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奈何三生暖繁华

更新时间:2018-12-05 14:10:56

奈何三生暖繁华 已完结

奈何三生暖繁华

来源:微阅云作者:西海昭分类:重生主角:陆明月穆九思

主角是陆明月穆九思的小说是《奈何三生暖繁华》,它的作者是西海昭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上辈子她遭人陷害,被囚宫廷家破人亡,名节不保……她恨恨的看着他们:“若有来世,我必定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幸得上天垂怜,她含恨重生发誓此生再不入宫廷必要把上辈子背弃之人挫!骨!扬!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衣帛的撕裂剩还犹然在耳,陆明月只觉得四周一团黑暗,迷迷茫茫中身子轻飘飘地飞了起来。

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入目的是一片水色的轻纱帐,正随着窗口吹来的风轻轻的摆动,宛若一泓碧水。

地狱么?呵,地狱怎会如此漂亮,就像她未出嫁时的闺房一样。

一个穿着水红小裙的丫环掀开了湘竹帘走了进来,望见陆明月后面色一喜,“小姐,你可醒过来了!”

说罢,打了帘子对外面吩咐了一句,才走进来。

这是……陆明月瞪大了眼睛,这不是桃溪吗?!

当年她牙尖嘴利,在王府里惹得众人不快,顾青青背着自己将她打发出去,没想到不过三日就被她老子娘卖进烟柳巷,而她宁愿一头撞死在柱子上也不愿接客。

还是穆九思帮忙,自己才能那么快找到她的尸首。

陆明月缓缓闭上了眼,自己身边的人,就是因为自己错信那谢长风,一个接着一个的遭了毒手。

“小姐可好些了?”桃溪扶起陆明月替她垫好了枕头。

陆明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激动地抓着桃溪的手:“告诉我,告诉我现在是天佑几年!”

桃溪吓了一跳,连忙说:“回小姐,如今是天佑二十五年。”

“天佑二十五年……天佑二十五年!”

陆明月忽然大笑不止,老天怜我,这时候自己还未曾嫁给那个人。谢长风,顾青青,重活一次,我必定让你们付出比我还要惨痛的代价!

陆明月双眼微眯,想起前世自己要五月后才能遇见穆九思,不知道今生会不会有所改变。一想到那个前世被自己利用还总是一脸温柔说着没关系的男人,她不禁眼角流下了两行

清泪。

“小姐,你……没事吧?”

桃溪皱着眉伸手试了试额温,喃喃道,“奇怪,烧已经退了啊……”

陆明月忽然想起今年三哥从外面回来了便微微一笑拉过她的手问道:“三哥去哪儿了?”

“三少爷和花少爷在花园呢。”桃溪忽然眨了眨眼小声道,“小姐,听说齐公子来府上退婚了。”

“退婚?”陆明月想了想,当年确有这回事。

这齐守仁原本和陆明慧定的娃娃亲,因他今年中了个五品副官,便觉得陆明慧配不上他非要退婚改求亲于自己。上一世因这退婚还在云中闹出了不小风波,陆明慧觉得自己丢了面子就在族中要死要活,连带着自己都不招人待见,都以为是自己勾引了齐守仁。

陆明月神色一凛,当年她就是心高气傲,觉得别人的风言风语不会影响自己陆家三小姐的地位,导致这事之后无人敢娶,才错付深情给了谢长风。

陆明慧所谓的姐妹情深和陆夫人的识大体更是误导了自己,她们一直怀恨在心,所以才会和谢长风他们联手谋害爹爹和三嫂!

遇见谢长风时候还早,那就先收拾一下这个陆明慧。

陆明月冷冷一笑道:“去请花少爷来。”

想趁我生病无法出面解释来坏我名声,她们还以为自己还是前世的那个傻子吗?

