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血色凤冠

更新时间:2019-05-19 11:38:30

血色凤冠 已完结

血色凤冠

来源:掌文作者:从汐分类:言情主角:苏暮秋朱景彦

经典小说《血色凤冠》是从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暮秋朱景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幼年登基,宫外兄长虎视眈眈,宫内亦无可信之人。 她,相貌平平,一朝入宫,只为辅佐皇帝成就大业。 一个21世纪普通文员,穿越成了太傅独女,一睁眼,成了入宫参选的秀女。 她帮他,他却不肯信她,她恋他,他却只为骗她。 她助他成就霸业,他却要灭她九族,寻其前因后果,原来仇恨早已深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院中,苏暮秋和青竹相伴而行,其他的小宫女们见了都纷纷弯礼身,"奴婢见过昭兰小主。"永寿宫的宫女都是新选入宫的,还没有品级,唯独苏暮秋有着二品的官阶,俨然已是这永寿宫最高的管事。虽说青竹也只是初入宫的小宫女,可到底是苏暮秋从本家带来的,在这永寿宫便算是第二之人。

苏暮秋一心琢磨皇帝的心思,也没顾上回礼,青竹扬了扬唇角,泰然受了,待得入屋坐定,惑然凝眉的苏暮秋接过青竹递上的茶水,似不经意道,"青竹,你可认识睿王?"

青竹傲然的笑脸微僵,眸光闪烁,"奴婢身份卑微,怎么可能认识王爷?"

"那我以前可认识?"

"这……睿王和咱苏家是水火不容,小姐应该也不认识吧……"

"呵,你作为我的贴身侍婢,怎么会连这么点事都不能确定?"苏暮秋微眯笑眼,却带了几分不怒而威之势,"还是说你仗着我没了记忆便匡我呢?"

"奴婢不敢……"青竹连忙低下头,"是老爷不让奴婢告诉小姐的,怕小姐听了心里添堵。"

"这儿是宫中不是苏府,你若只认父亲一人为主,那我便向皇上请旨放你回去可好?"

"小姐别生气,老爷也是为小姐着想。"青竹无奈皱眉,"如今小姐已经入了宫,就算不是妃嫔也是不能和外臣走近的,所以不管先前认识不认识,小姐都不必放在心上,只管日后好生服侍皇上不就是了?"

苏暮秋呵笑出声,这个青竹平日里总是副趾高气扬心无大智的模样,偶尔说出几句话来倒是很懂得避重就轻。

不过却也能听出,苏暮秋和朱清渊确实有些渊源,而这渊源不仅这侍婢知晓,连苏太傅也是知情的,自然不排除皇帝也知道,如此一来,皇帝的刻意疏远倒是也能理解了。

青竹见她只是笑,心里反倒没了底,可说多错多,便也只能缄默了。好在苏暮秋并未执着于此,只打量了青竹几眼便以春乏为由睡回笼觉去了。

青竹见苏暮秋躺到了床上,放下珠帘轻步走出了屋,嘱咐合宫的人都小声些免得打扰了苏暮秋,而她则趁众人都回屋后悄悄离开的永寿宫。

青竹一走,苏暮秋长睫下的月眸便睁开了,微拧着眉头坐起身来,把那手绢再度掏了出来,看那四行小诗,咏梅之余,似乎还带着几分情思,苏暮秋乃是太傅之女,想来女红也是很好的了,如果这绢帕是苏暮秋自己的,那事情又该是如何解释?

苏暮秋思索无果,听见院中传来一阵脚步声,苏暮秋连忙将手绢又收回怀中放好,整理好衣裙走至门口迎接,"暮秋参见皇上。"

"昭兰平身。"朱景彦薄唇嗟笑,抬手上前去扶苏暮秋。

苏暮秋还不习惯与陌生男子如此亲近,便下意识的退后半步,眼见得皇帝的手虚空一滞,苏暮秋心中懊恼自责一句,却是浮笑轻语,"暮秋不知皇上驾到,未能远迎还望皇上恕罪。"

朱景彦不动声色收回手,笑意依旧,"朕听下人说你在午睡,所以没让人通传,你不会怪朕打扰了吧?"

苏暮秋微抿的唇角忍不住抽抽,朱景彦太谦和了,谦和得仿佛连他自己都没把自己当成这后宫之主,"皇上折煞暮秋了,皇上才是这六宫之主,又何来的打扰一词?"

