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掌心宠

更新时间:2019-09-19 18:21:28

掌心宠 连载中

掌心宠

来源:微小宝作者:安小七分类:言情主角:辛萝唐非聿

《掌心宠》是由作者安小七写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掌心宠》精彩章节节选:毕业晚会那日,男朋友送给辛萝的礼物,是和富家之女的订婚典礼。唐非聿,江城人人畏惧的顶级豪门唐家老幺,叱咤军商两界的超级金大腿。辛萝,抱上了,还立志抱得紧紧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唉,看来那个混蛋在这家里的统治地位的确是不可撼动的,阿芳她们口口声声叫她太太,但在关键问题上,她们始终也只听唐非聿的。

辛萝叹了口气:“瞧你紧张的,我也只是说说而已,这家是唐非聿的,你们当然得听他的了,我其实也没想着要怎么着,就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阿芳应该是听出了辛萝语气里的不满,作为下人,观察主子的脸色当然是必须要具备的技能之一。

阿芳做了那么久的佣人,当然能很快觉察辛萝心里的不满意。

“太太,我们自然也是尊敬你的,只是那个房间唐先生确实很在意,我们谁也不敢帮你进去看的,再说了,每次我进去打扫卫生都是唐先生开的门,如果他不开门,我们谁也进不去的,就算我想帮你满足你的好奇心,也是无能为力的。”阿芳惶恐地说。

看到阿芳惶恐的样子,辛萝于心不忍,她其实对自己挺照顾的,辛萝也不想太为难她。

于是笑了笑:“算了,这事不提了,一个破房间而已,不看也罢,以后我实在想看,就让唐非聿开门让我进去看就行了,你不要为难了,你也不要紧张,我不会乱来的。”

阿芳这才松了口气,“谢谢太太体谅我们下人,太太不生我的气就好。”

换作以前的辛萝,肯定会不依不饶逼着阿芳想办法帮辛萝打开那个房间的门。

但现在辛萝不会这样做了,阿芳她们也不容易,俗话说端人碗受人管,意思就是说靠人家吃饭,当然得听人家的。

唐非聿是她们真正的老板,发给她们工钱,她们当然不敢违了唐非聿的意,这一点辛萝非常理解。

就像辛萝平时虽然也敢和唐非聿叫板,但他真正要提出从乐达撤资,辛萝也一样会惶恐得跪下求他一样。

人一但处于弱势,所谓的个性和尊严那些东西,要想保持就很困难了。

整天辛萝都有些魂不守舍的,一直在想着那屋子的事,人的好奇心真是奇怪,阿芳都跟辛萝说过了那屋子其实一点也没什么特别。

但就因为唐非聿那个混蛋将那屋子划成禁区,硬生生就把辛萝的好奇心给勾起来,非要想着进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

虽然很想,但显然辛萝现在是做不到的,辛萝总不能撬门进去,就算有那心有那胆,也不具备那种技能。

既然是禁区,不管有没有秘密,那至少说明对他非常重要,不然他也没有必要设为禁区了,也罢,这事暂时不想了,先消停一阵吧,以后再说。

晚上六点过,唐非聿回来了。

辛萝本以为他会带个漂亮妞回来,继续在自己面前秀恩爱,可没想到这这混蛋竟然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走进门的时候,手里握着一束鲜红的玫瑰。

原来是送花让人拒绝了,所以才灰溜溜一个人回来了,真是活该,辛萝心里暗自嘲笑起他来。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辛萝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了。

唐非聿捧着玫瑰,径直向她走过来,辛萝以为他又要自己炫什么,只是冷漠地将眼光看向电视,其实那电视里正在播广告,实在没什么好看的。

“辛萝,送你的。”他柔声说。

辛萝一时间愣是没反应过来,这么温柔地说话,是在向她说么?

他会这样柔声对辛萝说话?

他不呵斥自己已经是万幸了,居然还送花给她?

这怎么可能?辛萝今天早上看过了,太阳的确是从东边升起来的,晚上从西边落下去的,并没有什么异常啊?

难道他喝醉了?还是辛萝听错了?可是应该不会听错啊,这屋子里只她一个人叫辛萝。

“辛萝,傻了?赶紧收下。”他接着说。

我靠!真是在叫辛萝!而且他说的是‘赶紧收下’,他居然真的向自己送花,这唱的是哪一出?

难不成这花有毒,或者是在花里藏了定时炸弹什么的要取她性命?不然他怎么可能会送花?

