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大明卖油郎

更新时间:2019-09-20 15:41:40

大明卖油郎 连载中

大明卖油郎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想想办法干他一炮分类:穿越主角:宁珍哈尔斯塔德

主角是宁珍哈尔斯塔德的小说叫《大明卖油郎》,是作者想想办法干他一炮写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坐标很硬,一脚踩到地球对面去了,宁珍啃着黑面包,踏上了漫漫的回乡路终于他回到梦寐以求的故乡,澳门已经近在咫尺了,大明我回来了什么贸易战?要在大明开设自由港,全产业链运作,发行战争债券设立中立国,情报战线上的火拼,一个崭新的大明开始了波澜壮阔的工业化历程景德镇时隐时现的工业间谍,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龙华民教长对于哈尔斯塔德神父如此着急的离开澳门显然是不满意的。

“哈尔斯塔德神父,你为什么如此迫不及待?虽然现在局势不太明朗,但是东方事业是一个漫长的工作,你看我和汤若望都在这里工作了二十年了,一直都很平静。还有利玛法,他的一生都灌注在这片土地上,你真得可以在澳门多呆一段时间!”

为了考察宁珍的汉语水平,龙华民此时改用了北方官话跟他聊天,教长试图让宁珍知难而退。结果令人吃惊的是,宁珍一点也不怯场,他的汉话讲得比龙华民还地道。

“教长大人,我身负教宗陛下的使命,据我在圣安德烈奥图书馆阅读的那些简报来看,大明的局势现在动荡不安,鞑靼人已经几次三番攻到北京城下了!每耽误一天,北方的局势都可能出现剧变,我不想轻易放弃这个机会!要知道从这里到北京,还要绕道长崎,路上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甚至半年也未必抵达,我真是心急如焚!”

龙华民听到心急如焚这几个字,他终于确认这个哈尔斯塔德神父果然是个天才,汉话讲得没有一丝外国口音,连成语都会使用了,但是他不想放弃:“你的汉话确实足以胜任工作,但是你还是需要学习汉人的经典著作《四书》、《五经》!”

“这些我可以在路上学习,去长崎的航线很漫长,我有的是时间,你只要把教材给我就可以了!我想马上去北京,尤其是鉴于目前鞑靼北方的局势,教宗派我们到东方来,就是要我们趁着鞑靼之战,让我们尽力开拓上帝在东方的事业!”宁珍坚守自己的立场不动摇。

“哈尔斯塔德神父,你知道的,你的工作并非由我来指派,我只是负责来接待你们,让你们熟悉东方的事务和生活,你受命于教宗陛下以及汤若望教区主教,这些我本不该干预!汤若望主教目前还不知道你们抵达的消息,也许他并不在北京,他或许在南京或者长沙!我还是建议你在这里学习汉人典籍,或者做些日常的工作,等待汤若望主教的信件,不要贸然一人前往北京!”

“我仍然坚持现在就走,坐船更快一些!”宁珍现在归心似箭,而且外面一大堆烂摊子事,他实在不想在澳门逗留了,多一分钟也不想呆。现在他突然离开,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昂特雷科莱没办法随他同行,如果让这个小子跟他一起坐船去日本,非把帕度柯尼的事情给捅出来不可。当然马尔蒂尼不会随他同行,这倒没有让宁珍有多么伤心,卫匡国需要去做自己的事情,这个朋友会在东方建立自己事业。

“海路虽然很快,但是如今荷兰人已经渗透到了整个东方,谁知道他们在海上有没有布置陷阱,荷兰人会把你当作异教徒抓起来的!其实你也可以走陆路的,扮成火炮操作人员,依靠广东巡府的印信,从广州一路坐马车赶到北京去!这一路上虽然万里迢迢,但是绝对安全,还可以近距离观察大明帝国的风土人情!整个大明帝国是如此的幅员辽阔,这一条路比从里斯本到耶路撒冷更远,大明各级官吏对我们还算友好,你会受益良多的!”

