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阴棺

更新时间:2019-05-18 15:32:39

阴棺 已完结

阴棺

来源:腾文作者:张阳小白分类:灵异主角:何方晓雯

主人公叫何方晓雯的小说叫做《阴棺》,它的作者是张阳小白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为了杀死我妈肚子里面的二胎,我害死了我妈,从此未出生弟弟的魂魄一直缠着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妈被我害死了,我爸也不要我,现在我现在不晓得自己该到哪里去,也不晓得自己能够到哪里去。

李大夫要收我做徒弟,我就跟着李大夫,做了他的徒弟,这样一来我才有了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

回去的路上,李大夫给我说,不要怪我爸。

我是我们家最后的独苗,我爸晓得我要是继续留在家里面,以后他肯定还会克制不住的继续打我,说不定啥子时候把我打死了,他自己也就去喝药自杀了。

这样倒是一了百了,但是他作为一个医生,是不忍心看着这样一幕真的上演的。

于是他就打算把我带回去。

但是一路上李大夫始终没有问我为啥子要害死我妈,他越是不问我,我心里面就越是担心,我怕他晓得了原因之后也把我赶出去。

那样一来我就真的无家可归了。我不想做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那样一来我情愿回家去让我爸把我打死,那样子以来还可以去给我妈认错,就算我妈不原谅我,我至少心里面会舒服一些。

李大夫来的时候走的是小路,因为事情紧急,还是一路跑着来的,所以只用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

现在我跟在李大夫后面,去李大夫家,也就是我们隔壁村。

按照李大夫的要求,走的是大路,又要慢一些,所以已经半小时还迟迟都没有走到李大夫的药铺。

走着,我终于忍不住问李大夫,他为啥子(什么)始终不问我原因。

李大夫却装作不懂的样子,反问我,啥子啥子原因?

我动了动嘴,却始终没有说出“就是我为什么要害死我妈的原因”这句话,于是我没有在说话,低着头跟在李大夫后面。

李大夫对我说:“你为啥子要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已经成为了一个事实,不管我问还是不问,都已经发生老(了),所以晓得还是不晓得,啥子都改变不了,我又为啥子非要搞清楚嘛?”

“所以你自己也要记清楚,不管你以前做老(了)些啥子,现在你就是我的徒弟,以后要喊李大夫还是师傅,随便你,我这人也不是啥子死板的人。”

晓得了,师傅!李大夫给我说的话我没有啷个听懂,但是我还是答应了李大夫。

对老,你叫啥子名字唻?哈哈哈......搞老半天,我连你名字都还不晓得诶。李大夫突然笑着问我。

我告诉李大夫,我姓何,叫做何方。

我记得以前我妈告诉我,我这个名字还是她拿着两张大饼问我们村子里面一个有学识的人换的。

寓意是“远方”,我妈说她希望我以后不要继续待在这个穷山沟里面,能够去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增长见识,一辈子待在这里没出息。

我当时还说以后一定会挣到很多的钱,去大城市里面买房子,然后把我妈接到大城市里面去享福......

想着想着,我又开始不争气的流起眼泪来。

李大夫听到我的哽咽声,对我说,哭吧,今天想哭就哭,哭个够,把所有的委屈和自责都哭出来,你心里面就要好受一点。

听了李大夫的话我哭得更伤心了,李大夫干脆坐在了一块石头上,就等着我哭。

哭着,我就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股脑儿全部讲给了李大夫。

李大夫听我说了之后也楞了一下,或许他也没有想到我会是出于这种初心。

但是他还是摸着我的头,对我说:“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咯,你今天之后,以后就都不许在为这件事情哭,听见没有?这也算是我收你为徒的唯一一个要求。”

我哽咽着点头。

“走吧!”

