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王婿当道

更新时间:2019-10-10 00:36:06

王婿当道 连载中

王婿当道

来源:掌中云作者:吻天狼分类:都市主角:叶凡姜初然

小说主人公是叶凡姜初然的小说叫做《王婿当道》,是作者吻天狼创作的都市逆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几年的半语子生活,让叶凡受尽屈辱。一次意外,叶凡竟然看到老婆手机短信内容。下一刻,他傻眼了,没想到老婆竟然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一围迈出一小步,自认为无比绅士的向中年贵妇行了一礼,并压低声音小声说话。

“边董事长,知道您的身份不一般,所幸您的团队之中我也认识那么一两个,都是面上的人,既然出了这一档子事,咱们需要冷静,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周一围再进一步,几乎是贴在边桂荣耳边,声音更小的说道:“边董事长,不知道您认不认识咱们区的周区长,咱们家和周区长同族同姓,索性叫一声族叔。”

周一围之前说的话全是铺垫,就是为了最后这一句装逼的话铺垫,这样才能显示身份,从而实施对姜初然的报复计划。

周一围知道边桂荣的地位颇高,生怕提了区署大员,边桂荣不给面,于是又补充了一句。

“边董事长,我知道您是不差钱的人,不过为了表示QNM医疗美容机构给您带来的身体和时间上的损失,周某愿意替姜小姐赔偿,您看给您100万赔偿,行吗?”

“如果您同意的话,那咱们……”

周一围满以为他把话说得恩威并进,态度又是客客气气,再抛出100万的赔偿金,这等高额赔偿,中年贵妇恐怕也不得不在金钱面前折腰。

唯有金钱,才能解忧这个道理周一围已经发挥的淋漓尽致,他满以为中年贵妇到QNM这来闹事,无非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势欺人,耍一耍泼,讹诈些钱财。

他一张嘴,直接抛出100万,这种气魄一定会把中年贵妇震慑住,随后便会灰溜溜的拿钱走人。

可是周一围说什么也没想到,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边桂荣就炸了,身上气势暴涨,无比强大的盛怒铺天盖地的压下。

“竖子可恶,你当我是什么人。骂大街的泼妇吗,还是觉得100万很多,或者说区属大员头顶的乌纱很了不起,既然你和我提财富和权势,那么咱们就说说,不怕告诉你,知道我是谁吗,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新来的边市长,他是我同祖同宗的堂弟,那么再说说这一次招商引资,作为金陵十大财团之一的边氏集团有幸入住上京,可是却无法参加这一次重大的剪彩仪式。”

“那么,你说你那位族叔,他能担当得起吗?”

边桂荣怒发喷张,说一句话踏出一步,身上气势便暴涨一分,爆喝道:“让我无法参加这场重大的剪彩仪式,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过几个小时我便要搭乘摩洛哥国际航班,届时几个亿的纯利润,你拿100万作为赔偿,你是拿我当三岁孩子,还是觉得我没能力将QNM的欺诈行为进行查封,并对姜初然保留巨额赔偿的相关法律诉讼。”

周一围没出面的时候,边桂荣还没这么大气,他装逼捅到马蜂窝,局势瞬间变得更加恶劣,边桂荣身上气势急速暴涨,与此同时猛的一挥手。

“王哲,李处,不知道QNM医疗美容机构对消费者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以及身体伤害,这种行为是否构成违法犯罪,请您们二位秉公办理,现如今行骗诈骗不法分子越来越猖獗,已经形成不良的社会风气,作为公民,江南省议员,我有权利和义务制止和监督社会不良风气发展。”

“王哲,我不希望因为我的特殊身份影响你们的执法力和判断力,我要的是秉公执法,按照法律法规严肃处理,要的是还上京城一个安定团结的现代化文明城市,杜绝欺诈,杜绝假冒伪劣产品危害百姓。”

边桂荣此言一出,周一围吓得脸色惨白,没了人色。

他哪曾想踢的不仅仅是铁板,而是坦克,不但拥有超强护甲,还极具攻击性。

早知道边桂荣这等尊贵身份,不仅仅富甲一方,还是市属大员的姐姐。

就算借他十个胆,他也不会脑袋一热,过去就装逼!

