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都市之风流天师

更新时间:2019-05-06 15:01:48

都市之风流天师 已完结

都市之风流天师

来源:微小宝作者:倾城日光薇娜分类:奇幻主角:李郡石轩

火爆新书《都市之风流天师》由倾城日光薇娜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异能类型的小说,主角李郡石轩,书中主要讲述了:在这个繁华喧杂的大都市里,都说情感是混乱的大染缸,而美女这个称呼就是染缸中的极品。多情的妹子,腹黑的的霸道总裁,又环环相扣,接触的人群也是形色各异,要想在这个花花世界寻找真爱,谈何容易?不管你愿不愿意,色彩都在变化,要想博得真爱,颜色会变成什么样?恋爱只是一个过程,而不是结果。结果固然重要,边走边看,才是生活,才是最后的赢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会议的最后一项,石轩要求员工进行分组讨论,讨论题为“找出公司现状中的不足与漏洞”。

结果,从讨论的活跃气氛来看,这三把大火将员工的积极性全烧了出来。尼斯见达到了预计效果,这才松了口气,而对石轩的工作能力那是彻底的放心了。

会议结束已是晚上8点。石轩给了林颖一叠钱,让她去请全体员工吃火锅,随便留意一下员工对此次会议的不同看法和一些感想,他自己去和尼斯作进一步的沟通,以及谈下一步的计划。

吃完火锅回公司,林颖来到了八楼,走进新的总经理办公室。这是小老外对石轩工作的充分肯定,还给他配了辆宝马,林颖也真的有车开了。

新装修的总经理办公室为商住两用组合,进门是间约50平米的宽敞办公室,吊顶,木地板,一盏水晶吊灯,和八只节能灯。门的二则各有一对棕色大包手真皮沙发,左墙正中是一整排文件柜,柜旁小门是盥洗室,右侧是两扇窗户,窗户下面是一组矮柜,窗旁小门是厨房。门正对面是红木组合大班桌和真皮大班椅,桌上放有电脑、打印机、传真机、红白黑三部电话,台灯,和落地台灯。大班桌左侧是与办公室相通的豪华客厅,右侧两扇门是家俱家电一应俱全的大小卧室。

“这小老外还真舍得花钱。”林颖自然明白,这回又借了石轩的光,使自己成了第三个在公司拥有住处的人。她首先打开了电脑,上网进入邮箱,然后走进小卧室拿了本《哈佛MBA经理手册》回到办公室,坐在单人沙发上一边看书,一边等石轩回来给他做饭。

多看此类方面的书籍,是石轩自林颖考取驾驶证后,又要求她必修的课目之一。

而公司死里逃生,尼斯的脸上出现了笑容。“龙,OK!这是对你的奖励。”

得到了小老外的肯定,石轩那绷得紧紧的神经这才松弛了开来。从尼斯的办公室出来,他手中多出了三叠钱,这是小老外给红包。他也不坐电梯,从安全通道来到八楼,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将钱扔在大班桌上,捶着腰开门走进盥洗室,抹了把冷水脸出来,伸头看了一眼客厅东墙上的电子钟,都已过了凌晨2点。“唉!看来又要通宵了。”他自言自语地在大板椅上坐了下来,点燃香烟,移动电脑鼠标,却发现信箱里竟有37封邮件,不禁摇头一笑,先打开第二封邮件,这是尚敏的来信。

“轩,见信安康,我们一切都好,别操心。谢谢你春节陪我游桂林,我真的玩得很高兴,能再次与你单独在一起,我不会再有所求了。前段日子没给你来信,是回了次台湾,怕你担心,所以没敢告诉你。是我老爸病了,主要还是气不过文怡那女人对他的背叛与欺诈。唉!1亿人民币,换了谁都咽不下这口气。不是我唠叨,我还真怕你赴我老爸的后尘,跌进那臭女人精心设置的陷阱,诱你陪她睡觉。听我一句劝,别再和文怡姐妹有任何瓜葛,好吗?听程菲说,你工作开展得还算顺利,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主要是休息,还有你的胃,别让我太担心了。佳威很乖,程菲又接了几笔保单,我正在洽谈个项目,如有空,就回家或回封信,我们都非常想你。”

“唉!”看完邮件,石轩轻叹了一声,将香烟拧灭在烟灰缶里,用写字板给尚敏回了一封短信:“尚敏,公司已进入了正常运行,往后就有时间陪你说话了,生活上有那个小女孩照顾,虽不能和你相比,但在公司这种环境下应该满足了。我总有一种感觉,这小女孩就是林雅娟的女儿,和她在一起时,就会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受,你说我应该怎么办?但,不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我都把她当成自己女儿在对待。你可以放心,我绝不会因怀疑她是我女儿而违背自己的处事原则,借公济私。我明白,与文怡相识是个错误,我不可能让她阴谋得逞。玩智商,三个文怡都不是我对手,我会以自己的方式与她分手,但不是现在。下个周末我回家看你,好好照顾自己。”发出邮件后,他点击打开了第五封邮件,这是百忙中李郡写来的信。

