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萌主夫人最全能

更新时间:2018-12-03 16:47:53

萌主夫人最全能 连载中

萌主夫人最全能

来源:微小宝作者:君子生锈分类:穿越主角:明月风易水寒

主人公叫明月风易水寒的书名叫《萌主夫人最全能》,本小说的作者是君子生锈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不就是死一死吗?怎么就穿越了?哎呦,这穿越的身体还是个公主哎呦,还嫁给了江湖中人……你们都觉得我下嫁没出息了,那我就跟我相公让你们看看,什么叫翻云覆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闹剧

出嫁的日子一天一天地近了,宫中也越发地不太平起来。

之前来找麻烦的长平公主和划破了脸的林贵嫔闹得越来越凶狠。长平公主之前把她推倒了水中,幸好宫人们救得及时,否则那林贵嫔一条小命估计都得交代在这里。只是那天这一闹,林贵嫔在水里呛得不行,又腹痛难耐,请了太医院的人来看,却发现今儿这么一闹把林贵嫔肚子里的孩子给折腾没了。

林贵嫔伤心不已,一度哭到昏厥,皇帝震怒,重罚了长平公主,并且严加调查此事,却意外发现了宁妃在宫中的一些所作所为――原来宫中子嗣艰难,皇子大多难以幸存,这都是拜宁妃所赐――皇帝气的立即将宁妃削去妃位,降为贵人,赏赐她居住在清心殿。

清心殿,说白了就是个冷宫。

宁妃失势了,但是她在宫外朝堂之上的娘家还稳稳的立在那里。

宁妃的娘家不倒,她就不会失势。

所以趁着宁妃现在被禁足,动弹不得,做不了什么手脚,宫外面应该赶紧动手了。

镇北军侯府

镇北军侯听说了这个消息,气的摔了杯子,滚烫的茶水泼在了跪伏在地的家仆身上,烫出了一些肉红色的点,看起来十分的惊心动魄,那家仆浑身发抖,不敢抬头看他,只颤声说道:“老爷息怒……息怒……”

镇北军侯年轻时曾与先帝一同征战四方,军功累身,从一个小小的羽林郎一路升为镇北军侯,地位非凡,他剑眉浓密,蓄着一小绺胡须,看起来就十分的不好惹。

“息怒息怒!叫我如何能息怒!”镇北军侯俞振邦来回踱步,“宁儿身陷囹圄,我却无能为力,身为一个父亲,却无法施以援手,真是无用!”

俞振邦坐回上座,狠狠地拍了桌子:“都怪明月风那个贱皮子,从下贱的肚皮子里钻出来的东西能好到哪里去?跟她那个娘希望不知好歹!居然敢给我的女儿外孙女下绊子,倒是我小瞧了这个下贱东西!”他握拳狠狠捶向桌子,吓得家仆伏得更低了。

“来人,”俞振邦高声唤来手下,“送给大人的书信有回复了吗?”

“大人尚未有对策传来,只是说让您静候。”手下的人恭恭敬敬地回答。

“静候静候!”俞振邦气的站起身来,来回踱步:“出事的不是他的儿子,他当然不着急了!这种时候如何能够安安静静的等着呢!敷衍!”

俞振邦是领兵打仗的一把好手,但是对这些弯弯绕绕地勾心斗角之事却是完全不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个白痴,所以只能和右相联盟。右相是个文官,跟手底下那么些会耍嘴皮子的家伙们共事那么多年,也是个人精了,双方相互利用,也是合情合理了。

跪伏在地上的家仆颤悠悠的开口道:“老爷,还是想想法子吧,右相大人不帮咱们,咱们可不能袖手旁观,任大小姐在那种地方待着呀!小的听说清心殿那地方,阴冷的很,也没几个伺候的宫人,大小姐在那儿肯定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这可怎么办哪。”

俞振邦本就爱女心切恨不得立刻飞到宫里去,右相这“静候”二字传来,他本来还打算等上一日,看看大人有什么高招,可如今这小家仆这番话一说,可真的是戳到自己的心窝子里去了。

君侯夫人,也就是镇北军侯府的主母,宁妃的生母,本是一个王爷的庶女,生下宁妃后就难产而死了,这些年后院里的女人虽然日渐变多,可没一个能给自己生个儿子的,庶女们也没一个比得上宁儿的,所以这么多年,俞振邦视这个嫡女为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摔了。宁儿可是千娇万宠着长大的,冷宫那种地方,她怎么住的惯呢?

宫中那种地方,稍有不慎就会惨遭毒手,万一……

俞振邦不敢再想下去了,立刻派人传信给宫中的安贵人。这个安贵人是户部侍书的女儿,在宫中没什么权势,便依附于宁妃,没什么大用,但是在皇帝耳边吹个耳边风还是可以的吧。

同时,俞振邦还亲自拜访了朝中右相一党的銮仪使钟鸣洪,此人侍君御前,说话多少有些份量。

次日,钟鸣洪的手下便在朱雀大街上与左相一派的护军统领林皓生的手下大打出手。

此时在有心人的推动下竟然越闹越大,一直挖到了两位大人身上,故而直接捅到了皇帝面前。

“陛下,若非林大人的人出言不逊,率先动手,臣绝不会如此。”钟鸣洪跪在御前,双手作揖开口回答。

林皓生不甘示弱,同样揖手回道:“陛下明察,分明就是钟大人肆意妄为,当街殴打百姓,臣实在是看不过去,才出手制止,岂知今日钟大人竟在御前信口雌黄!”

“林大人此言差矣!那几人分明是暴民!朱雀大街乃是我皇城正街,暴民作乱,岂不是会让天下人觉得我朝不成体统,风气混乱,臣出手,乃是为了本朝!”

林皓生立刻就出言反对:“钟大人此行不妥!暴民作乱,自有府衙镇压收管,严重的再上交大理寺,更有甚者可投入大狱,你我侍君御前,贸然出手,怕是更加的不成体统罢!”

钟鸣洪没料到这林皓生如此难缠,护军统领乃是武职京官,这些武人一向空有蛮力没脑子,怎么这林皓生如此能言善辩!

不过那日作为藉口起争执找茬的几个百姓已经放了,这人山人海的不好找,且御前也不会随随便便地就传召别人,所以今日这事儿,没凭没据的,皇帝肯定会信任自己多些!

有了这底气,钟鸣洪跪立的身体都挺直了几分。

皇帝并不开口,眼中的情绪越发深沉了起来。林皓生与钟鸣洪还在争论不休,吵个不停,皇帝似乎终于忍不了似的拍案而起,大声喝停:“住口!御前如此吵闹,成何体统!难道二位大人就如此地不把寡人放在眼里!”

“此事究竟如何,寡人心中有数,究竟是何人指使,寡人也心知肚明,”皇帝的眸光扫过跪在地上的二人,忽然大声呵斥道:“钟大人!此事,难道你不该对寡人有所解释吗?真是枉费寡人如此信任你栽培你!”

猜你喜欢

  1. 娱乐圈小说
  2. 豪门小说
  3. 百合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