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交换新娘

更新时间:2018-12-06 18:08:42

交换新娘 连载中

交换新娘

来源:掌书阁作者:佚名分类:言情主角:沈宁溪时景舟

经典小说《交换新娘》是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婚恋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沈宁溪时景舟,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个意外,让我的闺蜜嫁给了我的未婚夫,而我,也和她的未婚夫举办了婚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时景舟将沈宁溪紧紧拥在怀中,神色不虞对保镖说:“墨一墨二,把闲杂人等给我清理干净!”

“是,少爷。”

一直只是做做样子的保镖动了真章,毫不留情地把这两人丢了出去。

教堂里还回荡着荆萱萱的尖叫声:“啊!别碰我!秦俊彦,救命啊!”

没过多久,世界安静了。

时景舟用额头抵着她,然后含住她的耳垂:“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你应该知道。”

沈宁溪的身体颤了颤。

接下来,要在教堂里面,在神像之下,光天化日地与他做-爱……

伊恩神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保镖也已经走远,空荡的教堂内只剩他们两人。

时景舟见她久久没有反应,冷笑道:“怎么,不愿意?对旧情人念念不忘?”

沈宁溪心一横,把他推倒在椅子上,自己跨坐在他的身上,伸手去解他的裤子。

“时先生,我从不食言。”

尽管知道他看不到,她还是对他妩媚一笑:“您救了我,您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让我复仇,我可以付出所有代价。”

沈宁溪主动坐下,艰难地让自己的身体去吞吐他。

蓬松的裙摆完美遮盖了裙底的**。

她还是第一次,他的那里又天赋异禀,尺寸超出常人,被撕裂的痛苦让她泪水涟涟。

她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害怕被男人所厌弃。

然而时景舟早就从她压抑的抽泣声中听了出来:“第一次?”

“是……嘶!”

时景舟的手按在了她的腰上,那里有着之前撞击到桌角留下的一大块淤青。

他淡淡笑了,像是嘲讽:“之前看你那么主动的样子,还以为你身经百战。听说你和秦俊彦谈了三年,他没有碰你?”

“没有……”沈宁溪有些咬牙切齿,“正是因为我死守着身子,他才会和荆萱萱搞到了一起!”

“……啊!”男人忽然顶弄了一下,沈宁溪同时承受着痛苦和**。

然后她忽然想起来,荆萱萱,是面前这个男人的未婚妻。

未婚妻跟别人跑了,身为男人,他应该要比她更感到屈辱。

“对不起……”她有些愧疚。

“我对那个女人没有感情。”时景舟的手拉开她背上的拉链,钻了进去,轻而易举地握住了她胸前软肉。

“那就好,”沈宁溪喘息道,“就怕我复仇的时候,你会不忍心。”

“我不会对任何人不忍心,包括你这样,为了复仇能够付出一切的……自甘**的人。”时景舟忽然发了狠,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沈宁溪心中一抽,再也来不及思考,只能被动地迎合着他,在欲海中沉浮。

结束的时候,她仿佛听到远处传来唱诗班的诵吟,像是天堂的祷告,像是地狱的呢喃。

……

海岛的另一端。

“俊彦,刚才那个人是时景舟!”被赶出去的荆萱萱实在意难平,“他怎么能买得到安德烈的婚纱!”

秦俊彦阴沉着脸:“你看那个女人像不像沈宁溪?”

“沈宁溪?”荆萱萱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她还活着?”

“我安排人去他们住的地方放监控,等看到监控,就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了。”

“好,”荆萱萱阴狠地笑了,“她要是还活着,就让她再死一次!”

……

天色昏暗的时候,沈宁溪一瘸一拐地跟着时景舟回到了酒店。

下身依旧还有着**的痛感,被做了好几次的她腿软得几乎抬不起来。

时景舟虽然看不见,走得却非常快,沈宁溪远远地落在了他的后面。

“怎么这么慢?”时景舟回头,大步流星地朝她走过来,打横将她抱起,“蜗牛都比你爬得快。”

“谢谢……”沈宁溪小声地道谢,然后震惊地抬起头来,“你看得见?”

