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超级弃子

更新时间:2019-10-09 20:36:35

超级弃子 已完结

超级弃子

来源:阳光书城作者:哈你个北极熊分类:都市主角:苏河唐茵

小说主人公是苏河唐茵的小说叫《超级弃子》,本小说的作者是哈你个北极熊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逆袭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本以为做条哈巴狗能打消他们的戒心和防备,可现实却逼苏河成为冷血无情的狼王。他曾是被家族抛弃的弃子,为了报仇而甘愿忍受屈辱,可一通电话、一个女人却改变了他的既定计划和命运。他们让他回去继承家族掌控无上权力和遗产,但前提是放弃现在爱的女人,在权力、金钱、爱人、兄弟之间,他该做何抉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你们给我的羞辱还不够

“你敢截胡?”刘松怒狂,摁住苏河的脖子往下按,抬起膝盖连续数下撞击后者小腹,“连老子的主意都敢打,你他么活腻歪了。”

“刘哥头上的瓢就是这小子开的!”短发青年阴声提醒。

刘松登时气得提起苏河狠狠砸在地上,嘭的一声响,仿佛骨头都在咔嚓散架。

“周建咒骂着上前抬脚对准苏河的脑袋就是一顿狠踹。

夏云裳被带走,唐茵以及班上的姑娘更是没睡成,他们一个个恨死了苏河,现在逮到机会岂会放过?

“都给老子滚开!”刘松扒开周建等人,从兜里掏出把水果刀,躲在苏河面前狰狞着面容,恶狠狠地咬牙问:“夏云裳呢,你他么到底把她怎么了?”

最后几字,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来。

从来都是他刘松截胡别人,也都是他先干不要了才允许被人接盘,可今天却被苏河抢先,让他感觉到无穷无尽的羞辱和鄙视感!

一个窝囊废,所有人眼里的穷狗,怎能配得上夏云裳那样仙女般的女人?但见到苏河居然开着她的座驾来学校,个中滋味很不好受,让人难以不往坏处想。

苏河脸色铁青地抱紧头,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眼里全是血丝,咬牙忍痛却说不出话,那几膝盖把他撞得胸口发闷,好似肺都要被撞爆了,**辣的烧痛。

“默认?”刘松站起身,发疯似的直往苏河身上踹。

一脚、两脚......

边踢边低吼,面部扭曲可怖,一双眼眸凶狠残暴,像极了狂躁的野兽。

鞋底和鞋尖撞在身上很痛,苏河忍不住的发出闷哼。知道今天不会善了,他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必须寻找机会逃跑或反抗。

打是肯定打不过,他的眼睛一直凝注着刘松手里紧握的那柄水果刀!

刘松还没完全酒醒,脑仁上的伤口更是发胀难受,才踢了没多久便直喘粗气。

“我要他以后成废物,”刘松呸地把刀扔在周建脚边,转身靠在车上,掏出香烟点燃狠狠吸了两口,“办好这事,以后你们的事,就是我刘松的事。”

周建几人一听,眼眸顿亮。

血红着眼睛在地上发抖,苏河恨得咬牙切齿,为了这事就想把他变成太监?若真的连男人都做不了,那他还活着干嘛?

“嘿,小子,可别怪哥几个心狠。”周建冷笑着俯下身要捡地上的水果刀,“要怪就怪你吃独食的样太丑,没本事还装逼是要遭雷劈的。”他想攀上刘松,希望能踏入更高层次的社会,而今天便是讨好的最佳时机。

其余几人充其量就是小弟,即将面临毕业找工作的他们纯粹想谋个好差事,而以刘松在社会上的人脉并不难办到。

苏河此刻就是他们的垫脚石、敲门砖,才不管什么后果不后果,自有刘松去解决疏通。

他们要做的,就是让刘松高兴,让苏河从此再也......不是男人!