龙华民摆事实讲道理,他试图把这个小家伙留下。最好还要划归到自己的阵营里来,这小子是个天才,这对他们在东方的事业有很大帮助。利玛窦就有一个过目不忘的本领,因此受到大明士绅的钦佩,哈尔斯塔得神父的才能是显而易见的,他好像天然就通晓东方的一切。

在整个中国教区里,教士们分成两派。一派以利马窦和汤若望为代表的温和路线,合儒主义,走上层路线,跟士大夫交朋友,发展政府官员和皇亲国戚入教。另一派以龙华民为代表的斗争路线,走下层路线,发展基层百姓入教,禁止国人祭拜孔子等圣人,采用激烈的手段发展信徒。

“教长大人,您自己有什么安排吗?您不想回山东吗?”能甩掉昂特雷科莱自然很好,但是宁珍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据宁珍他所知,龙华民在历史上一直在山东传教,这个老家伙现在跟他纠缠不清,万一恼羞成怒,非要跟着他一起坐船走,那就乖乖不得了了。他不想跟昂特雷科莱坐同一条船,他更不想跟龙华民坐同一条船,他还有个女奴呢,让龙华民发现了就不得了了,还有那个可恶的何禄东,一切都让宁珍头大。

“你还知道山东?你个小家伙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我确实很想回山东,我在山东经营了许多年,济南有个德王,青州有个衡王,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对那里有很深的感情,但是我在南方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一两年内很难回到北方去了!哈尔斯塔德神父,你真得下定决心去北京了吗,那么你替我捎两封信给两位王爷吧。”

龙华民教长立即铺开纸张,开始写信,看来他事先毫无准备。

宁珍发现这位大哥居然开始写信了,顿时就陷入了绝望,外面都打成一锅粥了,菲戈船长还等着他开船呢。

“哈尔斯塔德神父,你真得决定一个人走吗?这一路上你会很孤单的!你的同伴马尔蒂尼也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你难道不跟他们一起上路?”

“教长大人,据我所知,即使我们一起北上,也有各自的教区!我们早晚会分开的!如果最终他的教区被安排在南方!我留在这里等他,只是徒然浪费时间,最终仍然是我一个人过扬子江,不是吗?所以我看不到在这里等他们对上帝的事业有什么益处。”

“你又知道扬子江?”龙华民显然有些出乎意料,一边写信一边招呼宁珍,“你先坐下,你跟我仔细说说关于中国,你还知道些什么!”

让我坐下?宁珍心中滚过一百头神兽!

外面的油锅都快炸了。

这个老家伙挑得时间实在是太不合适,宁珍忽然灵机一动,他要吓一吓龙华民,让这个老家伙知难而退,同时快些结束此次不合适宜的谈话。

宁珍简单的把教宗对他此行的工作安排说了一通,这让龙华民非常吃惊,手里写信的毛笔都停了下来,显然这都是罗马教廷在东方的秘密。以他的职位,虽然早晚也会知道的,但是那肯定是一两年之后了,现在的中国区主教毕竟不是他。

在利马窦死了之后,龙华民就出任了中国教区的主教职务,只是后来教廷不知出于什么方面的考虑又把他撤职了,安排了汤若望接替,龙华民重新降级使用,这在各大教区还是很罕见的。

“教宗此次派你到中国来是为了推广一夫一妻制?”龙华民停下手中的毛笔,极为震惊。

龙华民在中国已经呆了二十年,他是上一批派往东方的神父里最老的一个家伙。汤若望当年抵达中国的时候才二十六岁,龙华民彼时就五十九岁。现在更是垂垂老矣,他已经是一个耄耋老人了,他今年已经整八十岁了,也许教廷让汤若望接替他就是因为他年龄实在太大了。

他虽然老了,但是他不糊涂,推广一夫一妻制,这个工作的难度他再清楚不过了。如果这个小家伙的任务真是禁止纳妾,那么还真是一个好消息。考虑到这是一个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哈尔斯塔德很可能被迫加入他们一派。因为不采用一些激烈的手段,是不可能在中国推广一夫一妻制的。

“是的,教宗陛下派马尔蒂尼来是为了禁止中国人祭孔拜祖!昂特雷科莱则是为了日本的事业!”宁珍把这些消息一次性全抖搂给龙华民,他发现这个老家伙对他纠缠不休,也许告诉他一些秘密,他就不会再纠缠他。

“教宗陛下真是异想天开!”果然,龙华民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但是宁珍发现这个老家伙的眼神中却难掩兴奋之色,这足以让宁珍得以一窥龙华民的真实心情。

