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玄幻 > 九玄至尊

更新时间:2018-12-06 10:30:31

九玄至尊 已完结

九玄至尊

来源:掌中云作者:喃心分类:玄幻主角:冉珂灵烟

主角叫冉珂灵烟的小说是《九玄至尊》,是作者喃心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问世间谁能称雄?唯我至尊九玄!颠倒阴阳一万年,归来同我共战生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红袖添香

“你终于醒了。”冉轲摸了摸额头的水渍,摆出自认为帅气的样子,对少女少了一笑,露出八颗洁白的小白牙。

见赵灵烟没有反应,心里一阵嘀咕;“莫非刚才掉入溪中时,脑袋进水了?怎么看起来傻乎乎的?”

冉闵摸了摸赵灵烟的额头,继续问道:“喂!对,没错!就是我救了你,你不需要谢我,行侠仗义是我应该做的……”

少女脸色微白,脑中渐渐清晰,这才正式打量着眼前这个手舞足蹈的淫贼,赵灵烟一下推翻之前觉得冉轲好看的结论,一看不觉得。

现在只觉得这怪人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猥琐的,清醒过来的少女立刻柳眉倒竖,俏脸含煞,就想拿着自己手上的三尺青锋把将这个淫贼活劈了!

于是赵灵烟下意识顺手向腰间一抓!嗯?没有意料中的金属温润质感的宝剑,而是一片滑腻!赵灵烟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是与这淫贼“坦诚相见”!

衣服只是随意的盖在自己身上,只是遮挡住了关键部位,还有一大部分的白腻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是一阵高分贝的尖叫。

冉轲急忙捂住双耳叫,暗道:“这小娘皮就是一个小巨肺,不知在床上叫的会怎样的销魂?”

不过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冉轲立刻用一脸正气的表情代替了脸上残存的一丝奸邪道:“你不要害怕,我已检查过附近没有人,不用担心你我的事败露,既然你醒了,那就快穿上衣裳吧,免得别人误会我……”

“误会你###***,你在这让我怎么换?”料是赵灵烟绝好的脾气也不禁发火,这是什么人?自己便宜都被占光了,到头来反倒成了自己的不是,还误会?!**%……%……

书生浑然不觉少女的怒气,笑吟吟道:“其实你不必这样,非礼勿视我还是懂的,再说要看,刚才我已经看过了。

我本来想退避三舍,但又害怕你在此处遭遇歹人,或是感染风寒,所以只好将衣裳先披在你身上,然后叫醒你,不过你的剑,我还是暂为保管了……”

开什么玩笑!鬼知道这疯女人会干出什么事来,冉轲可不想被一个疯婆子拿着三尺青锋追得满世界乱窜。

冉轲边说边观察这赵灵烟的神色,见赵灵烟脸色越说越难看,就处在暴走的边缘,马上话锋一转道:“额……既然你不信任我,那我就暂且先离开。”

说完立刻快步走开,隐隐消失在西边的一块巨大礁石后,少女银牙一咬,确定冉轲走后,快速穿好衣服,却见其云鬓半湿,皓齿明目,身穿一件鹅黄色淡柳长裙,将其身材完全地烘托出来。

只是此刻她牙关紧咬,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手上就拿着一块巴掌大小,巴掌高低的石头正对着冉轲匆匆的走来,尽管冉轲躲在巨石之后,但身为修真者,赵灵烟的一举一动有岂会不知?

冉轲原本是想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这本是最简单的办法。但发现还是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或是说男子的虚荣心作祟,总觉的不能一走了之。

但死到临头,看着赵灵烟凶神恶煞地追来,自己又想不出什么绝妙的办法,打又打不得,跑又打不得,自己说什么估计这小娘皮也不会听。

真是进退维谷,愁煞本少,还不如一走了之,果然自己还是太正义,太有担当了,这确实怪自己。

但事到临头,只能硬着头皮往前上,没办法只能打柔情牌了。

冉轲假装着“不经意”一不小心瞄到赵灵烟,挤着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道:“哎!你终于换好了,我还担心你一不小心感染风寒就麻烦了,没事就…………你冷静些,不要激动,你听我解释……”

不料话未说完,一块新鲜出水,还带着溪底膏泥,巴掌大小,巴掌高低的石头就与脑袋来了个亲密接触,冉轲顿时觉得眼冒金星,摇摇欲坠……怎么可能?

