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爆笑纨绔女

更新时间:2019-10-18 11:12:17

爆笑纨绔女 已完结

爆笑纨绔女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彩虹色的海分类:言情主角:温心雨简方宁

小说主人公是温心雨简方宁的小说叫《爆笑纨绔女》,本小说的作者是彩虹色的海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一个对自己的人生失望透顶而自杀的女孩,在被外星人救活后,重新开启颠覆以往风格的纨绔女模式的人生、职场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想到十年前初识的场景,简方宁看着温心雨的眼神也变得温柔起来。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当年在橱窗前又酷又拽的小姐姐身边了。尽管这几年,他听闻温心雨变得越发的自大臭美,堕落纨绔起来了,但是爱屋及乌——因为喜欢她这个人,所以,连带她的那些“小小”的瑕疵,他也跟着一并喜欢。

他不介意她的变化,因为他知道,所有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为她“爱无能”了。只要她能感受到他对她的那份真挚的爱。他相信:温心雨很快就会回到他们初见时的简单、聪颖剔透的样子了。

简方宁是爱幻想,但并不代表他是个天真无脑的“颜狗”(空有长相的人)。想到他这一愿望的实现,是那么地路漫漫其修远兮......

他便感到心累无力,忍不住地坐到了温心雨身边的沙发上,双手抱住温心雨,在她耳边喃喃道:“心雨,我回来了......你就为我打开一次心扉吧......”

说到此,他的眼角流出了几滴晶莹的液体——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这个拥抱,包含了自己对她这五年来的所有思念......

简方宁很为自己感到悲哀:他们两个认识十年了,他也暗恋了她十年。可是今天却是他的第一次抱她,还是在她酒醉之时。

他现在之所以敢这样抱她,不就是仗着明天当温心雨醒来,将会什么都不记得么?

当她清醒时,他是万万不敢逾越,绝对不敢做出这个出格的举动的。就如同“心雨”这个名字,虽然在他心里呼唤了无数次,可是,面对面时,他只敢称呼她“学姐”,或“心雨学姐”。

他不希望这样,可是,每每在温心雨凌厉的眼神下,他只能缴械投降。

他痛恨这样心虚的自己:明明就是那么地清楚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却还要在五年前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回来就能结婚了。

他当年选择相信,是他的悲哀——因为这是他当时唯一可以站到温心雨身边的希望。

如此说来,他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冲过来质问这个女人呢?

他其实一切都早已了然了。

简方宁愿意为温心雨做任何事,即便是成为她“后宫三千佳丽”中的一枚平凡的小男人,他也心甘情愿。

可是,温心雨却从来没有给过他这样的机会。哪怕是一次简单的幻想......

就这样,在无尽的回忆与期待中,简方宁一直坐在沙发上,抱着温心雨,就好像抱着一个十世单传的婴儿一般的小心翼翼。

不知这样一动不动地坐了多少时间,怀中从不让他轻易接近的“母老虎”动了一动——如果可以,简方宁宁愿她是他的一只“小野猫”。

虽然同样野蛮凶狠,但是相对于简方宁来说,却是不一样的存在。个中深意,就要看官们自行判断了。

温心雨口齿不清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简方宁凑到她的嘴边,侧耳倾听,虽然什么都没听明白,却又好似什么都懂了一般。

他站起身,走向饮水机。不料坐久了,而麻木的双腿,让他险些摔了一跤。

于是,他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待双腿慢慢地恢复了知觉。才再次走到饮水机边,去帮她泡了一杯绿茶。喝了水的温心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再次拥抱睡神去了。

清晨时分,窗外东方已露鱼肚白。温心雨醒了,只见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盖了一层薄被。

她的第一个念头是:昨晚又加了一晚上的班了。这样的情形,在这几年中,没少出现过。她早已见怪不怪了。

但是,很快她就记起昨晚宿醉的原因。她起身想去办公室里面的独立卫生间里洗脸漱口,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人肉垫子上——难怪睡得挺暖和的。

不过,谁会到她的办公室来呢?她不禁怀疑自己还在梦中。

于是,温心雨用力地咬了一下嘴唇,痛得她尖声大叫。这一声却惊醒了身后的人。

简方宁睡眼惺忪地抬起头看她,温柔地问道:“你醒啦?”

