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农门娇女:相公,碗里来

更新时间:2019-07-10 09:17:15

农门娇女:相公,碗里来 连载中

农门娇女:相公,碗里来

来源:微小宝作者:小叶子分类:穿越主角:宁楚楚顾寒生

主角是宁楚楚顾寒生的书名叫《农门娇女:相公,碗里来》,它的作者是小叶子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朝穿越成可怜兮兮的冲喜小村姑,虽然听上去悲催,但婆家不但体贴有钱夫君还俊美无双,母胎单身三十年的宁楚楚很快欣然接受。宁楚楚看着自己虽那躺在床上,可仍掩不住风华的夫君,垂眉娇羞,“相公,你看,天色已晚……”顾寒生:“滚,离我远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楚楚心下一紧,丢下手里的东西就往房间里冲,却是结结实实地撞在了门板上。

“哎哟!”她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竟然还把门给锁上了!

用力地拍了几下门板,没有动静,情急之下,随手抄了院子里的一把斧头,破门而入。

只见顾寒生蜷缩着身子,在地上打滚,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大睁着,恶狠狠地瞪着她:“滚出去……”

这个时候她怎么能出去?

万一他真的有了什么事,她岂不是要成寡妇了?

回头朝宁母叫了一声:“快请大夫来。”又转过头,上前想查看他的病情,他却冲上来将她推倒,歇斯底里地低吼,“滚!”

宁楚楚欲哭无泪,这么压着她,她倒是想滚,那也得滚得了啊。

她微怔,一双澄澈的眼睛引人注目,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体香更是在刺激他的感官,他吭哧吭哧地的大口喘气,就像一头发狠的野兽。

他……他想干嘛?

来不及思考,他的行动便回答了她的问题。

他竟低下头,对着她的肩膀狠狠地咬了下去。

一股刺痛从肩头蔓延开来,她瑟缩了一下,正想回击,却陡然发现他好像微微平静下来了。

低头,见他半眯着眼睛,餍足地笑笑,特别是嘴角那一抹艳红格外刺眼。

感情这他妈是个吸血鬼啊!

宁楚楚抬起手,本想狠狠给他一巴掌,手扬到半空中,还是轻轻地落下了。

算了,他是个病人,不跟他一般见识。

地上生凉,宁楚楚戳了戳他:“喂,你可以起来了。”

没反应?

又多戳了两下,扳起他的脸颊一看,竟然睡着了?!

宁楚楚气结,抬起他的手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从他的重压之下逃脱出来,站在边上喘着粗气,恨不得给地上的他补一脚。

揉着自己酸疼的肩膀,正想转身离开,多瞥了地上的顾寒生一眼之后,顿住了脚步。

算了,她还不想做寡妇。

连拖带拽地将他拉上了床,自己干脆也赖在床上喘大气,不肯起来了。

这家伙一定是属猪的。

这时宁父宁母终于领着满头大汗的大夫进屋,凑到床边,问道:“寒生怎么样了?”

宁楚楚正要回答,却突然感觉边上的顾寒生皱了皱眉,绷紧了身子。她抬手,柔柔地轻抚他的头,朝宁父宁母使了个眼色。

宁父宁母会意,带着大夫出去了。

无奈地瞥了一眼边上沉睡的人,半边侧脸的睡颜煞是恬淡,看着……还真的挺帅的……

比他清醒的时候温柔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颗心顿时也跟着柔了下来,伸手帮他掖好了被子。

宁楚楚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床边另一半已经空空,伸手一摸,连温度也没有。

看来顾寒生已经起来很久了,也不知道他的病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抬头,见宁母端着一碗面汤进来,味道喷香,闻得宁楚楚肚子里的馋虫作祟。

宁母眯眯笑着,“起来啦?先吃点东西,寒生已经出去请木匠过来了。”

“哦。”宁楚楚应了一声,想着他多半已经无碍了,便开始吃了面条。

期间,宁母拿了一小罐药膏出来,“吃完擦点药……”

宁母顿了顿,欲言又止,眼中有些湿润。

大概是怕在女儿面前失态,连忙转身,快步走出房,只是在踏过门槛的瞬间,听到宁楚楚说了一句:“谢谢娘。”

吃完面条,简单擦了一下药。

右肩上还残留着一小排牙印,隐隐约约透着一丝鲜血。

奶奶的,下手还真重。

……

回到房间继续配制染唇液,听到院子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知道木匠过来修门,也没有在意,加了一些凤仙花进去,调出来的颜色更亮了一些。

染了一些晕在自己唇上,照着水镜看了看,的确比先前好一些了。

想着凤仙花本是做甲油的原料,便着手又配了两瓶甲油出来。

这次只装了不到十瓶,准备明早来卖。

晚上,宁母做好了饭,又备了食盒让宁楚楚送进去,她放下食盒之后,见顾寒生抬头古怪地看了她一眼。

“以后这种事,不用你来做。”

说着,拿着餐盒起身,走出房间。

在宁父宁母惊讶的目光的注视下,顾寒生在桌边坐好,旁若无人地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宁楚楚耸了耸肩,跟着落座。

一晚上,倒也相安无事。

隔天早晨,宁楚楚只带了其中五瓶染唇液上了花楼,那些姑娘们一见着她,眼前一亮,像饿虎扑食一般扑了过来。

“宁姑娘,今儿又带了什么好东西来呀?”

“宁姑娘,上次你带的东西可好用了……”

这么一群花枝招展的姑娘突然围上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来了什么大人物。定睛一瞧,竟是一个清秀的姑娘!

老鸨闻声从楼里迎了出来,热络地拉过她的手,“宁姑娘,这次又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宁楚楚拿了一个小白瓶子出来,用一块布沾了一些红色的液体,染在指甲上,看着煞是艳丽。

周遭姑娘们都好奇地张望着,只是老鸨的脸色没有像往日一般惊喜。

“这样吧,今天带的那什么胭脂和唇液我先收下,这个嘛……”

老鸨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可她的意思已经很明了了。

宁楚楚有些受挫,把东西收了收,失魂落魄地回了顾家。

怎么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难道这代人还没有发达到用甲油的程度?

有些垂丧地回了顾家,宁母迎上来,皱眉问道:“怎么了?”

宁楚楚摇了摇头,又想起什么似的,冲着宁母招了招手,染了一些甲油涂在手上,问道:“娘,好看吗?”

宁母看她的眼神顿时像见了鬼一样,“楚楚啊,你……你这是怎么了啊?”

“没事,娘,我累了,先回房了。”

宁楚楚呵呵地干笑两声,拿了瓶子溜回房间。

屋里,被扰了清静的顾寒生皱了皱眉,目光从书页转到她身上,瞥见她手上的一抹鲜红。

眉头微挑,突然开口道:“颜色太艳了。”

小说《农门娇女:相公,碗里来》 第十五章 情愫初生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空间小说
  3. 冤家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