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家有侧妃之王爷给我滚

更新时间:2019-09-18 11:22:07

家有侧妃之王爷给我滚 连载中

家有侧妃之王爷给我滚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小汘分类:穿越主角:凉歌顾瑾逸

经典小说《家有侧妃之王爷给我滚》是小汘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凉歌顾瑾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人活一辈子,不可能一辈子不走运。如果一个人平平淡淡走过了十九岁,那么请一定要相信,十九岁后,人生一定会有奇遇。翻手为云也好,覆手为雨也罢,总有那么一天,天将降大任于斯。刘一汐从未质疑过这话的真假。十九岁前的她,日复一日重复着简单而又平凡的日子。岂料世事无常,十九岁后的她,一朝翻身成了王爷侧妃,还顺带捡了个杀手阁阁主的身份。从此身边美男日日环绕,日子过得不要太惬意才好。只是像朋友间互换礼物一般,得到多少,就得付出多少。苍天从未饶过谁。看似平静的湖面下,实则早已暗潮涌动。手执棋子操纵一切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处处危机,步步惊心。巨大的谎言结束后,迎来的是风平浪静,还是巨浪滔天?阴谋诡计下,又是谁拿真心为注,赌一世荒唐,惹爱恨嗔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说:“哥,你怎么称呼?”

厨师长吓得差点跪倒在地上,“娘娘折煞小人了,娘娘是贵人,小人一介草民,怎能担得起娘娘兄长之称。”

我……这里的人都把等级观念看得很重要,我只是想跟他们显得亲近些而已,他们动不动就跪,这不敢那不敢的,无奈……!

“好吧好吧,那个不知总厨如何称呼?”

“回娘娘,”厨师长恭恭敬敬的答道:“小人姓马,因为家中排行老七,所以父母起名马七,年轻时别人叫我小马,现在他们叫我老马,您可以称小人马掌厨,或者老马,都可以。”

“噢!”我点点头,他让着我坐,我摇了摇头。“马掌厨,膳房里有鸡肉吗?”

“鸡肉?有,娘娘是饿了…?”

“不是,我是问你有没有生的鸡肉,就是还没做成菜的鸡肉。”

马掌厨不解的看着我,“生鸡肉有,娘娘要生鸡肉做什么?”

“有就行。”我笑着看着他,“我要做一道菜,你帮我准备半锅油,面粉还有生鸡肉,我来做菜。”

“好……的。”马掌厨犹豫的看着我,吩咐小厨子去准备我要的东西。

“娘娘,这些鸡肉是腌制过的,不知道行不行?”

“当然行,腌制过的更好啊!”

“好的。”

我要的东西很快就准备好了,膳房干活的人都时不时好奇的瞅我一眼,不知道我在干嘛。我将袖子挽起来,白玉帮我洗了手,我将腌制过的鸡肉放进锅里煮了一阵儿,捞出来后给鸡肉裹上面粉,在案板上放着。又问马掌厨要了一些带着骨头的鸡腿和鸡翅膀,如法炮制的煮好裹上面粉。马掌厨帮我将油温好,这么一大锅油我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因为是架空的古代,和现实世界的古代不同,所以奇奇怪怪的我也搞不懂。

马掌厨不放心我,非要帮我炸,我觉得他是怕我把厨房给烧了,想想他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就让他来了,毕竟他是专业的厨子。不过膳房这么大,整整一个四合院一样的庭院,我要是真想烧一时半会也烧不完呀,我觉得马掌厨是多虑了。

我没有做炸鸡的经验,但是依样画葫芦,我觉得应该可以成功。鸡肉下锅后,我从一往二百四数着。以前经常吃正新鸡排,鸡排就是下锅四分钟捞出来的。我慢慢数着,看着鸡肉一点点变得金黄。马掌厨不时翻着锅里的鸡肉,保持鸡肉成色均匀。

“二百四,好了好了,把鸡肉捞出来吧!”时间够了我急忙跟马掌厨喊着,“再炸鸡肉就不嫩了。”

马掌厨拿来一个大盘子,将炸的表皮金黄的鸡肉捞出油锅,放在盘子里。

“有辣椒粉吗?还有花椒粉?”我忍着抓起一个鸡腿往嘴里塞的冲动,问马掌厨。“有,小蠡,拿些辣椒粉和花椒粉过来。”

叫小蠡的小厨子麻溜的将我要的东西递了过来,白玉石兰一人接过一个放着辣椒粉花椒粉的小碗,我在鸡肉上洒了一点点花椒粉,又将辣椒粉洒了许多在鸡肉上面。

“好了。”我笑着拿起一根鸡腿,掸了掸上面的油,很烫所以又吹了几下后,放在嘴边咬下去。金黄的表皮酥脆极了,先前还在但心面粉裹着会不会掉皮呢,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担心。鸡肉很嫩,很烫,流着汁水,美味的过分。

