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渡邪

更新时间:2019-07-15 17:04:10

渡邪 连载中

渡邪

来源:掌文作者:渴雨分类:灵异主角:青九楚皖

主角叫青九楚皖的小说是《渡邪》,是作者渴雨所编写的悬疑推理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95年是灵异事件最多的一年,同年阿爹捡到了刚出生的我。我一直穿着他帮我制的鞋袜,连睡觉都不能脱下,直到我被楚皖缠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引魂香朝着屋内飘,阿娇推了我一把,朝我爽朗的笑道:"你能闻返魂香而动,算是活尸,就算是僵尸也不能拿你怎么样。而且你不是还有那位大神护体吗,怕啥?"

我手心发冷,想到所谓的"青九名动"那天,二楼窗户后面有人影闪过,难不成家里藏了人?或是阿爹还在家里,所以那天我准备进去时,香婆婆拦住我了?

沉吸了一口气,准备找东西砸锁,阿娇却从兜里掏出个小纸人,卷成一团朝锁眼里一塞。

只听到咔咔两声,锁应声而开,阿娇得意的抽出小纸人,朝我道:"人皮偶,开锁穿门十分方便,要不要给你来两个?"

听说是人皮的,我立马后退了几步,阿娇嘿嘿的笑了笑,抢过我手里的引魂香,推门就进去了:"对付尸体,找姐姐就对了。"

一楼前面是门面,摆满了阿爹亲手做的鞋子,有的很多年都没有卖出去,还有的是他照着近年新款做的,却也不好卖,真不知道这些年里,他是怎么养活我们俩的。

引魂香朝着屋后飘去,那后面是阿爹的收村料的仓库,他很宝贝,加上一股子皮料味,我几乎不进去。

握着一把**还不放心,随手抓起阿爹制鞋的架子,阿娇倒是一点都不怕,又掏出那个人皮偶塞进锁孔里开了锁。

门一开,一股子呛人的皮料味就窜了出来,我被薰得双眼发昏,忙掏出手机照明将灯打开。

仓库里收拾得很整齐,架子上摆满了各色的料子,还有鞋底。

只是一进来,阿娇脸色就是一沉,伸手将我挡在身后,顺着引魂香一步步朝前走。

架子后面是一个很大的木箱,是阿爹用来泡料子的,说是泡软后才好制鞋,引魂香的烟径直窜进了木箱子里。

阿娇转眼看了看我,伸手就将木箱给打开了。

一股怪味窜了出来,一具发白的尸体泡在里面,我胃里一阵翻滚,阿娇却将引魂香一扔,手直接朝着水里伸手,揪着飘在上面的黑发将尸体扯了起来道:"是她吗?"

我猛吞了几口口水,看着王佳那张泡得发白的脸,沉重的点了点头。

"泡过后好剥皮,看样子这家是准备用她的皮做鞋啊!"阿娇随手将王佳的尸体丢了下去,转眼看了看架子上的料子,摸了摸道:"还有不少存货呢?用这种皮制鞋就算,连鞋底都是用这种皮层层钉的,这也太贵重了吧?谁敢穿啊?"

眼睛顺着阿娇摸过的皮料鞋底,我心里直发怵,仓库里的怪味让我怎么也承受不住了,扶着门猛的吐了起来。

"青九!"阿娇慌忙跟了出来,帮我顺着气道:"见多了就习惯了,你要想想你可能还是僵尸生的呢,就没这么恐怖了。"

这几天忙乱,我并没有吃什么,胃里抽抽得厉害,吐出来的都是苦水。

"如果你怕的话,趁着这家没人,我用化骨水将尸体毁了就是了。不过这具尸体这么惨,估计也不是她在做乱害人,皮匠毕竟是行内人,少招惹的好,就这样放着吧。"阿娇沉沉的叹气,语气十分无奈的道:"你们这个镇也太不安宁了些,有你和香婆婆在就算了,居然还有皮匠,这门手艺早就失传了,留下来的也都是大佬。"

我连苦胆水都吐出来了,舒服一点,顺手将门锁上,朝她道:"要不上楼看看?"

阿娇有点愣神:"尸体不是找到了吗?上楼做什么?这皮匠门从外锁不住在这里,但这种人一般都会留下点术法,留久了怕不安全。"

"没事。"我带着她直接上楼,到二楼拐角处放着我和阿爹的鞋架,上面的鞋子都是阿爹亲手给我制的,随手抽了两双递给阿娇:"看看。"

阿娇伸手一摸,立马惊叫道:"哇,还能制得这么漂亮,这皮匠手艺不错,改天让他也帮我做两双!"