短发青年领着几人要摁住苏河,怕他在过程中奋起反抗。

眼见周建就要捡起水果刀,却是忽地异变突生,一只瘦白的手竟抢先握住了刀把。

“你......”一张铁青而苍白的脸出现在周建眼前,正咧开两排牙齿对他阴恻恻地冷笑。

风起,朝阳如血。

苏河握住刀柄猛地如同猎豹般弹射起来,强忍骨头好似要散架的痛,眸子中的光凌厉如锋芒,一闪即逝时显得十分骇人。

既然再也忍不住,就只能拼命奋起,坐以待毙只会等来厄运。

“去死!”他面部狰狞地低吼,手中的刀狠狠扎向周建脑袋。

寒光乍现,冷芒刺入周建眼中。

无法继续做一条哈巴狗,那就只有化身恶狼,让所有人从骨子里产生惧怕和敬畏!

“啊!”周建被这仓促的一幕吓得尖叫,下意识地绷直身体往后退。

吱啦!

刀尖划破脸颊,皮肉外翻之下,鲜血顺着豁口溢淌出来,很快就染红了周建的半边脸颊,在朝阳下蓦然像是狰狞的厉鬼。

一**摔坐在地,心脏噗通通剧烈跳动,周建眼神慌张中苍白了脸,身体忍不住地直发抖,那刀尖差一点就扎进他的眼眶,寒芒好似都还在眼前闪烁。

“废物!”刘松神色阴翳地扔掉烟头,作势要亲自出马,周建却是抢先咬牙发狠地从地上跳起来,不顾脸上的伤扑向苏河。

“给老子摁住他!”

短发青年几人也看到了刘松的不满,旋即如狼似虎地想抓住苏河,可后者也拼了命,握紧水果刀对着四周就是一番乱舞。

“来啊,都滚过来,看看老子的刀快,还是你们的拳头猛!”

几人顿住,又想上前,又畏惧泛着寒芒的刀尖。

苏河眼眉微挑,丹凤眼眯缝成一条线,扫量四周寻找逃跑的机会,嘴上却是冷声道:“我受够了,从今天开始必让你们知道老子到底穷不穷,准备好接受后悔!”

啊!

话落,他骤地低吼尖叫,忽入猛虎下山地冲向短发青年。

“去死、去死!”

状若疯狂,满眼的血丝配上狰狞的面容,真把色厉内苒的短发青年震慑住。

狭路相逢勇者胜!

面对扎来的刀尖,短发青年腿肚子开始发颤,内心涌出无尽惶恐。

平常越是被欺压和羞辱过头的人,一旦忍受不住发起疯来必定让人望而生畏!

短发青年下意识地往边上躲开,总不能空手夺白刃吧?

谁不怕死!

但他永远都想不到苏河心里虽然恨,疯狂也是真,但理智更是清晰,知道杀人犯法不能做。

之所以装出这般凶狠样,纯粹就是为了......跑!

打不赢,惹不起,总跑得过吧?

他可不傻!

瞅准短发青年躲开的空挡,他撒腿就是一阵狂奔,眨眼就跑出去几米远,等周建等人反应过来,他早已跑出一些距离。

“废物!”刘松一脚踹在短发青年身上,“就那废物还有胆杀人?还不给老子追!”话罢,当先追出。

短发青年满脸的愤怒,意识到自己被耍了!

且说苏河,也不回头去看,直接往教学楼的方向不要命地狂奔,只有遇到老师,他才能逃过一劫。

对方是真的敢动手让他见血,可他真还没到无所畏惧的地步,这跟钱多钱少无关,而是长久养成的思维理智不允许他这样做。

成长不是一蹴而就,而是点滴积累,何况实力压根就不允许他无视生命!

可还没等跑到教学楼,苏河就遇上了一个人,牛胖!

“兄弟这是跑啥?”牛胖眯起肉肉眼,瞧见了苏河手里滴血的水果刀。

没等苏河回答,刘松等人便追了上来,周建手里拎着根棍子,刚到近前就轰轰挥舞着直往他脑袋砸去。

砰!

从斜侧里冲出来一名魁梧大汉,跃起一脚就把周建给踹飞出去,狠狠撞在旁边的槐树上。

“兄弟要不要帮忙?”牛胖堆着脸上的横肉笑眯眯,“这单免费!”话罢就一挥手,不由刘松几人,立即就从他身后走出三个穿黑衣的魁梧大汉。

苏河大口喘气,感激并疑惑地凝视牛胖,后者若洞察人心般从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到他手上,“完璧归赵,五百万处理费已收取。”

接过银行卡,干笑着点了点头,苏河扔掉水果刀,这狼狈样还真让他感觉有些面上无光。

只眨眼功夫,刘松几人就**翻在地,哀嚎不断。

三个大汉守在边上,苏河走上前,一脚踏在周建胸膛,“玛德,给你脸了是吧,对我呼来唤去也就算了,还想动手让我做天下最后一个太监?”

