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暗香浮动月黄昏

更新时间:2018-11-27 14:38:50

暗香浮动月黄昏 已完结

暗香浮动月黄昏

来源:有书阁作者:月下风花分类:仙侠主角:白凝安洛城

主角是白凝安洛城的小说是《暗香浮动月黄昏》,是作者月下风花最新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是什么样的人,本君比你更清楚,即便你是天之娇女,四海八荒的第一美人又如何,本帝君不爱你,你什么都不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君上,狐若近日对您可是思念的紧啊。”狐若款款而来,弱柳的身姿贴去洛城。

但洛城并未理会狐若,而是向白凝安身边走去,极其细致的桃枝放入锦盒之中。

“你不日将与本君大婚,此刻来的真好。”

狐若听到洛城的话,顿时眉笑眼开,仿若大殿内白凝安是一抹空气一般的存在。

洛城随手将桃枝递给了狐若,狐若并未细看,随手将锦盒放在了一边。

这三年来洛城每每的到了精工巧匠的稀罕玩意,都是紧着狐若的喜好,可这桃枝方才看到平淡无奇,是入不了狐若的桃花眼的。

“君上,就饶恕姐姐一次,毕竟我们就要大婚了。”狐若屈身,跪与大殿之上。

因为在狐若的心里,她知道君上向来都疼惜她的温顺,懂事,自己也是用装可怜的方法赢得君上和魔族众人的敬畏,她心里也清楚君上不会对白凝安处置。

“啪~”白凝安一个反身,给了狐若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个jian人,休要假惺惺的作态。”白凝安扬手给了身边惺惺作态的狐若一巴掌。

狐若生生的受着,脸上**辣手指印在脸上显现,与她那妆容精致的细嫩小脸显得突兀。可又碍于洛城在,又无法反手,只得向洛城哭诉,博取同情。

洛城见狐若被打,将案牍都劈成了两半,可随后又安静下来,邪魅的笑了一下,这向来逆来顺受的白凝安,今日倒是有点脾气。

“你怎么那么不小心,爱妃,不知道她是个疯子吗?”洛城走下殿内,温柔的将跪在地上的狐若扯进怀里。

如果说洛城是对狐若千般宠万般爱,那对白凝安就是千千万万般的折磨和无情。

与其对白凝安身体上的折磨,那对其心灵上的摧残可是要比心里上痛千千万万倍。

“狐若,你永远也不可能成为洛城的妻子。”白凝安发狠的看着眼前耳鬓厮磨的二人,熊熊的怒火灼烧这自己的心。

“白凝安,我唤你一身姐姐是抬举你了,三年前,你施法困住我,并以我的性命要挟君上,现在的你,都是自己自食恶果。”狐若搂着洛城的脖子,冷冷的看着白凝安,可下一秒,就窝在洛城的怀里喊疼。

洛城宠溺的用指腹轻轻的触碰狐若的脸,哄着狐若,要给狐若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来补偿她。

“洛城,你若娶了狐若,我便再不会将自己的龙鳞给狐若。”白凝安此刻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她的龙鳞,狐若的命,终要舍弃一个。

白凝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得愈发像一个深宫怨妇,恶毒的一门心思的想让狐若死。

这魔族待久了,那是大罗神仙也会被染上魔性吧。

洛城深处右手,运气内里,将地上的白凝安大力的吸过来,强劲有地的臂膀死死的掐着白凝安,将她抵在冰冷的石柱上。

“你本来就是我养着为狐若续命的药,你的生死就只有我说了算,这龙鳞你给还是不给都是我说的算。”洛城本欲将白凝安掐死,可在她即将喘不过气时松开了,内心抗拒着要杀她。

“云峥,将白凝安打入死牢。”

魔族的死牢是至阴至寒的地界,去哪里的人都是活不长久的。

狐若听到命令的时候,狐若偷偷的暗笑,将头扭过一边捂着自己被打的脸庞。

“君上,死牢是魔族禁地,普通族人去的时候都会有损修为,白夫人去的话,怕是~”云峥是跟了君上长大的,他担心白凝安万一有个闪失,天庭会借口为难君上。

洛城面露不约,目光阴骘,薄唇冷笑道:“云峥,你可是也想一起被关进死牢!”

云峥不再多话,他知道自己的主子是一个说的出做的到的主。

“夫人,云峥对不住了。”

云峥说罢,就命人将大殿之上大口大口喘着气的白凝安抬走,以现在的白凝安,在接连受到的折磨,怕是走不了路了。

白凝安眼巴巴的看着洛城,希望洛城能够下令不要将自己关进那个炼狱般的地方。可在被云峥带出大殿的哪一瞬间,也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

“你回去吧。”

狐若晃神了,有时候她不明白洛城是不是真的喜欢她,即便是对宠爱有加,可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哪怕是他们即将大婚。

洛城目送着狐若离去,纤细修长的指尖摩挲着锦盒里的桃枝,低低地唤着狐若,狐若~

牢房里果然如盛传着那般,阴冷刺骨,空气中又弥漫着腥臭的血腥味。

看着随处可见的魔骨和大片的血迹,令人作呕。白凝安在牢房里瑟缩在枯草上,已经五天五夜没有进食。

偶尔有看守的人过来,给白凝安撂下几个硬干硬干的馒头就匆匆的离开了,谁都不愿在这样晦气的地方多呆。

白凝安,堂堂仙界帝女何时受过这般待遇,哪怕是在不受宠的幽兰殿,自己的生活待遇也是按着仅此于夫人级别。

“洛城,你这是真的要亡我白凝安!”

白凝安此刻心中充满了仇恨,自己落到如今的地步,也是悔之晚矣。

自古正邪不两立,白凝安非要嫁给洛城依然是犯了天族大忌。大婚时,白帝说过,若加入魔族,自此后,便不再是天族帝女,将与她划清界限。

着也是这三年来白凝安受尽折磨没有仙界的人来替她撑腰,即便是慕辰偶尔偷偷路过探望,也被不同的由头拒绝与她相见。

白凝安想到此,眼泪不止不觉中滑落,她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白凝安醒来,问着监牢的人是什么日子了。

监牢的人看着这个面容枯槁的女子,告知她今日是初七。

白凝安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一次昏睡竟然过了大半个月,看着心爱的人娶了别的女子,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突然,远处传来了女子的声音,呵斥着守监。

白凝安内心生出一丝希望,向着监牢的门口挪去,不多时,当看清来人之后,心灰意冷的松开了紧握的牢门,从新摇摇晃晃的跌坐在枯草之上。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科幻小说
  3. 架空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