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妖孽王爷战神妃

更新时间:2019-02-05 12:32:57

妖孽王爷战神妃 连载中

妖孽王爷战神妃

来源:微小宝作者:尘霁子分类:穿越主角:叶莨归阮渊

新书推荐,《妖孽王爷战神妃》由尘霁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主角叶莨归阮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冷宫来了个小可怜,衣衫褴褛,神情恍惚。 后来,她的一心扶持的皇夫和万分怜惜的庶妹亲密相拥到来后...... 叶莨归这个曾经名动朝野,征战四方,一统天下的女战神,就那么惨死在一处凄凉宫闱内,葬身狗腹。 再醒来,居然回到了十六岁落水的那一天,彼时她还是不受宠却生活自由的王府嫡女,还不曾遇到阮渊,更未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迷惑与家族决裂,助他君临天下反被安上荡妇之名。 想起一直佯装冷漠保护自己的父君,堂堂一国摄政王竟被几个宵小乱棍打死,甚至自己那柔弱善良的小女儿被狗男女做成了肉饼骗自己吃下去,叶莨归表示作的欢,死得快,她绝不会辜负上天赐予的重生机会! “给你重生机会的,不是天,而是我!”某公子邪邪笑道。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按剧情来? 中途跑来的一个早在前世就被她一碗鹤顶红送上黄泉的燕太子为何在今世怎么死都死不了,还三番五次救她? 噬梦镜碎,虚幻交错,前尘往事,孰真孰假,到底谁负了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焚着熏香的书房内,叶玄背手凝望窗外,夜色正浓,远处点点星光,反显寂寥,让人看不到边,而叶玄双瞳炯炯发亮,一片墨色中更显耀眼。

良儿,我们的孩子仿佛一夜间长大了!

自卿死后,为夫参透了许多,我们的不断谦让,只能换来他们的得寸进尺,便是连你被那贱妇所害,我也只能默不作声,任她兴风作浪,好和她的孽女为归儿做垫脚石。

后来疏远归儿,实属无奈,你在黄泉之下可会生气不等为夫了?

今日,归儿知书达理、聪慧明智,竟参透了为夫设宴的意图,还将计就计惩戒了那毒妇一番,倒是让为夫惊异,莫非.......

叶玄思及某处,瞳孔微缩。

也罢,今晚她过来了为夫再问一番。

“阿嚏!”

叶莨归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已经泡在水塘里半个时辰了,可体内的灼热感还未消退。

大概是那药太霸道,又没吐干净,所以余毒未清。

内体的炽热冲击着叶莨归的清醒,冰冷刺骨的寒水又包裹着她的身体,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让人格外难受。叶意欢渐渐的,有些坚持不住了。

“罢了,先回屋吧。”

正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原来底下的水草缠住了她的腿,因着冷的失去知觉,竟未察觉,连带着手也麻木了。

又抬腿试了几次,都不得解脱,叶莨归不敢叫人过来,纠结一番,一头扎进水里解绑。

“唔.....”

脚刚被解脱,叶莨归却迈不动麻木的腿了,几番挣扎就这么直直淹在了水里,下意识呼却被涌进一股泥水,窒息感随即袭入全身。

救命!

救命!

她还不能死!

她大仇未报,父君未孝,老天爷,你给了我一个重生的机会,不能就这么让我放弃!

身体沉重无比,大脑昏沉,双眼像被铅拉住一样,意识涣散,她都已经要放弃挣扎了,恍惚间,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白色的轻纱在水中浮沉,墨色的长发散乱,随着涌动的水,飘洒在她脸上,昏迷的前一刻,一张朦胧的俊颜靠近了她的唇,她极力汲取渡过来的气息,强有力的臂膀楼住了她,将她带入自己怀中,熟悉的感觉......

“哎呀!不会又死了吧?早知道就不沉溺于欣赏小莨莨溺水的盛世美颜,及早下去救了!”一袭粹白广衫的男人看着昏迷在地上的叶莨归,搭拉开头上的水草,俊美的脸上满是苦恼和懊悔。

“咿!好像还有呼吸,有了!”男人双手抚摸到某处,发现某地微弱起伏,心里大松一口气,紧接着扑到叶莨归身上,迫不及待开始动作。

“么么么么........”

