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一步红尘解无忧

更新时间:2019-11-12 15:48:05

一步红尘解无忧 连载中

一步红尘解无忧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泪尘珏分类:言情主角:慕清忧轩辕临君

热门小说《一步红尘解无忧》是泪尘珏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清忧轩辕临君,内容主要讲述:初遇,她为罗刹教大弟子——慕清忧。而他,则是仙门之首蜀山大弟子——临君。她七岁时亲眼目睹父母被正道人士逼死,自此更名改姓被慕云漓带回西域收为大弟子。从此以后只为复仇而活。他幼年丧母,被父王送至蜀山远离宫廷纷争。他与她注定相遇,也注定是二人命中的情劫。他深知正邪不两立,可他仍然义无反顾。他爱她却清楚二人立场不同,爱的尽头是无望……她恨他,因他阻止了自己刺杀仇人。她爱他时,却将他当做自己计划中的一枚棋子。情中计,计中情,环环相扣,他与她之间又将如何收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清晨,慕清忧照旧卯时起身她看了看身边的慕兰依见她双眉紧皱好似梦见什么可怕的事一般。

她连忙叫醒她,轻唤道:“兰依,兰依?醒醒!”

慕兰依猛的坐起身来,大喊道:“不要杀我师姐!”

这让慕清忧一惊,忙问道:“兰依,怎么了?谁要杀我?”

慕兰依看了眼身边的慕清忧,心里松了一口气。

转而抱住她哭泣道:“师姐,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有人要杀你就是昨日那个临君!师姐你浑身是血他还用剑指着你!还有,还有好多人他们都要杀你!我救不了你,师姐我好害怕。”

慕清忧听后有些哭笑不得,她语调不惊的说道:“兰依,梦都是相反的你放心好了。我呢,是绝对不会被那些所谓的名门世家捉到的。我不是答应过你吗?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嗯?现在放心了吧?”

慕兰依沉默半晌,应道:“嗯”

为了安抚她,慕清忧拍了拍她的肩柔声道:“好了,那我先去练剑了。你若是想睡便再睡一会吧,反正现在时辰还早。”

“嗯”

说罢,慕兰依便从慕清忧的怀里出来躺回了被窝里。

慕清忧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便执起无忧剑望门外走去。

直至慕清忧走出房门,慕兰依才缓缓的睁开眼。

她望着门外,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从见到那个临君的第一眼起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方才在梦中,慕清忧哪怕甘受那名门世家的谩骂指责也要奔向那人。即便自己如何阻拦,还有那个可恶的小道士也在拦着她。

可最后,那人竟用剑指着师姐,那些名门世家对师姐指指点点……

那场景,当真是让她胆战心惊。

醒来之后,便见慕清忧还好好的在她身边这才让她松了一口气。

实则,她是真的怕梦里的情景发生在现实里……

行至院中,慕清忧刚要将无忧剑拔出,再如以往一般练习师父所授剑法。

却见一白衣男子正舞着一套剑法,那剑式她仿佛见过。

因为他的动作太快,所以慕清忧无法看清那人的脸。

好容易等那人停下,慕清忧才看清那人。这人,不正是那个临君吗?

慕清忧心里这么想着,脱口而出道:“临君?”

闻声,临君转过身看向她:“慕姑娘?”说话间,微垂眼帘似是有些不敢看她。

半晌,慕清忧沉声道:“昨夜,多有冒犯还望临君公子见谅。”

临君立即应道:“无妨”

“那个……慕姑娘,你也有晨起练剑的习惯?”

“嗯”

“敢问姑娘所练是何剑法?”

“是……关你何事?当然是我们西域的剑法!”

慕清忧的语气有些不善。

“是在下冒犯了,望姑娘见谅。”

“那敢问你所练是何剑法?”

“不过是我蜀山的剑法罢了。”

过了一会儿,慕清忧忽然说道:“既然你我都有晨起练剑的习惯,那今日我们就比比谁的剑法更厉害可好?”

