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上位皇后不好惹

更新时间:2018-11-29 15:52:17

上位皇后不好惹 连载中

上位皇后不好惹

来源:微阅云作者:南宫锦分类:重生主角:叶蓝茵宋弈晟

独家完整版小说《上位皇后不好惹》是南宫锦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蓝茵宋弈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疼痛,叶蓝茵的唇瓣早已失去了血色,双手按着凸起的腹部,那里不断的在往外流着血。云阳王坐到床畔将她扶起,她的身子靠着他,克制不住的颤抖。“蓝茵,你受苦了。”他的薄唇在她耳畔,轻轻的呵着气。蓝茵只觉得眼皮无比沉重,强自撑着,抬手握住他的手臂,“诸铭,我此生从未求你,如今只求,保住……孩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澈可见底,“聪敏如王爷,未尝不知乐阳公主的婚事,只是个开始!”

她的目光是那么的清亮,他凝视了许久,一甩手将她甩开,往后踉跄了两步,站稳。

“这些话,以后不要再说了!”看向那两截断笔,他幽幽的叹了口气,倒是没有再追究。

“奴婢说不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爷的心是明镜!”她得确定宋弈晟有成大事之心。

就算他没有,她也会逼得他有,只凭自己孤掌难鸣,想要对付宋诸铭简直是难于登天。

“试探本王,大可不必费心了。本王已然是废人一个,成不了你们的野心大业,回去告诉你的主子,省省吧!”说完,他一拂袖袍打算离开。

脚刚迈出去,就听到她在身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奴婢的主子只有王爷,也绝无心试探什么,只要王爷有心,奴婢愿粉身碎骨追随左右!”

他停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跪了会儿,她才慢慢的站起身,心中明白,宋弈晟对她有顾虑也是情有可原的。

现下这种情形,他身边几乎处处是眼线,放眼皆是敌,一步不慎,就会落得满盘皆输。

自己今天这一兜盘,也是个赌,赌他真的存了争权之心,赌他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但仅仅这样还是不够的,必须得,做点什么博取他的信任。

盘算了一下,安福跟阿忠也应该出了京城了,她嘱托的丝带的事,未尝没有宋诸铭的眼线在盯着,但是任凭他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这丝带意味着什么吧。

相比安阳王府的落魄,云阳王府则是一派歌舞升平。

月色初上,宋诸铭斜倚在榻上,难得不是正襟危坐,眸光淡淡的看着舞姬妖娆的身段,不知为什么,眼前闪过的却是白天那个小丫头的冷笑。

那面容太过平淡,淡得几乎让他记不清具体的模样,可是那抹冷笑却是清清楚楚的浮现。

罢了,不过是个丫头,能掀起什么风浪!

一口饮干杯中之酒,这时有人快步上前跪于地上,“王爷!”

宋诸铭挥了挥手,舞姬和其他闲杂人等便退下了,他慵懒的点下头,“说吧!”

“属下已经查过,安阳王府内余下的,除了我们的人,并没有其他可疑之人。”出于谨慎,他回来第一时间还是布下任务要求查探,结果不出意料,倒是稍稍安心了些。

“恩,还有呢?”他手中执起酒壶轻轻摇晃,漫不经心的问。

“安阳王府的人已经出了京城界,一路往骊山而去,并无可疑。只是……”他顿了下,似乎有点犹豫。

“只是什么?”

“只是其中一个家丁没行进一段路便在路边的树上系上丝带,不知何意。”他也觉得奇怪,不管事无巨细,还是回禀了请王爷定夺。

“丝带?”宋诸铭皱了皱眉,“还有什么吗?”

“没了!”那人摇摇头,见主子沉默,便主动问道,“要不要干脆解决了……”

扬起一手,他道,“不必!现在本王还不想多生事端,派人继续盯牢了,有什么情况立刻回报!”

“是!”那人领命刚要下去,又被他唤住,“另……去把魅姬叫来。”

022、魅姬

宋诸铭这几日来的真是勤快,这么多年以来,从没有如现在这般频繁的出入安阳王府。

不时的咳嗽着,宋弈晟的脸色愈发的不太好了,“三哥,您事多缠身,大可不必天天来看我,让弈晟心中甚是过意不去!”

“瞧七弟这话说的,咱们是亲兄弟,你这身子总不见好,我做兄长的,能不担心么?”他顿了下,“再者说来,父皇年事已高,有些政务,总需要我们做皇子的分担下。”

“咳咳……”他猛咳了一阵,一旁柳儿轻轻的替他捶着后背,宋诸铭抬眸扫了一眼,发现不是那日的丫头,目光顿了顿。

好容易止住咳,他才道,“三哥,你不是不知,我这身子也是有几年了,宫里的御医不是没瞧过,也都束手无策,我也认命了。只是不能替三哥你分担子,心中愧疚!”

