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

更新时间:2019-05-19 11:46:18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 已完结

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

来源:朝夕阅读作者:炼狱分类:言情主角:月婵娟棠梨孤

精品小说《三朝红颜:公主要翻天》是炼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月婵娟棠梨孤,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岁,她身怀幼弟的母妃被活活勒死在眼前。 三年后,抚养她的韩婉容,被害打入冷宫,纵火烧死。 冷宫公主,被设计出塞和亲,背弃昔日的爱人。 初吻的男人,他是匈奴的左贤王,却把她推入单于的怀抱。 初见棠梨孤单于,被安上一个不贞的罪名,弃如敝履。 守寡,被他再次送入单于儿子的红绡帐,情何以堪。 忍隐,只为复仇,挥兵大康,再见昔日的恋人,却是敌对双方。 杀尽仇人一族,暮然回首,红颜何在,情归何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凉如水,月婵娟独自在深宫中徘徊,她并未穿着宽大麻烦的公主服装,而是身着紧窄的衣服。

望着天空中的明月,过去了四年,她如同路边的杂草一样,在这里活了下来。

一抹浅浅的笑意,在脸上涌现,如今还有谁,记得她这位无忧公主?

“无忧,岂能无忧?虽曰无忧,正是无所不忧。四年了,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四年前,她谎言在宫中迷路,无意间遇到慧帝,得到父皇的恩准,送入东宫和太子一起进学习武,才能苟延残喘,活到如今。

“公主,公主,皇上召公主殿下觐见。”

琴韵快步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道:“公主,皇上派人前来宣召公主,公主快回去更衣后,前去觐见皇上吧。”

微微蹙眉,如此深夜,皇上为何要召见她?

记得好久没有见过皇兄了,如今大康国的皇帝,是她的皇兄。慧帝已经晏驾,而让人惊讶的是,太子未能继承皇位,继承皇位的这位,乃是她的九皇兄。

改年号为兴盛,帝号盛帝,盛帝继位以来,并未因为她一直住在东宫,和前太子关系良好而把她治罪,对她仍然极好,一切用度不缺。

只是她心中清楚,她和盛帝之间,有一道鸿沟。

“若是无缺哥哥继位,我要好很多,毕竟和无缺哥哥在一起三年……”

想起前太子月无缺,她默然了,如今前太子,恐怕已经化为灰尘。一年前的皇位之争,失败的月无缺,永远被埋在黄泉之下,那个俊逸,有着一双明亮眼睛的皇兄,和她天人永隔了。

“琴韵,皇上此时召见,可是有什么事吗?”

“皇上的事情,奴婢如何会知道,不过听说大月支派来使臣,请求和我国联姻。敦请皇上恩准,把公主下嫁大月支,以结百年之好,以后永不来犯。”

心,陡然一沉,匈奴一直是大康国最头疼的地方,一年四季,侵扰不断。匈奴是马背上的民族,亦是游牧名族,骁勇善战,悍不畏死。

多年来,大康国的北部边境,一直深受匈奴困扰。那些匈奴,若是遭遇天灾,便更会变本加厉,进了大康国的边境掠夺。这些匈奴,烧杀奸掠,无所不作,是大康国的大患。

匈奴,有很多部落,各行其是,这才是最令人头疼的事情。

后,匈奴出了一个英雄,统一各个部落,建立大月支帝国,便是棠梨孤单于。

“匈奴来请求联姻?”

月婵娟的心,寒了起来,“结百年之好,永不来犯!”这句话,足以令盛帝动心,答应这次联姻。而那个下嫁的公主,只能是她。

月帝的女儿虽然不少,但是嫁人的嫁人,年幼的年幼,适龄的公主,只有三位。

一位,是如今盛帝的亲妹妹,一母同胞,另外一位,虽然和盛帝不是一母同胞,但是已经许配了出去,只是尚未成婚。

一抹清冷的笑意,涌上眉梢,出塞和亲吗?轮长幼,她是这三位适龄公主中,最小的一个。只是,这皇宫中,从来就没有道理可讲。

月婵娟回身,直接向盛帝的书房行去,并未回去换衣服。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或者离开这里,亦是不错的选择。只是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有想到,大月支会派使臣来请求和大康国联姻。

“朝野一定震惊,后宫中亦不得安宁,那可是蛮族啊!”