“太好吃了,马掌厨你尝一下。”厨师长尝菜没什么不妥,马掌厨用筷子夹了一块炸鸡,放进口中嚼了嚼,脸上露出惊艳的神奇。将嘴里的鸡肉咽下去后,他放下筷子,由衷的夸奖起我来。我暗暗欣喜,夹出两块鸡肉塞进白玉和石兰的嘴巴里,两人一脸惊恐,迅速将鸡肉吞进口中,在嘴巴里小幅度的嚼着。

“好吃吧?”我喜上眉俏,满满的满足感。白玉石兰疯狂点头。

“侧妃娘娘厨艺了得,以后小人得像娘娘多多请教啊!”虽然知道马掌厨是在恭维我,但我还是很开心。

“没事,以后我慢慢教你。”说话间我大手一挥,准备发表一番言论。好巧不巧的是,方才炸了鸡肉的那口油锅不知何时被马掌厨从火炉上取了下来,放在一旁的灶沿上。我这一挥,用力过猛,油锅一下子就向右后方飞出去,出于惯性,锅中还荡出来了一些油,全部溅到我的右胳膊上。胳膊一阵刺痛,我“啊”的一声尖叫起来,皮肤迅速烫出泡来。白玉,白玉在我的右侧面站着,我急忙转头看去,白玉应该是及时避开了,所以毫发无损。我松了一口气,幸好她躲开了,不然那么一锅滚烫的油全都烫她身上了,后果不堪设想。

油锅落在地上,热油刚好泼在一旁的柴堆上,还有的落在火炉中,溅起一阵火花,阵阵红色的小火星点点的落下,落在柴堆上,然后柴堆忽然窜起一人多高的火苗来,火苗势头极大,很快映着了一旁的门窗。这些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情。白玉和石兰扶着我往门外跑。马掌厨高声喊着:

“救火,快来救火。”

刹那间,场面极其混乱。提着水桶扑火的扑火,把珍贵食材拼命往外搬的不顾性命往被燃着的屋子里闯着。我不知道火势怎么会如此之大,一点都控制不了,很快火光就蔓延了膳房北边的整栋屋宇。

白玉石兰护着我走出膳房庭院的大门,很快,李解也到了,他连忙指挥着扑火。没一会儿顾煜笙也急匆匆的来了,他看了看火势,几步冲到我面前单手提起我的后颈衣领,一瞬间我就命运扼住了喉咙。

我委屈的看着他,谁让我闯了这么大的祸,厨房算是我烧的,他想打我我也认命了。顾煜笙瞪着眼睛,我能感觉到他很生气。

“王爷息怒,我们主子也是无心之失。”白玉石兰忙跪在地上求顾煜笙。“哼!”顾煜笙猛地将我的后衣领子撒开,由于惯性我猛地向后倒去,一下子摔倒在地上。顾煜笙本意也没想推我,看我摔倒也下意识的想来扶我。方才被油烫到的胳膊一阵刺痛,想来是水泡被猛地一压破了。

“啊!”我没忍住**了一声,白玉急忙将我搀扶起来。

“五哥,你怎么这样啊?”方才没注意道,顾煜笙旁边多出来一个锦衣华服面容精致的少年。他边抱怨着顾煜笙粗鲁,边来伸手扶我。然后好巧不巧一把捏在了我受伤的胳膊上,“啊,疼疼疼。”我眼泪都要出来了,整张脸痛苦的皱在一起。锦衣少年闻言赶快松开了抓着我胳膊的手。

“她怎么了?”

顾煜笙紧皱着眉头问白玉。

“回王爷的话,主子方才被热油烫了。”

“你怎么伺候的,为什么不早说。”顾煜笙一把推开白玉,突然将我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失火的膳房。我在他怀里呆呆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方才还因为我烧了膳房的事满脸愤怒呢,这会儿又一脸焦急的抱着我是做什么?