桃溪点点头去了,陆明月看着自己十指芊芊的手又想起那段在冷宫里和老鼠作伴的日子忍不住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

谢长风,你既然如此想得到这个皇位,我就偏不让你如意。

顾青青,终有一天我也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至于穆九思,想到他,陆明月不禁叹气。

花无期脚步轻快,挑了竹帘便探进来一张带着痞痞笑容的脸:“明月妹妹可好些了?”他折扇一展颇有几分风流神韵。

“呸,没个正形。”

花无期自小与她青梅竹马,此人医术高明,只是平日里总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可惜当年信了他的外表,以为他是纨绔子弟,从不给他好脸色,导致他疏远了自己。

最后还是通过穆九思才知道,他竟然是江湖中人人都要敬让三分的妖医!

“唔,气色红润,中气十足。”花无期点点头不咸不淡地说,“你这面色可比那个没落水的大小姐好多了。”

陆明月一愣,难不成自己掉水背后另藏阴谋?

花无期很满意她的神情,话锋一转笑了笑说:“妹妹着急叫我来,可是想我了?”

陆明月朝着弯了弯眉眼,看得花无期有一瞬失神。

在他的记忆里,陆明月可从来没给他过好脸色,莫非这一落水倒是改了性子。

“我听说齐家派人了来……”陆明月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话并不说完。

花无期格外惊讶地看着她,语气也变得正经起来:“你听谁说的?”

“丫鬟告诉我的。”陆明月眼中划过一丝痛苦,面上继续装作努力回忆的样子继续说,“齐家儿子从商一跃到士,身上只怕傲气得很,不如吃点亏,让他们自个儿咬去。”

花无期神色一凛,这陆明慧想得也太美了!

云中陆家虽然不比从前但怎么也是夏凉国百年世家之一,家主嫡长女的亲事也能说退就退?

齐守仁退亲求娶陆明月,不但会让外人觉得是她勾引齐守仁,更会觉得是陆明月仗着父亲陆钰不把家族嫡姐放在眼里。如果拒绝了齐家更会显得她自视甚高,惹得多方不快。

陆明月嘴角一勾,见他表情就知道他已明了其中利害关系。

花无期忽然淡淡一笑,心中似乎已经有了主意:“我再给你开两副药,保证药到病除。”

“药到病除……”陆明月忽然想起个人来,“你可见过二姐姐?”

“你是说二小姐?”花无期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你不是不喜欢那个病秧子嘛,怎么突然叫得那么亲热了?”

陆明月忽然一愣,自己之所以想到二小姐还是因为前世自己将嫁妆入了国库以支持谢长风时,陆家只有三嫂子和二小姐偷偷拿出体己钱交给自己。

她并非嫡出又生来多病,出嫁后也只是个寒门正妻,可她却将自己的私房钱全都拿了出来。这份情,她陆明月得还!

“你管我,我乐意,哼。”

花无期忽然一笑,这才放下心来。

从他一进屋就觉得陆明月有些怪怪的,这会儿的陆明月才是他认识的那个从小和他杠到大的丫头。

“好好好,不管就不管。”花无期摇着扇子慢悠悠地说。

话音刚落就见桃溪从外面匆匆进来脸色十分难看:“小姐,大小姐上吊了!”

陆明月有些意外,陆明慧上吊这事前世未曾发生过,这中间又发生了什么才让她突然这么做?

“死了没?”花无期神色淡淡地看着桃溪。

桃溪摇摇头说:“还有口气,是她身边的婆子最先发现的。”

“你不去看看?”陆明月看向他眉头微皱。

“唉,这你就不懂了,都说家丑不可外扬,我一个外人怎好去插一脚。”花无期一本正经地摇摇头继续说,“更何况男女授受不亲,我可不想卷进去。”

陆明月忽然噗嗤一笑:“你在我这儿可不是这样客气的,可是把自己当内人了?”

花无期一愣,忽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没说话。

陆明月回过神来脸上一红自觉失言,别过脸去不看他。

“若不是因为你爹,我花家还看不上你大伯这个家主呢。”

花无期笑了笑起身道,“不过,既然明月妹妹开了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去看看了。”

“德行!”陆明月白了他一眼,得了便宜还卖乖。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逆袭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