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妙世江湖行

更新时间:2019-07-20 11:08:17

妙世江湖行 已完结

妙世江湖行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彭文友分类:武侠主角:叶云吕三娘

经典小说《妙世江湖行》是彭文友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云吕三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元末,一名重情重义的剑客肖建魂在江湖被暗杀,他隐居江湖多年的朋友探花一笑得知后,重出江湖为他报仇,不料却引起江湖风波动荡,使得整个元朝政治动荡。朱元璋,张士诚,陈友亮三人先后实力增强,随后探花一笑得知岳好友肖建魂炸死,他心如死灰……被迫前往天山治病。 天意如此,宿命难为!一个隐藏多年的杀手赵啸天,原本可以一统江湖,为所欲为,但最终还是被探花一笑给击败,成为千古骂名。最后探花一笑流浪江湖数十年,创世天下太平,最终隐居于天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探花一笑功夫深不可测,岂又能比他的心更难测?

叶云手中已拿到自己的真龙白玉,紫金城不知道探花一笑是如何办到的,他只见滴血莲花剑出鞘,剑光一闪,剑光早已开出花来,紫金城岂能见到叶云如何取得真龙白玉的。

紫金城再看看吕三娘,吕三娘已不是人一样的站在那里,因为她跟一根木头没什么两样,但她很庆幸自己的头还在自己的脖子上就已经满足了。

吕三娘傻傻一笑,道:“叶云,原来你的剑并不慢,听说你在路家庄与铁笑花一战,你不该输给他的。”

叶云道:“输赢对我并不重要,我说过,只要有心人,上天也会负重,厚德就会使人得到重生,也许你并非听过我说的这句话,但有人已经知道。”

“你想做什么?”吕三娘道。

叶云摇摇头道:“你不会明白的。”

吕三娘又何尝不知道,如今朝廷腐败,当过一官半职的人,谁不想趁乱贪污枉法,谁不想利用权利为所欲为。

吕三娘眼睛湿润,他叹了口气,道:“你不是要救天下苍生吗?那好,我就想看你如何去救天下苍生,如何厚德重生?”

紫金城大吃一惊,走了过来道:“叶大侠,她在胡说八道,你别见怪。”

叶云脸色一沉,一把抓住紫金城道:“这不关你的事,站一边去。”

紫金城脸色一变,被叶云一推,稳稳坐在凳子上很不是滋味。

叶云转过身盯着吕三娘道:“你这话是何意,你暗地里又做了些什么?”

吕三娘冷笑起来,道:“有人要让他死,让他灭?”

“谁要谁死?”

“我会告诉你吗?你不配知道,我会让你痛苦一辈子,让你把欠我的都还回来,”吕三娘狠狠道。

叶云欠了吕三娘什么,当然只有叶云知道。当年秋洪瑾要杀叶云时,是吕三娘冒死拼命给他报的信,当年叶云的妻子秋霜误会吕三娘给她下毒,曾经派人杀过吕三娘,让吕三娘无处容身,做了街头乞丐。

叶云的心开始滴血,他想起以往一幕幕残忍的事历历在目,他无助地靠在桌子上,看着门前雪花红梅纷纷扬扬,他的眼睛早已模糊不清。他的手在颤抖,他的心在发冷。

突听紫金城道:“他是路小飞,路家庄的路小飞。”

吕三娘“哈哈”冷笑道:“他不是路小飞,他姓紫。”

紫金城突然全身毛骨悚然,忽热忽冷,勉强笑道:“你在说什么?”

吕三娘道:“他姓紫,紫小飞。”

叶云早该想到路小飞姓紫的,他在犹豫着什么呢?

叶云脸色发青,他的手已握的紧紧的,冷冷地道:“你把路小飞怎么样了?”

“不是我把他怎么样,是施耐炎要路小飞的命,”吕三娘道。

叶云已看见了一双可怕的眼睛,这是一双无血无泪无情无义无色无光的眼睛,叶云全身都在颤抖,紫金城走了过来,眼睛盯住吕三娘道:“说,路小飞到底是谁?”

吕三娘心想道:“想必现在他已经动手了,就算你们的轻功在好,赶到路家庄已得半柱香的时间,告诉他们又何妨?”

吕三娘“哈哈”一笑,道:“祝修武没告诉你吗?路小飞身上有一块真龙白玉,而且上面刻写你们紫家姓氏,你难道真的不知道?”