“那个你……”

“闭嘴!”顾煜笙恶狠狠的吼到,我悄悄往他怀里缩了缩,没敢再说话。他将我一路抱回了我的住处,不一会儿石兰叫的太医也到了。顾煜笙就站在塌前看着医生给我处理伤口,右手整个小臂上烫满了红色的水泡,因为顾煜笙方才把我推在地上的那一下,有一片地方的水泡已经被蹭破,满是血迹。

太医帮我处理着伤口,我偶尔发出几声淡淡的“嘶,嘶”声,心想这医生的手法真不行,总是弄疼我。将伤口处理好后,抹上透明的冰凉的药膏,太医用一卷白布给我把伤口裹好,吩咐了白玉石兰一些大大小小的注意事项后,拜别顾煜笙便离开了。

“你们都出去。”顾煜笙语气不善的让屋子里的白玉石兰走了出去。

我咽了口口水,他这个表情,不会是要打我吧?他要是打我我也反抗不过他呀。我还是先道歉求饶乞求原谅吧。

“你,你别生气,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错了,我把你王府的膳房给烧了,我知道错了,但是念在我也是无心之失,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了我这次吧。”

我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从塌上坐起来,其实是在为他突然打我逃跑做准备。

“你去膳房做什么?”

顾煜笙怎么不按套路出牌,我下意识懵逼的“啊?”了一声,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我低下头去,轻声呢喃,“我去做鸡了。”

“咳咳咳咳……”顾煜笙像是被呛住了,猛地咳嗽了一阵,“你去做什么鸡了?难道王府的饭菜你吃不饱吗?”

“没有啊,那么多菜怎么可能吃不饱,我就是……”

“行了行了,本王不是来和你讨论吃这个问题的。这次你烧了本王王府的膳房,本王先不与你计较。若是再有下次,我就把你扔进池塘以泄心头之愤,懂了吗?”

“嗯”我点点头。这就原谅我啦?顾煜笙也太好了吧!

“还有,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踏入膳房半步,知道了吗?”

……“知道了。”

顾煜笙很满意我现在听话的状态,脸色缓和了一些。

“走吧,本王带你去买衣裳。”

“啊?为什么要买衣裳?”

“明日要进宫去,你是王府新纳的侧妃,所以宫中你的服饰还在赶制。本王得带你去买几件像样的衣裳穿呐!”

“哦!”我倒没怎么在意,我这几天穿的都是南王顾瑾逸给我打包过来的衣裳,宸王府里确实没有给过我衣裳。

“喂可是我受伤了!”

顾煜笙翻着白眼恨不得把眼珠子活生生翻出来,“你是胳膊受伤了又不是腿受伤了,你走路难道用胳膊吗?”

我……好吧好吧。那走吧。

白玉石兰帮我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后,顾煜笙带着我抄近路出了王府,下山的半途中李解派人来禀报说是火已经灭了。一辆马车停在王府外,马车旁站着方才见过的锦衣少年。

“五哥!”少年远远的就冲顾煜笙招着手,脸上洋溢着笑容。

“这是本王的十一弟。”顾煜笙冷不丁的说了一句,我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是在跟我介绍人物吗?

等走近了,我笑着跟眼前这位十一皇子打了招呼。“嗨,我是刘一汐。”十一皇子因为我这种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打招呼方式,愣了片刻才一脸懵的缓缓开口,“辰泽见过刘侧妃。”

“你叫顾辰泽呀,名字可真好听。”十六岁的少年满脸通红,真的好可爱呀,我忍不住要伸手摸一摸他的脑袋了。但我感觉好像有人在瞪我,一回头,顾煜笙正满眼凉意的看着我。那眼神,好像在告诉我,要是我敢碰他弟弟一下我就死定了一样。

我悄悄缩回了上扬的手,乖乖跟在顾煜笙身后上了马车,顾辰泽也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跟着大款逛街的感觉就是好,一路上不管我想要什么顾煜笙都直接掏银子,吃的戴的用的,糕点簪子扇子镯子,什么都买给我。天呐,不然我就待在他身边吧,不去闯什么江湖了!这真的可以少奋斗十年呐!

我们大概是三点出了王府的,一路走走停停这里逛逛那里坐坐,买的东西都有小厮提着,所以一点都不费劲。上京有一家很大的卖服饰的店,琳琅满目的饰品与各式各样的衣裳鞋子看得我眼花缭乱。我也不怎么会挑,不知道去参加皇宴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顾煜笙帮我挑了几套蛮合我意的衣服,我去试了,都有合身的尺寸,就全都买了下来。

买完衣服后就差不多下午五六点了,店家热情又客气的将我们送出店门,我问顾煜笙:“喂,你挑的这些衣裳都好好看啊,你是怎么做到这么会挑的?”

