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伤风城

更新时间:2019-10-31 17:29:34

伤风城 连载中

伤风城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小风分类:武侠主角:庄非墨玄机

甜宠新书《伤风城》由小风所编写的武侠情缘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庄非墨玄机,书中主要讲述了:庄周之后,仙风虐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说着便见庄非墨翩然走来,拜过婆婆,婆婆见到庄非墨自是喜欢,瞧着脸色问道:最近身体还疼痛吗?

庄非墨笑道:婆婆不必担心,近来一切安妥,御风怎样?有没有淘气?语气尽是关切。

婆婆笑道:你刚走那几日,哭个不停,消停几日还说再不见你呢!

庄非墨也跟着笑了起来,道:他总是这样,也不知寻得到那椿木草。

婆婆听到此话脸色也是隐忧,这椿木草百岁而生根,百岁而长叶,百岁而灭根,极难寻得,若是生根年,只能等一百年长叶,若是灭根年,只怕还要等上个两百年生根长叶,人的时限短暂,只能听天由命看人造化。

却说玄机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庄非墨,第一次见他如此坦然的笑,真心的和善和关切,不由得竟羡慕起庄御风来。

庄非墨见玄机呆呆地望着自己,好不奇怪,问道:玄机姑娘,怎么这般看我?

玄机被他问住,好不尴尬,转身拉起婆婆的手低头不语。

庄非墨见状也不好再逼问,带着婆婆去了庐舍看乌鱼,乌鱼被冰汤冻住,模样依旧,现下毒液也所剩不多,如果此番引血成功便可消冻。

东方婆婆和侍女准备汤药,庄非墨在阁楼上煮茶,不一会儿婆婆便走上来,庄非墨见到婆婆紧忙起身,婆婆有些犹豫道:非墨,那玄机是个好姑娘,这样要她为乌鱼送命,是不是有些?

庄非墨见婆婆这般说来紧忙打断:已经为此伤了好些个人了,就此放手不就功亏一篑了吗?婆婆心慈,这些罪孽全是非墨所为,婆婆莫要心愧。

婆婆听后更是难过,拉住非墨的手道:好孩子,只怕你心里更不忍呢?婆婆不该这样说,惹你更添愧疚。

非墨笑道:师父不是常说,愿志大于天,死微何道,若是生平达愿,虽死犹生,生平糊涂,不过行尸走肉,虽生犹死,我帮他们达愿,这样也算是成全他们了。

东方婆婆听非墨这般说来,心下虽是宽慰还是忧愁道:其他不说,这玄机姑娘怕是有来头,我今日在断肠林见她家的飞狐,寻常武林人家很少有这样的奇珍异兽,他日得知咱们伤了玄机,怎会罢休!那姑娘还救过我,这样不好。

庄非墨听婆婆这样说来,也是担心,其实那日左氏兄弟携玄机在客栈,左无形隔空破椅玄机丝毫不惊,他就觉得古怪,寻常人家姑娘定会惊恐,之后听得又与石中正关联,便知玄机大有来头,但是救人心切只得先行擒拿,这几日处来更觉这姑娘见识不浅,因而迟迟没有下决心杀她,今日婆婆这般说来,更加犹豫,这庄非墨倒不是软弱怕事之人,只是担心日后仇人寻他不得,愤闯天门台,损毁师父心血。

沉思半刻道:可乌鱼如何?就差这一脉血了,不然之前的都白费了。

东方婆婆道:要不再寻另外的同年月日之人?说完便是忧色重重,心里暗忖:这种同年月之人如大海捞针,哪有这般容易,非墨离开天门台憩居这妙音谷三载不过寻得四人。

庄非墨见婆婆忧心,紧忙安慰道:婆婆,您不要费心劳神,我再查查《天诊疗物》,定有其他方法。

说话间,玄机走了进来,见庄非墨和婆婆都在,笑道:你们在说什么呢?我也要听听。

婆婆紧忙笑道:非墨挂念御风。说完便起身道:我去煮药,乌鱼的汤药怕是消得差不多了。说完便下了阁楼。

庄非墨见玄机神采奕奕,一副安然自得,无忧无虑的模样,想到婆婆所言,自是矛盾,杀是不杀却是百般纠缠,玄机见庄非墨神色不对,想到婆婆说道他所练的武功极易伤身,便关切问道:是不是你身体难受?

庄非墨见这话问的蹊跷,疑惑道:怎么这样说?

玄机直言道:你练得邪门武功····

还没说完便见庄非墨眉头紧皱,眼神甚是凶煞,玄机立即用手捂住嘴,静静地看着庄非墨,庄非墨转身便要下楼,玄机急急忙忙追出去,大声道: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说来着···

却见庄非墨飘飞而出,已是百米之外。这庄非墨师出高门本就自视名门正派,修得这武功本为救人,初心虽好,但这武功着实阴狠,伤人,自己样貌随着武功也变得有些阴柔,男儿家本就厌极柔弱之态,听玄机说来格外刺耳。数月前,庄非墨去老僧庵寻找朝暮菌,途中遇到七拳兽——杨震,那杨震外甥女正是庄非墨寻得的同年月之人,杨震得知火冒三丈,扬言不杀庄非墨誓不为人,苦寻庄非墨数月。

不料那日投身东来客栈,客栈客人寥寥,店小二招呼他之后便再无他人,早春时节,天气依旧酷寒,杨震喝着烧酒,吃着冻鸡,想到寻得这几日连那妙音谷都找不到心里不大畅快。不远处那店小二和另一个伙计嘀咕,小二道:咱们老板也忒会算计了,昨日一位公子问我老僧庵怎么去,我给细细说了,那公子却是阔绰,便给了我一锭银子,老板见了硬是索走了,这又不是茶水吃饭钱,那是我给指路,公子给的。说完气呼呼地道:你说说,真是气人!