“豪哥,好想见你一面,可我实在太忙,抽不出时间来看你,不许你生气噢。尼斯公司是个烂摊子,前后聘了好几任总经理,干了十天半个月后都走了。尼斯是我拐了四五个弯的亲戚,为了让他有个好结果,所以我想到了你,也只有你能让这个公司起死回生。还有,我总觉得我们公司缺少能独挡一面的经理,恰好这个月有个人才招聘会,你这位伯乐去招聘会上找几匹千里马,免得小妹整天累死累活的让你心疼。有件事说了不许生气,没经你同意,我把你介绍给了爷爷和奶奶,他俩听了很高兴,说抽空要来上海看你,到时不许你说没时间,不然我不理你了。等你回信。”

这李郡37岁,美籍华人,162身高,43公斤,哈佛大学科班出身,是美国黎氏家族里的宠儿,16岁就拥有亿万美元,毕业后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就独自来到上海闯天下,在市级人才市场,为了竞争同一份工作认识了石轩。结果,她凭学历得到了这份工作,成了韩资企业的总裁助理,石轩凭实力毫无悬念地被港资企业聘为总经理。为了庆贺彼此的成功,两人上锦江饭店吃饭,并交换了通讯。而真正认识石轩这人是四天后的深夜,她突然病倒在床,四肢软绵,初到上海也没有认识的人可以求助,就抱着一试的心情拔通了石轩的手机。那天的气温为零下四度,加上又是狂风呼啸的凌晨1点,谁知石轩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驮她下楼,扬招出租车,上医院急诊,挂号,付款,取药,陪她打滴,送她回家,尽一个朋友应尽的义务,做一切能做的事情,整整照顾了她三天四夜,直到她恢复了健康再离去。由于无故玩失踪,石轩因此丢掉了刚到手的总经理职务,又成了个下岗工。她当时很感激石轩,也为他丢掉工作而内疚,有无数次都想对石轩说:“我有钱,我们自己投资做老板。”可她担心石轩会误解自己,她明白珍贵的友情无法用金钱来衡量,而她又不能让这份难得的友情有任何闪失,但又担心石轩会“逃脱”消逝,就让他收自己做了徒弟,从此他俩成了能掏心说话的好朋友。八个月后,她抓住了机会,与石轩合股开了家较有规模的美资仁郡贸易公司。从策划、管理、员工招聘,甚至借楼、装修、办公设施,似乎整套程序都由石轩一手操办,别人不知内情的均称她“老板娘”,她也乐意听这种称呼,但从来没有向石轩吐露过自己的爱意。因为石轩始终把她看成是自己的小妹来呵护,何况在她之外还有敏敏,程菲等一群虎势眈眈的美女。所以,她不会傻到既得不到爱情又丢了友情,只有放平心态顺其自然,一切看缘分。

“小郡,这小老外不错,还能相处,公司恢复了正常,只是付出多了点,不过也蛮刺激的。见你这么忙,我很高兴,因为忙了才有钱赚。关于招聘的事,你到时提醒我,我这人一忙就忘事。林颖这小女孩做得不错,就象我,有钻劲,有干劲,人也聪明,一点就懂,越来越讨我喜欢了。她母亲的岗位你留心点,但不急,有机会再说。如你爷爷奶奶来电话,代我问他俩好。拜拜!”

邮件发出后,石轩放下写字板伸了个懒腰,扭动了几下脖子,用手揉揉双眼,端过咖啡喝了几口,起身离开大班桌,双手捶着腰走进客厅,抬手捏了几下脖子,头一回,发现林颖侧卧在沙发上还在看书,禁不住叹息了一声,走过去拍拍她的头说:“乖,听话,都3点多了,快去睡觉。”伸手取过衣架上的米色风衣披在身上,离开客厅回到电脑前,点燃香烟,打开今天想看的最后一封邮件,这就是王莉从千里之外飞来的相思情。

“坏老公,你走了快两个月了,每次通电话,听见你的声音,我最想说的话是想你。可有了上次的经历,我每次都不敢说,尤其是最开始的那几天。在学校还好些,可一放学我就开始想某某人,路上骑着自行车尽量不想,但回到家里就有种空洞的感觉,挺怕的。知道吗,我都是开着灯睡觉,晚上一个人在家挺害怕的。说实话,不单单是害怕,还觉得有些孤独,而且特想你,有黑子在,也抵消不了那种感觉。每天晚上回到家,我坐在床上,回想你在家时的情景,你坐在老板椅上玩电脑,时常回过头来对我笑笑,有时会说些话,如老婆什么什么的,或过来吻我一下,有时帮我换碟片,到了11点之后,你会和我一起躺在被窝里,边看电视边嗑瓜子,那时的我靠在你的身上看着电视,一会儿看着你笑,一会儿看看黑子,最后我会说我瞌睡了,于是,你就哄我睡觉,然后再下床回到电脑前写你的小说。真的,有你在,挺好的。你不在家,我挺想你的。今天晚自习,不知怎么又想起了你,当时我很伤心,真怕自己会在班里哭出来。回到家后,我放下手套和钥匙,直奔老板椅,坐在上面,穿着你那件鳄鱼牌大衣,任凭思念的泪水往下淌。我真的好想你。刚才你打电话来,恰巧是我刚洗过脸,情绪稍稍有些缓和,好在没让你听出一些什么。对不起!不是不想让你知道,而是我不敢。我只希望你有时间,来郑州看看我,那怕一天,就是一小时也行,我太想你了。唉!爱上你是种幸福,被你爱更是幸福,可现在的我,幸福的直想哭。想你的莉”

