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琴师

更新时间:2019-10-31 10:07:23

琴师 连载中

琴师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贤若帝心分类:武侠主角:姜尧章萧疏影

火爆新书《琴师》是贤若帝心所编写的武侠情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尧章萧疏影,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晋王朝德宗年间,湖北神农架剑门创立。剑门主人通音律,晓道学,是晋王朝末年有名的剑客音乐家。――唔,姜尧章的心愿可是成为像高渐离那样的英雄――本书讲述了一位琴师的奇幻漂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年前,元兴七年,司马德宗起用张江凌当政,改晋王朝年号‘大亨’,宣布“变法”,史称“张江凌变法”。

这次的政治改革,使得当时身居御史大夫的张江凌彻底登上历史舞台,并在日后八年间,独秉国政,发行新钞票,治理黄河,成绩斐然,之后才有了一代‘首辅第一人’之名。

此时,司马德宗无比信赖首辅张江凌,因此整个皇会比武也都由张江凌主持。

张江凌手下门客中,有一人名为世杰班。此人虽是大都市井之辈,却颇有学问,自负才学,不甘久居市井埋没抱负,因而拜入张江凌手下,成为其门客。

世杰班聪慧机敏,擅长把握时机,拜在张江凌门下没多久便得到了张江凌的信任。

这次皇会比武,张江凌也让其成为自己的副手,帮忙打理一应事务。

世杰班拿着一本小册子,早早在一旁静候,见张江凌给自己使了个眼色,便乖乖的上场,起先拿出张小纸条,以诗的形式朗诵了一首名不见经传的开场白,这首诗莫说大气磅礴,名垂千古,即便是三流诗人写出的诗,一二平仄总还是有的,但这首诗通篇连基本的平仄也找不出来。

世杰班苦思一晚,好容易写了这样一首自认为惊天动地,前无古人的七言律,让张江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心中滚过万千骂娘的言语,到嘴边又走了千万遍,终于看在君商桀的面子上忍了下来。

世杰班朗诵完自己的七言律,昂首挺胸的看着场外四周群雄,还想着这些人听到自己的这首‘绝句’,定会心潮澎湃,摇旗呐喊,此刻场外却静悄悄的,有些人甚至惊讶的看着他,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他等了会,没有声息,抬头去看沉香阁上的张江凌,只见张江凌也这样看着他。

世杰班看着张江凌的神情,心中竟莫名升起一股恐惧感,浑身一颤,连乖乖的低下头去看手中纸条,心中一句“该死”不知说了多少遍,将那纸条揉成一团,硬生生塞进嘴里,和着唾沫,咽了下去。

场外群雄见此情形,都不禁交头唏嘘,世杰班这次学乖了。

他毕竟出生市井,阿谀奉承久了,也能看清楚形式,这是皇会比武,安帝亲自观战,天下武林的各路豪杰几乎十之八九都来参加,可不是他这样一个小人物能撒野的地方。

刚才那一通洋相,恐怕回去又免不了皮肉之苦。

想到此处,世杰班脸上也沉了下来,连将册子展开,乖乖念起了比试群雄的名单。

‘昆仑山‘瞬息千里邵华君’邵稷山。’

‘福建‘铁扇子’袁吉。’

‘濠州‘快剑’黑子。’

‘湖北神农架剑门‘贼盗义兴’檀道济。’

‘柳州‘白衣书生’叶仲。’

‘西域刀客托尔图。’

‘柳州‘眼镜程’程知命。’

......

一连串说了近百个人名、外号与家乡所在地。这些人基本都是来京州参加皇会的,世杰班一口气说完,有些口干舌燥,嘴里含着一口唾沫咽了下去,润润嗓子,接下来说的却是濠州与辽东一代参加皇会比武的群雄了。

这其中就有......

‘濠州‘书生狂’公周廷。’

‘西蜀‘灵剑双侠’卓紫衣,殷天峰。’

‘杭州西湖剑阁,李忻。’

‘辽东红旗武馆‘五虎断门刀’余姚。’

‘西蜀‘龙须孔雀’唐峰。’

‘江州游侠‘第九剑’秦九。’

......