“七弟,不管怎么说,有一线希望总不能放弃!”他按住了安阳王的手,然后道,“对了,前几日有人给为兄举荐了一良医,专治疑难杂症,不妨让他给你瞧瞧?”

宋弈晟摆了摆手,“不用了,这些年什么名医也不是没看过,结果三哥也是知道的,何必再失望一回!”

“怎么还没看就先泄气,三哥可是都没有放弃过!难道说,你就不给三哥这分薄面,非要让我空欢喜一场?”说着他,沉下脸来,似乎有些不悦的样子。

幽幽的叹了口气,宋弈晟点了点头,“那就,有劳三哥了!自从我这身体不好起来,三哥没少费神!”

“既是兄弟,总是应当的!”一边说着,宋诸铭拍了拍手,从门外走进来一个摇曳生姿的女子。

可谓是步步生莲,婀娜多姿,她身着一袭水红色的薄纱裙,足上有金铃环,随着她每一步都叮当作响。

别说宋弈晟了,一旁的柳儿眼都直了,不过还算知道收敛,只是瞪大了眼一瞬,很快就维持好表情低下头来。

“三哥,这是……”宋弈晟绝没有想到,来的居然是个女人,还是个娇媚无比的女人。

最初,宋诸铭曾以各种理由带“名医”来,无非是试探他的身体是不是真的不好。

近些年或许放松了警惕,已经许久没这样做过了,今天……这又是哪一出?

“呵呵,是不是惊到了?”宋诸铭大笑,“别说你,我第一次见到时也惊到了,这是魅姬,别看她是女子,又明艳无双,却是一等一的名医,最擅长一些让人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

这时,魅姬已经上前盈盈施了一礼,“魅姬见过两位王爷。”

“魅姬,给安阳王瞧一瞧吧!”他朗声道。

宋弈晟只得抬起手腕道,“有劳。”

魅姬咯咯的笑出声来,“王爷客气了,能为王爷效劳,乃是魅姬荣幸之至!”

一边说着,她葱白的手指便搭在了他的脉搏上,面上虽带着三分笑意,却也当真是在凝神把脉。

他只觉得被她按住的地方一股冰冷的寒意,鼻尖有淡淡的幽香,丝丝缕缕不动声色的钻进了身体。

过了会儿,魅姬才收回手,不着痕迹的看了云阳王一眼。

“如何?”宋诸铭开口问道。

“王爷的身子本就孱弱,又调理失当,所以才会内虚不调,长此以往,只会更加的亏空身体。”魅姬一脸认真的说,“病从根治,调理不好,却是难上加难!”

“也就是说,本王是无药可医了?”宋弈晟将袖口放下,倒是很平静的笑问。

魅姬摇了摇头,“也不是这么说,如果有人能好好调理王爷的身体,相信会好起来的!”

宋诸铭沉默了下,似乎决定了什么,“既是如此,魅姬不妨就留下给七弟调理,你是医者,也最懂药理,相信定能照顾好安阳王!”

“三哥……不妥!”直到此刻,宋弈晟算明白他今日来打的是什么主意。

只不过……

宋诸铭,你到底是有多不放心,府中这些眼线还不足够,还要再安插个女人进来?

“如何不妥?”他一脸无辜的问,“魅姬医术超群,留在七弟的身边,定能照顾好你的身体!”

“但魅姬姑娘毕竟是女儿家,若是这样留住王府,只恐日后对姑娘的声誉有损!”宋弈晟想了想回绝道。

闻言,宋诸铭大笑,“七弟,你多虑了!论医术药理,再没有比魅姬更合适的人选了,至于声誉……你收了她便是!”

那边,魅姬只是浅浅的笑着,并没有害羞之色。

“七弟,你年岁也不小了,却一直未成婚,这王妃正室的位子自是要慎重,却是可以收纳几房妾室,或许阴阳调和,你的身子也就好了!”宋诸铭根本不容他拒绝,“为了我宋室江山,七弟还需好好保重!”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又是怀着目的而来,宋弈晟心中明白,再多说也无益。

目光淡淡的瞥向一旁的魅姬,颔首道,“有魅姬姑娘为本王调理身子,也好。不过这纳房一事,还是容后再议,本王这身体如此不堪,待调养得宜再谈不迟!”

这一点上,宋诸铭倒是没有坚持,略点了下头,只要人能留下,其他的就看魅姬自己来了。

“如此,七弟就好好的休养,为兄还有事就告辞了!”他站起身,看了魅姬一眼。

魅姬但笑不语。

行至院落,宋诸铭忍不住顿足环顾四下,却是没看到上次的那个丫头。

本来开口想问,又觉得实在没有必要,径自离开了。

宋弈晟转身,看到那魅姬噙着浅笑看着自己,即便不言不语,也是娇媚到骨子里,水红色的纱裙映衬着白皙的肌肤,不去碰也知道是冰肌玉骨。

“魅姬姑娘就先在西厢房住下吧,至于本王的身子,就有劳了!”他很客气的说,“柳儿,领魅姬姑娘先去休息!”