怅然望向皇宫之外,匈奴的传说,古已有之,据说那个民族,民风彪悍,就连女子也擅骑射,带刀剑。蛮荒之地,穷山恶水,多豺狼虎豹。

提起匈奴,没有人会不嗤之以鼻,那里的人,凶残无知愚昧。她不敢想象,寒冷的北方,蛮荒的塞外,是如何一番景象。只是,没有一个女子,会愿意去那个凶蛮险恶之地。

她所知道的,都是流传下来匈奴的事情,而这些传说中,她没有找到令她安心的地方。

“安心与否,都要面对,皇兄,你是想把我当做礼物,换取大康国百年的安宁吗?”

凄然一笑,她的名字叫“礼品”,要穿上最精美的公主服,被流放塞外。

凡是被贬去边塞的人,尤其是北疆地区的,都是万恶不赦的罪人。盛帝心慈,不愿见流血,念上天有好生之德,继位以来,凡是罪行较大,尤其是大凶大恶之人,无论所犯何罪,总不愿处死,一律流放匈奴边境。

被流放到匈奴和大康国的边境,是令所有罪人,最为恐惧之事,因此盛帝继位半年后,国泰民安,鲜有作奸犯科之辈。

人皆称颂,盛帝乃是数代不遇的贤君,大康当兴盛。

眼底,涌上一抹冷笑,流放,那是比直接杀死更为残酷的刑罚。盛帝继位半年来,流放的罪人,多达二十余万。这,足够组成一支彪悍的大军。

“我也要被流放到塞外吗?听说,棠梨孤,本乃是英杰,只是如今也该有五、六十岁了吧?要我嫁到塞外,我该如何?”

“圣上有旨,无忧公主觐见。”

御书房就在眼前,太监高声传呼,迈步走进御书房,似乎很久不曾来过这里了。

抬眼望去,一切依旧,只是物是人非。

微微低下头,款款地拜了下去:“臣妹参见皇上。”

尚未跪下,便被一双手扶了起来:“御妹不必多礼,且坐。”

入目,是一张带着温和笑意的脸,平淡的容颜,浑不似慧帝的子女。慧帝的子女,皆是容貌出众,男儿或英挺,或俊逸。女儿,或清丽秀美,或娇柔美丽。唯有这位九皇兄,容貌平常,毫无过人之处。

只有那双异常明亮的眸子,宛如褐色的宝石,熠熠生辉,让月婵娟想到猫眼。是的,就如同暗夜中,无所不见的猫眼一般,没有什么能逃过这双眼睛。

面对这双眼睛,总会令人感到,自己是透明的。

盛帝,总是一派云淡风轻,淡淡的,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一直以来,亦不曾露出一点锋芒,从未有人想到,他的野心有多么大。

藏锋芒于鞘中,一旦出鞘,天地为之色变。盛帝露出锋芒后,便夺得了皇位。

柳眉弯似月牙,却偏在眉尖染上了淡淡的清冷,衬托出超然出尘的气质。美眸漆黑得不见底,眼角微微向上挑,天生带着高贵。

不需粉黛便天姿国色,艳冠群妍,秀美如画,清丽如仙。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显得楚楚动人。略带冷傲的气质,配上玲珑看似柔弱的娇躯,形成极大反差,偏偏正是这种反差,令得月婵娟凭添无尽魅惑。

盛帝亦打量这这位御妹,便是他,也不得不承认,无忧公主,乃是所有公主中,容貌最为美丽的。纵使他后宫佳人无数,却是无人能及得上这位御妹。

心中暗道:“先帝曾言,可惜你不是男儿身,岂不知,正因如此,你才能安然活到如今。若你是男儿身,朕岂能容你在朕身边潇洒!”

“御妹,今年御妹也满十七岁了,该是许配良人之时。虽则父皇和母妃都已驾鹤西去,长兄如父,皇兄定不会委屈了御妹。”

看着对面皇兄脸上淡然的笑意,那笑意只是飘浮在他表面,不曾深入。犀利的眸子中,更是没有丝毫笑意。

面对九皇兄,隐隐感觉到一股压力,他无需摆出威严,便让人战战兢兢。只因,他身处的那个位置,左右所有人的生死。

“皇上说的是,灵桂姐姐,如今已经十八岁了,正是该许配良人,择佳婿之时,也免得耽误了大好青春。”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言情小说
  3. 民国小说
  4. 虐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