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栀子公主

更新时间:2019-11-08 11:03:31

栀子公主 连载中

栀子公主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吃鱼大叔分类:言情主角:沈易先乐儿

主角是沈易先乐儿的小说叫《栀子公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吃鱼大叔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有时人的命运,好似风中飞羽,水中浮萍,任凭风吹雨打去,人世间几度浮沉,半分不由己,历尽尘劫,能保持当初一份纯真的又有几人呢?——愿读过此书的人,在生活中永远保持一颗童心!...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京都城,穆府。

“混,谁让你自做主张的”穆阁老昏黄的双眼透着出离的愤怒,惊惧。

堂下直挺挺跪着他的大儿子,大梁兵部侍郎,穆世青,挺直的身板,梗着脖颈,显然心中有千万个不服。

“反正也没留下活口,世宗他凭什么认定就是咱们穆家的人”

啪,一个耳光,重重抽在年近四十,穆世青的脸上,他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父亲,而后者眯着双眼,眼神无比陌生,冰冷,鄙视,甚至有几分残酷。

穆世青从来未见过父亲发这么大的火,也从未见父亲用这种眼神看他,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似乎不是亲生的。

“枉我聪明一世,竟生出你们这样一对蠢货,而你差点让穆家家破人亡!”

“父亲,妹妹冒死放出消息,说那端妃……”不等儿子大声辩白完,穆阁老厉声打断他:“告给皇上,又怎样?”

闻听此言,穆世青懵了,怔怔的望着愤怒的父亲,万万无法置信,父亲听了这消息会这样说。

眼前儿子不解,惊讶的反应,让穆阁老感到万分悲凉,心想,这穆家算是后继无人了,儿子这样愚蠢,怎能托付于他,而自己已垂垂老矣!

“大皇子已死,纯儿已是太子,这是不争的现实,难道他李家为个死人动摇国本!”父亲厉声训斥。

“可大皇子的死,妹妹脱不了干系”

“那又怎样,大不了牺牲一个女儿,可还我穆家半壁江山!”

“万一他李建真灭我们全族”

“杀光继位人的母族,谁能当他儿子后盾,坐得住那皇位吗?”

“万一他李家废长立幼”穆长青继续争辩道。

“哼,前朝遗训历历在目,他李建真敢冒天下大不违吗?”

听到此,穆世青彻底泄了气,原来自己还是太嫩,随即一声不吭!

“你这么一来倒好,被人利用,我穆连心,数十年在大梁宫中埋下的眼线让人家连根拔光,我穆家现在在宫中是瞎子,聋子……”穆阁老越说越气,抬腿一脚将儿子踹倒在地,自己却踉踉跄跄,幸亏管家在旁边扶住。

“父亲大人在上,儿子现下该怎么办”

穆阁老长长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说道,“什么也别做,什么也别说!”

穆阁老半躺在太师椅上,闭上昏黄的老眼,已是心力交瘁,忽然他似乎想起一件事,蓦然睁开双眼死盯住儿子问了一句,“你确定,真没活口?”

“真没留下”穆世青信誓旦旦的讲。

看着儿子坚定不疑有它的眼神,穆阁老终于放下了心,又闭上了老眼。

大梁宫的修建在前朝宫殿的基础上又扩建了将近一倍,而从前宫殿的建筑要么被重新修葺一新,要么被拆除一空,鲜有未曾发现的前朝遗迹。

鲜有,很少有,但并不是没有,大梁宫北,九仙门附近,三清殿。

那不过是个供奉道教三祖的道观,当初修缮时,为了给太上老君重塑金身,有工匠一脚踏空,跌下了空洞,摔断脖子而死,这才发现了个前朝秘密监牢。

当初参与修缮的工匠并不多,已被黄锦全部处死在这下面黑牢中,知道这地方的,只有他和冯英儿两个人。

话说那名开门的军士,醒来后,漆黑一片,发现自己身处黑暗之中,看不到一丝光,一丝亮,分不清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不过那似乎已不重要。

他喊过,醒过,睡过,每次睁眼,都是一样的暗黑,什么都看不到,连自己的手脚都看不见在哪,除了身体能感知到它们的存在。

四处的泥土潮湿气味,身后的石墙一定长满了苔藓,又湿又滑,在这黑牢里,一定还有其它的邻居,不光是黑暗中欢唱的鸣虫,时常有毛茸茸的老鼠啃咬他的脚趾,也有又凉又滑腻腻的蛇从他脸上爬过。

吱,吱,格,格,的声音传来,一丝风带着外面的热气吹了进来,这种感觉恍如隔世,原来,原来自己未曾被遗忘,他内心在欢呼,在祈求,千万别在把我丟进黑暗的深渊中。

格,格,格,砰,咣当。

暗门开启,一道四方形的亮光打在他旁边墙上,他这才看清身处地牢的情形。

只见地牢广大,幽深,地面上有好几处裂缝,往外汨汩渗水,墙面由巨石堆砌,爬满了暗黑色的青苔和绿色潮斑,顶上悬着数个细长的铁笼,笼里有人的白骨残骸,地上掉落了好多碎骨,还有那尚布满血肉骨架,那便是老鼠的盛宴。