宁珍猜测龙华民这些话并不是真得抱怨,而是一种深刻认同背后的畏难情绪表露。他在安德烈奥修道院的图书馆里看过这个老家伙写给罗马教廷的信件,知道这老小子其实是个激进派。而利玛窦虽然是温和派,但是利玛窦临终前把中国教区的主教职务传给龙华民,而没有给那些同样是温和派的神父们,也是一件令人纳罕的事。

龙华民对于教宗大人安排的这几件事是颇为认同的,但是话又说回来,他太了解这些任务的难度了。不客气的说,撼山易,撼中华难。这是一件根本就做不到的事情。他早就试图做过,还引来了利玛窦的不悦,最终在地方士绅的排挤下,把他搞得灰头土脸。

龙华民捡起笔,继续写信,他今天的收获不错,这个哈尔斯塔德神父将会划入自己的麾下。在对抗汤若望主教的阵营里,他又多了一员干将。想想吧,这个娃娃好像才二十岁出头的模样。年轻人,大有可为哦。看样子,马尔蒂尼和昂特雷科莱也会上他的船,教廷此次要动真格的,想想汤若望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跳脚反对,这让龙华民很开心。

“你想怎么做?”龙华民刚写了两个字,又把毛笔放下,他今天突然听到这个好消息,甚至连外面的放炮声都充耳不闻了。

宁珍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绝望得放弃了反抗,今天不跟这老爷子把话说透,看来他是不会放自己走人了。

“我想首先做通后妃的工作!听说我们在大明皇族的工作卓有成效,我想先说服各地藩王的女人们,让她们受洗入教!即使她们不能说服王爷接受我们禁止纳妾的建议,至少也能给我们通风报信!”宁珍把自己的计划介绍给了龙华民。

“这样做会不会使原先对我们还算友好的藩王对我们产生敌意?”龙华民发现哈尔斯塔得神父是一个机灵的小家伙,他们这些老家伙在中国呆了几十年,怎么就没人想到过首先做通女人的工作!当然他一会儿就会意识到,因为他们是神父,神父跟女人接触,乃是一种禁忌!但是龙华民博士不敢这样猜忌一位年轻的天才教士,他相信哈尔斯塔德神父心中有数。

“大明变得虚弱了,你没有发现吗,教长大人?”宁珍小心翼翼的说道,“一百年前,当葡萄牙国王的士兵第一次抵到东方时候,一个广东县令就能让帝国的战舰灰头土脸!可是现在呢?”

“你的观察很敏锐!”龙华民很赞赏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关于这一点,你最好不要跟汤若望主教面前提及,他现在跟大明帝国的崇祯陛下关系极为亲密,他已经被朝庭任命为钦天监的监正和北京铸炮厂的总监!这是违反天主教义的,你此去北京,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像汤若望那样,接受大明朝庭的官方职位,这早晚会成为罗马教廷惩治他的借口!汤若望跟我们不一样,他和利玛窦是一伙的,他们是一群温和的小绵羊!当然,你不要因此而莽撞行事,触怒了汤若望主教,你在东方的事业也会很艰难的!跟他作对的事情,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来,你听懂了吗?”

“我会小心的!”宁珍郑重的回答。

“但是我们也不用害怕他,年轻人,属于你的时间还有许多。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会向教宗陛下举荐你的!”龙华民显然不想措伤这个娃娃的积极性,他这一派势单力薄,教廷好不容易派来几个得力的年轻人,他要好好培养。

尤其是这个哈尔斯塔德神父,举止得体,讲话严谨,兼之学识渊博。最为宝贵的是,他的立场是如此鲜明,一切都超乎龙华民的想象。这是一块璞玉,在这个娃娃的眼眸里,你甚至连一丝尘埃都找不到。

“好了,你在这里说话,老是打扰我写信的思路。”龙华民终于放宁珍离开了。

宁珍出了门,一蹦老高,心底却在嘀咕,明明是你这个老家伙一直问东问西,不让小爷我走,到头来却说我耽误了他写信的思路,好气。

小说《大明卖油郎》 13 获得信任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装小说
  2. 总裁小说
  3. 架空小说
  4. 轮回重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