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帝王独宠小娇妃

更新时间:2019-06-12 18:10:01

帝王独宠小娇妃 已完结

帝王独宠小娇妃

来源:朝夕阅读作者:凤凰木分类:言情主角:青蔷灏

主角叫青蔷灏的小说叫《帝王独宠小娇妃》,本小说的作者是凤凰木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无相之朝,青家二女,青蔷有才,青鸾有姿,二八娟娟好年华。在青家,如果没有姿色或是手段,就只能被一个一个牺牲,拉拢青家的权势之位。我成了青家的棋子,许给了内侍郎做三小妾,帮助妹妹青鸾成为皇上的宠妃,以光大青家的门楣。我恨青家的无情和自私,我立誓如果入了宫我要得到皇上的宠爱,毁了青家。可是机不予我,皇上将我赐给一个长年征战的将军。或许我命中如此,我放下恨,平息怒火与不甘,当我认了命等待将军回来成亲的时候,皇上又宣我进宫。姐妹相争,共侍一君。树欲静,而风不停,这世上,真情与爱,会在哪里寻找到,伤害到千疮百洞的心,是不是还可以走出艳阳天。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苍老了一颗红颜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迷糊中睡着,也不知是什么时候。

窗外的鸟声叫醒了我,睁开迷蒙的眸子,看着一室摇曳着金黄,晚风徐徐,好不快意。

舒口气坐起来,看到外间九哥趴在桌上睡着了。

想必是等我等久了,之桃也真是的,九哥来了,也不晓得叫醒我。

轻巧地套上绣鞋,理理容妆拿件衣服给九哥盖上。

还没有到九哥面前,他就抬起头来看我了。

那一眼的沮丧,一眼的黯然失色,让那俊朗无比的脸,都变得失色了许多。

微微的叹息,从眼中透露出来了,如一丝一缕的冷意,让我的笑,也变得僵持起来。

“青蔷。”他摇摇头:“九哥不会放弃的,会再说服爹的。”

“怎么了?”我很快就理好了心情,并没有那么激动。

原本爹对蔡家,就不是十分满意,失败,也是情理之中的。

“原本,处处分晓得还不错,青鸾来了,说是让你和她一并进宫。”他暗暗地抓着拳头。

原来是如此,青鸾就是见不得我清闲了去。

我看着九哥浑身上下的气息,都紧绷起来,轻笑着倒了杯茶给他:“九哥,试试看,枫丹白露茶,倒是不错。”

“青蔷。”九哥想要说些什么。

我打断他:“九哥,无妨,有些事,或许就是这样子,你也尽了力,青蔷的事,一直在麻烦着你。如果是爹爹决定的,那我们也无法改变,就坦然而对之,落选之后,试问京城来提亲的,还能有多少。到时候蔡家再提亲,不是更轻而易举吗?”

“这倒也是,不过我不喜欢你说的什么麻不麻烦之事,你是青蔷,我是九哥,我不帮你,谁帮你。”他不太满意我的说话。

这世个,他不帮我,谁帮我。

我爹吗?我娘吗?各自为算,只是想着自已有利的事而已。

第二天,我娘就兴奋的跑过来跟我说,老爷决定了,让我和青鸾选秀。

青家姐妹们暗中较劲,终是敌不过青鸾的一句话。

我在青家,也没有任何的决定权,青鸾想如何,便如何吧。

想去的,去不了,不想去的,偏不得清闲。

青家姐妹间的明争暗斗,对象只止于我。

不理不踩不参与,倒也是奈何不得。

荷茶能出淤泥而不染,清者,终是不会影斜。

蔡家的求亲之事,原本是想得很好的,杀出个青鸾,功亏一篑。

世间之事,并不如自已所想的那般容易,总是有些突发之事,让人不得不扼腕感叹。

平淡下心来,也知道自已的斤量。身体好些了,九哥就带我去竹林里转悠着。

竹令人幽,九哥看我喜欢竹,便在我的院落附近,种下了许多,不过二年时候,就葱郁一片,青绿可人,秋观竹摇,冬听竹歌,春来看笋,夏来有风,好不惬意。

不必有香,一张沉香的檀木琴,轻轻地弹起,已是招来了风,轻拂过竹尖,和着琴音,何等的清亮。

九哥放下手中的书,也听得着迷。

琴能让人静之以心,晓之以清,弹奏一曲轻风和鸣,映得这天更蓝,这叶更绿。

婆裟弄影的叶,到了秋,也要日渐地变黄了。

九哥兴致一来,捡了根竹枝笑道:“我来和和这调子。”

“九哥,凤凰九天曲了。”我轻笑着,指间音一变,转变得清扬高亢。

他手中的竹枝,如赋了仙法一般,一招一式,招风带气。颀长的身子,如游龙一般,在那竹林间跳跃着,满天的竹叶在随风轻舞,美得让人叹。

他转动着竹枝,那竹叶,如有生命一般,随着竹枝而走。

走之以气,引之以巧,指间又加重了力道,让静局,又动起来。

自创的凤凰九天曲,也只有九哥能以武和得这么美,我看他那里是凡人,明明是翱翔于空中的凤一般,时而轻灵,时而有力。九哥的剑气,相当的厉害,一般,有时像是蜻蜓点水,只引起轻微的波动,有时如虎啸西山,气势雄浑,问这世上,英雄能有几人。

