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大明江山图

更新时间:2019-08-25 11:35:27

大明江山图 连载中

大明江山图

来源:酷炫书城作者:妄语臣分类:穿越主角:李林波凌瑶

完结小说《大明江山图》由妄语臣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林波凌瑶,书中主要讲述了:从朱元璋开创大明的旷世伟业,到建文帝朱允炆的下落不明,再到明成祖朱棣篡位登基后的文治武功。明朝初期,传奇甚多。一幅暗藏玄机的明代宝图,引发了六百年后的一次古画鉴定,并借由一段跨越古今的时空旅行,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明暗争夺。真真假假间,一切,都恍若梦中。也许,这就是个梦。一场跨越六百年的未来之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明朝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六月十三,大明都城南京。

“吱呀——!”

落日下,伴着一阵沉重的声响,大明都城南京坚固的金川门被慢慢打开,仿若一个时代的黯然落幕,又如同新篇章的缓缓开启。

随着城门洞开,城门内侧是开城投降的守城士卒、列队垂首的黯然寂寥;另一侧,则是城外军队气势冲天的群情振奋。

城门内外、恍如隔世。

似乎谁也未曾料到,这座堪称铜墙铁壁、坚固异常的大明都城南京,竟会如此轻而易举地不攻自破。而这场历时四年的“靖难之役”,也以这样的方式,迎来了尾声。

眨眼之间,一队彪悍的北方铁骑未等城门彻底敞开,便已毫不客气地疾速冲入城内。随即,一支支来自燕云的战马铁蹄,凶狠地踏在城内青石路面上,密集的“哒哒”声隆隆作响,直令立在道路两侧的守城士卒们缩紧脖子、感到头皮阵阵发麻。不过,这些入城的燕军骑兵却根本无视一旁躬身而立、瑟瑟发抖的众守军,而是快速接管了金川门的防务,并将一面硕大的“燕”字旗帜插上了城头。

正是这面大旗,自四年前靖难之役爆发,由北平出发、辗转千里,历经四年的风雨,如今,终于插上了大明都城南京的城头。而燕王朱棣与建文帝这对叔侄之间的皇位之争,似乎也终于尘埃落定。

下令开城的守将抬头偷瞄了眼那代表着燕王朱棣的旗帜,夕阳的余晖下,只隐隐觉得,那本应是亲王规制的旗帜,似乎尺寸上已稍稍僭越了朝廷的礼法。甚至,不知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借着落日的映照,更像是为那旗帜的四边撒上了一层亦真亦幻、象征着帝王的御用明黄之色......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燕军兵将已大步入城,守将再没有眼力,在无数寒光闪闪的刀刃之下,也知道现在根本不是计较这些礼法规矩的时候,只得继续垂着脑袋,带领身后一干守军士卒,静静恭候着那位大人物的入城。

自己的性命今晚能否保住,乃至以后的荣华富贵,就全凭他的一句话了。

“呜——!呜——!”

这时,只听几声号角从已被燕军控制的金川门城头上响起,那是大明亲王入城时的特有角声,守将竖起耳朵仔细一听,这入城的号角倒是还合乎礼制,没有像城头的旗帜那般出格,心中不禁五味杂陈,自己也说不上究竟是何滋味。

而紧接着,一队衣甲华丽的侍卫已开道而来。守将暗忖,下面入城的,必是那位此番率军南下、与当今皇上争夺帝位的燕王殿下了,赶紧率一干手下在路旁单膝跪地、抱拳行礼。众人更是不敢将视线有丝毫地上扬,只能惴惴不安地垂首望着面前的青石板,心中七上八下。

随后,四周忽然开始安静下来,守将俨然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正在一步步地逼近。不多时,当四支装有鎏金蹄铁的战马马蹄映入守将的眼帘、并在其面前缓缓止住后,守将深吸一口气,依旧未敢抬头,而是立即高呼道:

“末将恭迎燕王殿下入城!”

随即,便大气也不敢出,静静等候着面前来人的回答。

可是,在这令人忐忑不安的沉寂中,却久久没有听到面前马背上之人的任何回音......

此刻,周遭几乎鸦雀无声的寂静,恍如一把无形的利刃,在一寸寸地逼近着守将的脖颈,仿佛命将不保。

此间唯一发出些许响动的,便只有守将目之所及处、面前那匹冷冷打着响鼻的战马。而依旧不敢上抬的视线内,也仅能依稀看到自马鼻中喷出的、那一股股不可一世的雾气。

顷刻间,守将只觉得周身汗出如浆,胸中心跳不断加速,背后更是顷刻之间已被冷汗浸透。卑微胆怯的视线之中,却仍然只能看着马腿之下的部分,仿佛不敢越雷池分毫。而面前的战马仿佛此刻也正在扭头扫视着自己,不屑的战马响鼻声中,除了居高临下的霸气与傲慢外,似乎,更带着坐骑主人隐隐的不满。

守将舔了舔嘴唇,越发战战兢兢,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但这种令人窒息的沉默实在让人煎熬。在咽了口唾沫后,守将最终狠下心,不顾身上所披的沉重甲胄,随着“咚——”的一声脆响,其双膝已重重跪在坚硬的青石板地上、而后更是费力地伏身叩首,大声道:

“末将恭迎燕王殿下入城!”