伙计远见老板走近,吓得不敢吱声,笑道:这是老板的店,你在这里做工,什么都是老板的,我是你,不等老板要就自己就上缴了,你这样藏匿还好意思说。

店小二急急瞪着眼睛大叫:你瞎扯你娘的骚,我还不知道你这样贤良,上次骂他掉进钱孔里去了,见钱恨不得送命给人,这不是你说的····

伙计骚得满脸通红,急切狡辩:你说这是什么话,我什么时候说这些。

店小二指着伙计鼻子准备大骂,老板喊道:你两个小兔崽子,不好好干活尽说主人坏话,还要你们做什么?说着怒火冲冲拽起桌上的布巾追着两人打了起来。

店小二见老板在后头,吓了一跳,见老板追来紧忙绕着桌子跑了起来,那店老板胖呼呼的,圆滚滚的身材不经跑,不到五圈便是汗流满颊,伙计和旁边的杨震看得这两人好有趣都是哈哈大笑,老板生气叫道:你这贼小子,不是看在你姑姑面上,我才不收留你,叫你饿死在乡下,那给你银子的你可知道是谁,就眼贱身低的拿人家银子,我稀罕你那钱,你也是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爷爷走江湖的时候你还没长毛呢!在背后说我···说着便喘起来,自言自语道:这可累死我!你还不停住。

店小二见老板这样说,只得停下来讨好道:老板,您先歇歇,我不知道这里面有原委,你和我计较什么呢!说着紧忙走上前去抓起柜台上的扇子扇了起来。

老板也是累极了,虽是坐下了但依旧扬起布巾照着小二脖颈打去,轻轻落下,小二却是猴子夹了尾巴一般惨叫起来,老板和旁上的杨震以及那位伙计都笑了起来,这店小二有趣,老板被逗笑起来嘴上却道:你这机灵鬼,我这还没打呢!就先叫嚷起来。别扇了,这么冷的天,你扇什么?

小二紧忙止住扇子,倒上茶,递了上去,老板接过,见老板气消大半这才乐呵呵问道:老板说那公子是谁?为什么他的银子要不得?我见他倒是文质彬彬,像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长得·····说着便抓耳挠腮想了一会迟疑道:长得也俊,也美。

伙计笑了起来道:你说话也颠三倒四,长得到底是美还是俊呢!

小二见伙计这样说,急的红了眼,瞪着他,且说这店小二年纪尚幼,说话神色尤外夸大,自然一副讨喜诙谐的模样道:你是没见那公子,那脸面比黄花大闺女的还要白净,眼睛亮晶晶的,我还止不住想多看呢。

老板和伙计都笑了起来,老板笑道:你还见过黄花大闺女的脸面呢?

说完众人都笑了起来,那店小二也不害臊,道:哪里没见?前个小蛮不是过来了,她给老板洗衣服,我给她挑水,倒水的时候瞅见她那脸,那不是白净呢!

老板听他这样说又是气鼓鼓的,径自站起来警告道:你招惹小蛮,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店小二也有些急,忙道:老板,你想哪里去了!我就说说呢。说完紧忙转开话题问道:说了这半天那公子到底是谁?

老板这才恢复神色,坐下来道:那人就是妙音仙人。

伙计和店小二皆是目瞪口呆,这东来客栈地处南北通往要道,老板韩荣旺虽不是江湖人但阅示南来北往各色人物,对这世间豪杰歹人也是一实俱应,古语道:眼见多怪,见怪不怪,至于那些奇人异士他也是一眼可甄,那日见庄非墨路经此地,与小二言谈便觉此人绝非寻常,那人离开之后才惊觉原是仙人,等追出去已经找不到踪影。

杨震也是震惊不已,连忙搭话道:老板,你可瞧仔细了?神态很是严肃。

老板这才放眼望去,却见一名彪悍汉子,身上包裹着虎皮,黑黝黝的皮面,眼睛似死鱼一般大而无神,腰间别着把斧头,身形高大粗壮,正等着他回答。

老板立忙起身,走上前来,拜道:哎呀!小人无珠竟没识得打虎英雄杨震大侠。

杨震一惊,紧忙扶过,道:大哥哥见过我。

韩老板便谦和笑道:杨大侠谁人不识,七拳打死大老虎的可不是您七拳兽——杨震。杨震是个粗犷易怒之人,不喜欢这些虚伪的奉承,心想,这家老板眼睛真毒,连我都识的出,那厮定不会认错。直言道:哥哥快些告诉我,那厮去了哪里?

韩老板见杨震脸有怒色道:杨大侠寻得这么着急,可是有大事?

杨震气得咬牙切齿道:那厮害得我外甥女性命,我姐姐为此伤心的得了心病,死了过去,我与他不共戴天。

不等韩老板说,那伙计却是进言道:大侠还是收手,我听那妙音仙人厉害的要紧,没几个人打得过他,大侠还是····

不等说完,那杨震却是一拳过去吼道:我父母早逝,姐姐将我养大,恩重于山。他伤我外甥女,害我姐姐忧虑悲痛而死,这仇你竟让我不报!敢情不是杀得你亲人?是也不是?说着冲向前去就要解决了伙计。

韩老板立马拦住道:杨大侠,高抬贵手,别让他的血脏了您的手呀,那妙音歹人问老僧庵去向,一定是去了哪里,杨大侠还是赶紧追去吧!不然慢了半刻,丢了时机,又寻不到他。

杨震听到也是醒了过来,抱拳谢过急忙追去老僧庵方向。

小说《伤风城》 第七节玄机拙情反成怨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奇幻小说
  3. 逆袭小说
  4. 欢喜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