温心雨好像听到了简方宁的声音,她不可置信地摇了摇脑袋,一脸茫然地自言自语:“还在做梦啊......”

直到简方宁低头凑到她的面前2秒钟后,温心雨才一副好似搞不清状况的样子。“你什么时候回国的?”沉思了半晌,温心雨终于问了出来。心中却是暗道:简方宁,五年不见,你长本事了啊?这次回国,居然一点儿风声都没提前透露给我。

没关系,意料之中,谁让她温心雨五行缺德呢?

想到五年前,她对简方宁说的那些暧昧不清的话,她有点儿心虚。如果这次简方宁带着五年前她不留他的怨念回来找她报仇,那怎么办?

算了,就算是,那也是她自己罪有应得。

“昨天。”简方宁简洁地回答。在温心雨面前,他总是这样,不敢多言一句,深恐自己说错了话,惹恼了心目中的女神。不知从何时起,他习惯了在她的身边,谨言慎行。

“你陪了我一晚上?”温心雨不敢置信地确认道。这个学弟是一回来,就打算吓死她的节奏吗?

“嗯”,他点了点头。想到昨晚抱着她,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感到甜蜜无限。

“天呐!”温心雨闻言一拍脑袋,真心懊恼道:“你一回国就来找我,而我却醉了一晚上,真是抱歉......”

“你怎么不事先给我打个电话呢?”温心雨企图推脱责任,好让自己变得不那么内疚。

“怎么没打电话呢?”简方宁像个小媳妇一般地小声抱怨道,眼睛却看向了躺在红酒杯里的手机。

“Oh,myLadyGa-ga......”温心雨冲到手机的新浴缸边,“我亲爱的手机,你怎么自己跳进去洗澡了?”

她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似乎昨晚醉酒的人不是她。而她的手机又真的是太调皮了。

身边的简方宁似乎早就习惯了她这种间歇性人格分裂的症状。他站在一边,扬起嘴角,一副静待好戏开场的样子。

果然,虽然五年未见,温心雨的性情变了很多——变得更成熟、更霸道、更堕落......

但是,这个时候,她没有让简方宁“失望”——

温心雨一抬头就发现了工作台上那瓶空了的82年的拉菲,她抱起那个空酒瓶,绝望地尖叫道:“是哪个杀千刀的,偷偷开了我的珍藏品啊?”

说罢,她怨恨地看着简方宁,好像她已经找到了偷酒嫌疑犯——偷偷喝了她珍藏品的人,就是他一般。

简方宁立刻被她凌厉的眼神,逼得步步后退,慌忙地摆着双手,支支吾吾道:“学姐,那个......喝酒的人真不是我......”

“骗人!”温心雨一脸狰狞,“不是你,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你别忘了:我可是‘温......尔摩斯’!”

“心雨,真的不是我。”简方宁嗫喏的指了指温心雨,为自己辩护道:“是你自己......你这样喝酒,是要给医生创收啊?”

好在简方宁很快镇定下来了,他条理清晰地为自己辩解道:“如果是我,我会给你的手机做SPA吗?你就算借给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啊!”

“那倒是!”温心雨闻言,满意地点了点头。

突然抬头,“谁批准你叫‘心雨’了?叫学姐!”说完,她爱怜地赏了简方宁一记头拓。就好像教育自己的亲弟弟一样自然。

温心雨之所以接受了简方宁的解释,倒不是因为简方宁的解释合理,而是因为她已经想起了昨晚宿醉的原因了。只是,可惜了那瓶珍藏了那么多年的好酒了。上次那个垂涎这瓶酒大客户过来,她都没舍得开呢!

结果,昨天被自己“这头猪给拱了”。她生气到痛骂自己是猪,那是因为她昨天竟然真的像“猪吃食”一般,没有意识地喝了这瓶美酒......

这不就等于白白为了别人的错误买单了么?