小爷可是修真者,脑袋掉了还能再长一个出来,这小石头屁事没有。

赵灵烟原本还怕手中的这块石头太大,这怪人受不了,其实自己生的气,在穿衣服的过程中其实已经消了一部分,但毕竟是女人家的贞洁,怎么能如此轻易地揭过?

但在过来的途中,火气又蹭蹭蹭地往上冒,这小贼竟然还敢偷窥!还假装着“不经意”一不小心瞄到!你当我瞎啊!本姑娘看起来很傻吗?……要是冉轲心里知道赵灵烟所想,一定大叫冤枉。

“丢脸,自己真给修真者丢脸,自己竟被这小娘皮给打了,不管怎么样,这小娘皮能消气就好。”在被砸中脑袋的一瞬间为避免自己脆弱的自尊心破碎,冉轲迅速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而反观赵灵烟在“一击得手”后,也不禁一呆,手尴尬地拿着石头不知如何是好?

少女自小习武,自然知道手中力道如何,本以为这奸诈的书生肯定会躲开的,谁知他这回竟老老实实的硬受一击,再来一下非得闹出人命不可。

赵灵烟因为家境原因虽然古灵精怪,刁蛮任性,但心地却十分善良,一想刚才这书生在溪边也是无奈之举,他突然从天外飞来,这事也不能怪他。

但自己也受了大委屈,女人家的清白都丢尽了,怎能如此轻易揭过?于是不禁陷入两难之境。

冉轲望着空中定格的石头,心里不禁一阵奇怪:“小爷都不还手,让你打杀一顿消消气,这小娘皮怎么还停住了?这玩的是哪出?”

冉轲呆了呆,终于了然,对儿女之事,人情世故,冉轲也不是一个榆木疙瘩,暗道:“这小娘皮心地倒也不坏,看似任性,倒也懂得为他人着想。”

于是乎,当赵灵烟第二击来临时,被冉轲很“巧合”地空手接白刃,双方很有默契地各自找了一个台阶下。

赵灵烟一看手中暗器被接住,又感觉自己受到了天大委屈,又是心里一阵苦闷,露出一副小儿女之态,泫然欲泣,我见犹怜,螓首低垂,用手指绕着自己的袖丝。

唉~都说女人心海底针,鬼知道她们心里想些什么?书生不禁一怔,这画风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刚刚还拿板砖拍人的小太妹立刻被鬼附身变成一幽怨少女,尽管十分疑惑,但身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冉轲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否则让他人看见,自己在万千美少女心中的完美形象岂不毁于一旦?

冉轲摆出一个自认为优美的姿势,轻声对赵灵烟道:“你真的不必担心,我敢以性命担保,这件事绝对无人晓得,我就是死也不会向他人说起!”

冉轲不说还好,一说此事,赵灵烟本来只是“泫然欲泣”立刻哭得“梨花带雨”。冉轲以为赵灵烟不信,急忙再次安慰道:“我敢用以性命担保,肯定没人看到!”

少女这才减弱哭声,终于弱弱地问一句:“你怎么担保?”

谁知一说到此,书生立刻神色一变,十分自豪地说:“我刚才救你时,因为我自小体弱多病,手无缚鸡之力,然后就想找个人帮忙,于是对着四周大喊:”

有一个光着身子的少女,掉进水里了!快来帮忙!你猜怎么?结果我足足喊了十遍,方圆十里都能听见了,可是连一个人都没见着,所以可见方圆十里肯定无人烟。”

冉轲说完之后还摆出一副沾沾自喜的表情,好像在说:“我这么机智,快来夸我呀!”

赵灵烟一听,原本苍白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苍白,贝齿紧咬,气浑身发抖,连手中的石头都气的抖掉了,大喝道:“淫贼,我定要杀你!”

说着举手就要打下来。不过逗逗你罢了,至于如此吗?冉轲觉得自己有必要露出一手,才能真的地镇住这个小娘皮,否则她还真的觉得自己怕了她。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宠婚小说
  3. 女强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