临君立即朗声道:“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随即,慕清忧唤出无忧剑作势要刺向他。却不料,临君一个闪身巧妙的避过了剑锋。

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唤出忘尘剑与慕清忧缠斗起来。

慕清忧像是要取他性命一般,招招致命却总是被他巧妙化解。

慕清忧一上来那猛烈的攻势让临君有些搓手不及,之后却处处退让。

不知不觉,已经打了好些时候两人却仍未分出胜负。

打斗间隙,慕清忧挑衅道:“你为何处处退让?难不成你以为我打不过你?”

临君挑眉道:“在下是怕万一在下出手,恐伤了姑娘。”

慕清忧道:“临君公子未免太自负了些,你尽管出手便是今日本姑娘定要与你一决胜负!”

临君道:“那姑娘可要小心些!”

随后,便不再退让认真的与她打了起来。

这边华枫晨起想与临君商量七煞剑的事,却见自家师兄跟慕清忧又打起来了。

看着架势,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停下了。

于是他果断的从怀里掏出一把瓜子,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看着他们打。

过了一会儿,慕兰依已经穿好衣服好准备看自家师姐练剑。

却不想见到自家师姐竟然又同人家临君公子打起来了,而且看这架势不比昨晚弱。以她对自家师姐的了解,不与人家决一雌雄是绝对不会收手的。

她无意间瞥见一旁嗑瓜子的华枫,默默地走向前问他:“小道士,你在这里干嘛呢?”

华枫正嗑着瓜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撇了一眼慕兰依向她挑眉道:“没看见吗?你师姐又跟我师兄打起来了。反正咱上去也阻止不了,搞不好还会被打一顿。倒不如啊,在这嗑着瓜子看他们打。”

慕兰依想了想点头道:“也对,小道士你那里还有瓜子吗?给我一些。”

华枫从怀里掏出一把瓜子递给她。

“喏,给你不够再问我要。”

慕兰依接过瓜子同他一起嗑了起来,看着自家师姐同人家打的水深火热。

不过,慕兰依觉得自己昨晚的梦的确是多虑了。

因为,看自家师姐这架势不杀了那个临君就已经不错了。

许是打斗的声音太大,竟将楼上一些看起来像是上了年纪的人引了下来。

人群中有人议论道:“你们看这小两口,好端端的怎么打起来了?”

“是啊,你们看这小两口多般配啊究竟是因为什么打起来了?”

“年轻人,你们小两口究竟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好好的非要打架?”

“你看看,多般配的一对小两口有什么不能好好说?不是都说夫妻没有隔夜仇吗?”

当然,他们只敢远远的说上几句不敢上前阻止。

慕兰依听了差点没一口鲜血喷出来,她不得不佩服这些人胡编乱造的能力。

慕清忧听后竟被扰了心神,开始毫无章法的刺向临君。

慕清忧实在受不了的大吼:“我跟他没关系!”随即便不顾一切是临君刺去。

而临君趁此间隙,一个闪身避开了剑锋,从背后擒住了她:“娘子,别让人家好好说有什么咱们回房为夫跟你解释好不好?”

那模样,竟与华枫一般无二。

慕清忧气急:“你!”

而后,他又在她耳边道:“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若不想让人误会下去就劳烦慕姑娘配合在下。”

慕清忧只得收回了无忧剑,任他抱着自己。

华枫见状,上前大喊:“好了好了,都散了看什么看?散了,散了。”

随即,人群一哄而散。

人群已散,慕清忧立即从临君的怀里挣脱出来。

慕清忧刚要转身离去,便听见身后传来了临君的声音:“慕姑娘,方才是在下冒犯了。”

慕清忧冷哼一声,心底满是鄙夷。

“无妨”

之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慕兰依见状立即跟了上去,她知道自家这暴躁师姐铁定又生气了。

一旁的华枫,脸上则露出了狡黠之色。他一脸八卦的问道:“师兄,你啥时候这么开窍了?趁机占人姑娘便宜,不愧是我师兄。”

说话间,便已到临君身侧想一把搂住了临君的肩。

哪成想,临君一把推开他撇下了句:“勿要多言。”便转身离去了,只余华枫一人楞在原地。

华枫脸上仍挂着他那狡黠的笑,他家师兄的心思他还能不知道?这没动心?谁信?