顾煜笙看着我扬起了眉毛,“很简单啊!你只要……捡贵的挑。”

我甘拜下风,因为不懂古代银子和现代人民币的换算,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方才他付那几套衣服的二千多两是多少钱。是…很贵吗?我回头看了看印着御宣阁字样的门店牌匾,暗暗记住了古代奢侈品品牌店的商标名。等顾煜笙带着我和他十一弟顾辰泽一起去吃下午饭时我才发现,原来御宣阁不仅的卖服饰的,还连锁了饭店。就像大白兔不仅是奶糖,还有包包润唇膏等等也是大白兔。

眼前这家酒楼也挂着大大的牌匾叫御宣阁,酒楼规模很大,装修也很不错。三层的楼阁,每一层的客人都坐的满满当当。迎客的小厮见到顾煜笙,脸上都笑出了褶子。“公子可是好久没来了,您的位置都给您留着呢,您楼上请。”

看来顾煜笙并没有显露王爷身份,我跟他上了楼。三楼一处靠着栏杆的位置坐下,比起一二楼来,三楼人少了许多,而且都是隔间。坐在这里,视野就很广,楼下的一切都可以看清。我却并无心看楼下,一般小说里都说了,坐在楼上靠着栏杆位置处视野极佳地方的人一般不是王孙贵族,就是江湖大侠,武林盟主。

比如此刻,我身旁就坐着一个王爷,一个皇子,由此可见,小说并不骗人。我找了个由头说是去解决内急,从座位上离开。故作淡定的从所有靠栏杆的雅间经过,幸好所有的雅间都只是用两扇屏风在中间挡着,从边上经过里面有几个人看的一清二楚。我匆匆几眼瞄过去,果然每一间里坐的人都仪表堂堂,气质俊朗。就在我经过靠着窗户的最后一间时,我却忽然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唔……唔……”的像是有人被捂住了嘴巴,还有茶杯掉在地上发出的咚咚声。该不会是有人中毒了吧,我急忙一个箭步冲过去。里面的人听到声响都转过头来,表情凶狠的看着我。我懵了。坐在椅子上悠闲品茶的男子一身紫衣,看见我邪魅的笑了笑,“呦,是个漂亮小娘子啊!”说罢,他放下手中的茶盏,给身旁的壮汉扬了扬头,壮汉示意,将我一把拽进了隔间里头。我说不了话,壮汉一手抓着我的两臂,一手捂着我的嘴巴。我只能一脸惊恐的看着紫衣男子。

紫衣男子一直斜扬着嘴角,虽然顾煜笙也这般邪魅的笑过,但两个人的感觉完全不同。他忽然站起身来,对壮汉说到:“对待漂亮小娘子要温柔些,尤其是这么漂亮的,放开她吧。”壮汉闻言将我松开。

地上躺着一个女人,满身是血,已经停止了挣扎,成了一具尸体。

“说吧,你看到了什么?”紫衣男子好奇的看着我,我真的被吓到了,方才我一下子冲过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壮汉正捂着地上女人的口鼻,女人在拼命挣扎。但是现在,她已经不动了。我先是摇了摇,随后慢慢反应过来,顾煜笙就在附近,只要我大声呼救,他就会听到的。可我不想再惹麻烦了,毕竟把人家的膳房给点了。还是先自己想办法自救吧,实在不行再呼救。

我身子慢慢向外退去,紫衣男子没有示意,所以那四个壮汉都没有人拦我,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转身就要往外跑。结果在转身的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被人揽腰抱起,双脚腾空,一下子又回到了隔间里面。紫衣男子贴着我,紧紧的搂着我的腰。

“回答本王的问题,你看见什么了?”

本王?我身子有些颤栗,弱弱的说:“我什么都没看见……”

“既然没看见,那你就乖乖的不要说话哦,”他伸手缓缓抚过我的脸庞,指尖在皮肤上一点点划过,一瞬间我寒毛竖起。

“你长得可真好看,伺候爷吧,把爷伺候好了,爷心情一好,就带你回王府做夫人了呢。”

谁要去做你的夫人,我要是做了这个不知道是哪位王爷的夫人,我不就重婚了,不知道这里重婚犯不犯罪,毕竟我现在也算是顾煜笙的侧妃。我想挣开他的束缚,谁知道越挣扎他抓的越紧,我只好先暂时放弃挣扎,“敢问,您是哪位王爷啊?”

“你不知道?”男子语气颇为诧异。我如实回答:“我不知道啊!”

“本王是当今七皇子,趙王。”

“哦!”我点点头,那个李妃所生的,整体不学无术的七皇子?排行老七,那比顾煜笙小,就是他的弟弟了,哥哥管弟弟,天经地义吧。试一下。

“王爷救命啊!你七弟要非礼我!”

趙王愣了一瞬,随后一把掐住我的脖子。但在他弄死我之前,我已经看到了出现在眼前的顾煜笙,我笑了。

“五哥?”

“顾子澈?”

小说《家有侧妃之王爷给我滚》 初春(九)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幻想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