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农门小丑妻

更新时间:2019-01-31 11:50:58

农门小丑妻 已完结

农门小丑妻

来源:微小宝作者:佛系女分类:穿越主角:薛四月楚卫

主角叫薛四月楚卫的书名叫《农门小丑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佛系女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衣冠楚楚的贵公子竟见死不救?很好,任谁都有求医生的时候,你要求我,上门提亲!极品奶奶,恶心亲人,整治!家徒四壁没米下锅?种田!一夜暴富不是梦。京城首富勾引她红杏出墙?贵公子打翻醋坛子?且看农女如何发家致富,驯服冷血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一出,满场寂静,人人自危。

薛四月最没有存在感,悄无声息的混进房间,看着冷血男被放在床上,车夫等几个早到这里的守卫嬷嬷们,愁眉苦脸。

看着状况,也知道那什么神医没请来。

没来最好,见死不救的冷血男,也该尝尝没人救的滋味。要不是这几个守卫气场太过强大,薛四月心里哼的小曲儿都能唱出来。她正欢快的要溜出去,倏然听车夫的声音再度响起,动作一顿。

“要是主子在这里去了,咱们这庄子就要陪葬了。”

啥子?

薛四月震惊了,为啥他主子死了,庄子就要陪葬,又不是皇帝死了,还要陪葬?她刚穿越过来,不能不明不白的死在这没人情味的地方。

电光火石间思绪闪过,薛四月转过身,看向车夫,端着声音:“贵公子的状况一看便知是中毒,加上他身上鲜血淋淋,应当是打斗中被带毒的兵器所伤,毒素顺着血液已然流到全身,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毒。”

她这样子,就是要唬住在场所有人,让他们放心把人交给自己。车夫就被她唬住了,又着实关心主子身体,忙询问:“什么法子?姑娘快说。”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看向薛四月。尤其几个守卫,看向她的目光犹如看死人,冰冷嗜血。薛四月暗暗深吸口气。冷静、冷静。

薛四月目光落在冷血男脸上,神色认真专注,吐出二字:“换血。”她也只是心里有这个设想,具体的还要检查过冷血男才知道。她走上前检查,刚伸出手,便被一堵肉墙挡住。

她抬头看去,一守卫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目光逼人,那意思,不准靠近冷血男。事到这步,薛四月已决定要医治冷血男了,怎能容忍有人干涉。

她板着脸看向车夫:“若不检查贵公子的身体,我如何为他解毒疗伤?”

说话的刹那间,身为医者的庄严流露而出,面对冷硬的守卫与身份不凡的车夫无半分怯懦。此时此刻,她眼中只有病人与家属之分。

车夫再次被她唬住,加上神医没请来,与其让主子在这里等死,不如让这小姑娘试一试。若医好了,万事大吉,医不好,还可以把她推出去。

薛四月哪想得到车夫的心机,只在人让开之后,走上前为冷血男把脉,眉头一皱:“剪刀,纱布,热水。”

针管、纱布、吊瓶……薛四月大脑突然响起冷冰冰的机械声,可把她吓一跳。等等,这声音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她在军队研发出来的智能医疗库的声音。

这款智能库里能存放许多医用药品,先进智能,具有分析病情以及提供治疗方法的功能。研发成功后,就植入在她的大脑里。穿越过来后她还惋惜,现在看来,莫非这东西和自己一块穿越过来了?

“姑娘,东西拿来了。”

薛四月收起喜悦激动的心情,接过东西,剪开冷血男的衣服,但见他腹部左侧有明显刀伤,伤口流出的血都是黑的,若再不把毒血逼出来,就是扁鹊来了也没用。

有了医疗库,治疗就方便多了。薛四月边用纱布清理伤口附近的毒血,边道:“你们都出守着,我叫你们进来,你们再进来。”

“不行!我们连你的身份都不知道,主子在你手里我们怎能放心,我们就在这里守着,绝不妨碍你。”

他们在这里,薛四月怎么从医疗库里把东西拿出来。她抬眼看向开口的守卫,冷声问道:“你们这么多人看着我,我怎么专心治疗?若一个手抖出了差错,你们谁负责?”

她已然投入到医者的身份,浑身散发着威严的气息,这话更具有震慑力。

但守卫吃了秤砣铁了心:“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把主子交给一个素未相识的人。”眼睛一眯,作势拔剑,“从没听过治病还不让人上看的,莫非你另有所图?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接近我们主子!”

顿时,剑拔弩张,空气紧绷。

几双眼睛死盯着薛四月,企图从她脸上看出一丝破绽。只见她双眼纯粹认真,严肃认真的脸上沾染些许愠怒。他们不是医生当然不知冷血男的情况有多危机,再不排毒,就是死!

几个守卫还认为自己是对的,薛四月简直要气死:“你们以为他还能等到那什么神医来?就先在这状况,一刻钟内不排毒,他必死无疑!”

“刷”的一声,利刃出鞘。一守卫举剑威胁:“敢诅咒我们主子,找死!”

薛四月被气笑了,愚忠!

旁人没听进去她的话,车夫却是知道的,临行前的确有大夫度断言主子即将毒发身亡。车夫轻咳一声:“我们也是担心主子的身体,姑娘谅解。我们这就出去,绝对不妨碍姑娘解毒。”

守卫不敢相信的看向车夫,车夫示意几人离开。

待人都走后,薛四月片刻不敢耽误,检查医疗库,发现里面有许多医疗用品与西药。从里面拿出麻药,顿了顿,又换了一种,再拿出几样必需品。

现在时间来不及配解药,她也检查不出是什么毒,只能用最粗暴的方法将毒逼出来。她先打入麻药,随后又用针管抽出伤口附近的毒血……

半个时辰过去了了,薛四月手臂上插着针管,针管另一端连着冷血男的手臂。适才清理毒素,虽然打了血清,但仍从冷血男身体中抽出许多血来,导致他失血过多,若不输血,解了毒也会死。

她身体里的血被抽走,脸色愈发苍白无力,趴在他身边。是故未留意到,她趴下的刹那,昏迷中的楚卫睁开了眼。

楚卫在被她打入麻药的一瞬间便醒了,饶是他意志力强大,也没挺住药物的作用,只感觉到有人在对自己的伤口动手脚,却说不出阻止的话。隐约看见一姑娘的侧脸,认真专注,神色威严,双眼纯粹,好像天地间只有他一人。

还没看清正脸,人就又晕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科幻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未来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