他这师兄就是死鸭子嘴硬,他摇了摇头,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慕清忧一直沉默不语,就连慕兰依都不敢多言。

“气死我了!我受那么多罪引他过来干嘛!”慕清忧越想越气。

就在这时,慕兰依弱弱的说了句:“师姐,我饿了。”

慕清忧看了她一眼,自怀中掏出一些银两递给了她。

慕清忧压下心中的怒火后,平静道:“我不饿,你自己去外面买些早点吧。”

慕兰依接过银两,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

“师姐,你不陪我去吗?”

慕清忧耐着性子跟她解释:“兰依,今早我被那个临君气的不轻。所以你自己去外面买些东西吧,不必给我带了。听话好吗?”

慕兰依扁了扁嘴,道:“好吧。”

话落,便转身离开了留下慕清忧一个人在房间里生着闷气。

出了门,慕兰依还是觉得自己一个人出去有些不妥况且在蜀山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

万一迷路了怎么办?可自己在这儿也不认识什么人,找谁好呢?

“只能麻烦一下那个小道士了。”

于是,她用法术幻化出了一条黑红相间的赤练蛇。

在赤练的帮助下,慕兰依很快便找到了华枫的房间。

而此时,华枫正躲在房间里喝酒。

只听门外突然传来慕兰依的声音:“小道士,你开门我有事要拜托你。”

他应了句:“你等一下”便着急忙慌的把酒藏了起来。

他打开门便见慕兰依脚边正躺着一条黑红相间的小蛇。

他吓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随即躲在门后不敢出去。

慕兰依见状有些疑惑,她问:“小道士你怎么了?”

华枫颤巍巍的回答道:“你……你脚边,有条蛇……”

慕兰依看了眼自己脚边的赤练,笑了笑道:“你怕什么?它是我用法术幻化出来的不咬人的。”

“那……那烦请姑娘把它收回去。”

慕兰依被他那害怕的样子给逗笑了,她捂着嘴笑道:“小道士,这蛇有什么可怕的亏你还是个男人呢,连蛇都怕。”

华枫被她说的羞红了脸:“你……你还笑,你……你快些把它变回去,否则不管什么事我……我都不会答应你的!”

慕兰依无奈,只得把她心爱的赤练蛇变了回去。

“好了,它被我变回去了你出来吧。”

华枫这才敢从门后探出头来,确定那条小蛇真的消失后才敢出来。

接着,强装镇定道:“说吧,你找我什么事?还有你是怎么找到我房间的!”

慕兰依挑眉看着他,嘴角一勾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请你陪我出去买个早点。”

他这房间里可还藏着自己好不容易从山上偷带下来酒呢!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陪着这个小姑娘胡闹啊!

“不是,这……小姑奶奶你就去买个早点你找我做什么?你可以去找你师姐啊,我这还有急事呢!”

慕兰依却只是狡黠一笑,继而靠近他身边闻了闻道:“我好像闻到了你身上的酒味,不出我所料的话你应该在偷喝酒吧!你说如果我将这件事告诉你师兄会怎么样呢?”

慕兰依仍是笑着看着他,活脱脱一副小狐狸的模样。

华枫气结,思虑片刻后也只能妥协:“行!我陪你去!”

“走吧”

在华枫把房门关上后,慕兰依便拉着他往市集跑去。

与此同时,临君端坐在桌案前轻抚着他常佩于腰间的那块玉佩。

他忆起幼时,他未曾上山拜师母妃尚且在世。

而他,还是周国的七皇子。

那年,钟粹宫前梨花满天有一约五六岁的**不知为何而哭泣。

那张可人小脸上满是眼泪,一双眼睛哭的红红的煞是可爱。

他上前询问:“你怎么了?”