他旁边有一个头骨,腐烂的血肉中有两个大大的空洞望着他,一只蜈蚣在里面爬进钻出,让他遍体生寒,直欲想呕。

噔,噔,噔,传来下台阶的脚步声。

“亲爸爸,地上滑,看台阶”

声音纤柔,绉媚,在这地牢中,不断回响,灯笼由远及近,直刺得他双眼睁不开,无法直视,好半天才适应,这才看清灯笼上三个大字,侦缉处。

“认得杂家吗?”一个阴柔,冷森的声音响起。

那军士抬起头来,烛火掩映下,明灭闪动中,只见两太监的面容苍白狰狞,恐怖,身的影子投射到墙上显得巨大无比。

“黄公公,放了小的吧,小的什么也不知道啊!”那军士乞求的眼神里燃起了求生的希望。

“呵,哈,哈哈哈哈”一声如夜枭,森寒入骨的笑声,瞬间浇灭了那军士眼眸中刚刚燃起求生的火焰。

“这真是杂家听来最好笑的段子,你到今日居然还想着活”森寒,冰冷的眼神从暗中浮现过来,好似一头渴饮鲜血的狼寻味儿而来。

“黄公公,小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稚儿……”那军士本想编一段儿烂词,希望能唤醒来人的同情心,好从轻发落自己。

可看那人眼神看自己如看一个小丑或怪物,饶有兴致看他表演,这才惊醒,所谓人性在他们这种人的心里,或许从未有过,于是住了声,心慢慢坠入了那黑暗之海。

“事到如今,你居然还想活,啧啧啧”

“哼,落在你手,任凭发落”

冯英儿很想在亲爸爸面前证明一下自己,于是插话道:“快说,是不是穆家指使你?”

“哼,反正是个死,说与不说还不一样!”

“你”冯英儿一下被顶得说不出话来。

抨,一把,那军士的前襟衣服被黄锦抓住,将他拽至面前,摇曳的烛火下黄锦的面容扭曲诡异,直吓得那历经过战阵的军士双腿一抖,股间散发出一股尿骚味儿,而这在黄锦看来再寻常不过。

“今儿我就告诉你,有一种状态会比死还难受,我劝你最好乖一些,落个好死,否则,你会求我,杀了你”

言罢,黄锦手一松,那军士扑通软倒在地。

“小人实不知呀,都,都是曹百户告诉我,只要见墙外火箭一射,就拉升铁门呀”那军士在黑暗中涕泗横流。

“好了,给他见识一下我们侦缉处的手段,仔细让他招!”丢下一句话,黄锦已自顾自走了,身后传来那军士撕心裂肺凄厉的惨嚎声。

从地牢中上来,能得到阳光的照耀,便觉得,这真是一件奢侈的享受,黄锦心想,但愿我永远永远别落到那名军士的下场。

五月的风,温暖而和煦,还顺便从国子监方向带来槐花特有的甜香,想必含光殿外,国子监院中那三棵千年槐树,开花了。

小公主那晚被吓得钻到了床底下,而如今的她神气活现的在国子监听夏阁老宣讲《论语》中,孔子诛少正卯一事。

公主她虽稚气尚未脱尽,远远一看身形已勾勒出窈窕身姿,婷婷如玉树,最近尝听人闻,隐隐有公主是大梁第一美人的声名。

许是窈窕淑女人人爱,小公主的驾临驱散了国子监枯燥,沉闷的书生气,引得一众学生早已心猿意马,频频回头看公主。

小公主也真是美丽不可方物,眼睛里闪烁着黑水晶的光芒,长眉则凝聚着挑动人心的纤柔,嘴唇如带着露珠的玫瑰花瓣,细润如脂的肌肤,芳馨四溢,让周围的空气盈充着致命的温柔,不禁意间让周围的学生面红耳赤,不敢靠近,生怕自己咚咚咚那如擂鼓的心跳让她听见。

可公主却浑似不觉,时常站起主动向夏师提问,也时常上台和一些自以为是的狂生辩论,行动处裙裾婆娑,如风中柔条,哪还用辩啊,凭着这份美丽自然让那些狂生收敛起平时那份狂傲。

这一切尽收在黄锦眼里,心想如不是我,恐怕公主你早已是红粉骷髅,那大梁也失色不少。

想到此,黄锦得出一个结论,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人可以活在阳光下,一种人始终生活在阴影黑暗之地,而前一种人必须要靠后一种人保护。

很不幸,自己始终是后一种人,从本质上讲,他黄锦虽身处阳光下,心却早已坠入了那黑牢之中。

想及此处,不禁心中哀叹,自己怕是永远也站不到阳光下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始终能操控一切”一个声音从背后想起,黄锦却没回头,他知道,这是齐王。

“齐王殿下,您高看老奴了,老权不过是你提线的木偶罢了,您这是来向老奴收帐的吧”

只见齐王笑盈盈走至他面前,眼神中充满自信,“是,你还真是个聪明人,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小说《栀子公主》 第十章 提线木偶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奇幻小说
  2. 神仙妖精小说
  3. 未来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