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俟卿不渝

更新时间:2019-10-15 14:03:15

俟卿不渝 连载中

俟卿不渝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良留分类:言情主角:沈姝子都

主角叫沈姝子都的小说是《俟卿不渝》,它的作者是良留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遇见公子是在雨中最为狼狈的时刻,那时她以为他们只是陌路之人,未曾想过有朝一日,她会成为他的入幕之宾,和他一同畅谈人世大志,定下了繁荣昌盛的伟业之志。一直以来,她以为她是知公子的,公子也是知她的,他们是这天下难得的知己。可是一朝背叛,他们终将行途陌路,原来从一开始便错了,平都一别,再难相见。他遇见婧媛是在她被靖军追杀之时,行至陌路,唯有尽力一搏,看见她好像看见了当年临县那个孤注一掷的自己。……十三岁那年,她国破家亡;十七岁那年,她成为太子府的入幕之宾,从此步步高升……二十二岁那年,她辞官远游,从此再未归帝都;三十岁那年,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她高举义旗,开始了乱世之中的平乱之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姝回去后,细细想着僚子的话,又翻阅典籍,探寻时事,经过两天两夜的深思熟虑,写下了自己的看法《亡楚书》。

沈姝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在支撑着自己,那一刻心中的想法似乎不吐不快,待沈姝写完策论,已然是深夜。

沈姝不觉烦累,反觉异常慷慨淋漓,难得的畅快,只觉得此刻若是有美酒相伴,有知己同自己畅怀共饮,便是人间最大乐事。

第二日一早,沈姝便带着策论去了国尉府,僚子先生看来沈姝的策论颇为赞赏,也推了俗事,同沈姝一同把酒问盏,要沈姝细细谈谈自己的策论。

“楚国辽阔旷远,山川深邃,大军深入,难料长短。

故姝以为灭楚有三难。这第一难乃战之难,楚虽疲弱,然年年有战,族族有兵,非可小觑,若真论起来,靖灭楚,难!

二难则为民心之难,楚国世族根基极深,几乎渗透到了社会社会的各个方面,而且和百越关系匪浅,姝担心若是真的开战,届时楚国这些贵族往深山老林里一藏,到时候谈亡楚,难!

三难在于得楚后,治理之难,楚国辽阔旷远,实力雄厚,又是有着数百年根基的大国,地形复杂,就算亡了楚,也难于治理。先不说那些贵族是否会心甘情愿,楚国风俗与其他诸国截然不同,如何治理便是一大难题。

这治理之难先不说,当论前两难,就很难解决,若是真要亡其国,必得分兵两路不可,否则靖楚之间最后只会变成了攻城掠地的拉锯战,而不是一统天下的灭国之战。

灭楚之战,关键在于速度,绝不能拖,兵贵神速,若是僵持的太久,先不论靖国的国力是否支撑的起,就算能支撑,对于靖国而言,也必然是巨大的损耗。

而且在这僵持期间,若楚国联合了齐吴两国,到时候靖军的压力就会倍增,故而姝以为亡楚一要分兵,二要迅疾。”

沈姝说完后,忙为自己倒了杯茶,咕噜咕噜喝了,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实在是有些口干。

僚子笑着颔首,道:“你能有如此见识,可见这两年还是有所长进的。

你说的没错,此战并非寻常之战可比,楚国必将倾全国之力来抗之,稍有不慎我军便会被拖入楚地久战,从而国力难以为艰难,届时就算灭了楚国,靖之国力也必将损十之八九。”僚子夸赞沈姝时,注意到沈姝微微皱眉,不解道:“姝儿有问题?”

沈姝紧皱眉头道:“可姝不明白,为何先攻的是楚,而不是齐,齐楚二国相比,很明显齐国要比楚国容易攻打的多。”

僚子笑了笑,反问道:“姝儿是怎么想的?”

“姝窃以为齐国国力虽不及楚,然吏治清明,国内政清人和,民心所聚要强于楚,楚国虽兵力强大,然楚国境内贵族各自为政,实际上早已分崩离析,故表面上攻楚难于齐,实际上攻齐难于楚。”

僚子道:“你说对了一方面。”

沈姝皱着眉头,不解的问:“哦?还有其他原因吗?”

