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我的监察官男友

更新时间:2019-02-12 14:51:28

我的监察官男友 连载中

我的监察官男友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册子分类:言情主角:陆临渊江听雨

甜宠新书《我的监察官男友》是册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临渊江听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个尘封已久的日记本,让往事扑面而来。没颜值、拗脾气的江听雨是一名图书编辑,单身二十余年。大家都说她是言情小说看多了,恋爱基本靠脑补,在幻想里寻找甜。她想在这座城市扎根,追逐写作的梦想,家人却希望她能回到老家工作。她负隅顽抗,却又没有足够的底气来支撑生活。就在她越来越焦虑、甚至与家人发生矛盾之际,却偶然重逢了暗恋已久的陆临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临渊。

江听雨如获至宝,将这三个字揉进心里,仔细而隐秘。

“电影快开始了,走吧。”陆临渊打完招呼,也不多说,径直往观影厅走去。

江听雨脚下寸步不离地跟着,目光却直直落在陆临渊身上,恍若天地间只剩下面前这人。二人到了观影厅门口,因太迟,门已经阖上了。

陆临渊将门拉开,让江听雨先进,然后轻轻将其关上,没有打扰到任何人。

江听雨走在前面,找到两个位子后,随意选其一,正要坐下,却被陆临渊伸手一拦:“你坐那边。”

那边座位是挨着一个女生,而这个旁边坐着的则是一个嚼着槟榔的大汉。江听雨心头微动,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只觉得像被柠檬汁溅到了,有些清爽,又有些酸软。

《红海行动》热映,座无虚席。电影镜头逼真,又弘扬了爱国主义,大大维护了民族尊严,看得众人热血沸腾,散场后也在高谈阔论。

江听雨内心也颇不平静,但她知道不仅是因为电影。

陆临渊忽的问道:“你住哪里?我送你。”

江听雨正低头走路,闻言抬起头,忙不迭地推辞:“不用不用,我住得很近的,谢谢。”

“那我送你到一楼。”陆临渊绅士得不像话。

江听雨也不再矫情:“好,麻烦了。”

到了一楼,陆临渊推开厚重的玻璃门。

这几天,凌城的雪落了又融、融了又落,白天原本停了,到这会儿又下起来。

江听雨系上围巾,小声说了句“再见”,便要往雪里冲。

陆临渊拦住她,温声道:“等我五分钟,我去车上拿伞。”

江听雨不愿给人添麻烦,忙摇头道:“没事,我一下就能跑回家,不会被雪淋湿的。”

“雪淋不湿,那雨呢?”陆临渊说着,将手伸到她面前。

江听雨定睛一看,陆临渊的手心已经湿了,原来不仅下了雪,还是雨夹雪。

见江听雨没反应,陆临渊就仍把手伸着,修长的手指微微弯起,指尖被冻得有略微的红,让人——忍不住想去触碰。

直到江听雨声如蚊蚋地说了句“好”,陆临渊这才将手收回,叮嘱了一句“等我”,便大步往停车场入口走去。

江听雨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掩藏在风雪里。她忽然有些慌了,今日一别,是不是从此没有再见之期?到这时,她开始庆幸陆临渊借伞给自己,这样,她还能以还伞为再见的契机。

不多时,陆临渊再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像个从风雪中走来的夜归人。

正在出神,陆临渊已经走到面前,将伞递到她手边。

江听雨低头看去,那是一把纯黑的长柄伞,而抓着伞的那只手骨节分明,就如手的主人一样修长、干净。

接过伞,江听雨小声道谢,又小声作别。

陆临渊低声道:“很晚了,回去吧,今晚我很开心。”

江听雨几不可闻地“嗯”了声,转身撑开伞,往回家的路走去。

十多秒后,她终于忍不住回头,看见那人的背影格外沉稳,纵然走在风雪里,仍不疾不徐。

到家后,江听雨用纸巾将伞面上的水迹擦去,妥帖地立在墙角。

盯着那把伞很久之后,她起身走到书桌前,摊开日记本,低头写了起来。然而不复往日心境,此刻她字迹潦草、心绪凌乱。

停笔后,江听雨去洗漱,钻进被窝后才发现陆临渊发了消息过来,而且,他竟已将昵称改成自己的真名。

江听雨略一思索,也改了自己的名字。

陆临渊:“你到家了报个平安。”

“我到了,你呢?”

“我也到了。”

这话说完,两人一时陷入沉默,陡然有些冷场了。

片刻后,陆临渊忽然提出要将奶茶钱发给她,问她的微信号是多少。

江听雨心中漏跳一拍,这到底是要微信号的一波新操作,还是他真的只想把奶茶钱还给她?竟连她的一杯奶茶都不想欠么……

陆临渊见江听雨半天没说话,直接发了语音过来:“说话。”

江听雨豁出去了,乖乖报上微信号——管他是什么意思,反正她对他有意思,能加上他的微信就很开心了,简直值得写进日记本。

陆临渊的微信好友申请很快发过来。

江听雨咬着唇,郑重地点了“通过”,仿佛那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加上后,陆临渊什么也没说,直接转了20块钱给她,备注是“人间烟火”。

江听雨却没领——哼,不解风情的大直男,她加好友才不是为了这杯奶茶钱呢!

“不用了,你不要这样客气。”

陆临渊也没在这上面过分纠结,转账原本就并非他的全部用意。可至于到底有何用意,他自己也不甚分明。

江听雨问他:“你一直都这么温柔斯文的吗?”

看着屏幕上的字,陆临渊笑了笑:“温柔?斯文?不存在的,我是做反贪这一行,温柔是不可能温柔的,这辈子不可能温柔的。”

“什么?反贪?!”江听雨向来觉得这个工作十分神圣,此时竟连身体都不自觉坐起来了。

“嗯,因为不能温柔、笑容可掬地面对贪官,所以在工作中必须保持严肃,久而久之在生活中也很冷漠。”陆临渊打完这行字,莫名叹了口气。

“但我怎么觉得,你一点儿都不冷漠啊?明明就是矜持又腼腆。”

“不冷漠吗?我同事说我冷得像块冰,都叫我冰糖橙。”

“哈哈哈,你跟你同事有点萌。”

“别人都说我们凶神恶煞。”

江听雨又被戏精附体了,暗想:嘿,真好,我不是别人。

窃喜之余,江听雨的笑容陡然僵在脸上,她此刻意识到一个事实:在跟陆临渊说话时,她似乎变得不像自己,很软很乖,浑身的尖锐和戾气都褪去。

江听雨半晌没回复,陆临渊看一眼时间,发现夜已很深,便道:“不早了,休息吧。”

“嗯,好,晚安。”江听雨说完,又发了个龙猫睡觉的表情过去,又乖巧又可爱。

谁也没提还伞的事,陆临渊自然是觉得一把伞而已,送给她了。而江听雨却是想着要还,必须要还,还要特意找个大晴天去还……因为晴天显皮肤白。

这一夜,风雪怒号,拍打在陈旧的窗户上,发出玻璃与窗棂碰撞的声音。失眠多日的江听雨却睡得极好,还做了梦,梦里在笑。

为了通风,江听雨特意给窗户留了条缝。这会儿风挤进来,夹着雪花的清冽,落在江听雨未来得及阖上的日记本上。

——今晚,遇到你很高兴。

——只是,若早知那人是你,我本不必问你穿什么衣。

猜你喜欢

  1. 虐恋小说
  2. 灵异小说
  3. 鬼怪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