“是!”柳儿应声道,走到魅姬的面前,“姑娘请!”

“魅姬告退!”她倒也没有多说,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跟着柳儿下去了。

胸口憋闷的紧,一口气没喘匀,又开始猛咳。

蓝茵本就在内室,此刻掀开帘子走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

安管家走了以后,她便自行将熬药的事揽了下来。

这府中的眼线太多,为了他的身体,不得不防。

“王爷,药!”她轻声道,递将上去。

宋弈晟瞧了瞧她,闷不吭声的接过药一饮而尽。

那药甚苦,她是尝过的,看着他眉头都不皱的喝完了,她清清淡淡道,“王爷就不怕奴婢端的是毒药吗?”

“你若存这心思,本王也认了!”他将碗放了回去,淡淡然一笑,“想让本王死的人多了去,也不在乎多你一个!”

她笑了笑,端着那空碗,“王爷这话不对,现如今府里又多了神医姑娘,应当是想让王爷好起来的人多了去了!”

“你这是幸灾乐祸吗?”他眉梢一挑,看向她,“为什么让柳儿服侍,自己躲起来?你见不得云阳王吗?”

“王爷这是哪里话,小鱼不是给王爷熬药去了,怎么就见不得云阳王了!”她笑着说。

不过他也说中了,自己确实刻意避开宋诸铭,方才他的一举一动自己倒也是瞧见了,总觉得他好像察觉了什么。

虽然说,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太过不可思议,但是为了将来,必须要忍,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减少和他的接触,她不能保证在面对他的时候,能每次都很好的克制那漫天的恨意不会泄出来。

“有时候本王会想,你究竟存的是什么心思?”他眯起眼打量着她。

刚开始是怀疑她是宋诸铭安插进来的眼线,可瞧着却又不像,她看云阳王的眼神,复杂的让人心惴惴。

可不是宋诸铭,又会是谁,什么都查不出来,背景干净的如一张白纸。

她太聪慧,不像普通的贫家女子。

“奴婢存什么心思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爷的心思有没有人懂!”她感觉的出来,宋弈晟从对她的疑惑开始慢慢的转变。

一碗药下肚,他的喉咙也舒畅了许多,精神好了点,站起身道,“随本王去园子里走走!”

蓝茵乖乖的跟在他身后,朝着王府的花园走去。

安阳王虽然近些年身体孱弱,在朝政没有什么建树,可到底是皇上宠爱的皇子,王府的占地还是很大的。

这花园更是比云阳王府大上数倍,也因此,当初曾有人借这个大做文章,那些重臣都觉得,安阳王骄奢淫逸贪图享受,而云阳王则勤俭朴实,是帝王之材。

望着这满目的繁花如锦,已是秋末,很快就会一片凋零,当初的那些流言蜚语,多少不是出自自己的一手操纵?

她这也算是自吞苦果吧?机关算尽,反算了卿卿性命!

“小鱼,本王的花园如何?”他开口打断了她的遐想。

“王爷的花园,自是美不胜收的!”她回应道。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他弯腰,突然折下一朵在掌心。

这不是他的做派,几乎是脱口而出,“爱花之人不采花!”

语出,两个人都愣住了。

023、宫里传话

宋弈晟是震惊居多,他本是随心所至,但是此情此景,实在像极了那年那日。

“你……”看着她,他有些怔忡了,目光飘然。

“王爷,留神脚下。”她唤道,提醒了他回神。

“花开花落,终究都是要谢的!”转动着手中的花,捻了会儿,一扬手插在了她的发髻间。

他的动作让她愣了一瞬,扬起的风吹开她额边的散发,让她也仿佛回到多年前。

只不过那时的情景,完全是反过来。他是惜花之人,她却是辣手摧花的破坏分子。

什么时候起,他也学会了自己那套?!

还没回味过来,他已经收手转身了,抬手摸了摸发髻上的花瓣,沾的指尖都是花粉,沁着淡淡的香味儿。

花园中央有个小亭,是专为赏花歇息用的,宋弈晟已经走了进去,用衣袖一拂凳子坐了下来。

很闲散的将一条腿架起,屈膝侧身,看向园中的景色。

她不紧不慢的跟着,随侍一旁,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是西厢房的方向。

“王爷若是顾虑,大可将此人除去。”留下魅姬,看得出他很无奈,更明知宋诸铭安的是什么心思。

“你说的倒是轻巧!”淡淡的睨了她一眼,他从鼻孔里发出轻哼,“是不是这样除掉过很多人,包括那个李妈妈?”

事情过去好几天了,他都没有再提起过,还以为,那件事就这样平息了。

不过他提起,她也不介意,微微笑了一下,“王爷明知道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豪门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异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