见了王莉这封邮件,石轩的眼睛湿了,沉静中微微有些泣声。他觉得自己甩手离去实在有些对不住痴情一片的王莉,而就在这时,一股刺骨的寒风撩起奶黄色的窗帘吹打在他身上,他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紧了紧裹在身上的风衣,侧脸望了一眼站在厨房门口的林颖,见她神色惊诧地望着自己,便不好意思地摇头笑了笑,叹息了一声说:“准备一下换洗的衣服,一小时后去重庆,星期一早上9点赶回上海开例会。”

林颖点头“嗯”了声,刚想问石轩能不能去乐山玩玩,却听见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忙回头一看,已见穿着一身运动装的尼斯站在了门口,就说:“二老扳,大老板来了。”

石轩觉得有些怪怪,自来这尼斯公司,这小老外还是第一回来看自己,况且又是现在这个时晨,就笑嘻嘻地问尼斯:“小老外,是来视察工作呢,还是晨练路过?”尼斯没立即回答,而是走了几步来到石轩面前,伸出右手食指在他的脸上抹了一下后,放到自己嘴边用舌头舔了舔,皱皱眉头,关切地问:“龙,你哭过。为什么哭?是你俩吵架了,还是工作压力太大?”

平时忙于工作,除了有重要工作向尼斯请示或回报外,石轩很少与尼斯交流。现在听他这么一问,顿时乐了,先朝林颖做了个倒茶水的手势,抬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脸,“嗨”地一声对尼斯说:“小老外,没想到你还蛮仔细的,连我哭过都瞧出来了,不简单。不过,这哭既不是为了工作,也不是为了小林助理,是为了千里之外的一个女孩,懂吗?”谁知尼斯还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下他更乐了:“说说,你听懂了什么?”见尼斯又连忙摇了摇头,就说:“你想蒙我,门都没有。告诉你小老外,有个小女孩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想我,我俩感情很深,她想我想得天天哭,那我为她而哭一回,这不过分吧。”

自王莉用情感,温柔,与眼泪将石轩送上飞往上海的航班,留给自己的只是美好回忆与思念,还有那写不完的日记。就是从那时起,她每天放学的路上总幻想自己打开家门时,会忽然发现石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乐呵呵地瞧着自己。那么她会惊喜若狂,会大声欢呼,会加快心跳,会投入他的怀里大哭。可不知怎么今天竟然忘了幻想,也许是幻想得太多有些麻木了。可当打开家门,一眼望见石轩束着围裙,和一个黄发女孩正在厨房忙碌午饭时,这下惊呆了。“这不是梦,是他回来了。”她的脸上瞬间布满了喜悦的泪水。

听见开门声,一百多斤重的长毛黑贝狼犬黑子“呼”地从石轩身旁站了起来,敏捷地窜出厨房,亲热地将前爪搭在王莉肩上,摇摆着粗松的尾巴,与女主人共享男主人回来的这份喜悦。“是她回来了。”林颖叫了声,紧随黑子跑出厨房,笑嘻嘻地望着正在抚摸黑子脑袋的王莉。“你就是林小姐吧。”王莉问了一句后,象遇上久别的好友,推开黑子,亲热地与林颖抱在了一块,相互问候,说笑起来。

“再等一下啊,还有一个菜,马上就开饭。”

听见石轩的叫声,林颖笑了。嘻嘻地说:“莉莉姐,我以为二老板除了事业,什么事都不会做。可一到郑州,他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男人,买,洗,烧,厨房的活比女人做得还地道,都让我看傻了。知道吗,我昨夜见他哭了耶,就是见了你的信,吓得我连话都不敢说。后来大老板听了你俩的爱情故事,很感动的,将他的保时捷借给了我俩。说真的,我刚拿到驾照。可这一路上我是发疯地开啊,保时捷就象是长了翅膀,在高速公路上狂飞,好刺激。”王莉欢畅地笑了。

“其实,信发出后,我也挺后悔的,担心得一夜都没合眼。”

“嘿!二老板对你真好。”

“可我对他也不错耶。不过,他确实是个与众不同的好好男人。”

说话间,石轩已将饭菜摆上了桌子。“来来。”他招呼王莉和林颖上座,递上碗筷。

吃饭时,王莉始终乐呵呵地望着石轩,林颖都觉得自己成了电灯泡,怎么坐都不自在。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穿越小说
  3. 虐恋情深小说
  4. 豪门世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