看到边桂荣磅礴气势,怒发冲冠,周一围屁都不敢放,“哧溜”一声钻入人群,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就在边桂荣不胜盛怒的时候,人群之中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响起。

“边董事长,你是不是说过,能赶上去摩洛哥国际航班,姜初然给您带来的一切损失便可一笔勾销,不知道边董事长这句话还生不生效?”

气氛已经压抑到极点,似乎这片空间的空气都已凝固,而在这么一个极度压抑的时间点上,这不时宜的声音似乎显得格格不入。

循着声音,众人举目望去,当他们看到慢慢拨开人群,排众而出的是一位长发过眼,脸上带着淡淡颓废的年轻人,他们失望了。

年轻人入场的感觉便是给人一种“哪来的叫花子”的想法,这不是歧视,而是叶凡与这一大群男女老少身上的气势太过迥异。

“钟雷,你是怎么维护秩序,什么人都往里放,难道还嫌这不够乱吗?”

肩上顶着一颗肩花的王哲脸上阴云密布。

钟雷听到王哲的话心中顿时一凛,脸色骤变,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叶凡,脸上凝聚出来的气势那叫一个阴沉。

“喂?谁让你进来的,还不快点给我出去!”

钟雷刚要对叶凡动粗,边桂荣突然开口。

“钟所,既然人都进来了,听听也无妨。”

边桂荣慧眼识金,面前这位年轻人乍一看满脸颓废,给人一种久经沧桑的感觉,不过他那一双眼睛极为深邃,令人难以琢磨,就算边桂荣久居商界,见多识广,心里都不由得微微一怔。

面前这轻年人,不简单。

“是,边董事长。”

钟雷脸色极为难看,却是不敢忤逆边桂荣的话。

叶凡得到边桂荣的允许,算是向成功迈进了一小步,他拱了拱手,道:“边董事长,谢了。”

边桂荣皱了皱眉头,没有半分客气的说道:“说吧,你有什么办法能医好我的脸,不过你别想耍什么花样,拖延时间,伺机逃走,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们无论逃到哪里,我都有办法把你们揪出来。”

“边董事长……”

叶凡的话刚说一半,就听到人群之中一声厉喝。

“叶凡,你这该死的家伙,不是说让你呆在家里不许出来吗,谁允许你到这来的,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去。”

王涵说什么也没想到叶凡竟敢私自做主,离开别墅,而且在这个当口出现,胆大包天的与边桂荣说话。

叶凡几斤几两王涵能不清楚吗,他这是在找死,连累姜家。

边桂荣何等身份,周一围一路装逼,认识区长、局长,区署官员。他爸的周氏集团在上京城也是数得上数的家族企业,周氏父子可以说满身光环,周一围只是和边董事长说了一句,就被吓得脸色死灰,再不敢多说一句话,甚至已和姜家划清界限。

叶凡居然自告奋勇,说他有办法,他会什么,能干什么,别人不清楚,她王涵能不清楚吗!

叶凡不是在帮初然,他是在坑她害她,是恨姜家,恨她这个老丈母娘平时对他太苛刻。

王涵一脸烦闷,脸色极为难看,双眼迸射着极为凶厉的寒芒。

“叶凡,你没听到吗,还不给我死回去。”

“妈,初然是你的女儿,也是我老婆,老婆深处险境,我这个做老公的不能不管。”

“你管,你能管得了吗?你是有钱,还是有势,你会什么,初然是正规医科大学毕业,是药理、药性的高材生,她都没有办法解决边董事长的过敏,你连高中都没上,你能有什么办法?”

