着冰山躯壳的三岁顽童。

林深回报给顾慕白一个尴尬而不是礼貌的尴尬笑容,看着顾慕白浑身难受,他慌忙低下了头,低声吼道:“愣在这里干吗?赶紧去找。”

林深带着胜利的笑容转身就往门外走去,身后剩下顾慕白幽怨的眼神,虽说顾慕白这样捉弄自己的手段极其卑劣并且幼稚,但林深心里却是笑开了花,她更喜欢有烟火气息的顾慕白而不是每一天都带着标准的敬而远之。

然后在一整天的忙碌中林深在距离顾氏集团不是很远的高档小区为顾慕白寻到了一间规模超大并且昂贵得要命的公寓,而顾慕白则是丝毫不留恋那个巨大的别墅,义无反顾地搬到了新的公寓。

但是顾慕白这种雷厉风行的做法也就导致了林深和林言卿不得不和搬家公司一起准备加班,而林深则是一脸幽怨地看着坐在自己身边并且认真看着自己挂衣服的顾慕白。

“我觉得我的衣服实在是太少了,连一半的衣柜都装不满,所以林深麻烦你明天睁大眼睛给我填满它。”顾慕白皱着眉头看着自己一整个房间的衣柜,不满的评头论足。

“我怎么知道你喜欢什么款式的?”林深哭笑不得地说道。

顾慕白看着林深,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低下头喝了一口手中的红酒,然后对那边收拾书房的林言卿喊了一句:“哥,你介不介意这个周末带着林深去给我买衣服啊?我实在担心她的眼光会把我打扮成我爷爷。”

林深皮笑肉不笑地给了我顾慕白一个白眼,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经典的小黑裙上边蹭了许多灰,抬头看向一脸笑意地说道:“那在这之前,Boss既然不给加班费,好歹赔一件衣服吧。”

顾慕白看着林深指着自己身上被蹭脏的裙子,然后放下了酒杯,就连二郎腿都拿了下来,他认真地看着林深,轻轻来了一句:“如果按照等价赔偿的话,我实在不想去买一条这样廉价的裙子,而如果赔你一条昂贵的裙子,实在是心里心疼。不如等你凑到一条香奈儿的价钱,我再赔给你?”

林深瞪着顾慕白,冷哼了一声:“你怎么不说等我攒齐七条裙子,就帮我招呼神龙呢?”

顾慕白点点头,欣然答应:“没问题,神龙也是可以有的。”

林言卿走到顾慕白的衣帽间,看着顾慕白手里的红酒,然后走上前把酒杯拿开放到茶几上边,冷声说道:“抱歉,我还不知道一个醉酒的人还可以继续喝酒。”

顾慕白看着林言卿面无表情的脸,尴尬一笑,充满了无奈地看着林言卿将酒杯拿走,而自己一句话都不能反驳。

林深站在一边看着顾慕白吃瘪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顾慕白瞬间转头,眯着眼冷冷地看着忍不住笑的林深,柔声说道:“我觉得你的品味不重要,还是数量更重要,所以......”

林深赶紧挥手,说道:“老大,我错了,你不应该笑话你。”然后林深转过身,背对着身后那双深沉而幽怨的眼睛,卖力地为身后那位作威作福的大爷出着劳动力。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民国小说
  3. 暖婚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