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尸蛇

更新时间:2019-02-07 15:31:21

尸蛇 连载中

尸蛇

来源:掌中云作者:渴雨渴雨分类:灵异主角:阿舍白水

经典小说《尸蛇》由渴雨渴雨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主角阿舍白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出生时,左手腕上缠着一条蛇骨,骨刺深深插入肉中。十八年后,白水出现在我面前,许诺与我血肉相缠。可结果,却比刮骨更让我生痛。蛇骨性邪,可又有什么比人心更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听着这话,猛的感觉不对,看着白水道:“那条蛇骨手串不就是那条大蛇吗?而且刚才不是没种蛇种吗?怎么会——”

“雄性吗,速度有快有慢,我也不知道它这么快就种下蛇种了啊?我时间有多长你是知道的,谁想它是个快的。你还是先去看你外婆,然后将刚才收拢的大蛇送到蛇仙庙,不是正好可以救七妹吗?”白水伸手抚着我的脸,靠过来,与我耳鬓厮磨,嘴唇含着我的耳垂,声音低淳而又诱人地道:“有我在,你别怕。嗯——”

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木然的点了点头,白水低低的笑了笑,跟着就消失不见了。

离开看着趴在门框眼巴巴看着我的娘,我想了想又走了回去,将手里的玻璃罐子递给她:“里面还有点酒,你去我房间里睡一会,我马上就回来。”

“阿舍,娘对不住你。阿舍,你别怪娘。”我娘抱着罐子,拉着我的手突然放声大哭:“你别跟他去,你别去啊,是娘害了你。如果不是娘为了——”

说到这里,她捂着嘴哇哇大哭,满脸愧疚的看着我,死死的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开,怕得浑身都在发抖。

她从山里被找到后,就十分怕蛇,有时在村子里看到小孩子捉着细小的肉蛇玩,也会吓得大哭,现在村子里肉蛇乱窜,虽然肉蛇胆小不会窜到四周洒满雄黄的院子里来,但什么事情都说不准。

比如白水,他就是一条蛇,却依旧不怕雄黄、云香精。

还有那条蛇骨,泡在雄黄酒里这么久,却依旧还活着,那可是一条蛇骨啊,怎么可能还活着!

所以有些事,说不定的。

那些肉蛇现在疯了一样,连火都不怕,万一涌进来了,她一个人在家终究还是不放心。

我爷爷是怎么死的,村子里的人还会时不时的讨论几句。

伸手拉着我娘,轻声的安慰着她,然后带着她朝着门外走去。

娘一路都不停的喃喃自语,说的无非就是对不住我,我不知道她哪里对不住我了,为什么一有清醒的时候就一直说着对不住我。

到了墙角七妹跟大蛇交尾的地方,娘指着那地方哈哈大笑,拉着我道:“阿舍,你看,会有新的蛇宝宝了,会有蛇宝宝了呢。”

她指的地方,正是七妹跟大蛇交尾留下黏液的地方,我心里不舒服,朝她无奈的笑了笑,拉着她避开走了。

路上肉蛇已经被捉得差不多了,有时一两条窜到树上的,或者爬到屋顶的,因为肉蛇肥壮不是很灵活,也被村子里的人用勾子勾下来了,大家脸上都带着喜色。

这些肉蛇是村长家的,跑出来这么多,又有的爬进火里烧死了,村长也不可能每家每户问,加上蛇跑出来,万一伤了人,村长还得赔钱。

所以这些蛇谁捉的就是谁的,就算不送到镇上换钱,也能自己家炖上只母鸡好好的吃上一顿了。

我还没走到河边,就碰到了一手拿着竹杠的外婆,她见我带着我娘抱着那玻璃罐子,急急的迎了上来:“怎么把你娘带出来了?不是让你呆家里的吗?”

和白水做交易的事情我实在没脸跟我外婆讲,毕竟肉偿啊——

忙将娘交到外婆手里,连同那个玻璃罐子递给她道:“七妹在墙角跟一条大蛇交尾,我泼了雄黄酒,大蛇带着她跑了,我想可能去蛇仙庙了。”

“里面的蛇骨呢?”外婆拿着那罐子,立马朝我沉声道:“你放里面的蛇骨掏出来了?”