叶云道:“是谁告诉你的。”

紫金城对叶云道:“施耐炎,是施耐炎告诉他的。”

吕三娘道:“没错,就是施耐炎,施耐炎。”

酒铺门外的雪下得好大,地面早已铺成厚厚一层白雪。

紫金城脸色发青,他想到妻子王蕾离家出走之时的情形,她似乎已怀了他的孩子,如今又知道路小飞身上有真龙白玉,他不顾一切,往酒铺门外蹦了出去。

叶云转身准备跟着紫金城走去,突听吕三娘道:“叶大哥,也许过了今天你会恨我,但在你恨我之前,我想要你明白,我吕三娘不是一个冷血无情无义的女子,”吕三娘接着道:“你不是要为铁剑肖建魂报仇?现在我告诉你,铁剑肖建魂不是一个人杀的,是两个人,一个人女人,一个施耐炎。”

叶云对她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喝道:“多谢!”说完叶云朝着路家庄走去,后面传来吕三娘的声音道:“风雪难开半门,门前白花闹春;只恨春意晚来,路家飘雪目忍。血染梅花争艳,输家难免伤情。人皆探花一笑,谁知其心难愁。”

声已绝,满地雪花笑无声,风尘静,刀声起,寒杀难免也有愁。

路家庄早已一片厮杀声,混乱声。有的人逃跑,有的人喊救命,有的人为鱼肉,有的人在挣扎。只有管家黄大虾在翻金银珠宝,似乎这就是他想要的一切。

路小飞已进入他母亲的卧房,他在找什么?到处翻得乱糟糟的,突然找出一个木匣子,路小飞打开木匣子,只见里面有封血书。封面有两个字“王蕾”,路小飞把信拆开,念道:“元正十一年四月,颍州人刘福通为北方红巾军领袖,他与韩山童以白莲教教主的身份广收门徒,准备推翻元朝政治统治重建宋政权,当时我姑姑张珏是白莲教副教主,她为了让紫衣剑协助刘福通,韩山童在聚义庄举义,并让我与紫家紫金城结为夫妇,后因我姑姑当时是萧金鸿之妻,后被赵世忠所杀,我得知后,怀了你而离家出走为姑姑报仇,后来白莲教被官府得知与刘福通勾结,一路追杀我,我最终逃到黄沙镇,被路欢喜所救,七个月后生下你,便把真龙白玉给了你,不料那天也是我的宿命,所以在白玉上刻了紫字,希望你长大后明白,你不是路家人,而路家人却对我们母子有恩,孩子,今后的路无论有多难,你都得撑下去,保重孩子。”

路小飞拿着手中的信发笑,他拔出弯刀,怒气冲冲从卧房走出二房,在走进大堂,看着满地血光,脚鞋带进大堂的白雪。他的弯刀早已向黑衣人砍去,路小飞的心已破碎,他使出的弯刀在已收不下来,只见他弯刀上一滴一滴的血滴下,他眼前多了一个人,路家的管家黄大虾,黄大虾见到他的人站着,在见着他手中的弯刀。黄大虾连滚带爬,金银珠宝已扔在雪地,拔腿怎么跑也跑不快。

突见瓦片房顶黑衣人手中的剑也出鞘,路小飞只见黑影一闪,黄大虾的胸膛已被剑刺穿。

路小飞看着黑衣人把剑硬生生从黄大虾胸膛拔了出,又看着黄大虾在他的面前缓缓躺在地上,路小飞的生命在已不属于他自己,他手中的弯刀发出了响声,雪花红梅,在空气之中早已凝固,刀声异响,乱耳穿心。

路小飞大声喝道:“施耐炎拿命来,”他的弯刀劈向施耐炎,施耐炎一闪,路小飞已劈空,只见路小飞弯刀已转向回旋风,施耐炎大吃一惊,脸上的面纱已被刀尖刮破,脸上皮开肉绽,一张看似有些皱纹的脸已露了出来,施耐炎大吃一惊,心道:“短短数日,他的刀法却突飞猛进。”施耐炎伸手摸摸脸上的刀口,往嘴里一舔,喝道:“给我杀,一个都不许留。”

路家庄太热闹了,热闹得哭出泪来。燕士郎拿着一个看似鸟笼的箩筐走进路家庄,突见眼前尸体遍地,他整个人已惊呀,飞奔朝房里跑去,只见一群黑衣人已站立一排,路小飞人已跪在地上,弯刀已**雪地里。又见施耐炎剑已当空,一个转身,直刺向路小飞。燕士郎腰间的剑已出鞘,他脚踏雪地,如猛虎般奔向路小飞,在路小飞眼睛紧闭,心如死灰之际,燕士郎的剑挡开了施耐炎的剑。施耐炎大喝一声,反手一剑刺向燕士郎,燕士郎一个转身,施耐炎的剑贴他身子而过,施耐炎甚是惊讶,不敢怠慢,一招“登龙造急”剑光一闪,直向燕士郎头顶劈去,燕士郎横剑当空,连连后退,只听“唰唰唰”一连三声,施耐炎的剑砍在燕士郎的剑上,燕士郎的剑已被他砍断,燕士郎人已退到路小飞身旁,眼睁睁看着施耐炎一步一步向他们逼近。

