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惊鸿惑世

更新时间:2019-08-12 09:57:15

惊鸿惑世 已完结

惊鸿惑世

来源:掌读520作者:度寒分类:重生主角:叶沐歆稼轩霸宇

主角叫叶沐歆稼轩霸宇的小说叫《惊鸿惑世》,是作者度寒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重生?甚好!天才资质被废?无所谓,强者就是强者,杀手之王、黑道帝王都是她的徒弟,难倒会搞不定这点小小突发状况?换个时代照样风生水起,锋芒毕露,把看她笑话的家伙们,个个变成笑话。腹黑狡诈,阴谋算计,别用她玩剩下的东西来卖弄,成吗?阴狠狂妄,明争暗斗,用在超S级强者身上,不是活腻歪了找屎么!潋滟了万千风华的眼眸充满了杀伐果决,犀利异常,时时挂在嘴角的浅笑却又显得那般无辜,这位女主喜欢阴谋阳谋一块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那以后,不管叶初晨受了多少苦早了多大罪,他始终不闻不问,只当世间不曾存在过这个女儿。

而今,还打算跟其他人一起,联手置她于死地的人吗。

叶战堂,好父亲啊!

叶沐歆此刻已是面沉似水,五指紧握成拳。

心中越是愤怒,她的神情反而越是宁静,脑筋里前所未有的清楚。

“啪……”她猛的打开了门。

夜风呼啸,倒灌入房内。

叶沐歆眼中暗红色的光冷冷一闪,那如冷箭般划过的锐利,比这寂冷的夜还要森寒几分。

几个身穿黑色长袍的高大男人,围门而站,他们腰间所系的腰带上纹绣着叶家的族徽,正是看守着叶家祖庙,负责刑罚之责的金刀侍卫。

他们一见开门的人居然正是叶二小姐,皆是一愣,原以为守在门口值夜的应是墨亭居的小丫鬟,谁想到,二小姐会亲自来开门呢。

“带路。”叶沐歆一扬头,狂傲之极。

“啊?”反倒是叶家的金刀侍卫集体愣住了,对方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反应丝毫没在意料之中。

“不是要来‘拿’我吗?还不走?”稳稳踏出一步,沉稳若泰山,叶沐歆嘴角勾起浅浅的笑,绝美。

“这……”两个金刀侍卫快步上前,手中拿着的绳索,原是打算将叶二捆个结结实实,可不知怎的,一见到叶沐歆嘴角挂着的笑,竟齐齐打了个寒颤,手腕一下子失去了力道,抬不起来了。

好美!

也好可怕!

让人不自觉的想到了风雨中摇曳的罂甜花,散发着无法抗拒的浓香,可也是致命之毒,哪怕沾染上一点点,都可轻易毒杀武宗以下的所有凡人,即使备有解药,也决计不会有吞下解药的时间。

真真正正的见香封喉,救无可救。

叶沐歆一扬手,从门框上拔下了一截断箭,用袖子一挡,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丢进初晨戒内。

紧接着便信步向前而行,金刀侍卫被动的跟在她身后,反倒变成了跟班的,气焰整个被压了下去,至于拿用来捆人的绳索,不知不觉间也藏了起来。

反正二小姐很配合,不绑,便不绑。

留下的金刀侍卫,进房粗略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人后,退了出来,顺手带上房门。

叶家是炼器世家,富可敌国,财富积累的速度令人咂舌的快。

想要求得一件叶家炼制的幻器、灵器,所花费的代价,往往高到寻常人难以承受。

叶家的东西,从不愁卖,大把人排着队,等在那儿,一器到手,别无所求。

叶家出产,品质保证。

虽然叶家每年都必须要拿出一半所得供奉给皇族,余下的那部分却也是天文数字,足够整个家族维持一种体面的富贵生活。

叶家,祖庙,位于叶府最南。

祖庙乃是一个家族的传承之地,最高的精神象征,自然要修建的富丽堂皇,配得上叶家在北闻天,乃至整个铸天大陆的崇高地位。

外人所不知的是,这里除了祭拜、缅怀、祈福之外,另一个重要的作用便是:叶家刑堂,主罚。

叶沐歆往祖庙前亭亭玉立的一站,左看了一眼,右看了一眼,眉眼中寒栗之色凝结成了霜。

左边站着十八个人。

右边站着十八个人。

中间一个鬓发斑白的中年人,身材高大,脑袋有点小,下颌尖尖,颧骨凸起,相貌极其平凡普通。

唯有一双眼异常凌厉,一看便知是不好对付的角色。

这人就是叶战堂,叶氏之主,叶二的父亲。

叶沐歆在日记上见过他的小像,当时便觉得奇怪,一见真人,那股子诧异感便更加浓厚了。

叶初晨的容貌绝对可用倾城倾国四个字来形容,绝色美人,光华夺目。

叶战堂呢?相貌委实平常的很,扔人堆就找不到的普通人。

细细端详他的五官,也绝找不出与叶二有一丝相似之处。

小眼塌鼻厚嘴唇,倒是或多或少能在叶家其他三个小姐身上寻到影子。

叶初晨,真的是他的女儿吗?