说着,他一勾嘴角,狠狠抬起脚用鞋跟朝周建连跺了两下,当即就响起杀猪式的惨叫。

又踹了一脚,他冷冷说:“以后离唐茵远点,再让我看见你祸祸班上的同学,老子真弄死了你!”

周建满脸的冷汗,瑟瑟发抖,惊恐地接连点头,“知道了,苏爷饶命......”有气无力,眼底深处有怨毒闪过。

曾经被他欺负的一条哈巴狗,如今却倒过来站在了他的面前,这转换角色的打击太大,凭什么窝囊废苏河能翻身?!

苏河回过头问牛胖,“有钱没?先借我十万!”

牛胖笑了笑,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后者从黑色皮包里掏出十沓红钞票递给苏河。

走到刘松面前,看那咬牙切齿的愤恨样,苏河心里就是爽快。

曾几何时,看不起他的富二代大哥居然也会恨他了?被他这个窝囊废居高临下鄙视的感觉应该很不错。

没动手再去揍刘松,苏河只是自信地笑着,对视了约莫几秒,骤地把手里的十万块狠狠砸在前者脸上。

噼里啪啦......

一张张红色的人民币在空中飞舞。

富二代?有钱?

那他今天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就在刘松清醒地情况下用钱狠狠地报复和羞辱。

昨夜,人是半昏迷状态,完全没有现在的爽**!

“知道吗,我很鄙视你。”苏河一脚踩在刘松脸上,“十万、一百万对我来说就是几毛钱,别以为有钱就很**,信不信我用钱都能砸死你?”

顿了顿,对上刘松仇视的眼睛,外加满脸的不相信。

“你信不信我无所谓,但给老子记清楚了,再敢打夏云裳的主意,不仅你完蛋,连你爸的公司也会完蛋,到那时才会明白什么叫修罗地狱里的后悔。”

转身,苏河迈步离开,走了没几步又停下,回头笑眯眯地凝注着周建和刘松说:“你们给我的羞辱还不够,如果还想的话,随时欢迎来找茬。”

丹凤眼闪过流星般凌厉明亮的光,迈步、离开。

“前提是......你们还玩得起!”

他不管刘松信不信,但只要对方敢来,他不会再心慈手软。

刘松从地上爬起来,咳嗽着凝视苏河的背影,咬着牙齿低声自语:“今天的事,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夏云裳只能是我的......”

他要让苏河知道什么叫夺妻之恨,亲眼看着他跟这个女人翻云覆雨。

“刘哥等着,我让我爸**他,不就认识了个有钱人?**个毛!”周建恶狠狠地一吐口水,从没想过苏河真正强大的是自己本身,以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才让那胖子为其撑腰。

啪!

刘松一巴掌扇在周建脸上,“**,我爸都得给那胖子三分脸面,你算老几?”他早都让人调查了牛胖,看来昨晚的事果真蹊跷,被苏河扮猪吃老虎套进去了。

他刘松,输得不冤!

周建一愣,捂着脸低头,惊恐地望向牛胖的背影,有些后怕的激灵灵打个冷战,能让刘松老爸都给面子的会是什么人物?

苏河离开,牛胖一直跟在身边也不说话,令他眉头一皱,问道:“还有事?”

“有!”牛胖点头。

“之前跟在我车后的是你吧?”苏河心里好似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你说,我听。”

牛胖不置可否,耸肩道:“有人想见你。”

“谁?”

“姓苏!”

苏河停住脚步,凝视笑眯眯的牛胖,遂即舒展开眉头,“带路。”

就知道事情不是来还卡这般简单,牛胖可是个爱钱的人,哪里会免费帮他出手教训人?事出反常必有妖!

小说《超级弃子》 第八章 你们给我的羞辱还不够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宠婚小说
  2. 现代小说
  3. 游戏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