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最强妖孽兵王

更新时间:2019-03-14 16:47:26

最强妖孽兵王 已完结

最强妖孽兵王

来源:暴风看书作者:执笔元分类:都市主角:辛史夏天

辛史夏天是小说《最强妖孽兵王》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执笔元,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辛史觉得这个世界到处是坑,当个兵吧,被弄进了最苦最累的特勤部队;惩善除恶吧,又被开除军籍,偷渡出境以为躲过一劫,却又被迫成为雇佣兵;做卧底,杀毒贩,掀暴恐组织老窝,哪一样不是拿命在玩啊?不行不行,老子回家当个保安总行了吧?得,这一下又落进了一个又一个陷阱。只不过到头来回想一下,不跳这些坑,人生未免会显得太枯燥了吧?既然躲不过,那就让坑来得更猛烈些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卡微笑着点点头,“这个任务非常简单,也不会消耗你们更多的体力,但是却是整个测试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说完他拍了拍手,两名穿着迷彩服,头部被袋套住的人,被推到了训练场上。

“你们都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如今北美市场已经被墨西哥侵占了太多份额了,而我却鞭长莫及。我的目标是打开华夏市场。掸邦紧邻华夏,这样易于控制的市场我们不去争取一下,会很可惜。”

“你难道不知道华夏是雇佣兵的禁地?”突击手率先抛出这个尖锐的问题,让话语涌到喉咙的辛史暗呼侥幸。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从现在开始不是了。”唐卡眉飞色舞的强调。“这两名,是边境线上阻挠我商道的华夏侦察兵。你们一人一个,杀掉他们,以此证明你们的决心,就算是通过了最后的考验。”

辛史的表情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可是他全身已经紧绷到极致,尤其是隐藏在靴子里的脚趾在使劲的向地上传导压力,恨不得将地板踩穿。怎么办?拒绝的话,任务将完全失败,自己将丧失唯一光明正大回国的途径。接受的话,叫他如何忍心向自己的同胞开火?毕竟那两个军人身上同样流淌着华夏民族的鲜血。

突击手也犹豫了,他垂下准备射击的手,向唐卡说道“我要向公司报告。与华夏人为敌,也许会造成公司其他地方的生意受影响。”

唐卡点点头,“你请便,但你也要转告你的上级,IZO并不是我唯一的选择。黑水公司、EO公司、IS公司,或许价格更高一些,但是这些军事承包商的实力,你们是清楚的。”

辛史的手有点颤抖,作为一名出色的突击手,这是不可饶恕的致命破绽。好在颤抖的幅度并不太大。他死死的盯着眼前不到10米远的军人。亚麻色的头套里不知道是怎样的一副年轻的面孔。一身07式迷彩,一个是少尉军衔,一个是二级士官军衔。两人都显得异常紧张,肩膀和身体都在抖动,让脖颈上的纹身若隐若现,仿佛已经预见了死亡的到来。见不到面也好,可以避免更多的负罪感。终于,他还是缓慢的举起了手中的手枪,瞄准了眼前迷彩军人的。

突击手打完电话了,在他将卫星电话还给唐卡的一刻,辛史一咬牙“砰砰砰”连续三枪射向迷彩军人的心脏。

“老板,我的未来在你身上了。”辛史咬牙切齿丢掉手枪,向唐卡说道。

“砰”的一声,突击手也用行动表达了IZO的选择。

“哈哈哈,欢迎你们加入掸邦联军。”唐卡爽朗的笑声在枪声之后响起,他抬起手分别要与二人握手。“现在我才能坦率的告诉你们,你们做了最正确的选择,我不会主动去惹解放军。让你们杀解放军,只是为了证明你们不会是间谍。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追查你们的过往,这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当然,对付解放军,我还有其他的力量。以后你们慢慢会了解的。”

说完拍拍手,两名随从各端出一个手提箱分给两人,只是辛史手上的更大一些。“这是刺杀任务的奖金,以及安家费。从现在起,你们有一个星期的假期,带薪的,用这点时间安顿下来。一个星期之后,你们要跟我出趟门。”

唐卡说完,领着随从前呼后拥的离开了训练场。辛史一**坐在了地上,他强忍住掀开头罩检查迷彩军人的欲望。他知道,唐卡虽然离开了,但是在这里一定不会缺少他留下来的眼睛。作为一个毒枭,这点意识都没有的话,唐卡的坟头草早就三尺高了。

再次见到辛史的时候,李翰文几乎要发狂了。他揪着辛史的衣领,怒气冲冲的质问:“为何你要亲手杀死自己的战友?你难道是为了任务无所不用其极的人物?”

“我没得选择,你也不必道德绑架我。当时那种情形,如果我不开枪,或许下一个死的就是我。”

“那个IZO的雇佣兵已经给你找好借口了,大不了换个方式,或者干脆不做这个任务又怎样?”李翰文咬牙切齿,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的小人。

辛史也爆发了“你以为我愿意吗?你们设计这个任务的时候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从来没想过当什么雇佣兵,可是当我被开除军籍的那一刻,我就已经进入你们的视线,成为一颗过河的卒子。我要么成为一个偷渡客在外漂泊,要么就完成这个任务能够完整清白的回国做一个普通人,这样的选择题是你给我,我想做普通人怎么了?”

