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冷少蜜宠,心尖甜妻要逃跑

更新时间:2019-06-26 16:53:16

冷少蜜宠,心尖甜妻要逃跑 已完结

冷少蜜宠,心尖甜妻要逃跑

来源:青墨云作者:姑娘金有钱分类:言情主角:乔依然程抑扬

《冷少蜜宠,心尖甜妻要逃跑》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姑娘金有钱,小说主人公是乔依然程抑扬,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七年前,一场精密策划的复仇阴谋,让她家破人亡,万劫不复。七年后,再遇仇人,她不识他,他却永远也忘不了她。“乔依然,我要让你生不如死。”阴谋,复仇,爱情,动摇,撕扯,他们究竟能否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结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程抑扬盯着乔依然,把她盯得有些害怕,浑身发毛。

那双眼睛,似乎要把她钉住在空气中。

还是那么漂亮的脸蛋,还是那么楚楚可怜的眼睛,还是不知道哪里来的清高劲儿,程抑扬猛地拉住她的手腕,“扑通”一下,把她和衣拉进了水里来。

“你做什么!”乔依然挣扎了一下,可是因为身上有衣服,湿透了,变得很重,越想脱身越做不到。

程抑扬不说话,只是有些粗暴地把她抵在浴池边上,摁住她的双臂,俯首靠近她。

乔依然瞬间屏住了呼吸,像被他的眼神定住了一般。

就在这个瞬间,程抑扬忽然在她的嘴巴上轻轻啄了一下。

靠!又被他亲了这是??????

乔依然不自觉颤抖起来,眼泪都要出来了,比起初吻这种事情,她现在更担心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

可是,这不是自己早就知道会发生的事情吗。

早就知道,还是来了,那么还装什么清纯呢。

在别人眼里,自己不就已经是贱女人了么。

在他平静的一吻里,乔依然忍住眼泪,也忍住自己想要反抗的心,告诉自己不能哭,告诉自己想一想,留在这里才有可能知道当年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才能报复苏可人,才能让曾经伤害自己的人哭。

程抑扬的吻很轻,很缓慢,自己明明很恨眼前的男人,恨他欺负自己,逼迫自己,可是怎么会,怎么会有温暖的感觉呢。

一定是浴室太温暖了,而她太疲惫了,乔依然几乎有些晕眩。

“乖。”程抑扬忽然收回自己的吻,转而又快速在她肩头咬了一口,留下了鲜明的齿痕,而后略带戏谑似的看着她,“怎么,这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被程抑扬这么一说,乔依然的脸更红了,双手抱紧在胸前,不敢抬头。

程抑扬冷笑了一下,从浴池边拿起手机,“咔嚓”把她的样子拍下来。

她一愣:“你做什么?”

“没什么,你以为是你太秀色可餐我才想拍你吗。你不是喜欢拍照留证据吗,我跟你学的新技能,我也要留点证据,以防你又想什么坏主意。”他把手机收回去,然后脸色随之一变,“你可以滚出去了。”

“什么?”乔依然有气无力,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怎么什么都要让我说第二遍?我说你现在可以滚出去了。”程抑扬并没有看她一眼。

“你……”

“是你自己的选择,你自己愿意来做仆人,除非我觉得你合格了,才会让你成为一个不用干活的我的女人,现在,你不过是个下人,所以,滚出去,我现在想自己待着。”程抑扬再次闭上了眼睛。

如果不是还有活下去的理由,乔依然真想把他杀了。

可惜,不值得。

她默默爬上岸,在冰冷地砖上,整理好自己湿透的制服,回头看了一眼怡然自得享受万分的程抑扬,拖着湿漉漉的沉重身子,推开了浴室的门。

在外面找了条毛巾面前把自己擦干,然后赶紧回住处去换衣服。

这个时间,女仆们都不太忙,也都在各自休息,看到湿淋淋的乔依然回来,自然知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全身都湿透成这个样子,再加上肩头的齿痕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干嘛了。

“哎呦,真是够不要脸的。”

“就是说啊,第一天来就这样。”

“有的人命好啊,你能怎么办。”

“就是啊,我们都在这这么多年了,你们有谁有这种机会这样伺候过程少啊。”

“我说芙蓉才最可怜吧,她可是名门的小姐,为了能嫁进程家来才做佣人,到现在,竟然连程少的人都算不上……”

“你说程少真的会和市长的小姐结婚吗?我听说芙蓉家和程家也有世交啊。”

乔依然当作没有听见,埋头往自己的房间走。

而芙蓉恰巧去庭院照料花草回来,显然也看到浑身湿透的乔依然,还有尚未完全退去红色的脸颊。

乔依然心急如焚地翻遍了屋子,也没找到换洗的衣服,只好硬着头皮问大家:“请问,有人看到我的换洗衣服吗?”

大家都纷纷摇头,可是那神情分明就是好像说好了不告诉她似的。

“我帮你找。”芙蓉说道,“大家都有几套换洗,不会不在的。”

乔依然勉强笑了笑,刚刚大家的话她都听见了,所以面对芙蓉,更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

芙蓉上上下下翻了一遍,最后,在仓储间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一堆被剪碎撕烂的衣服,乔依然看得简直心惊肉跳,好像被剪烂的不是什么衣服,而是自己的皮肉一样,这些女人难道一个个都要吃了她不成。

再说了,程抑扬这**,到底有什么可争风吃醋的!

“我把我的先借给你吧,以前也有这样的事情,这里有几个女孩子,其实都和程少有过的,每个都被大家报复过。你不要担心。”芙蓉说着带乔依然到自己屋子里,拿了自己的衣服给她,“我看你是空手来的,我们每周可以出去一次,你到时候回家把自己的衣服什么的带来吧。”

“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尽管问我,我会帮你。”芙蓉说罢甜甜一笑:“那些女孩肯定现在都当你是敌人,你不要太往心里去。谁知道下一个敌人又是谁呢。”

乔依然点了点头,她想问问芙蓉,程抑扬有什么好,为什么大家那么想得到他,哪怕只是逢场作戏,满足自己丑陋欲望的一点点温存呢。

钱的吸引力,真的有这么大么?

可是,问不出口。问了,才更像个矫情的**吧。

毕竟,又有谁知道,这里曾经是自己的家呢。

当年商界神话一般的乔家独女乔依然,现在,也不过沦落到这个地步而已。

用创可贴把齿痕贴上,把头发吹干,环顾房间,这里,就是她不知道要住到什么时候的房间了吗?

想起小阁楼,才不过一天而已,怎么显得这么遥远呢。

小阁楼,她突然想起了罗嘉乐,那个想要给她工作,给她帮助的美少年。

你以为我是好姑娘,其实,是你看错了人。

而此时,罗嘉乐正在药房门口。

今天一天,他都在这里,在等,但是从早到晚都没有看到乔依然出现。

小说《冷少蜜宠,心尖甜妻要逃跑》 作品正文卷 第十七章 是你自己选的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穿越小说
  3. 都市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