突见房顶上人影出现,滴血莲花剑一闪,人已站立在施耐炎面前。

紧接着听到屋里有个四十岁左右的汉子道:“叶大侠,都死了。”说话的人正是紫金城。

叶云脸色苍白,衣服衫上在雪花的映衬下有些花白。他的滴血莲花剑剑身有一红点,有人说这就是滴血,一滴血,传言这把滴血莲花剑是用血和莲花铸造而成的,当莲花在人血中开放之时,正是滴血莲花剑诞生之日,这把剑,曾经代表作江湖英雄无畏无惧的正义之道,如今,在场的人终于见到这把剑的真面目,有多少人不赞叹,不脸红,不畏惧的。

施耐炎连连后退,他看见叶云脸色沉重,他想到叶云曾经杀死出卖他的朋友徐万千时也是这副模样,施耐炎的手在发抖,他的心开始胆怯。

叶云突听后面有人大喝,脚步声已靠近他,他大喝一声,人剑一闪,在黑衣人中间一闪而过,黑衣人在已不动,手上举着的刀保持同一个姿势。

施耐炎一见,拔腿就跑,紫金城本想追上去,突然被叶云叫住道:“现在不是杀他的时候。”

紫金城道:“说得没错,”然后他走进路小飞,在看看燕士郎道:“伤得可不轻,”突见路小飞晕了过去,燕士郎大喝道:“路公子,你没事吧!”

叶云道:“他只是晕了过去,过会儿就会儿便醒了。”

燕士郎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紫金城道:“去我哪里?再找个大夫给他治病。”

叶云点点头,道:“我去找大夫。”

燕士郎看着叶云道:“叶大哥,你上那里去找,路公子失血过多,恐怕来不及。”

叶云跑到路小飞跟前,伸手封闭他的伤口穴道,喝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让他死的,你们去紫剑阁等我。”

叶云跑出外面,见一匹马,飞身跃了上去,衣衫纷纷扰扰,雪花飞舞,叶云大喝一声,马鞭挥在马背上,一眨眼功夫,探花一笑已出了黄沙镇。

白雪皑皑,风雪交加,路马行人,见一草屋也被雪覆盖。雪花也压满茅顶有些喘不过气来,好在茅屋里生了大盆火,缓解了这茅屋顶上的压力。

茅屋外站着一个缕缕白毛,两面清风,胡须银白,手扶仙杖,腰椎挺直,人称独妙神算江怪人。

江怪人念道:“残败雪花数十载,难有一年冬厚棉。高山深处竹叶青,梅花最好数今朝?”

“千里之外急见君,风雪再大又如何?只为故友求医道,不远千里奔马来,愿君闻词相随去,雪冻三尺怎奈何?”江怪人听到说话声,转过身放眼望去,见两人,一辆马车,来人真是探花一笑叶云和一名粗大汉罗筷子。

江怪人拱手急忙走出去茅坎相迎道:“叶大侠大雪纷纷来到寒舍,想必话已在诗中说明了,等我取来药箱跟随你走一遭便是。”

叶云拱手行礼道:“有劳江先生了。”

“哪里哪里,我本一个行医之人,蒙大侠救命之恩,定当帮助大侠救人,”江怪人道。

江怪人手扶仙杖,慢慢走进屋里,把炭火用雪覆盖,取过药箱便走了出来,粗大汉子罗筷子立马接过独妙神算江怪人手中的药箱,轻轻把他扶上车,叶云坐在车棚子里接应江怪人,叶云道:“江先生,真对不住,在这恶劣的天气让你去救人,真是难为你老人家了。”

突听粗大汉罗筷子道:“叶少爷,这雪下得真大,马车走得慢了些,不知何时才能赶到黄沙镇。”

叶云道:“别急,只要有独妙神算神医在,路小飞一定会没事?”

江怪人笑了笑,心道:“叶大侠只佩服我医术高明,却不佩服我功夫,等救了人让他见识见识我独妙神算的功夫本事。”

罗筷子道:“我听叶少爷的便是,对了,叶少爷何时才回叶家庄,赵大侠昨日便到了庄上,他叫我来黄沙镇找你,没想到在路上碰见了你。”

叶云笑道“你是说赵乘风赵大哥吗?”

“是的,少爷。”

江怪人微微一笑,道:“叶大侠与那位赵乘风很熟悉吗?”

叶云惊讶地问答:“是的,他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世道向你怎么好的人已不多了,”江怪人叹道。

叶云没回答,风雪已把回去的路盖上,还好有粗大汉下车牵马。马车又过了一个山头,终于见到黄沙镇唯一看起来起眼的一座高山森林。

马车已到了紫家后宅,燕士郎,紫金城出来相迎,甚是感人。

突见江怪人出了棚子,燕士郎脸色一变,心道:“怎么会是他?”

正是雪满天地,探花冒雪请大夫,留下惊人梦。

小说《妙世江湖行》 第十二章 血洗路家庄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科幻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种田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