心猛然抽紧,我又抽了一双阿爹的鞋给她,她却摇了摇头。

等摸过几双后,阿娇脸色慢慢的开始变动,将鞋放在架子上,看着我道:"青九,这……"

我朝她勉强笑了一下,脚步有点踉跄的一间又一间房的查看,连楼下厕所都没有放过,却并没有阿爹的痕迹,再次跑到仓库里,我放声大叫:"阿爹!阿爹!"

既然王佳的尸体被泡在木箱时里,难道阿爹根本就没有离开,那他又在哪里!

我脚下这双鞋或许和王佳家里失火以及她的惨死有关,现在她的尸体又被泡在阿爹泡料子的木箱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娇一直跟着我后面,一把将我抱住,朝我沉喝道:"青九!"

屋子里并没有半点回应,我身体发软,看着阿娇道:"用这种皮制鞋,有什么用?"

阿娇双眼一动,跟着脸色豁然惨白,松开我朝后退了一步,然后沉声道:"我也不知道,家里还有事呢,我们先回去吧。"

我微微点头,任由阿娇将我拉回去。

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只是不停的扭头看我,有时盯着我脚上那双鞋时,似乎眼皮跳了跳。

见她瞄了几次,我心中猛的火起,抬脚就要将鞋子脱下。

开着车的阿娇连忙松了方向盘,一把摁住我的手,沉喝道:"你不要命了!"

"那你得告诉我,这双鞋也好,阿爹特制的皮鞋也好,有什么作用吧?"我顾不得形象,盘着腿坐在座位上,手在那鞋子上一点点抚过。

皮料柔软,但我却曾见过蛇鳞闪过,纯白的蛇鳞,现在回想,楚皖的蛇尾夹着白金之色,并不是纯白色。

阿娇哽了好大一会,才苦笑道:"我只知道可以杜绝阴阳,也杜绝气机,走路不留痕。人脚撑地,头顶天,一旦脚与地不通,就会隔绝那人在天地间的气机。或许他这是在保护你,要不然你根本长不到这么大。"

"因为我是僵尸生的吗?"我苦笑的看着阿娇,沉声道:"这有什么说法吗?"

"僵尸不可能受孕,如若僵尸产子,则为死而后生,物极必反,那胎儿必定生气极旺,对那些精怪灵魅都是大补之物。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吧,他才隐了你的气机。"阿娇也有点慌乱,似乎说不清楚。

回到香婆婆院子里,类思广居然带着那四个老师坐在院子中间玩篝火,见我回来,忙朝我招手道:"这法子好吧?没有犄角旮旯,大家面对面坐着,背后有什么都能看到,又有大水在,阴邪不敢近身,绝对不会出事。"

我心里全是皮鞋的事情,朝类思广摆了摆手,自顾的进屋了。

屋内楚皖的牌子依旧在那里,伸手摸着小腹上那颗蛋,想到家里那些皮鞋,感觉跟作梦似的。

将笔记本翻出来,里面记录了95年所有网上能找到的灵异事件。

现在我所知道的,就是成都闹僵尸或许与我身世相关;而楚皖就算不是安徽那条渡劫的巨蟒,至少也有关联,要不他也不会以"皖"为名;至于香婆婆,那条黑蛇说过,她从松花江一路杀到喀拉斯湖,那哈尔滨那件事,和喀拉斯湖的事情肯定与她相关。

95年,很多地方都有灵异事件,却并没有湘西这个巫蛊传承之地。

而阿爹刚好从青城山九老洞捡到了我,然后到了这里。

我翻看着笔记本,掏出手机给阿爹打电话,依旧打不通,正想要不要直接问香婆婆,却听到外面传来惨叫声。

想到那四个老师,我急忙朝外走去,却见篝火旁边,类思广和阿娇一人一手摁着一个,却又仓皇的放开。

见我出来,忙朝我道:"快进屋避开。"

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见几团巴掌大小的黑影朝我扑来。

慌忙低头,可那黑影似乎有着灵性,跟着就朝我落下。

眼看一大团黑朝我罩来,我没法子避,本能的抱头准备开滚,却听到一声轻笑,跟着一阵狂风吹过,然后楚皖的声音朝我道:"你滚也避不开啊。"

听他语气似乎没事了,我忙抬头,却对上他的戏虐的笑。

那边惨叫不断,我慌忙看去,他却一把将我拉起搂在怀里,沉声道:"是皮蛊,皮脱筋断,不死不休。"

一听到这个名字,我猛的想到阿爹,眼皮跳动。

那边类思广和阿娇也都退开了,只见那四个老师在地上翻滚,不一会身上的皮居然自动剥落发黑,所有的关节也开落……

楚皖冷哼道:"皮蛊啊,失传好多年了。"

说着他双眼盯着我脚上的鞋,沉声道:"青九,知道谁剥皮最拿手吗?"

小说《渡邪》 第018章 事事回引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婚姻爱情小说
  3. 青春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