这一回,守将口中所言虽与方才无二,只是,纵使身披铁甲、也不惜伏身叩首,用的却是朝见皇帝时的大礼。而在短暂的沉默后,马背上也随即终于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嗯......平身罢。”

一听到那淡淡的“嗯”,守将只觉如蒙大赦,终于暗暗松了口气,立即狼狈地爬起了披着重甲的身子。

尽管按照大明军礼,本应路迎从便,况且众人皆披甲在身,单膝跪地便足以。但是想到眼下的情况特殊,守将一时也顾不得许多了。而从回应者的语气来看,自己这条命,也的确是保住了。

这次,站起身来的守将,终于可以勉强看清眼前这匹战马的全貌,而这长脸的畜生却竟然正眼也不瞧一眼自己,反倒带着几分似人一般、睥睨天下的目光,一边肆无忌惮地打着响鼻,一边倨傲地扫视着这大明都城中的一切。

忽然,面前的战马竟再次扭过头来,对着谨小慎微的开城守将,自马鼻中喷了其一脸雾气。守将不敢躲闪,正被面前这战马喷得有些手足无措,却忽见马背上之人正向自己勾手,示意其靠近上前——

这......燕王殿下是叫我走近几步问话?

情势所迫,守将怎敢不从?只好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喏喏地凑了上去,却丝毫不敢抬头去看那马背上燕王——朱棣的尊容,直到一个带着几分杀意的阴沉声音,自那马背上传来:

“建文帝,在哪?”

而在守将抬起胳膊、哆哆嗦嗦地遥指之下,东南方的城内皇宫处,竟恰在此时腾起了几股的黑烟,继而更是迅速冒起隐约的火光——

随即,通红的烈焰与浓重的黑烟,已映满了天边的晚霞,犹如一场玉石俱焚的不甘告别。

“纪纲。”

望着远处燃起火光的皇宫,只听燕王朱棣低声一唤,其身后一名千户武将立刻带马赶至近前。只见此人利落地带住坐骑、身形丝毫不为所动、稳稳抬手行礼,显然弓马娴熟、身手不凡,似乎正是那名唤纪纲之人:

“卑职在!”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燕王朱棣意简言赅。

而暗暗瞄了眼正一脸阴沉、眉头微蹙的朱棣后,这名为纪纲的千户立即明白了自家主子此话的所指。

如今守军主动献城、燕军顺利攻入京城,可谓大局已定。唯一阻挡燕王登上皇位的阻碍,便仅剩仍在位的建文帝了。而论对都城皇宫的了解,除了燕王朱棣,似乎也没有人比自己更加熟悉这里了。

“卑职领命!”

纪纲答应一声,正待气势汹汹地引一队人马杀奔皇宫的所在,朱棣却又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

“慢!”

纪纲一愣,不知除此之外,还会有何吩咐。值此分秒必争之际,难道,还有什么比立刻抓到建文帝更加重要的事情不成?

此时,却见朱棣面色阴冷地嘱咐其靠至近前,而后用外人难以听清的细声叮咛道:

“除了建文帝外,还有一件同样重要的东西,孤四年来一直对其魂牵梦绕。此番,务必要为孤一并取来!”

霎时间,纪纲一脸凝重,像是同样想起了什么。朱棣虽未明言,纪纲却像是知晓其中底细一般,清楚地知道朱棣所言究竟为何物。

但为了以防万一,纪纲仍然借着拱手领命之机,低声确认道:

“卑职明白!一定完好无损地带回那幅画,进献于殿下!”

“嗯。”

朱棣满意地点点头,挥手示意其可以出发了。

纪纲不再多言,随即率一队精干人马直奔远处的皇宫疾驰而去。而朱棣凝视着纪纲一干人远去的背影,却像是望眼欲穿般,依然挂念着那样堪比建文帝下落的重要之物,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犹在暗自念叨着什么。

而后,随着燕王朱棣强自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打马昂首开进城内,跟随在其身后无数战马的嘶鸣与列队而入的脚步声,再度淹没了片刻前的短暂寂静。

“哗哗、哗哗......”

燕军步卒们披甲执刃,成队而入,浑身带着一股无可阻挡的雄迈气势,昂首阔步地开进了南京城内。那脚步伴着甲胄发出的阵阵声响,在金川门内外久久回响,犹如历史车轮的滚滚向前。

只是,此刻无人注意到,低头退让至一边的金川门守将,深埋的面容间,仿佛隐藏着难以名状的疑惑。就在方才朱棣对着纪纲暗自嘱咐之际,这守将模模糊糊地似乎也听见了朱棣的只言片语:

燕王竟似是惦记着什么重要之物......而且,还为此物四年来魂牵梦绕...... 

四年前,不正是先皇朱元璋驾崩、建文帝朱允炆登基之时吗?

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回想着方才纪纲同样低声的回答,守将更是满腹狐疑。莫非,朱棣所言四年来魂牵梦绕之物,并非皇帝宝玺、而竟会是四年前的一幅画?

此时,金川门城头上那面飘扬的“燕”字旗帜,正在夕阳萧瑟中迎风舒展,静静目睹着城下这新旧交替的一幕。

只见,那崭新的旗帜时卷时舒,映着远处皇宫中的火光,似乎也在默默感慨着,区区四年之间,大明江山竟已然易主的巨变。

————————————————————

小说《大明江山图》 楔子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都市小说
  3. 校园小说
  4. 架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