发泄完之后,辛史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黄铜的ZIPPO打火机有些颤抖,几次都没能对上烟头。李翰文打着自己的火机从侧面递到辛史的面前,为他点上香烟。辛史用尽全身的力气深吸了一口,直到再也吸不进去,浓烈的烟草**了喉咙,引得他咳嗽不止。不多会,平静了下来。

“那两个不是我们的人。”辛史淡淡的说。

“你说什么?”李翰文瞳孔一缩,惊疑的看着对方。

“我没有去确认身份,唐卡的眼线很密集。你们想要确认身份,也要等我离开这里。”

“你不会是给自己找借口吧?我们还有其他的线人在场,制式军装,军衔都拍下来了。”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任我。还有眼线在监视我吗?”辛史表现得很失望。每一个深入敌后的人,心思其实都是脆弱敏感的。他们小心翼翼的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便会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这样的情绪,李翰文也有过,只是他不需要直接面对强大的敌人。

叹了一口气之后,李翰文拍了拍辛史的肩膀“不是信任的问题,在你之前,我们就已经埋了钉子进去,只是那些人的能力不足以近距离跟随唐卡。他们取得的信息已经非常有限了。我希望你记住对首长的誓言,永不背叛祖国,这是你自己亲口说出来的!”

辛史双手用力的搓了搓脸,“我会记得我的誓言。过两天唐卡要去西北边境,可能跟冬突有关。”

“你不要太激进,已经牺牲两个战友了,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再刺探情报。”李翰文显得有些索然。

“等我离开,你们去验证一下。那两具尸体应该有大面积的纹身。如果是解放军,这样的纹身是无法入伍的。”辛史敲了敲桌子,起身离开。

李翰文的表情很丰富,说不上是惊喜还是羞恼。确实,华夏国的军人对纹身是非常敏感的。他要找机会证实辛史说的话,为他洗清冤屈。只是目前不是个合适的机会,他需要等待辛史跟随唐卡离开这里。唐卡既然摆出了试探的姿态,那也足以证明他所保持的怀疑态度,辛史的身份已经不容暴露了。

接下来半年内,辛史跟随唐卡到处跑。从美国到墨西哥,从泰国到越南,从柬埔寨到哈萨克斯坦。如此活跃的毒枭俨然一个商务精英般的空中飞人,极少有时间停留在掸邦的大本营。

虽然辛史收集上报了不少跟唐卡有交集的线索资料,却一直没能揪出跟自己相关的那条线。李翰文显然乐见其成,拿着辛史传递回来的情报一一印证其他的线索,不出意外,等到收网的时候,会有很多条大鱼栽在他们手里。

华夏西北,接壤哈萨克斯坦的阿拉山口地区。历史遗留的原因,让这片土地的国境线争议不断,一直都在各方势力的视线之下,却又不能直接派驻军队进驻。这就造成了各方小动作不断的试探对方底线。

石油运输管道、密集的铁路网连接了华夏国内巨大的需求。微妙的平衡之中,原本应该防卫严密的边境线就成为了一张开了无数口子的大网,无数的小鱼小虾来回穿梭,某种程度上造就了边境除了正常进出口贸易以外的虚假繁荣。

辛史终于第一次跟随唐卡来到哈萨克斯坦的多斯特克,这里已经毗邻华夏的阿拉山口口岸。入境的当天,唐卡就受到了一名叫穆罕默德·葛里的帮派接待。唐卡提出要去考察部队,被对方以没有权限为由拒绝了。

紧接着热情的寒暄,充满民族特色的舞蹈,以及正宗的清真牛羊宴席,无一不体现了接待规格标准之高。甚至宴席上出现了酒。根据古兰经的教义,帮派是绝对禁酒的,看来这些披着帮派外皮的家伙,为了讨好金钱,全都变成了伪易思蓝教徒。

酒过三巡,受到酒精的**,唐卡整个人变得暴躁起来,他粗暴的推开陪酒的女人。愤怒的叫喊道“葛里,你的父兄在哪里?我已经受够了一次又一次的推脱,假如你们认为我只是个提款机,那么我要告诉你,取款机的余额已经快要用尽了。你们承诺我要打开的商路在哪里?我在你们身上已经付出了几千万的金钱,到目前为止,我连一个会开枪的小毛孩都没有见过,现在你的父兄连见我的面都不敢了吗?”酒精在他的脸上扩散出阵阵红晕,粗重的呼吸显示出他的愤怒以及崩到极限的忍耐。

“唐卡先生,您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我们的首领已经跟您说过,我们需要时间准备。我们要发动的是一场伟大的仙战,这其中需要准备的事情太多了,希望您能理解。”葛里抹了抹胡须,表现得有些谦卑。看起来他还是很害怕失去这为大金主的赞助。

“我认同你们,你们的仙战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甚至更长来发动,但是我等的了那么久吗?真主在上,你们只需要制造几起暴乱,吸引军方的视线,让我有机会撕开口子铺一条商道就行。”唐卡再次的咆哮起来。“我不能一味的付出,现在到了我想要收获的时候。再见不到我想要的东西,我会寻找其他的组织来铺路。你知道的,你们不是唯一的选择。”

辛史是知道的,国际刑警已经几乎切断了他北美的市场。如果再不打开其他的通路,那么这个毒枭将没落下去,他所控制的武装力量也会在失去金钱的哺育而抛弃他。

葛里有些惶恐的看着他,随后拿出手机晃了晃,出去打电话了。没过多久,带回来唐卡想要听到的消息。

他们的首领,阿布拉提明天请他参观训练营。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穿越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