“话说回来,昨天的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呢?”温心雨一边从红酒杯里,取出那个已经死亡多时的手机,为它清洗,好好安葬,一边自言自语道。

虽然,声音很轻,但是,对于过来“负荆请罪”的简方宁来说,不啻于“当头棒喝”。

“那位......那位是......”

看到他突然变得结巴起来,温心雨不由得想到了昨天的那通电话——

“你昨天下午给我打过电话?”她一脸的审视。

“嗯!”简方宁心虚地点头。

“你好像提到了你妈......”温心雨试探地问道。虽然昨天醉酒前的事情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但模糊的印象,总还是有点的。

“嗯!”他再一次点头,心更虚了。

聪明如温心雨,看到简方宁现在的表情,就已经将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

如果可以,简方宁真希望可以把时间倒退24个小时,那个时候,他刚下飞机,还没有和妈妈争吵过。那么后来的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可惜他没有哆啦A梦的逆时钟——哎,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不过,根据他的经验:今天这个事的影响已经变小了——因为温心雨不是个喜欢记仇的女人。何况,一切都是误会。虽然,代价是她挨了一巴掌。但是,如果她真的介意的话,他可以把自己这张俊脸,送到她的面前,别说是还一巴掌,就算十倍奉还,他也不会还价的。

所以,只要他现在乖乖认错,努力留在心雨的身边......

想到,便立刻去做——简方宁一向是行动力、执行力很高的人。

“切~~”温心雨不满地撇了撇嘴,一只手抓着简方宁送上门来的手臂,另一只手拍打着他的后背:“我这是出门遇到哪个‘瘟神’了......居然被污蔑说我要吃你这口嫩草?”

简方宁被打着,却不敢接茬,他深知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日后的呈堂证供,将来被这个用来一起“秋后算账”。不过,他的心里却在嘀咕:听你这意思,我这口嫩草,就那么不遭你的待见?我到底哪里比你的那些“后宫佳丽”们差了?我也是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荷包有荷包的好伐?!

再说,那么多年来,我身边那么多前仆后继扑上来的莺莺燕燕,我却眼睛都没抬一下,只为你一人守身如玉了。你却......

想到此,他不免感到一阵唏嘘。幸好不痛,打在他后背上的力道不是很大。

不过,常言不是说:打是亲,骂是爱吗?我现在就让你亲,让你爱个够吧!简方宁腹诽YY道。

“说!你安的什么心,为什么特意过来告诉我这些?”温心雨不断地换着台词,抱怨着。“一回国,就不安生......”

“嘿嘿,人家不是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么......那个......什么......你这么小心眼,我不配合的话,岂不是显得我对您的重视度不够啊。”简方宁表面开着温心雨的玩笑,心里却在打鼓:但愿我没猜错,这个女人的气已经消了。

“嘿,你这人真是......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了;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了?”温心雨又笑着捶了他一下胳膊。

终于,发泄完了,气也消了。其实,本来对他也没多少的气。反倒是重逢的喜悦有很多呢。

温心雨费力地把手搭在简方宁的肩上。一米六五的女人,把手搭在一米八五的肩上,这个画面,真是要多不协调,就有多不协调。

不过欺负惯了简方宁的温心雨,却是开心地说道:“走,我的‘沙袋’,姐带你出去吃早点。这几年没回国,可想念我们大魔都的美食啊?”

简方宁邪邪地一笑,没有回应。心中却暗道:都说‘秀色可餐’——只要看到你,我就是三天三夜不吃东西,都无所谓啊。

温心雨这个“女魔头”就有这个大优点:她跟谁都没有隔夜仇,跟自己也没有隔夜气。

昨天要不是那一巴掌来得突然,再加上连着几天埋头画设计稿,把她折磨得情绪有点低落,她昨天也不至于就让自己喝醉了酒啊。想到这里,她就心痛那瓶错开了的拉菲,她心中暗暗发誓:简方宁,总有一天——那瓶酒,我一定要你还回来!

温心雨也实在想不通自己的酒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是不是在人情绪低落的时候,体内的酒精分解酶的活力就会下降了呢?

小说《爆笑纨绔女》 第八章 可爱的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百合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