"呵呵,朕适才送走了苏太傅,便过来看看你,听雪堂的事情委屈你了,你不会怪朕吧?"朱景彦担忧于眉,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试探语道。

苏暮秋不由得拧了眉头,皇帝这般和煦,却反倒让她多了几分怒其不争之心,"您是皇上,我怎么可能责怪您啊。"

朱景彦闻声却并未释怀,反倒是有些惴惴不安的眸光闪烁,"昭兰这可是说气话了?刚才朕本是想好好责打那奴婢为你解气的,只是你和苏太傅都不肯,朕这才轻就了,你若是不高兴,朕再命人把她抓来由你处置可好?"

他如此小心翼翼,让先前还怀疑他故意为之的苏暮秋心生几分歉疚,亦是有了几分无奈,难怪苏太傅三令五申要苏暮秋一心辅佐皇帝,原来皇帝性情如此软弱。

话又说回来,朱景彦年仅十六岁,一夜之间没了父母,兄长也成了敌人,那寂冷幽深的宫中定然是风雨飘摇的,苏暮秋心生不忍,不知不觉中俨然将其视作弟弟一般,耐心道,"皇上心意暮秋领了,只是暮秋才刚入宫,若是因为一杯茶水便动了责罚,那所有人都会认为暮秋是个暴戾之人,还会污及皇上圣名,何况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暮秋并未放在心上。"

"那就好,那就好,"朱景彦如释重负,"如今朝堂并不安稳,朕本来无意充实后宫,只是太傅大人要朕延绵子嗣,所以朕才为之,好在昭兰入宫了,前朝有太傅,后宫有昭兰,朕也可安心了。"

苏暮秋眉头微蹙,安心?朱清渊还把握着兵权不说,就连六部也还有半数在他手中,若其想要谋朝篡位,到时候只怕作为文臣的苏太傅也帮不上什么忙。

如今只不过是因着先帝驾崩未久,朝中还有不少忠于先帝遗诏的大臣,这才让朱清渊有所忌惮罢了。

心念及此,苏暮秋语重心长道,"皇上切不可掉以轻心,睿王到底有十年太子根基,一日不能将其势力削弱,这朝堂都不会安稳。"

朱景彦刚刚松缓的俊颜又浮现出几分担忧,"先皇子嗣单薄,就只留下了皇兄和朕,皇兄又比朕年长十岁,若不是苏太傅力保朕登基,只怕这江山早就是皇兄的了。"

"……"

"先皇在世时很疼爱皇兄,立皇兄为太子,让他上朝参政,而朕只是在后宫长大,丝毫不懂朝事,这皇位就该由皇兄来做才对。"

"皇上怎么可以这样想?"苏暮秋沉声一语,把还在怅然深思中的朱景彦喝得一愣,苏暮秋也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尴尬的抿了抿唇,道,"先帝既然将皇位传给了皇上您,您就是皇位正统,岂能拱手交给别人?"

朱景彦讪讪一笑,"朕只是担心,朕当不好皇帝。"

"没试过怎么知道?皇上就算不相信自己,也该相信先皇啊。"苏暮秋义正言辞得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她正相信什么正统继位,只是比起那个妖颜魅惑的朱清渊而言,苏暮秋觉得谦和温润的朱景彦更适合做个好皇帝。

朱景彦见她说得认真,便只是难为情的笑笑,"是朕不好,尽说些扫兴的事情。"

苏暮秋见他又急着把错往自个身上揽,半叮嘱半责怪道,"皇上是江山之主,就算全天下人说你不好,你也不能自己否定自己。"话落,苏暮秋自己都觉得这谬论武断了些,但也许是因为朱景彦太谦和,苏暮秋便不得不显得气势盎然些。

朱景彦显然是有些意外的,却依旧踟蹰着,"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苏暮秋点头笃定应着。

也许是被苏暮秋所感染,朱景彦愁容消褪,唇角勾起一丝浅笑,微弯的眼中露出几分欣然喜悦,"好!朕听昭兰的。"

苏暮秋微见愣神,隐约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只好也笑笑罢了。

御花园的柳月亭旁,堆砌着两座假山,青竹猫身穿过假山,便见得一袭青衫负手而立站在莲池旁,听见身后脚步传来,青衣斜勾唇角,阴冷的眸光刻意渲染出几分柔情,转身,笑对来人,"今日怎的这般晚?"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古装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