众人闻言,顿时面面相觑。

姜初然是正规医科大高材生,是专门研究药理、药性的硕士生,她对边董事长束手无策。让一个连高中都没上过的上门女婿为边董事长行医诊脉,药物治疗,那岂不是天方夜谭,滑天下之大稽。

若是这件事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贻笑大方。

王哲顿时暴怒,一声喝斥,“钟雷,快把他给我弄出去,如果不是这位大义灭亲的老丈母娘,恐怕咱们这些人都被他被骗了!”

姜初然已够闹心了,早晨的事她还没来得及和叶凡算,没想到在这么紧要关头,叶凡居然还过来捣乱,这岂不是火上添油,是要把她逼死吗!

“叶凡,你要干什么,你还嫌事不够大吗,还想火上浇油吗?”

叶凡刚一张嘴就成了众矢之的,无论是王涵,还是姜初然都对他意见颇大,这让他心里贼难受,不过看到姜初然被逼的低着头,一脸受气包的模样,算受再多委屈,叶凡也会逆流而上。

“边董事长,能给我几秒钟时间吗,就说一句话,如果你觉得我还没资格为你治疗,那么我甘愿替我老婆受罚。”

边桂荣看人从来没走过眼,她总感觉叶凡不平凡,至于哪里与众不同,一时间还说不出来。

没等边桂荣说话,她身边的药物检查监督局的李处却是不同意了。猛的踏出一步,厉声喝道:“叶凡,我们没时间和你儿戏,不说边董事长的身份地位,单说没有人可以拿别人的生命当做儿戏,你们医疗美容机构触犯了国家法律法规,有着涉嫌欺诈的行为,作为执法机关工作人员,我有权对这医疗美容机构进行查处。”

“哦,这么说你是不想让董事长活了,你可知道边董事长生命垂危,这位先生,只有我才能替她解忧,从而证明医疗美容机构的美容药物没有任何质量问题。”

李处闻言,猛的踏出一步,声音极其严厉高亢,带着强大的压势,喝道:“叶凡,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李处的一声暴喝,惊醒众人,在场的这一大群男女老少,以及现场围观的吃瓜群众,他们身躯不由得一怔。

李处问得不错,他连高中都没念,他能有行医资格证吗?

众矢之下,叶凡只能低下头,诚实的说道:“没有。”

“那么,你家可是中医世家,接受着中医世家传承?”李处身上气势再涨,猛地向叶凡跨近一步。

“不是。”叶凡诚实回答。

“你既没有行医资格证,又不是中医世家传承,那么说你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是,难道你真的视他人生命如草芥,想要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草菅人命吗?”

李处长身上气势无比磅礴,周身环绕着滔天怒意。

叶凡被问得哑口无言,没有任何语言可以辩驳。他说什么也没想到做件好事怎么这么难,他不是草菅人命,他是要挽救边董事长的生命,同时为姜初然证明清白。

可是面前这些人只会按规矩做事,是看他身上拥有什么样的历史和成绩,却不是看他有没有真本领。

叶凡身上什么证件也没有,不过他有的却是只传了几千年的上古传承,是现在中医不可睥睨的存在。就算举世瞩目的济世堂,就算济世堂的第十八代传人“季天笙”来到现场,那又怎样,他同样会你在叶凡面前磕头叫声师傅。

叶凡这一点自信还是有的。

不等叶凡开口辩驳,QNM医疗机构门口已经走出一个脚踩高跟鞋,迈着一字步,披着范思哲风衣,可以说风姿卓越的女人走出来。

她虽然有着闭月羞花的美色,却是给人一种极为轻佻的感觉,就仿佛脚下的那一双高跟鞋没踩在地面,而是飘过来一般。

女人一边略带得瑟的向叶凡这边走来,一边开口说话。

“呀,原来是姐夫,你昨天还是个半语子,今天怎么说话这么溜,原来你和姜姐姐都喜欢骗人,难怪是夫妻啊!”