僚子神秘莫测的笑了笑,道:“你再回去想想,过两天再写一篇策论给我。”

“诺。”沈姝恭敬的遵命答道。

见老师暂时没有话,沈姝一面思量着刚刚的问题,一面顺手拿起案上的竹简,看着竹简上墨迹,思路却不知飞向何处。

“姝儿以为公子如何?”许久,案几上的茶已经凉了,撩子摸了摸凉透了的茶杯,问道。

沈姝的手一顿,收回了不知飞到何处的心思,放下了手中的竹简,看着撩子道:“姝不敢妄加评论。”

撩子看了看窗外,一只飞鸟从天空中略过一道飞影,笑道:“你我师徒闲聊,姝儿尽可大胆说说就是了。”

沈姝有些不解撩子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可还是据实答道:“公子儒雅,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撩子抚须笑道:“姝儿还是不愿说实话。”

沈姝摇了摇头,道:“老师误会了,姝与公子不过今日初见罢,姝对公子并不了解,只能姑妄评之。”

撩子哈哈大笑道:“无妨。姝儿,你对公子不了解,公子可是对你颇有兴趣,自前些日子见过你之后,多次向我打听你了。”

沈姝看着笑的开怀的老师,沈姝无奈的笑了,颇有些怀疑道:“老师,你不会把姝儿给卖了吧?”

僚子哈哈大笑道:“怎会?姝儿可是僚子唯一的弟子,为师怎么会买了你呢?”

沈姝看着僚子,满眼的不信。

僚子先生痛心疾首,捶胸顿足道:“不肖啊!僚子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收了你怎么不肖的弟子!”

见僚子开始鬼哭狼嚎,沈姝无奈的揉着自己额头,道:“老师,够了啊!姝又没说不信。”

僚子顿时恢复了正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态,道:“不信也没关系,为师的确是透露了一些给公子。”

“额……”沈姝深吸了一口气,尽管早已习惯了老师有时的不着调,沈姝还是告诉自己要忍!

自己一定要忍!这是自己的老师!沈姝强颜欢笑道:“告诉了多少?”

“也没多少,就是你的饮食习惯啊,还有爱好啊,平日是生活习惯,爱看的书啊!应该就这些了吧。”

沈姝越听越觉得满天黑线,什么叫“就这些了”,她已经觉得自己被卖干净了,沈姝脸色不善的问道:“对方给你了多少金?”

“僚子岂是贪财之人。”僚子忙正色道。

沈姝瞟了僚子一眼,“那就是没要钱了?”

见沈姝脸上有些不善,撩子目光柔和的看着沈姝道:“要不我给你讲讲这子都公子的事吧。”

“唯!”沈姝重新跪坐到撩子的对面,两人相对而坐,心想既然已经被卖的差不多了,要是对对方一无所知,不是太划不来了吗?

撩子道:“子都公子是靖国的长公子,其母郑后齐国人,约二十年前嫁与当今王上为后,育有一子,其子便是子都公子,子都公子出生后不久,郑后便离世了。

郑后离世后,王上念及旧情,不再立后。子都公子是王上亲手带大的,可以说王上对公子寄予厚望。

王上的子女不少,可未曾有一位公子像子都公子那样受宠,子都公子虽是王上亲手带大的,可性子却是截然不同的。

公子仁善,不喜严刑峻法,虽然对国事涉猎不多,可是每每做事都有自己的想法,记得当年奕君谋反,其子还是公子求情给保下来的。”

沈姝听后点了点头,想起雨中子都公子的所作所为,想来也是一位极为仁义的君子,却还是道:“仁义之人吗?我看未必吧,倒像是好名之人。”

“管他是真仁义还是假仁义,以后都会有用得到的地方,你有何必这么早就下结论了。”僚子笑着道。

“老师说的是,姝的确是不该妄下结论的,有时间该亲自去试试才是。”沈姝呵呵笑着,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你安分一点吧,有时间先将策论写了才是。”僚子笑着告诫沈姝道。

“诺。”沈姝答应的很乖巧,不过心里怎么想的就不一定了。

小说《俟卿不渝》 公子仁义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灵异小说
  3. 宫廷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