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职场 > 万律一抹红

更新时间:2019-09-30 13:58:49

万律一抹红 连载中

万律一抹红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华秀兰分类:职场主角:茵茵欧阳丽丽

主角叫茵茵欧阳丽丽的小说叫做《万律一抹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华秀兰创作的职场推理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茵茵是211高校毕业的法律生,入行律师业5年,柔肩担正义,巾帼建功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季霞被刑事拘留以来,街头巷尾的各种议论:医德差、医技差、谋财害命,纷纷传入季霞父母耳中。如今季霞被判六年有期徒刑,这已经“证实”街头巷尾的各种议论不再是传言。季道成知道自己女孩的为人与医德医风,高风亮节或许还差一点,但至少是一名合格的医生。

昨夜哪有心思睡觉,当太阳从天际慢慢地爬上来,季道成已经起床,准备前去女子监狱探望季霞。最近半年,就只在法院开庭时,父女见过一次。当金红色霞光布满半个天边时,季道成已到监狱门口。

会见的时间到了,父女见面,父亲强装笑容,女孩如泣如诉,家里长家里短道个不停。

“季霞,你不觉得那袋生石膏粉太奇怪了。”季父说,“胡秋丽在同一天同一个经销商处购买两袋生石膏粉,她自留的那袋质量正常,而卖给你的这一袋砷含量严重超标,这听起来像是童话中的故事,太虚假。”

“胡秋丽撒谎了。”季霞说,“不可能是同一天同一个卖家的同一批次的生石膏粉。如同一杯水,无论如何抽查检验,结果总是大概接近。”

“市药监局与公安局抽查了周边城市所有销售生石膏粉的商家。”季父说,“没有发现砷含量严重超标的生石膏粉。唯独你用的这一袋,人只用一点,就危及生命。”

“难道胡秋丽,做了手脚?”季霞轻轻的说,“我与她有二十年的药材合作关系了,我从她那里一年采购药材至少也有30万,应该不会是她。她这样做有什么目的?对她有什么好处?”

“那也不一定,凡事有阴阳两面。当有更高的利益在等着她的时候,把你当卒子也是没有不可能。”季父说,“老古话没讲错:防人之心不可有,害人之心不可无。”

“如果是她,她背后一定还有他人。”季霞说,“因为她本人不行医,与我没有利害关系。极有可能是从事中医医疗的个体户,并且与她也有生意往来,私交也不错。”

“我年轻时,就喜欢与各类医生打交道,与许多个体诊所医生也交流过。”季父说,“总是听到个体诊所医生当着患者的面,说这个医生不行,说那个医生不行,唯独自己的医术高超的不得了。贬低同行,抬高自己,本来就不对。假如,患者又跑去告诉那个医生的话,医生与医生的纠纷就产生了,不是明里斗,就是暗里斗,斗来斗去。”

“我从未贬低同行,也没有得罪任何人,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季霞说,“况且,我诊所三公里范围内,也没有其它中医医疗诊所。”

“这个我知道。”季父说,“如这个事件,当你名誉扫地之后或诊所被封之后,谁的好处最大?就有可能是那个人了。”

“近几年,来我诊所看病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比当初翻了十倍不止。”季霞说,“主要是附近五公里范围内人,都是靠病人的实在的医疗效果及其家属宣传带来的效应。我这是靠自己口碑得到的利益,又不是靠非法或不道德的行为抢他人的利益。”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季父说,“近半年以来,附近诊所的医生,谁到过你诊所?”

“有个在西宰路开中医诊所的酆医生到过好几次。”季霞说,“他看起来,人挺温和,说话慢慢吞吞,不像个阴险恶毒之人。”

“人的好坏,不可能写在脸上。”季父说,“只要找到证据就好办。”

“这个证据去哪里找?”季霞说,“不如直接去公安部门报案。”

“报案?也要证据,没有证据,也不会立案。”季父说,“这个证据,由我来慢慢找。”

“还是请律师吧!你去找证据,还说不定你自己先违法。”季霞说,“这些事情,适合律师去调查,他们也有专业的方法,可靠的人脉。”

“这方面,法律上应该也有具体规定。”季父说,“明天,我就去咨询一下律师。”

“我听这里很多人说,丽丽律师事务所的茵茵律师。”季霞说,“专业素质过硬,做事认真负责,要找律师,就找她吧。”

“那好,我明天就去找她。”季父说,“那今天就谈到这里,一个小时也到了。”

季霞含泪目送父亲,只见父亲慢慢起身、步履蹒跚。父亲走出会见室,自己才起身。

季父走出监狱,只见树上叶子打着卷,挂满尘土,枝条一动不动。公路上干巴巴的,闪着白光,车子一过,尘土飞扬。这样的情形,季父是第二次了。第一次,那时还没退休,来这里探望旧同事。季父轻轻地发出感叹:公路上的人,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闭着眼睛,大家都是好人。

季父回到家,与老伴说起探望季霞的事情。

“这种事情,不靠天不靠地,只有靠自己慢慢查清楚。”季父说。

“没根据的事情,怎么查的清?”季母说,“别浪费精力,等你查清,你老命也没有了。”

“事在人为,明天去找律师咨询。”季父说,“想听听律师的高见。”

“找律师也没用。”季母说,“律师比公安、检察厉害?”

“话也不能这样说。”季父说,“律师可以接受个人委托,办理事务。公安、检察却不能接受个人委托办理任何事情。”

“别把老命搭进去就行,过几年季霞就出来,仍然是可以当医生的。”季母说,“钱花多花少,无所谓,还是请人去调查。”

“这个你就不懂,我是个老医生,那我就念《执业医师法》相关规定给你听。”季父说,“第16条:医师注册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其所在的医疗、预防、保健机构应当在三十日内报告准予注册的卫生行政部门,卫生行政部门应当注销注册,收回医师执业证书:

(一)死亡或者被宣告失踪的;

(二)受刑事处罚的;

(三)受吊销医师执业证书行政处罚的;

(四)依照本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暂停执业活动期满,再次考核仍不合格的;

(五)中止医师执业活动满二年的;

(六)有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规定不宜从事医疗、预防、保健业务的其他情形的。

被注销注册的当事人有异议的,可以自收到注销注册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依法申请复议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听到这,季母说:“明天一定去找律师。”

小说《万律一抹红》 第十九章 两袋生石膏(二)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历史小说
  3. 悬疑小说
  4. 职场对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