他们身边没有保镖,时景舟却不需要任何指引就走到了她的身边!

时景舟的嘴角扯出一个危险的弧度:“我白天什么都看不见,到了夜晚,一切事物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沈宁溪默不作声,被他抱回了酒店。

吃过饭后,沈宁溪回到房间,正想休息,时景舟将她赶了起来。

“你不是为了复仇什么都愿意做吗?”时景舟淡淡道,“那今晚,你去把这间套房里的厕所扫了。”

新婚之夜让新娘去扫厕所?

从小到大没有干过任何家务的沈宁溪,看着那一堆清洁工专用的工具,沉默了。

“好,**。”沈宁溪深吸一口气,带上口罩,拿起自己从未碰过的抹布,笨拙地擦拭着洗手台。

“里里外外,都要打扫干净。我会让墨一去检查。”

沈宁溪拖着疲惫的身体,擦拭着洗手台前的镜面。

镶嵌着碎钻的镜面,反射着璀璨迷人的光。她擦拭着,忽然发现有一颗碎钻松动了,并且这一颗碎钻的形状和别的不太一样。

她试着抠了抠,居然**一个针孔摄像头!

沈宁溪回想着时景舟刚才的话:“打扫干净……我会让墨一去检查……”

一个扫厕所的活,要检查干不干净也是酒店领班最专业,他为什么要让他的保镖来检查?

难道他真正想让她做的,是要让她将这个厕所的所有摄像头给拔除?

这是一个对她的考验!

沈宁溪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仔细观察着这个厕所里的所有东西。

浴缸旁边有一个,毛巾架上有一个,花瓶旁边有一个,最变态的是,就连马桶左边的卷纸旁都放了一个!

清理完杂物,她又开始检查墙壁和天花板,还好沈宁溪身为婚纱设计师,对于图案和形状有着天生敏锐的天赋,才不至于被这样仔细的搜寻弄得眼花缭乱。

她最后搜罗了一圈,足足找出了十一个伪装得极好的针孔摄像头。

沈宁溪不寒而栗:要是她不知情况就进来洗澡,岂不是全身都被人看光了?

被看光还是小事,最怕就是被变态传到网上……

她反复检查了三遍,确定没有漏网之鱼之后,才捧着怀中一打摄像头走出去:“我把厕所清理完了……啊!”

她踩到一滩水,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摄像头散落了一地,打翻的水盆泼了她一身,蒙着脸的口罩也因此。

时景舟听到她摔倒的动静走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一会儿,然后勾起嘴角:“沈宁溪,你是在勾引我吗?”

沈宁溪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已经被那盆水泼的全身湿透,纱裙里的黑色内衣完全显现出轮廓来。

她拢了拢衣服,低眉顺眼地跪在时景舟面前:“时……少爷,我把厕所清理完了,一共发现十一个伪装的摄像头。”

“回答我的话。”时景舟挑起她的下巴。

沈宁溪抿了抿唇,突然伸出舌头舔舐着他放在她唇边的手指。

灵舌缠绕间,发出暧昧的水泽声。

时景舟顿了顿,然后沈宁溪就猝不及防地咬破了他的手指!

鲜血缓缓流淌在沈宁溪的唇边,她将其抹匀,宛如在给自己上最鲜艳的口红。

然后她将那根被咬破的手指含入口中,媚眼如丝,看向时景舟:“时少爷,这才是勾引。”

时景舟却突然暴起,狠狠掐住了她的喉咙!

“沈宁溪,”时景舟的嗓音中透着森森寒意,“你恐怕还不知道吧,我的眼睛是被人毒瞎的。因为毒没有解干净,所以碰到我血液的人都会被我的血液所腐蚀。”

“为什么你没有?嗯?”时景舟只手收紧,沈宁溪细嫩的脖子上已经留下了清晰的手指印,“说,你是否与那下毒之人有勾连,才会拿到解药!”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校园小说
  3. 贵族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