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罪臣之妻

更新时间:2018-12-06 14:51:13

罪臣之妻 已完结

罪臣之妻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斐妩分类:言情主角:齐琅姜媞

主人公叫齐琅姜媞的小说叫做《罪臣之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斐妩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姜家姑娘年轻时候和一个穷书生好过。后来一屁股甩了穷书生嫁入豪门。没几年,穷书生鲤跃龙门翻身做贵族。他抄了豪门的家不说,还把姜姑娘抢回府上去了。姜姑娘颤抖的想了想,自己已经不记得当初厚着脸皮写给人家第一首情诗的内容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边还残留着一抹红,在宽阔旷远的地平线上渐渐微弱。

姜媞穿着寻常,借着夜雾笼罩下的朦胧,倒也没人能看清她是个年轻姑娘,还是个买菜大婶。

大街上摊贩俱已收摊回家,路上行人渐行渐少。

“咚咚咚——”

敲门声响三下,不徐不疾,正好叫里面的人知道外面有人敲门。

尽管如此,对方的声音仍旧有些不耐。

“谁啊?”

门上被揭下来一块板子,掌柜只从缝里往外看去,见是个年轻的姑娘,防心不免卸下。

“你找谁?”掌柜问道。

“掌柜的莫慌,我来当个东西。”姜媞说道。

那掌柜见她是个柔弱女子,又是孤身一人,见她这么晚还要过来典当,猜必是有棘手事了。

“你进来吧。”掌柜的侧开身子叫她进屋,随即将门板复又阖上。

不多时,姜媞又神色轻松地从里面出来,显然是将东西典当出去了。

城门最后一拨人正慢吞吞地往前走去。

往常这个时候城门应关上了才是,可方才突然来了几个穿着玄袍衣着的佩刀男子,守在门口挨个排查,进度顿时就慢了下来。

“真是……还让不让人回家。”老翁低声抱怨了一句,背后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老翁回头见是个女子,却因眼下天昏暗而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老翁这马可真不错。”姜媞站在他身后,角度斜过去,尽量躲避前方扫来的视线。

老翁听有人夸自己的马,对方声音也年轻好听,他自然欢喜,“那当然,我这马可是大户人家落下来的。”他吹起牛来也面不改色。

“老翁,我想买你这马,你卖不卖?”姜媞问道。

老翁听这话不由生起了戒心,手边抓住马缰绳又紧了几分,仿佛他不卖姜媞就会上来抢一般。

“姑娘没事打我这马的主意做什么?老叟家贫,也就只有这么一匹马作伴了。”言下之意十分明了。

姜媞听他说家贫,心中顿时有了数,笑说,“我亦不想夺人所爱,只是出门在外,难免也有些急事……”

她说着朝老翁递去一个荷包。

老翁迟疑了一下接住,却被那分量吓了一跳。

他忙打开荷包,确定里面是银子而不是石头,顿时露出了喜色。

“老翁觉得如何?”

“成成成,姑娘的难处我也能理解,既然姑娘慷慨,老叟我又怎能小肚鸡肠硬抱着马不放呢……”老翁顿时说起了圆话,将姜媞捧起。

“这马就是姑娘你的了。”老翁将马缰递过去,却不见姜媞伸手。

“老翁,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姜媞说道。

“姑娘说来听听?”老翁就知道这钱不是那么好拿的,嘴上说着,已然将荷包塞进了怀中。

“城外有条河,老翁可知道?”

“知道啊,那条河到了晚上怨气冲天的,水猴子多,喜欢抓人做替身呢。”老翁说道。

那种鬼地方天一黑就没人敢去了。

姜媞闻言倒很是满意。

她对那老翁耳语一番,见对方无异议,随即道:“那就多谢老翁了。”

“不客气!”老翁说着抬头,却发现身旁空空,只有自己那匹老马在。

他眯着眼睛往四下去看,什么人也没有看到,心中不免犯嘀咕。

“你……说你呢!你出去不出去?!”守城兵官猛地一拍,差点吓得他跳起来。

“出去出去,我这就走……”