唐非聿见辛萝傻愣愣地看着,略显尴尬,阿芳她们可都在旁边看着呢。

辛萝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他手里的玫瑰。

辛萝担心如果这样一直和他耗着,那他会一直举着花。

当着下面的人一直让他举着,这混蛋要是举得怒了,将那花劈头盖脸砸辛萝脸上,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辛萝好女子也不吃那眼前亏。

辛萝接过花后并没有捧在手里娇情地闻闻香味,而是郑重的放在了桌上,就算是过渡一下,给他留三分薄面。

给他留薄面的原因,当然还是为了给自己留薄面。

唐非聿见辛萝接过花,竟然缓缓一笑,这是他在辛萝面前第一次真正意上的笑,以前虽然他笑,但多都是皮笑肉不笑,要么就是直接是冷笑甚至狞笑。

他现在这样正常地对辛萝笑,反而让辛萝觉得极为不适应。

就像一只狼忽然发出狗吠的声音一样,总觉得不真实,总感觉那其中有阴谋。

辛萝并不是一个极端的阴谋论者,但太多的变故,确实让辛萝成了惊弓之鸟,常常杯弓蛇影草木皆兵。

自从在森林公园被人强、暴之后,辛萝就一直处于一种严重的缺乏安全感的状态中,虽然努力的让自己坚强,但辛萝在这个世上毕竟只活过十八个春秋。

以前一直在温室中成长,忽然温室垮了,将辛萝推向室外,要辛萝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适应严酷的冰霜雨雪,着实为难了她这个十八岁的女子。

所以辛萝表面看起来镇定自若,其实内心惶惶,当然,现在的她,已经比前一阵好了许多。

极端恶劣的生存环境要么会将一个人彻底摧毁,要么就能让一个人变得坚强,至少现在辛萝还没有被摧毁。

辛萝并没有说谢谢,而是转身回房。

辛萝现在没有和唐非聿睡同一卧室,辛萝自己睡客房,辛萝前脚刚进去,唐非聿随后就从后面跟了进来。然后从背后搂住辛萝,“女人收到花,不是开心的?”

每次他接触辛萝的身体,辛萝都会轻微地颤抖,当然不是因为兴奋,是因为对他来自内心深处的畏惧。

辛萝虽然有多种方法和他对抗,但内心其实还是对他有畏惧的,因为辛家的命运在他的手里。

自己也在他的手里,他随时可以欺负辛萝,羞辱辛萝,在这个家里,他是绝对的统治者,是凌驾于上帝之上的真正上帝。

唐非聿在辛萝的耳边轻轻的吻过,温热的气息,熟悉而又陌生的动作,这一刻他们非常亲近,但内心还是遥远的,辛萝清楚地感觉得到他们间的距离。

“你送花给我,就是为了让我很好地配合你,让你更加愉悦?”辛萝轻蔑地笑道。

他松开搂住辛萝的手,将她的身体扳转过来,面对着他。

“辛萝,我们之前只是有些误会,今天我送花给你是真心的,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们之间就算暂时没有爱情,但我们能培养起来,相信我。”他认真地说。

辛萝看着他的眼睛,想读懂他的内心,但辛萝发现她什么也读不出来。

出去之后,变化这么大。

大的辛萝差点以为,回来这个不是真正的唐非聿。

他眼睛盯着辛萝,眼眸真诚,那真诚好像是存在的,但又好像是飘渺虚幻的。

辛萝读不懂他,不得不沮丧地承认。

这也难怪,他大辛萝近十岁,纵横江城,号称江城金融界第一奇才,过的桥比辛萝走过的路要多,吃过的盐比辛萝吃过的米要多,他要认真起来和辛萝斗,辛萝哪是他的对手。

但有一点辛萝很清楚,他们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或者说他对辛萝做过的那些事,不可能是误会。

他骂自己是二手货,是残花败柳,还将她赶回辛家。

辛萝就算是小孩子,也知道那样的恶毒的行为不可能是误会,如果那样的伤害都能算是误会,辛萝他妈捅他一刀,是不是也可以轻描淡写地说是误会?

“唐先生,不要说这些好话来诓我,你是不是记错我的年龄了,我今年十八岁,不是八岁,你的那些诓小孩子的行为,还是省省吧,不要让我鄙视你。”辛萝冷冷地说。

他叹了口气,捧起了辛萝的脸,“辛萝,你怎么不相信我呢?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以前是挺对不起你的,但我以后会对你好的,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不好。”辛萝直截了当地回绝了他。

不管是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辛萝都不会答应他,他之前的羞辱和伤害,岂是一束玫瑰花和几句蜜语就能修复得了的?

“为什么?老人家不是说,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我们是夫妻,没有隔夜仇的,对吗?”他眼神温柔,就连声音也柔了几分。

他说话的语气和肢体动作都温柔至极,和平时寒冰一样的作风完全判若两人,让辛萝非常的不适应,辛萝更加惶恐,有种想逃离的感觉。

就像动物园的老虎哪天忽然不吃肉了,改吃青菜了一样让人难于置信。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古言小说
  3. 搞笑小说
  4. 耽美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