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狐夫难缠夜夜欢

更新时间:2019-06-17 12:19:05

狐夫难缠夜夜欢 连载中

狐夫难缠夜夜欢

来源:有书阁作者:任语丁分类:灵异主角:苏琳狐少

经典小说《狐夫难缠夜夜欢》是任语丁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琳狐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年前,我爸进山打死了一只带崽的母狐狸,十年后,公狐狸缠上我,强迫我嫁给他,让我给他生孩子,还要杀了我。狐夫来了,我躲在被窝里发抖,求助,我该怎么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是这样!

想到昨晚我听到的调子,无意中出现的手帕,还是心里一阵阵发慌。

姑奶是死在这间屋子里,难道她的魂一直没有散掉。

妈要下地干活,我受了伤只能留在家里,突然想到应该给导员说一下情况,免得回学校之后惹麻烦。

电话打过去,信号很差,一直是嘟嘟嘟的声音,索性发了一条短信过去,说自己摔伤了,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学校。

管不了那么多,我长出一口气,靠在枕头上,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空旷而破旧的屋子,家具都是很破旧的那种,窗户上贴满了白色的窗纸,被风一吹呜呜呜的响。

我决定出去走走,一个人留在屋里,总觉得怪怪的,也许是最近发生的怪事。

从屋里出来,阳光很好,晒在身上透着一丝暖意。

放在门口的漆黑棺材已经抬走,地上的血迹虽然经过冲洗,还是清晰可见。

我扭过头,门口的木架子,不敢去看,总是会想到刘生被开膛破肚挂在上面的惨状。

刘生虽然是坏种,教训一下也就行了,那只死狐狸怎么会那么残忍,直接把人给杀了,还要把肚子给划开。

想到这些,我忍不住摸向了肚子,突然感觉到里面痛了一下。

手指落在上面,我跟着一阵恶心,蹲在地上不停的干呕,几乎没吐出来什么东西。

阳光刺眼,我的身体还很虚弱,转身直接回了屋。

虽然是白天,屋子的光线并不好,显得有些阴暗,我直接走进自己的房间,就在我走到床边的时候,突然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个手帕。

两只红色的鸳鸯,异常的扎眼,我快步走过去,一把抓了起来,这就是昨晚捡到的手帕,妈从我手里抢走说是要烧了,因为是死去姑奶留下的东西,死人的东西不吉利。

怎么会出现在这!

有人来过这里,动过桌子上的东西。

我睁大眼睛,桌子上的东西位置明显动过,我有一些很特殊的习惯,每一样东西的位置几乎是固定,有人说是强迫症,其实就是一种习惯。

桌子上放着一把梳子,两个头绳,还有我带回来的一些化妆品,我慢慢拿起,就在挪动的一瞬间,吧嗒一声,从桌子上面的镜子掉下来一样东西。

哗啦,盒子一下子开了,我尖叫着后退,盒子里露出一团红色,红色快速蔓延,那种鲜红的颜色让我想到了刘生的死,他死的时候,跪在地上,地上流满了鲜红色的血。

我继续后退,红色的液体在蔓延,顺着桌边不断流下。

我朝着门口冲去,用力推下去,门没有随着那一下而打开,我看向门上的插手,明明是打开的。

这怎么可能,房门居然无法从里面打开。

红色的液体不断流下,沿着桌子边缘,最后流到地上,一直朝着我的站的位置流过来,我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恐惧让我的身体紧紧缩在一起,这时,房门一下子开了。

“咋了?”

我妈的声音,听到那个声音,我一下子扑到妈的怀里,“妈,有血,有血在流。”

“哪有啊。”

“桌子上,一直在往下流。”

“你再看看。”

听我妈这么说,我扭过头慢慢朝着桌子上面看去,桌子上很干净,什么都没有,桌角的位置也是,我看向地面,真的什么都没有。

“我刚才明明看到的,而且,有人进过我的屋,动过我的东西。”

“别怕,你可能太紧张了,没事的,没事的。”

妈哄着我,她担心我出事,爸进山一直没有音信,地里的活也干不下去,在院子里就听到我在喊,于是冲了进来。

我走到桌子前面,手指落在上面,桌子上很湿,就像是被刚刚擦过一样,我摸向桌角,还是相同的感觉,刚才看到流血的位置似乎都被人擦过。

桌子上的东西,我深吸一口气,还是和我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一样,我的手指慢慢靠近,拿起了那个盒子。

哗啦,那个声音再一次出现,我又看到了一团血红,这一次不是血,红色的粉末掉在桌子上。

这不是我的东西,那是一个木制的盒子,上面刻着图案,工艺很精致。

“胭脂,哪来的胭脂?”

