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总裁 > 时光与他正逢时

更新时间:2019-06-12 14:07:17

时光与他正逢时 已完结

时光与他正逢时

来源:微小宝作者:苏褒姒分类:总裁主角:薛唯一厉彻

主角叫薛唯一厉彻的书名叫《时光与他正逢时》,它的作者是苏褒姒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在精神病院受着非人折磨生不如死,而未婚夫却和别的女人在外面逍遥快活。她以为,她的人生,只剩黑暗和无尽的折磨,直到遇上他……他说:“以后,你就叫化茧。”然后,江城轰轰烈烈的出现了一个名角。听说她美貌无疆、听说她视财如命、听说她热烈而绝情,万丈红尘皆由她弹指来去。全城的男人的殷勤她都视若无睹,唯独对他,满目柔情,深情难却,他亦对她饮水一瓢。她以为他将会是她永生的时光,可真相剖开……“放了我吧。”她绝望的身影在崖边摇摇欲坠。“不可能,就算是死,也休想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弥星带她到这里的时候,酒意上头,她就睡过去了。

难道……这是陈易安的房间?

“脏了酒店的床可以,别脏了我的眼。”陈易安眉目一冷,声音低沉警告她“滚。”

薛唯一恨不得与他拼命,但这三年来她经历了什么,她都深刻记得,如今面对这样的羞辱,也只是冷笑了一声,不急不慢的起身,一双细嫩的脚蹬进高跟鞋里。

“连当年的是是非非都看不清,我还当陈总眼瞎了呢。”

她起身没着急走,反而站在镜子面前,从化妆包里掏出口红,娴熟的一抹,一抿,便是一张烈焰红唇。

“当年的事情?你做的恶心事还少?”陈易安见她浓妆艳抹,面露厌恶之色更重,“时隔三年,不知长进,反而变得如此轻贱。”

“托陈老板的福。”

“一身酒气,是自己走还是我派人把你扔出去。”

“几点了?”

陈易安拧眉:“什么?”

薛唯一拉起化妆包,按亮手机,清晨五点整。

也不废话,转身就要下楼,刚举步便听见身后冷笑:“站住。”

“又干嘛?”

“你不是爱走捷径吗?”陈易安敲了两下阳台讥讽看她:“从这跳下去。”

“……”他这是要她死。

陈易安就是陈易安,轮狠毒,她绝没有他十分之一。

“你要的我命就直说。”

“不跳也可以。”他吃准了她会退缩:“去向成衣道歉,求她原谅。”

“向那小三道歉?”薛唯一僵硬挑了挑唇角,“我早就和你说过当年是她自己扑过来,你还不信,不过撞了她也不亏……只后悔当时踩了刹车!”

“你这毒妇!”

陈易安话还没说完,她已冷笑迅速翻身越下阳台!

浓厚的夜色已经退去,天将破晓,她一身白裙如触礁激起的浪花,他没料到她如此偏激,下意识伸手去抓,却终究晚了一步,裙边在他指缝流逝,带着极致的凉薄。

“薛唯一!”

他心悬半截,下一刻便听见“扑通”一声,水花溅起。

他探出大半个身子往下看,泳池激荡,片刻浮现一道窈窕的身影。

她回头朝他意味深长一笑:“看来我福大命大。”

话音落下,便开始一张张捞钞票。

他忘了,这楼下有近两米深的泳池。

清晨池水尚冷,她抱着手臂打哆嗦,淌水一张张捡起,那从前高高在上矜持的千金,如今竟肯做到如此地步,他将她送到精神病院会不会太……不,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他眸色转冷,眼见她将池中最后一章钞票捞起,而后回头冲他挥了挥钞票,含笑离开。

“低贱。”这一系列的举动,让陈易安从薄唇里不自觉的吐出这么两个没有温度的字。

……

……

晨初太阳升起,光芒重返大地。

薛唯一从酒店离开后没有回家,反而回到帝景,化妆室空无一人,她用力捂住了起伏十分明显的胸口,终究觉得压着一口气。

她伪装不下去了。

即使再过三年,或者十年,她都无法平静的面对陈易安,她清晰记得母亲黑白的遗照,薛家的破败,鬓角花白的父亲。

她大口的喘着气,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丝凌乱,眼眶通红。

想嘶喊发泄,但最终却只是几度深呼吸,十来分钟后情绪终于平息。

“诶?唯一,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何致走进来,望着脸色略显苍白的薛唯一皱眉:“怎么了湿透了?那个周老板难为你了?”。

“没事,一切都不重要,该拿到的到手就好。”薛唯一不徐不疾的。

“重要……因为,这件事彻爷也知道了。”

薛唯一动作一滞,神色变得严肃起来,片刻后才问,“谁跟他说的?”

“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的,那还用谁说吗?”何致摊手,“陪周老板那批都是碎嘴的,还说你上了陈总的床……”

上了陈总的床?

薛唯一眼底浮起几分嘲讽的意味:“她们也真看得起我……还说什么了?”

“嗯,正说到三年前陈总是唯一姐的未婚夫,彻爷就派人来了。”说着,何致捂嘴悄悄道:,“彻爷最厌碎嘴的,说小惩大诫,要把那个带头的阿红送给计老板,谁不知道那老变态?说不定手上还挂着人命呢。”

薛唯一忽然觉得一阵胆寒,但这事,厉彻绝对做得出。

江城叫得出名号的帝景,半数都在他手下,半黑半白的生意,哪能是什么中正之人。

“谢谢你了,小致。”

薛唯一深呼吸,在化妆室简单收拾一番,与何致简单交接了些琐碎工作,这才换了身清爽衣服回家。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掐着时间,尽量赶在妹妹换药之前。

老旧的城中区一向破败,不过今个儿楼梯口火红色小跑促使她多瞥了一眼——这地方,怎么会有豪车停驻。

上了二楼,推开房门往里走去。

“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此时的薛唯一素面朝天,从鞋柜上拿起温度计,走到里屋妹妹病床前。

“姐,你回来了。”女孩气若游丝,苍白的嘴唇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薛唯一一脸担忧,将温度计放入女孩的腋窝下,“先别说话了。”

恶性肿瘤,不定性发热,因此,二十四小时内需要不定时的测量体温,父亲早在留言中有所交代。

“笃笃笃——”

思忖间,响起一阵敲门声。

薛唯一惊愕抬眼,望了一眼卧室里安然入睡的父亲,皱了皱眉。

是谁!?

薛家已经破败到这种地步,应该没人往来才是,那敲门的……

小说《时光与他正逢时》 第5章 你这毒妇!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宠婚小说
  3. 校园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