“它自己跑出来了,眨眼就不见了。”为了隐瞒白水的事情,这蛇骨也只能扯谎了。

我脸有点红,知道这样不好,可白水对我已经那样了,如果让外婆知道,又要操心得很,还不如走一步看一步。

“跑了——跑了——”外婆脸色越发的沉重,伸手拉着我娘:“你打电话让你弟这几天暂时别回来,住学校。我们将你娘送到回家里,你跟我去村长家看看阿壮,村里正在那里开会,这次的事情古怪得很。”

我也正担心着阿壮,村里如果开会的话,那么人多去蛇仙庙救七妹应该会好一点吧。

路上外婆告诉我,那些小蛇打死了一些,后面拿来了汽油连肉蛇和阿曼的尸体一块烧了,但那些小蛇也不知道有没有跑掉。

如果有跑掉的话,蛇报复性是很强的,加上七妹肚子里可能也有了蛇种,一个不好生了出来,只怕村子里得好好的防蛇了。

村长家里,阿壮被绑在柱子上,却依旧吐着舌头发出嘶嘶的声音,他双眼已经变得细长,如同蛇眼一般,阴森森的盯着屋子里的众人。

屋子正中间,七妹她爹计也知道了七妹的事情,对着村长脸带愤怒的说着什么。

我们一进去,所有人的目光都定在了我们身上,阿壮更是突然哈哈大笑,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如同蛇一般上下窜动着,舌头长得老长,看着我嘶嘶的大叫。

他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如同看着猎物一般,闪着阴森的光芒。

外婆朝他冷哼了一声,一把将我拉在身后,伸手从玻璃罐子里沾了点蛇骨雄黄酒,朝阿壮脸上一洒:“滚!再不滚,把你剥了泡酒。”

“嘶!嘶!”阿壮被那罐子里的雄黄酒吓得不停的朝后缩,吐着舌头,发出沙沙怪声:“你们找不到的,找不到的,嘿嘿。”

说完就晕了过去,身子软软的倒在了绑着的柱子上。

“你这是那坛酒?”村长见状,急忙赶了过来,双眼闪烁的看着外婆手里的玻璃罐子:“怎么没有了?”

“阿舍用来赶走那条配蛇种的蛇了,那会正趴在我家墙角跟七妹交尾,难道不救她!”外婆对村长冷哼一声,拉着我娘坐在一边。

村长叫人将阿壮带回去,还得绑在床上,确认清醒后再放开。

“七妹呢?我家七妹呢?”七妹的爹急急跑过来,看着我道:“阿舍,求求你,救救我家七妹。”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在他们求我,但外婆在,我还是以外婆为主,朝她身后缩了缩。

当外婆说出七妹可能去了蛇仙庙,连同那条蛇骨手串都还在她身上时,村长立马怒喝道:“带人去蛇仙庙,绝对不准蛇种出来。”

七妹她爹脸色都变了,不可置信的盯着村长。

“哼!”外婆冷哼一声,朝村长沉声道:“别到时候又利益薰心,棺材里爬出来的小蛇也不知道有没有活下来的,好好让人在村子里看着吧,蛇报复十八年大家不是都见过吗?”

外婆这话一出,满屋子的人都脸色发沉,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十八年前的蛇报复,有点奇怪的看着众人的脸色,想着回去一定好好的问问外婆。

大家正沉默着,刚才将阿壮拉下去的人突然跑了进来,朝村长大叫道:“不好了,阿壮身上长鳞了。”

“什么?”村长立马急得大叫,朝外婆沉声道:“姑婆,求您了,让阿舍救救阿壮吧,我就这一个儿子啊。”

怎么又是我?

我转眼奇怪的看着外婆,她脸色沉重,拉着我的手慢慢的放开,坚定的朝村长摇了摇头:“我也就这一个外孙女。”

“就算救阿壮,她也不会——”村长瞄着我,直接朝我道:“阿舍,只要你救阿壮,你考上大学的学费就由我出了。”

“何成义!”外婆猛的拍着桌子站起来,朝村长怒吼道:“你别给我得寸近尺,阿壮出了这事,也算是报应,你杀蛇卖蛇时,就没想过蛇也是有祖宗的。”

“姑婆!”村长脸色沉得发黑,张嘴还要说什么。

却听到外面惊叫声四起,几个人急急忙进来,其中一个捂着的胳膊还流着血,朝村长大叫道:“阿壮,阿壮——”

不用他们说了,阿壮已经双手撑在地上,双腿如同灵蛇般扭动着爬了进来。

他额头上布满了细细的鳞片,才刚刚长出来,软软的贴在他额头,泛着淡淡的光。

“嘶——”一进屋子,他伸出舌头嗅了嗅。

那舌头前面已经有了细细的开岔,而且变得细长。

他嗅了一下,额头上的鳞片扭动着,慢慢的转过头,看着我,然后双腿一扭,手在地上一撑,对着我就扑了过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青春小说
  3. 女强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