又或是叶初晨比较像她的生母多一些。

日记上对生母的描述几乎没有,模糊的寥寥几笔,只是说她娘生她时难产。

好不容易产下孩子,体力透支过度,没过几个时辰便玉殒了。

叶沐歆纵然有疑惑,也无从解惑。

祖庙正中央,躺着一个人。

乍一看过去,会以为那是一具尸体。

**在外的肌肤,全都是青黑色。

七窍往外汩汩流着黑血,腥臭扑鼻。

偶尔也能从她胸口处微弱的起伏得知,她还吊着一口气在。

但这条命早就成了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叶芙蓉!

居然是从她院子里吃了大亏离去的叶家大小姐。

瞧她这幅惨相,应是离开后,没有人及时施救解毒吧。

若非之前被叶沐歆断去一腕,毒血流出大半,怕是此刻,她早已死的透透了。

“孽畜,跪下!”叶战堂陡然间大吼一声,声音震翻屋顶。

叶沐歆面寒似月,“深夜唤我前来,不问青红皂白,先要我下跪,我犯了什么错,值得各位叔伯长老乾坤大怒?”

叶战堂没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凝着突然间陌生起来的女儿。

身侧,主刑罚的大长老,也是叶战堂的哥哥叶战风一指叶芙蓉,阴测测的说道。

“残害手足的孽畜,你将芙蓉害成这样,还想装作无辜?”

叶沐歆悠然浅笑,“大长老这话,我听不明白,我什么时候残害手足了?叶芙蓉变成这样,与我又有什么关系,还请大长老仔细把话说清楚。”

灯火摇曳之下,佳人孑然独立,侃侃而谈,毫不避讳展现滔天气势,让人几乎不敢目视。

纵然是未废之前,叶初晨也从未如此的让人移不开眼过。

一屋子人,有过半数怔怔着看着她。

叶沐歆却只盯着叶战堂一个人看,那是叶战堂,叶初晨的爹爹。

别人可以落井下石,那么他呢,对她又会是什么态度。

叶战风眉峰锁紧,没想到叶二还敢不客气的顶撞回来。

怒色更胜,厉声道,“我已经令人细细调查过,今日听说你身子不适,芙蓉好心好意前去看你,没想到你这畜生心狠手毒,竟然下毒残害亲姐,还斩去了芙蓉的一只手,如此灭绝亲情的阴毒手段,你敢说与你无干?”

叶芙蓉哼唧了几声,眼角微微掀起一条缝,涣散的眼球中满是怨毒。

叶战堂冷冷的瞪视着叶沐歆,眼中寻不到半点慈父亲情。

叶沐歆心中有了数。

之前的猜测,全都是正确的。

完美的叶初晨不再完美,再无利用价值,不为叶家所容,就连她的父亲,心底对她也是冷漠寡绝,浑然不在意她的未来会是怎样。

叶沐歆的目光,越发淡然,宛如一阵微风,扫过面前的每一张脸,有老有少,有认识也有不认识,他们全都是叶家人,所谓亲人。

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叶初晨会伤心,她却不会。

他们对她无情,她刚好乐得全无负担的。

“大长老在讲故事吗?果然是个好故事,听起来,很引人发笑呢。”叶沐歆仰头看着暴跳如雷的叶战风,冷冷的一勾唇。

“玄阴灵根被废,我武功尽失,成了你们眼中的废人,而叶芙蓉却还是完好无损的叶家大小姐吧,据说实力还挺不错的呢,请问,一个废物要怎样去残害家族中公认的高手呢?”

叶战风一窒,理当当然的指责道,“你下毒!”

“毒从何来?”叶沐歆无畏的反问回去。

叶战风又是一窒,叶芙蓉身上中的毒,他们检查过了,是一种霸道非常的毒,市面上极为难寻,有钱都不一定能买的到。

叶初晨回到叶家有一段时间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非必要,绝不离家,她又是从哪里得到了这毒呢?真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到合理的解释,叶战风一双眼血红,蛮横道,“我怎么知道你从哪里找来的毒,芙蓉去了你的墨亭居,出来后就变成这副模样,你怎么解释?”

一音落地,全场寂静。

似乎每个人都在等着听她的‘顽辩’。

叶沐歆微笑着眨了眨眼,黑睫优美飞扬,“原来你是没有真凭实据,凭猜的,要把事情赖到我身上啊?”

优美的音色,刻意拖长,借机观察每一张脸的动静。

当清冷的眸光若有若无的瞄过叶战堂时,叶沐歆发觉对方也正在看着她,那两道深幽的眸光里藏了些快意,还有一丝来不及藏起的憎恶。

快意?

没错!叶沐歆确信自己没有看错。

她心里冷冷的笑,连连摇头,叶初晨啊叶初晨,你之前的人生究竟是怎样的?

遭逢大难,家族的人趁机来踩你也就罢了。

怎的连你的父亲,对你都是这番态度,坐山观虎,似乎还有点乐见其成的意思。

没了绝佳的资质,就恨不得女儿被虐死掉的父亲吗?有趣。

如此势力的父亲,有没有,似乎并不重要吧。

本可以看在叶初晨的面子上,与她的亲人们相安无事的,各安天命。

可一而再再而三被欺到头上,一味隐忍退避,可不是她叶沐歆的风格啊。

小说《惊鸿惑世》 第19章 祖庙遭罚,谁敢讨打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职场对决小说
  3. 灵异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