盘查完最后一人,城门彻底关闭。

那些带刀之人纷纷散开,侵入大街小巷,想要寻人。

但纵使他们脚程再快,脑袋再聪明,也仍旧没有找到方才就在他们眼皮底下的姜媞。

没有人会想到,姜媞会去乱葬岗。

一个白日就已经鬼气森森的地方,更遑论是晚上。

旁人都只觉得圣上仁慈,没有选择将李家一族全部抄灭,只是活着的人沦为奴婢娼人,死去的人也都丢弃在此地,无人敢埋。

李老太太是急病去世,纵使如此,她也埋在了此地,只是比旁人好多一些,她坟前立了碑,人也埋进了地下,做到了入土为安。

今日是老太太头七。

姜媞走近了几步,发现这里白日里有人来过。

坟前还堆着一堆黑焦,显然是有人过来烧过纸了。

姜媞跪在坟前,抚着老太太粗陋的石碑,想着老太太生前的仁善鼻子顿时一酸。

她退后几步恭恭敬敬给老太太磕了好几个响头,随即深吸了口气,收敛了面上的悲伤。

她拔下头上一根簪子,在坟前刨了起来。

破空泥土表面,底下碎粒松动,放着一个盒子。

姜媞将它刨出后擦干净,露出盒子的原貌。

盒子上面的锁仍旧完好,这足以说明没有人打开过。

姜媞吁了口气。

盒子唯一的钥匙便是她手中这根银簪,李孝广在事发前曾告诉过她,一旦确定了那人的下落,便会写信锁在盒子中埋在李老太太的坟前,届时姜媞找到了机会便打开来看。

“咯噔——”

锁扣打开,姜媞掀开盒子,将里面的信封拿出。

“我们夫人兄长拜托给我们夫人这么做的,夫人怎么都打不开这盒子,原来钥匙在您手中。”

身后蓦地冒出来一道声音,姜媞转身,见是李孝婵身边的丫鬟。

原来李孝广答应姜媞的事情竟全然托付给了李孝婵。

“这么晚了,你竟守在这里。”姜媞面无异色。

李孝婵见她时特意提醒她李老太太的头七,显然便是要将她引到郊外来解决。

“我们夫人白日里来等不到你,便只好留我在这里等了。”丫鬟微微一笑,语气很不以为意,“我们夫人很好奇您到底想从她兄长那里得到什么,还请您把手中的信给我。”

姜媞闻言脸色渐沉,猛地将盒子砸向对方的面门。

丫鬟下意识丢开手中灯笼挡住自己的脸,待她反应过来之后,脸色顿时沉下,从怀中抽出匕首来……

“你如果还想要你的手,就丢了手中的匕首。”

一个侍卫模样的人从黑暗中冒了出来。

丫鬟脸色霎时一变,同样吃惊的还有姜媞。

她方才砸了盒子正想往后跑去,却被人挡住。

那些人不是旁人,正是先前在城门口搜索姜媞身影的侍卫。

“你们怎可能会找来这个地方……”姜媞望着他们,心中顿时想到了什么,轻笑道:“除非有人一直跟踪着我,是不是?”

若真让他们自己来找,姜媞有信心他们找不来此地。

唯一一个解释也只有上面那一条。

“您是个聪明人,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夫人您是无论如何都是跑不掉的,又何必在无端生事。”那人说道。

姜媞沉默。

那几人见姜媞不动,彼此交换了目光,正欲上前,却又被姜媞喝止。

“别过来。”

那几人却没什么耐心,虽放慢了速度,但仍在用极慢的速度接近。

姜媞便一步一步后退,直到身后退无可退。

姜媞止步,回身望去,后面是一条河。

这便是老翁口中那条阴森可怖的河。

试问一条紧挨着乱葬岗的河流,如何能不叫人害怕。

“还是请您……随我们回去!”那侍卫伸手刚要抓住姜媞,却不想姜媞整个人仰倒,接着啪的一声,整个人溅出巨大水花,接着便在一阵涟漪中重归平静。

“这……”

“快,会游泳的下水找人。”

这条河流漫长,从城内一直通往城外。

老翁傍晚时候遵守承诺,将老马一匹绑在了树桩子下面。

老马待得无聊,正要低头喝水,却见水中炸开一朵水花,甩了它满脸的水。

老马不甘心的咴咴两声。

姜媞浮出水面大口大口的喘气,一个翻身便爬上了岸去。

“快,随我走……”她平息着呼吸去解开老马的缰绳,连爬带翻爬到了老马的背上,驱使马前进,步入前方那片漆黑的树林。

只是很快,姜媞又猛地嘞止了老马前进的步伐,面上具是不可思议,控着马绳慢慢倒退。

丛林中刷的一下亮起了火光。

齐琅与一行人骑在马背上看着姜媞,神情莫测。

“我也想知道,你找李孝广要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句话如同惊雷一般劈在姜媞的头顶。

只是他话还未完……

“我还想知道,姜家小姐五指不沾阳春水,甚至怕水的人,是如何在无人教学的情况下,学会了凫水?”

猜你喜欢

  1. 空间小说
  2. 虐恋小说
  3. 豪门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