已经是众矢之的,被人用目光斥责,张璐瑶恨叶凡不死,又在他还没来得及爬起的时候狠狠的踩一脚。

众人闻言,见叶凡不但公然欺骗了他们,还欺骗一起共事的人,这种欺骗行径可以说深恶痛绝。

一个任谁都欺骗的人,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应该是谎言。

“够了,你们不要再吵了。”

边桂荣脸上写满了烦闷,身上那种久居上位者的威势让她无法收敛,一声暴喝,把目光转向叶凡,说道:“年轻人,别说我不给你机会,那么好吧我就给你一分钟的陈述时间,超过一分钟,你还未说动我的话,还是刚才那句话,不管姜初然是你老婆也好,是医疗机构的负责人也好,她都要承受所犯下的错误,接受排山倒海般的理赔诉讼吧。”

“好,不需要一分钟,我只需十几秒钟就可以。”

“叶凡,你找死啊,你想死,你活够了,你别拽着我们母女俩往火坑里跳。”

姜初然同样是急的不行不行,“叶凡,你个**,你恨我不死啊!你在胡来,咱们现在就离婚。”

姜初然恨铁不成钢,却不想叶凡被无辜的卷进来,毕竟整件事和他无关,于是绝情的怒斥:“还不赶紧走,这里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你给我滚,再不滚咱们立马离婚。”

王涵听到女儿的话立刻来了精神,她早就对叶凡不满,百般嫌恶,怎奈何,女儿就是不吐口,死活不和叶凡离婚。

“女儿啊,你终于开窍了,好好好,只要你同意和叶凡离婚,妈这就帮你办理离婚手续。”

“妈,你说什么呢,我和叶凡……”

边桂荣实在看不下去,见他们吵的烦,一声怒喝:“够了,你们都给我闭嘴。”

“叶凡,还不快说,我没时间和你们在这耗着。”

“好,边董事长,那么我请问你,在做药物美容之前您都接触过什么,如果没说错的话,你应该接触过一株淡蓝色的卷叶花草?”

叶凡突破障碍隔阂,他的脑海之中全是上古传承,无论是法术、修为,还是丹道道统,中医秘术,都是眼下这些人难以置信的远古异术,其实这些凡人能够理解和问鼎。

听闻叶凡的话,边桂荣“咦”了一声,不由得收紧眉头,仿佛在思索。

他怎么知道爷爷家有一枚卷叶花草,盛开时候是淡蓝色花瓣?

边桂荣敢笃定,叶凡这等身份地位接触到爷爷绝无可能,她记忆搜索保证从来没见过面前这位年轻男子。

如果叶凡无法接触爷爷,去爷爷家做客,他绝不可能知道那卷叶花草,爷爷家的这一株卷叶兰花草就算她走南闯北,世界各地到处乱飞,可以说见多识广,鉴赏过各种各样的奇花异草,她从来没见过第二株和爷爷家一模一样的花草,这么说来……

边桂荣在看叶凡的目光便是不一样了,“哦”的一声,踏出一步,双眼直逼叶凡,道:“你可认识边再倾?”

边桂荣必须要弄清叶凡是否认识爷爷,侥幸去过爷爷住所,这样一来他所说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边桂荣的眼神极为犀利,目光直穿眼底,仿佛能将别人的心思穿透,似乎在她面前无法隐藏任何隐私。

边桂荣这种犀利的目光迫使叶凡有些不大高兴,声音很冷的说道:“边董事长,你在怀疑我吗?”

“不错,我的身份确实低微,而且我家初然的生死也掌握在你手中,不过你这种审视和不信任,让我心中不大痛快。”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身躯猛的一怔。

人分善良和不善良两种,善良的人摇头叹息,认为叶凡自大了,早晚会因为他的狂妄自大丢掉性命。不善良的人便像钟雷这样,见叶凡找死,正好趁机挽回刚才过错,便是一声暴喝。

“叶凡,你好大的胆,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你知道你这样说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吗?”

“如果你再敢对边董事长大不敬,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以你辱骂公众人物的罪名,将你逮捕。”

小说《王婿当道》 第10章 扰乱社会公共秩序论处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贵族小说
  3. 虐恋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