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 > 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

更新时间:2019-11-08 09:31:31

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 连载中

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

来源:微小宝作者:小m愚分类:穿越主角:苏清欢陆弃

主角是苏清欢陆弃的小说叫做《医色倾国:将军夫人不好当》,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m愚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外科圣手穿越到古代农家,家徒四壁,极品成堆,苏清欢叉腰表示:医术在手,天下我有!什么?告我十七不嫁?没事,买个病秧子相公,坐等成寡妇,赚个贞节牌坊横着走!可是,相公摇身一变,怎么就成了位高权重的将军了?苏清欢:喂喂喂,拿错剧本了,这是种田文!女主欢脱逗比,善良坚韧;男主霸道深情,扮猪吃虎;欢笑泪水,悲欢离合,唯深情不曾辜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以后会有更多的人上门问诊的。”苏清欢志得意满,摩拳擦掌。

陆弃泼了她一盆冷水:“这半个月上门的人确实不少,但是收了多少诊金?”

苏清欢:“……”

都是邻里邻居,顶多时候送几个鸡蛋,一把青菜,好像真的没法收钱。

看着她捂脸,陆弃想起前几日她自己高烧的情形,微垂眼睛,长长的睫毛掩藏住其中情绪,沉声道:“悬壶济世本是好事。但你现在这样不行,并没有得到行医的好处,却承担了行医的风险。”

苏清欢想起前几日的事情,闷闷地难受。

村里有个孩子上吐下泻,她诊脉后怀疑只是吃冷热刺激导致的肠胃不适,让带回去休息,嘱咐了注意事项,并未开药。

结果那村民却觉得苏清欢根本不懂,又带孩子去邻村开了药,一个两三天能自愈的病症硬是因为乱服用药物拖了七八天,花了一百多文钱,反过来还到处宣扬苏清欢是庸医,险些耽误了他家孩子的医治。

“这件事情就此作罢。”陆弃斩钉截铁地道,眼神暗邃幽深,“若是不算为难,你把我的腿伤治好,以后我来养你,不必操心银钱之事。”

“这不仅是银子的事情。”苏清欢下意识拒绝。

个人成就感这事,她没法跟陆弃说。

但是陆弃话语中透露出来的讯息让她警惕,她看着他,徐徐而清晰地道:“鹤鸣,我筹到银子就救你,而且也不会挟恩以报。以身相许就是逗你玩的,呵呵……”

陆弃周身忽然涌起冷硬之气,手上青筋暴起,眼中怒气翻涌。

苏清欢有些难过,她的疏离之意,他岂会感受不到?朝夕相处,即使只是朋友,如此不加掩饰的驱逐之意,陆弃定是生气的。

可是,在有一方沦陷之前,这种关系就应该止步。

正当她硬下心肠准备回击陆弃的一切反驳时,就见他忽然偃旗息鼓,嘴角擒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呦呦,夫为妻纲。”

苏清欢对着忽而转变了态度的他,心中有慌乱一闪而过,然而很快面色如常,冷静道:“鹤鸣,我们是假的。”

“婚书是假的?还是日夜同处一个屋檐下是假的?”

“我想我早就说清楚了……”

“我并未同意。”陆弃看着她,隐有笑意,可是眼神中却有着让苏清欢心惊的坚持。

“你注定不是这村里的人。”

“夫荣妻贵。”

苏清欢望着他,诚挚恳切:“鹤鸣,明人不说暗话,你久居人上,我卑微若尘并且,从未想过攀龙附凤!”

“呦呦,我也实话告诉你,”陆弃寸步不让,索性摊牌,也是承诺,“你是我娘子,我是山野村夫,你便是村妇;我有再起之日,你便是诰命夫人。”

“我不稀罕。”

“可是我喜欢你。”

苏清欢用力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暴躁,深吸一口气,鼻子都要气歪了,“鹤鸣,咱们好好说话。”

“我正是与你好好说话,免得你想太多。”

早日替他治腿,陆弃应该高兴,毕竟曾经因为这件事情,他一度沉沦;但是想到她的送客之意,更有划清界限之势,陆弃觉得不该再让她心存幻想。

苏清欢把正在整理的药材摔到笸箩里:“庙小容不下大佛!”

“夫妻一体,荣辱与共。”

这日子没法过了!

陆弃啊陆弃,你的骄傲呢?怎么就成了狗皮膏药!

苏清欢气鼓鼓地道:“我想办法筹银子给你治疗,你说不定可以回家过年。”

陆弃伸手摸了一下墙面,目光似乎透过墙在看什么,忽然轻笑一声:“呦呦,这才是我的家。”

家,过去没有,现在终于有了,所以他绝不会放手。

情感漫长时光的荒芜中,终于遇到了生机勃勃的她,这是老天的恩赐和补偿,抓不住,那要被彻底放逐的。

苏清欢气得又要摔东西,眼珠子转了转,她软了口气:“鹤鸣,你现在身上还背着麻烦,我只想过安生日子。”

“我身上的麻烦,你从一开始就知道。”陆弃气定神闲,“我并未欺瞒。”

“你也没说实话。”

“你想问什么,我知无不尽。”

苏清欢黔驴技穷,抱着头长叹道:“鹤鸣,别开玩笑了,咱们真不合适。”

“婚书就在这里,呦呦现在跟我说合适不合适,难道是生了红杏出墙的心吗?”陆弃眯着眼睛道。

苏清欢觉得今天这摊牌极其特别失败,非但没有让陆弃退缩,反而解锁了他不要脸的一面。

她出师不利,果断决定暂避锋芒。

正要躲出去,就听陆弃道:“呦呦,你是我的妻,这是你的选择,落棋无悔。”

苏清欢要哭了:“我不是君子,我要悔棋!”

“下次再说这样的话,就该立立规矩了。”陆弃看着一退再退,避他如蛇蝎的女人,磨着后槽牙道。

夫纲不振,小妮子越发猖狂了。别的事情他都能纵着哄着,只是想和他撇清关系,呵呵,休想!

苏清欢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炸毛猫,怒道:“别给三分颜色就想开染坊,你是我买来的,凭什么管我!立规矩,也是我给你立规矩!”

陆弃好暇以整,眯着眼睛看她:“呦呦说说,你的规矩是什么?”

苏清欢恨恨地看着他,怒道:“婚事是假的,不准说这事。”

“我的规矩是,”陆弃一字一顿,每个字都似深深砸在地上,“质疑婚事,决不轻饶。”

“决不轻饶?”苏清欢怒极反笑,抱胸道,“你还想打我不成?”

打女人的事情,陆弃做不出来,她笃定。

但是陆弃点点头:“倘若再犯,略施薄惩,未为不可。”

苏清欢拿起竹笸箩就摔过去,尽管陆弃侧脸躲开,仍有不少药材挂在他头上,衣服上,形容狼狈。

“哼!”她跺跺脚,决定出去走走,免得被这货气死。

然而刚走两步,就见坐在炕沿上的陆弃猿臂一深,轻轻一拉,自己就不受控制地“投怀送抱”了。

“松开!”苏清欢“啪”的一声打在陆弃抓住自己手臂的手上。

猜你喜欢

  1. 豪门小说
  2. 贵族小说
  3. 幻想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