李大夫说着指了指天边已经开始慢慢下落的太阳,对我说,你看见没有,今天忙了一天,我可是连水都还没有喝上一口,赶紧跟我回家去了,弄点儿吃的先。

现在已经是深秋,夜晚来的也越来越早,半路上李大夫将他的那件破破烂烂的长袍子披在了我的身上,我穿上之后就有一截拖到了地上。

李大夫说无所谓,降妖除魔救死扶伤靠的是本领,又不是衣服,衣服只是一种可有可无的规矩而已。

我家所在的村子叫做“何家村”,李大夫开药铺的村子叫做“莲花村”,虽然我没有去过,但是听说好像是因为村子里面承包了很大的水田用来种莲藕,一到夏天就是满村的莲花,然后这村子的名字干脆就被前来视察的镇长改名成了“莲花村”。

天刚刚黑下去的时候我和李大夫才走回了莲花村。

到了这里我才发现,虽然隔得不远,但是这个村子却比我们何家村要富有太多了,房子又多又高,还很漂亮,而且人还要多得多。

我估计了一下,这莲花村最少也得是三个何家村那么大。这已经是我这时候能够做出来最详细的描述了。

李大夫问我,咋样,漂亮不?

我直点头,说漂亮,我告诉李大夫说我长这么大也从来没有出过何家村,每一次二狗子去了他城里面的亲戚家之后回来都会给我讲城里面有多漂亮,说还有很多会亮的游戏机。

李大夫叹息一声,问我,你也想要出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吗?

我说是的,我妈当初就是这样子对我说的。

李大夫又说了什么尘世繁华云烟什么什么的,我就听不懂了。

这时候李大夫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处店门紧紧闭着的店门,对我说:“咱们到了,就是那个踏踏(地方)。”

李大夫的店门和莲花村别的房子显得非常格格不入,别人家的房子都是漂漂亮亮的,但是李大夫的房间与他的左右两家相比,不管怎么想都只能用破旧来形容。

李大夫过去一边开门一边对我说:“你别看外面破了点儿,你得仔细看看里面......”

说着李大夫推开了门。

一大股各种草药混合在一起的味儿一下子扑到了我脸上,我吸了一口就连忙屏住了呼吸,看着房间里面一幕,又不懂的看着李大夫。

李大夫对我嘿嘿一笑,说:“里面还是一样破烂。”

我被李大夫这句话一下子逗笑,又吸进去了一大口药味儿,一下子咳嗽不止。

李大夫哈哈笑了起来,搁下他的医药箱,去将房间里面的灯打开。

原本昏暗的房间因为这黄色的灯明亮起来,我也看清楚了房间里面的布局。

房间里面,也就是我现在站的地方,两边的药材架子上面摆满了各种药材,正面就是一张看起来很久没有擦过的八仙桌,桌子旁边是一张可以前后摇晃的椅子,房间的最里面是柜台,灯的开关也在柜台那里。

再往前走右手边有一扇被布遮起来的门,李大夫开了灯之后给我丢下一句“把房间打扫一下”后就走进了门里面。

我也开始默不作声的打扫起房间来,房间已经很久没有打扫过了,除了桌子椅子和柜台这三个地方以外,其余的地方都布满了灰尘。

我刚刚打扫完李大夫就端着两碗面条走了出来。

对我说:“吃了饭去后面把自己洗洗,我待会儿去给你找一套你能穿的衣服。”

一边吃,李大夫一边不停地说自己的屋子已经有许久没有这么干净过了,直夸我能干。

李大夫吃完饭后就出去了,我也按照他说的去后面找到了洗澡的地方,没想到桶里面是热水,心中莫名的就是一阵感动。

晚上李大夫将自己睡觉的床给我隔了一半出来,说这些东西等到明天才去给我置办。

躺在床上,李大夫很快的睡着了,还直打呼噜。

我却睡不着,当然不是因为李大夫打呼噜。

对我而言,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想着,我就又想哭,但是我又想起答应李大夫的事情,于是强行忍住了眼泪,逼迫自己快些睡着。

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我妈和我弟弟......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穿越小说
  3. 武侠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