小女孩哭的梨花带雨:“我……我迷路了,我找不到爹娘了。”

他又问:“你别哭,你告诉我你爹娘在哪里我带你去找他们。”

女孩擦了擦眼泪抽噎的答道:“我爹娘……在太和殿。”

“走,我带你去找他们。”

“谢谢哥哥。”

他牵起她的小手,带着她走向太和殿的方向。

路上,她问他:“哥哥,你是这宫里的人吗?”

他回答她:“嗯”

她又问:“哦,这里这么大你不会迷路吗?”

他又答道:“不会,我自小便在这宫里早已习惯。”

她忽然说了句:“那你好可怜。”

他不明所以:“你为何这么说?”

她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对他说道:“我刚刚与我爹娘见皇君时我爹拉着我跟我娘跪拜,你见了皇君是不是也要跪拜?”

“嗯”

“那就对了,每天过着这种生活岂不是要活活把人闷死?与其住在这样的大宫殿里守着这些规矩,我倒是更愿意与爹娘在宫外生活。”

“宫外?”

“对啊,你出过宫吗?”

“没有”

“怪不得,那我日后再来宫里的时候带你出去玩。”

“好”

她自腰间解下一枚玉佩递给他,对他说道:“喏,我爹娘给我的。现在我把其中一枚给你,我爹说了戴着这对龙纹佩的人无论多远都会找到对方而且一辈子都不会分开的。”

他看着她手中的那枚玉佩,有些不确定的问:“你……确定要给我?”

“当然了,你要不要?”

他忙摇头,从她手中接过玉佩:“要,当然要!”

随后,两个孩子相视一笑。

而后,那个女孩被迎面走来的一个美妇抱起。

见状,他下意识的将握着玉佩的手背到了身后。

那美妇张口就问:“汐儿,你告诉娘你跑哪去了?让娘好找。”

“娘,我刚刚迷路了,幸好遇见这个哥哥,刚才他正要带我去找你们。”

美妇一愣,颔首道了句:“多谢。”

他还未来得及回话,那美妇便抱着她消失在了他的视线。

后来,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孩他只记那美妇唤她“汐儿”。

回过神来,他看了龙纹佩一眼自嘲般的勾起了嘴角。

他自问道:“我与你还会再见吗?”

许是记忆太过久远,触动了他心底的那块柔软。

初次见慕清忧之时,便觉她有些熟悉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

他曾一度怀疑她便是“汐儿”,可她腰间并无龙纹佩。

“或许,今生都不会再见了吧!”

他将龙纹佩重新佩于腰间,便起身下了离开了房间。

而此时,慕清忧还在房里生着闷气此时的临君在她看来不过手机同那些正道人士一样罢了。

她又想起昨日抵押给那百晓生的玉佩,心中暗自悔恨。

那是爹娘留给她唯一的遗物,她怎么就给……

慕清忧越想越气,她决定在慕兰依回来后便同她去百晓生那里将玉佩赎回来。

与此同时,慕兰依与华枫也早已来到了市集。

慕兰依倒是逛的欢了,可苦了华枫了自己一个男子汉却还要跟在慕兰依身后替她提着东西。

“哎呦,我的小姑奶奶您究竟还要逛到什么时候啊?”华枫忍不住叫苦,却挨了慕兰依一记白眼。

慕兰依冷哼一声道:“我说小道士,你师兄把我师姐气的都不想吃东西了,你在这替你师兄赎罪你知道吗?给本姑娘好好干活,否则我就把你偷偷藏酒的事说出去!到时候……”

“别别别,小的知道错了。”

慕兰依下巴微扬,得意道:“这还差不多。”

过了一会儿,慕兰依要买的东西也都已买全。

付了钱后,她与华枫走出店铺。

突然,慕兰依惊叫道:“不好!”

华枫被她吓了一跳,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怎么了?”