这些人中,有的威名远播,有的默默无闻,甚至还有如李忻这般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卒。

饶是如此,西湖剑阁的威名以让很多人望尘莫及,只能干瞪眼羡慕。

“哎?竟然是胡古道的弟子?”

“胡古道?!是那个挑战剑神独孤行,断其九剑的千秋居士?”

“可不是吗?没听那边念叨什么‘西湖剑阁’?那剑阁主人不就是胡古道吗?”

“哎呦!这皇会比武可算来对了,竟然还能遇到千秋居士的弟子,只是不知居士本人来了没有。”

“估计悬啊。这不就是让弟子代师傅吗?”

“哎,可惜啊可惜......”还有不少人开始叹息,皇会比武竟然没能见到胡古道亲临,实在算一个损失。

毕竟,当今世上,被誉为十大剑客之一的胡古道,据说其剑法以堪堪匹敌广陵虬髯客,倘若皇会比武能看到虬髯客与胡古道二人对阵,那场面可谓是古今美谈啊!

......

当说到‘龙须孔雀’与‘第九剑’时,很多人都惊讶再次议论起来“龙须孔雀?是龙须孔雀?”

“莫说是‘龙须孔雀’来了,就连那江南游侠的‘第九剑’也来了呢!”

“那可不?龙须孔雀既然已经到濠州,又怎会少的了第九剑?我可听说,他们二人早在十多年前就认识了。还是不错的兄弟呢!”

“听说唐门被灭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龙须孔雀逃出来了?”

“江湖近十年都没听到过龙须孔雀的消息,这次突然出现不知是何用意。”

其实,哪有什么特别用意,唐峰只不过是想让世人知道,他还活着。唐峰可没虬髯客那样的耐心,一忍干脆隐姓埋名十几年,江湖人还真当虬髯客与独孤行一战虽然获胜,可终究重伤难逃一死。可事实证明,人家活的好好的,无疑打了所有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须知,相较京州而言,辽东与濠州两地可谓鱼龙混杂,大多人的实力都没有明确记录,毕竟这两地参与比武的豪杰中,有至少一半人都是刚入江湖,想要小试牛刀的小人物。

而京州一地,有水准的武师相对就很多了。

当名单上面出现‘贼盗义兴’檀道济的名字时,有些疲倦的世杰班都一愣,“‘剑门?湖北神农架的剑门弟子’?”这可有趣极了!

这次皇会比武中,竟然直接出现了两位当世‘四大剑宗’的弟子。

一个是西湖剑阁李忻,另一位便是神农架剑门檀道济!

这......

谁都不会去否认,这绝对是一场值得观看的大战!

只可惜......

直到最后一个人名结束,檀道济也没有听到自己师傅姜尧章的名字。

他明白,姜尧章不会去在意这小小的皇会比武,恐怕他更乐意当观众来看这一场属于檀道济的战斗。

自淮阳王杀退百万东夷蛮子,换来晋王朝东境安宁后,淮阳王的手便已伸到了江湖。

用淮阳王的话说,那叫‘以武乱禁,马踏江湖。这血雨腥风的武林,该整顿整顿了!’

呸!整顿个屁!

国家有国家的法度,武林自然也有武林的规矩。

朝廷军队说整顿就整顿?整个江湖没有腥风血雨还不真的给整出个血雨腥风来?