曲毕,九哥收招,一身锐利之气尽敛。

我拍手称先:“九哥,你的功夫越来越俊了,九哥要是愿意,大将军也自不在话下。”

他走过来,脸上微微泛着薄汗,随意一擦道:“这些焉有这般自由自在好,为人臣也,安得自由。”

“千军万马,那才是威风,方显男儿真志气。”

“呵呵,小丫头倒是想你九哥离得远远的吗?”他笑,亲昵地将我的发绾在耳后。

之桃送上湿巾子给九哥拭脸,我轻言道:“九哥,我没有说啊,我要是习得九哥一招半式,倒也是好。”

“为时不晚,来。”他牵着我的手走进竹围成的空间:“什么执马之类的,九哥就不教你了,那是累活儿,九哥教你走一套步法,轻灵如柳,自在如风。”

“这可是灵楚大人的真传啊。”我惊诧的低呼着。

“我师父不会介意的,来,试试看,他还叫你给他画春夏秋冬四色画呢?”

“灵楚大人本身就是精于画,怎会叫我画呢?”我不解地问着。

得缘吧,九哥拜在灵楚大人的门下习艺,习得一身的好本事。

“师父说女子画来,更是柔美上几分,所以让我带了四幅画,让你给摹临了,不知青蔷可愿意。”

我笑:“我怎么会不愿意呢?我们的小命,可是灵楚大人救的,不然早就淹死在后园的绿波湖里了。”

七岁那年的早春,和九哥约定去后园的绿波湖里抓鱼,可是跳过那小板的时候,却忽然断了,整个人就扑入那绿波湖中,早春的水太冷,一直挣扎着叫,九哥跳下来救我,二人都不会游水,没入水底的时候,一心的恐惧,而那凑巧从青家后墙经过的灵楚大人上朝听到,飞身入来救了我和九哥。

一个缘份啊,就这样九哥就拜了灵楚大人为师。

“那倒是好,我可以向师父交差了。来吧,走走步法,女子家,应该也有些能保身的技巧。”他站在一边看:“向前二步,侧一步,倒一步,再入二步、、、、、”

我脑子还算转得快,虽然走得歪斜,可也走下了去,越走越快,如分花拂柳一般自在,身子倾斜间,竟也不会摔着。

“小姐好厉害啊。”之桃拍手叫着:“走得好好看啊,像小姐说的临波仙子一样。”

我一泄气,笑出了声,差点没倒下,九哥赶紧扶着我的腰,也笑着说:“青蔷你别笑啊,凝着气才行。”

我扶着一根碧绿的竹子笑:“我想着,这哪里是临波仙子,我分明是鸭子学步。”相差太远了,让我不笑也不行。

之桃倒是学了几分九哥的样,总会夸上二句了。

之桃奉上湿巾子,我抹着薄汗:“留着以后慢慢学,倒是可以。”

“若是人不知,真当是以为神仙眷侣了,可惜啊,生就是兄妹了。”清润如玉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嘲讽在竹林外清亮的响着。

青鸾带着侍女站在那里,一身月牙衣的纱衣,映得这竹林也明亮三分。

九哥的脸变黑,听这话不太痛快,我也沉了下来,青鸾也太龌龊点。

以前和青鸾,也没有常见面,可是她处处为难我,不让我好过,端的是没好心,叫我如何与她相处,人不犯我,我自也不会犯人,人要犯我,我也懒得去一般见识。

吩咐之桃:“收拾一下,我们走吧。”

“姐姐是不是不欢迎青鸾啊,我和姐姐就要入宫选秀,姐妹二人多相处才是,以后才可以多照应些。”她轻踱步过来,身姿轻盈,一步一风采。

九哥一手抱起我的琴,笑着说:“以后的妃子来了,我们焉能在这里碍了眼。”

“九哥,青鸾,就不是你妹妹吗?”她脸上带着轻笑,眼中,有着一种深沉。

“当然是。”我说。

九哥接着说:“不过以后是妃子,我小小的青锦臣,怎么敢当啊,青蔷,我们走吧,回去我给你看看那画。”

“好。”我轻应着。

踩到一个石头,脚有些歪了些,九哥一手扶着我的腰,让我定住身子,再牵起我的手走,轻声地说:“这石头可真多,明儿个我让人把这里的石头都捡干净了,免得让你下次崴了脚。”

我感觉到了青鸾身上那种气愤和怨恨,还是轻然地一笑,没多理会她就错身而过。

锐利冷沉的视线,似乎总是在我的背上。

回到了小居,九哥取来四副破旧的画。

春夏秋冬四幅画,所画之物,虽然一如所有的画一般是梅兰竹菊,可是当中的神韵,怎么一个清雅了得。只是相当的破旧,好几处都有磨损了,像这般的画功,我没有画上几天,是画不出来的,我不想对九哥的师父随便交差。

先看了竹,有些叶间,似乎让人用尖锐之物挑破了一样,有些节之间,微微的鼓起,何等的神似。

我越看越喜欢,观察了大半天,心里还没有一个着数。

送走九哥,又挑点了点,在点下看着,尽力去想着竹的高风亮节,不屈不饶,青翠碧绿,看着月色,居然一心的激昂,就画了起来了。

这画,必定是出自高人,九哥开了画斋,什么样的画,我没有看过。可是这些,简直是神来之笔,神之,韵之,雅之,清之,步步到位,无论是怎么看,都让人身临其境般。

小说《帝王独宠小娇妃》 第9章 竹影曳香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宫廷小说
  3. 历史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