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风光小公子

更新时间:2018-11-10 11:31:05

风光小公子 连载中

风光小公子

来源:暴走看书作者:幻想者分类:官场主角:钟昌文韩仪娆

经典小说《风光小公子》由幻想者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钟昌文韩仪娆,书中主要讲述了:土匪老爷子给我买了个芝麻官,被发配到一个乡野荒地,乡间美娘夜里那些事儿、清纯的山里姑娘、恶霸的女人、花楼里的姑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动静?”

两人惊诧,特别是毛鄂,警惕性非常强,整个人都跳起来。

关静披着衣服比他快了一步跑出来,只见到钟昌文一抹身影消失在黑夜,她若有所思站在原地,这时毛鄂拿着一把刀跑了出来大叫一声:“谁?”

关静若有所思的道:“官人,我方才瞧见是一只野猫。”

“野猫?”毛鄂先是一愣,倒也没多想,哼道:“下次再让我瞧见,给宰了。”

钟昌文赶紧跑回了屋子,还好小爷的身手敏捷,若是被瞧见肯定幺幺,见那毛量还没醒过来,给他泼了一壶水,等他醒过来后一脸惶恐的四处乱串,大声嚷嚷:“别打我!”

“再叫我就把你给宰了。”在他老子手上吃了亏,找他出气也蛮不错。

毛量顿时收声,瞪着眼珠坐在地上,钟昌文问:“你带我出去。”

“姐夫,你若走了,我姐咋办?”毛量着急了,看样子两姐弟的感情很不错。

钟昌文闻言一肚子火气,明明是那小姑娘乱闯,偷看了自己不说,还坏了好事,结果转头就带人来找他麻烦“该咋办就咋办。”

他对一个丫头不感兴趣,胁迫毛量给他指路,毛量说:“姐夫,走不得啊,外面有人把守着,你走不了。”

“有多少人?”钟昌文探了探底细,倒吸一口凉气,这毛贼可真够势力的,怪不得这么嚣张,大门口足足有十几个人把守着。

毛量见他一筹莫展的,说道“姐夫,你走了,我姐就没了清白。”

“清白?”钟昌文冷笑,一个土匪女儿那么重视清白?开玩笑,别装高尚了。

“是真的,清白对我姐来说,可比性命重要多了,姐夫,我求求你,你就留下吧。”毛量恳求道。

钟昌文愕然,难不成让他一个知县困在这做一个土匪的赘婿?那才是真正没了清白。

正准备要走,门被推开,毛小薰提着一盏夜灯,穿着轻纱棉服,见到钟昌文又羞又怕的不敢直视,声音含在嘴里问:“公子,啊量在么?”

她出现吓了钟昌文一跳,毛量惊喜的跳出来叫:“姐,我在这呢。”

钟昌文才认真审视这姑娘,在灯笼的光下,整张脸红润如苹果,娇俏的脸颊和樱桃小嘴,柳月般的眼睛上弯弯的眉毛十分动人,白天没看清楚,着实是个俊俏的姑娘,过两年定是个大美人。

“啊量,半夜怎还乱跑?还不快些回去歇着?”瞧见毛量,毛小薰皱了皱鼻子,略带英气哼了他一顿,从始至终眼睛都不敢瞄钟昌文半下。

毛量这杀千刀的跑过去就大叫:“姐,姐夫他要逃,他不想要你。”

咯噔,这句话一下把钟昌文从打量欣赏当中拉出来。

毛小薰脸色咋变,夜灯滑落。

红润的脸变得煞白,正视钟昌文问:“真的么?”

钟昌文觉得本来就是一个交易,大家都心知肚明,也没什么好隐藏的。时间到了就会取消婚约,他不可能在这呆着的。

见他沉默,毛小薰瞬间双眼失神,扭头跑了出去。

毛量急得大叫:“姐夫,你还愣着干嘛?赶紧追啊,要是我姐出事了,我不饶你。”

能出什么事?钟昌文若无其事的走出去,说:“小姑娘有事情说开不就得了……能出什么事?”

刚准备去瞧瞧,就听到毛量在大叫:“快来人啊,不好了,姐姐她上吊了。”

闻言钟昌文差点摔倒,这算怎么回事?

只见得在小姐闺房里,毛小薰真的缠上白巾,人都踩到凳子上去了,梨花泪水对毛量说:“告诉爹爹,是女儿不孝,坏了毛家的清白。”

钟昌文气得半死,跳上去把她抱了下来,怒道:“你这是搞什么?”

“你别管我。”毛小薰啜泣的推开他,一心求死,拉开桌子上的匕首驾到脖子上,钟昌文扑通跪下,这是玩真的啊?

“别冲动,我娶,我真的娶!!”

毛小薰手上动作停下,毛丝蘸着泪水贴在脸颊处,双眼通红瞪着钟昌文,嘶哑的问:“你说什么?”

钟昌文还能怎么说“我不走了,我娶你,等你长大,八抬大轿迎你过门,我是知县,你就是知县夫人。”

“我不勉强你。”毛小薰觉得他是在敷衍了事。

刀就架在脖子上,钟昌文还能怎么办,踹了毛量一脚:“去去去,快拿纸笔来,咱白纸黑字写清楚,这下行了吧!”

这小屁孩动作飞快,蹦跳的给他拿来,钟昌文龙飞凤舞的写下一行行承诺“瞧,这下小姐可满意?”

毛小薰瞧仔细了,才不那么激动,问:“你是真心的不?”

“真,比你手上的刀还要真,你快放下吧。”

毛小薰情绪才平复下来,放下匕首,仔细收好钟昌文的字帖,钟昌文还顾不得擦汗,毛鄂急冲冲的跑来,见到钟昌文,大喊道:“你个畜生。”

“女儿,你没事吧。”

毛小薰还没来得及解释,毛鄂看到那梁上悬着的白凌浑身发颤:“来人啊,给我把这小子大垛八块。”

“爹。”毛小薰顿时着急了:“您这是为何。”

这话钟昌文也想问,凭啥?

“女儿,你告诉我,是不是这小子起了贼心想惦记你?”

钟昌文一口闷血想吐出来,这一家子这么欺负人的么?

院子围了不少人,方才毛鄂那姘头关静瞧见这年轻人,眼眸一动,听他们说的话后才知道,这年轻人居然是毛家姑爷,长的可真俊哟。

虽然搞不清楚来龙去脉,见他被毛鄂给关到柴房去,若有所想的,毛鄂虽然粗暴,但对他儿女极好,怎么会囚禁他未来的女婿?

顿时认为他不简单,否则为何要偷窥毛鄂?

难道是毛鄂的仇家?

半夜三更,月黑风高的时候,关静按耐不住,趁人都睡着了,小心翼翼拿了柴房的钥匙去开门,好在没人把守,她很顺利开了门。

结果里面却空空如也。

“想死的话就别动。”正奇怪,背后一阵微风,整个人被抓住,瞪大眼睛,黑夜里一眼就确认,他就是那个爬屋檐的人。

话没说完,钟昌文脸色陡变。

“哼,你也别动,小心你的小兄弟。”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穿越小说
  3. 穿越种田小说
  4. 悬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