叶莨归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诡异的景象。

面前的东西满身惨白,长长的头发凌乱在四周,阴惨惨地缠住了自己的脖子,脸上半白半黑,头上还长了水草,滴答滴答流着污水,至于那张血红的嘴巴大张,正对着她咬下来,似乎要将她一口吞入腹!

“鬼!”

叶莨归一个激灵,顿时恢复力气,对准那池塘水鬼就是一巴掌。

“鬼鬼鬼?鬼在哪里?你别吓我!”

被薅了一巴掌的白衣水鬼滚到一边,搭拉着一双泥腿,双臂紧抱,声音颤抖。

叶莨归打刚完就后悔了,借着月光,她看出面前有着清澈眸子的不是鬼,而是一个掉到水塘里滚了一身泥的男人。

“你,原来你竟然把我当成鬼,要不是为了救你,我怎么会把自己搞的那么脏!”身高八尺有余的男人拢了拢滑至肩头的衣衫,却因为被水绞去了大半,怎么也遮不住身体,胸前的茱萸在白皙的胸膛上格外显眼,修长的双腿暴露在月光下,微微发颤。

“你,没事儿吧?”叶莨归别过眼,红着脸小心翼翼问道。

男人一头水草惹眼的很,看不清楚表情,只见他此刻紧捂胸口,双眼婆娑,硬生生看出几分受过欺凌的可怜像。

“你要什么补偿,我都可以给你。”叶莨归被那双雾气朦胧的水瞳看的心里虚的很,脸上染了愧色。

“嘿嘿!”

刚刚还一幅泫然欲泣的男人突然眼冒金光,摸了把嘴里流出的口水,手指向叶莨归。

顺势看去,叶莨归脸色骤然一变。

这个色鬼!

啪——

“啊啊!”

男人一头扎进了花丛中,两边的脸形成了对称的巴掌印,还没清醒过来,就见红了脸的叶莨归紧咬下唇,对着他恨恨地咬牙,似乎是在竭力克制上前踹他的冲动。

“给你了!”

叶莨归走上前,将怀中的玉佩仍到花丛中的男人身边,瞪了两眼愤恨离去,也不管那男人又是一幅怎样楚楚可怜的模样。

“人渣!”

叶莨归溜回到房,想起那男人居然指着她的胸流哈喇就觉一阵恶寒。

想来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给他块从小戴到大的玉佩便两清了。

“遭了!还没去找父君!”叶莨归刚洗完澡,突然想起叶玄的吩咐,懊丧不已。

连穿起鞋欲出去,刚推开门便被侍女拦下了。

“女郎,老爷有吩咐,各苑今夜无事都要留在房,不能随意出入。”

“嗯?”叶莨归问道。

“听说本应赴宴的燕太子在府中失踪了,大家都在找。”侍女回答说完,便退下了。

果然,已是子夜的摄政王府灯火通明,呼喊声异常嘈杂,不少下人都提着灯笼四处查找。

叶莨归和衣躺在床上,心道那燕太子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前世又因自己无辜被害,以后若是遇见还是待他好些吧!

.......

“娘,怎么样了?渊哥哥怎么说的?”叶意欢从床上掀开蒙着头的杯子,小声问道,双颊下凹,面色憔悴,才几日竟已是这幅模样。

“我的乖女儿,外面那些说三道四的贱人,已经让娘割了舌头,至于渊王,他碍于前几日,并不曾见娘派去的人,只让人送了块帕子,渊王定是还爱着你的!”

爱而不敢。

叶意欢放下被子重蒙上头,小声啜泣。

“女儿,你别怕,你爹让人对外传有侍女嫉恨你所以扎了小人害你发疯,你的名声不会坏掉的。”红玉夫人自然知道实情如何,可又怎能往自己女儿身上再插一刀。

如果自己是嫡夫人,如果没有那个碍眼货,那该多好!

红玉夫人将被子掐的紧,叶意欢痛呼一声,这才回过神,连把叶意欢抱出来。

“意儿,你听我说,我们这般,你必能让那蠢货十倍百倍的偿还你。”

红玉夫人贴近叶意欢耳边,小声絮叨,叶意欢听罢,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睛陡然迸发邪邪的冷光。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奇幻小说
  3. 腹黑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