别的人不说,但天下屈指可数的那几位大人物,对这事却不能不管。

西湖剑阁的胡古道,神农架剑门的姜尧章便是那几位大人物中的两个。

姜尧章知道了这件事,想来便来了。

一则,可以说是为了一睹当今武林风采,看看这十年间出了多少后生晚辈,少年豪侠;二则,却是要看看司马德宗的皇会,究竟搞得出什么名堂。

他姜尧章虽十多年隐居剑门授徒,但这个江湖却还依然有他说话的份。

世杰班将参与三州皇会的所有人的名单都一一说完,张江凌这才宣布比试正式开始。

这场皇会比武,以一月为期,期间飞鸽传书并以三地神行太保来回奔波千里,三番经过中转站,将最新情报不断送往京州给安帝司马德宗看。

仅仅是皇会比武就动用了如此大的人脉,财力物力暂且不谈,单单天下招募的神行太保价格就不扉,毕竟虽然同为王朝卖命,但没钱挣,这命卖的怎么也不舒服。

晋王朝本就国库空虚,这样一来,为了招募义士,却要闹如此大的一出,不免觉得安帝有些财大气粗,不拘小节了。

西湖剑阁总共收录天下剑法三百六十篇,与素有‘剑来九千里,封鞘入华山’的天下第一剑术门派,华山剑庐相比也差不到哪去。

胡古道创立剑阁到如今不过近三十个年头,却能将剑阁发展的风生水起,有声有色,甚至一度有超越历史百年的华山剑庐的征兆。

胡古道收徒不仅仅要看对方剑术天赋,自然考验也不仅仅局限在‘三剑’的范畴。

或许刚开始通过‘三剑’的考核,入了剑阁,但自此而后,对人品、性格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若想看清一个人,就要看他对待事务的态度,从这些态度中找到这个人的优点、缺陷。

这是一个充满欲望的纷扰混乱的世界,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同样每个人都是一个整体。

人可以群居自然也可以单独成体系。

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取决于他看待事务的理解与做法,而这全部可以容纳进性格特点中,不能否认,每个人都有优点,优点可以多种多样,与众不同;每个人也都有缺点,缺点却无一列外,大致相同。

胡古道深知这个道理,于是在初入学的‘三剑’考核开始到最后成为剑阁弟子,一步步的发展过来,胡古道看清了很多事,也看清了很多人。

他二十多年的生涯中,教出了成百上千的弟子。

这些人中,有的成为当今一流剑客,有的是一流铸剑师,有的是护院武师,还有的甘心做了盗贼、刺客。

更有一些人加入了江湖中的各大组织门派中。

他们这些人中有好有坏,性格截然不同,有人乖张、有人狂傲、有人活泼、有人狠毒......

但他们这些人不论哪一个,在胡古道的面前都会变成同一种性格:乖巧。

胡古道是个严厉的师傅,他所教的弟子可以是魔头,可以是英雄,可以是浪子,可以是侠客,这些人有好有坏,甚至有很多人,杀人如同砍瓜切菜,决不含糊。

这样的一群人,在胡古道面前却连大气都不敢出。

因为他们知道,胡古道,天下十剑客中的一位,他的剑术,深不可测。

仅仅‘深不可测’?

仅仅‘深不可测’!

虽然是简单的四个字,天下间,谁人能敌?

那个一失踪起来就是十几二十年的独孤行不在了,甚至活不活还两说。

这就是檀道济面临的危机,这也是李忻的机遇。

在得知剑门弟子与剑阁弟子同时出现在濠州皇会上时,姜尧章便想到了这件事。

姜尧章虽然从未与胡古道对阵,但胡古道曾挑战过独孤行,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广陵剑侠虬髯客也曾挑战过剑神,当初姜尧章未建立剑门前,便看到过虬髯客与独孤行的那场对阵。

可想而知,在对比胡古道与自己剑术方面的问题时,姜尧章还是比较准确的。

他知道,虬髯客与胡古道兴许两个人的剑术不分伯仲,兴许有高有低,总归是没见过的。

况且胡古道远在杭州,虬髯客却已销声匿迹很多年了。

二人相距百里,神交已久,从未见面。

然而,若以当初自己亲眼所见来看......

——姜尧章暗暗乍舌,自己当初的剑法绝不是虬髯客的对手。

小说《琴师》 第14章 江湖规矩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逆袭小说
  2. 异世小说
  3. 青春小说
  4. 民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