我深吸一口气,原来这是胭脂,以前女人用来化妆的东西,现在几乎不会有人在用。

妈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我的手里一直攥着那块手帕,看着洒在桌子上的红色胭脂,我快速摊开手心。

“妈,你看看,又出现了。”

“小姑啊,别闹了,生前我待你不薄,如果你有什么不满的就来找我,别找孩子。”

我妈也慌了,胭脂应该也是姑奶以前用过的东西,这种事想想都觉得心里瘆得慌,难道是我姑奶的魂回来了。

我以前其实是不信鬼神的,直到被狐狸缠着破了身拜了堂,我信了,既然狐狸都可以成精变成人,肯定还有其他的东西,比如鬼。

“妈,真的是姑奶回来过吗?”

我紧紧抓住我妈的胳膊,明显感觉到我们的身体都在发抖,就算是亲戚,毕竟成了鬼。

“走,找你三爷去。”

妈拉着我出了门,一直朝着后面走,三爷家住的地方比较特殊,村子最后面,单独的一座房子。

三爷没有儿女,他一直说是年轻的时候杀生太多,老天爷在报复他,只是苦了我三奶奶,在农村,如果女人不能生孩子,难免要受人指指点点。

门开着,我们直接进了屋,三爷坐在炕头上抽着他的烟袋锅,我们进去,三奶奶正好从里面出来。

“来,进屋。”

“三叔,家里出了事,可能是玉兰回来了。”

“玉兰!”

玉兰就是我姑奶的名字,苏玉兰!在农村已经算是比较好听的名字,大多是以英或者是红命名。

“死老头子,还愣住干啥,快去看看。”

三爷坐在那没动,三奶奶开始催,走过去拉了一把,三爷没办法只能跟着我们过去。

三爷先是走到坑灶前面,抓了一把灰出来,用手摸了摸,然后一声不吭的往里走,转了一大圈,看了看我说的手帕和胭脂,三爷一直皱着眉头。

“没事,玉兰是回来拿东西来了,仔细找找,晚上去坟头烧了也就行了。”

“三叔,那是啥东西?”

“这个就不清楚了,总不能把玉兰叫出来问问,你先好好找找。”

“行,三叔,晚上你和我们一起过去吗?”

“再说吧。”

妈心里没底,最近家里一直在出事,而且是晚上去后山的坟地,那地方白天经过都觉得心里发慌,晚上去,万一真看到什么东西,还不被吓死。

三爷拎着烟袋走了,妈开始翻东西,翻箱倒柜,几乎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倒是翻出了一些老物件。

爷爷留下的鼻烟壶,奶奶留下的玉坠子还有一大捆没用过的绸布,这些老物件,现在几乎没什么用,一时又舍不得丢掉,几乎家家都有,唯独不见姑奶用过的东西。

“怪了。”

妈累得满头大汗,我在一边看着,根本帮不上忙。

“妈,会不会是三爷看错了。”

“不会,你三爷以前是风水先生,风光着呢,十里八村的大小事都找你三爷办。”

“那上次咋不帮咱家,如果帮了,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我嘴里嘀咕着,对于三爷上一次不帮忙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甚至觉得他就是一个骗子。

“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话。”

妈停了下来,手上沾了灰,起身朝着外屋走去,我听到水声,接着是一阵响声,我听到妈的尖叫声连忙推开门冲了出去。

“妈。”

我喊出来,从屋里出去的时候,看到我妈坐在地上,水盆也掉了下来,水洒了一地。

“没事,不小心滑了一下,你小心点,地上很滑!”

我看向地面,水不断朝着里面流,连忙从一旁拿了拖布,靠近把我妈先扶起来。

“给我吧。”

“我能行。”

我们这穷,地面都是那种沙土垫的,水在上面会很滑,必须尽快擦干才行,我拎着拖布一直朝着里面走,靠近角落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升起。

就在我抬头的时候,隐约的看到厨房后面堆满杂物的桌子上面露出一块黑色,就像是柜子的角。

这是什么!

我几乎很少来这,那一刻突然想到晚上听到的奇怪声音,那个位置似乎就是这里,我忍不住手指落在上面,用力一拉,哗啦一声,堆在上面的杂物一下子掉了下来。

我发出一声惊呼,我妈冲了过来,一把抓住我,“姑娘,没砸着吧。”

“没事。”

我退后两步,看着满地的杂物,目光慢慢向上,落满灰尘的桌子上真的放着一口黑色的箱子。

“妈,那口箱子是谁的?”

“箱子!没见过啊。”

我妈走过去,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打开了那口箱子,有风吹进来,上面的灰尘飞起,随着箱子打开,妈一下子喊出来,“找到了,这是你姑奶留下的东西。”

小说《狐夫难缠夜夜欢》 第008章 老物件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逆袭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