慕兰依分析道:“你跟我已经出来有一段时间了,万一你师兄跟我师姐他们又打起来了怎么办?”

“也是,你师姐跟我师兄一样爱打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打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万一他们再打起来,以我师姐那脾气非要杀了你师兄不可。”

“那这些东西……”

“这个……小道士,你是男子就麻烦你帮忙了何况……你不想你喝酒的事被说出去的话。”

说罢,便自顾自的跑了。

于是乎,华枫只能悲催的跟在慕兰依的身后充当她的小跟班。

回到客栈,慕兰依推开房门没有预想中的情景。

可是她却看到自家师姐在擦拭着无忧剑,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她开口说道:“师姐,我回来了。”

慕清忧并未抬眼,淡淡的应道:“嗯”

这时,门外的华枫在门外叫苦道:“喂,我都快累死了。小姑奶奶你能不能让我把东西放下?”

慕兰依挥手道:“搬进来吧!”

话落,华枫便将大包小包的东西搬到了桌子上。

慕清忧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眉头一皱问道:“兰依,你怎么又买那么多东西?”

“嘿嘿,师姐人家忍不住嘛~”

那软糯糯的嗓音,愣是让华枫听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那……兰依姑娘,我就先回去了。”

“嗯,你走吧!”

话落,华枫便逃也似的跑回了房间。

华枫走后,慕兰依问道:“师姐,你……没有跟那个临君公子打起来吗?”

慕清忧听后,似是有些不满:“难道你师姐我只会打架吗?”

慕兰依忙辩解道:“不不不,师姐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个……我还不是担心那个临君伤了你吗?”

慕清忧将剑收回剑鞘,平静道:“兰依,我有一事想同你商议。”

慕兰依歪着脑袋问:“何事?”

慕清忧垂下眼帘,道:“我想去百晓生那里把玉佩赎回来。”

“好,都听师姐的。”

“你快些吃,吃完咱们就去。”

“那个……师姐,你不吃吗?”

“不了,我不饿。”

慕兰依扁了扁嘴,道:“哦。”

随后,她就一个人吃了起来只是这顿她吃的索然无味。

慕清忧在一旁看着她,脸上露出了罕见的温柔。

与此同时,华枫也已回到了房间他第一件事便是找自己那坛藏了许久未能喝完的酒。

他找了找,终是在藏酒处找到了。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在。

他想:看刚刚慕清忧的样子,看来是没有打起来。

将酒重新藏起后,他转念一想:今日是下山第一日师兄定是有安排,过会儿便去找师兄商量商量。

他想起慕兰依那可爱的模样,感觉心底某一处软软的很奇怪的感觉。

不过,现在于他而言最重要的还是填饱肚子。

他自包袱里拿出两块干粮,吃完后倒了杯茶喝完后便去找了临君。

来到临君房间,便见临君气定神闲的端坐在那里看着书。

他有些无语,这个大师兄怎么总是看书?不无聊的吗?

他敲了敲门,道:“师兄。”

临君未抬眼,淡淡的应了句:“嗯”

他挠了挠头,问道:“师兄,现在咱们下山了打算怎么找七煞剑啊?”

临君合上书,道了句:“先去问这里的百晓生。”

华枫大惊道:“啊?咱们自己不能算出它的位置吗?为什么要去花那愿望钱?”

临君微微蹙起眉头,轻声道:“不一定,凡是能当百晓生之人定是有些本事总不可能骗人的。何况,连我也算不出那七煞剑究竟在哪里。”

华枫又问:“那,师兄你用过早膳了没?”

“用过了。”

“哦”

“走吧”

“去哪?”

“找百晓生”

用完饭后,慕清忧便拉着慕兰依离开了客栈。

她们刚走出客栈,便听见身后传来临君的声音:“二位姑娘,你们等等。”

慕清忧转身,便见临君正迎面走来他的身后还跟着华枫。

她双手拱手,学着他的样子行了个礼。随即,薄唇轻启道:“公子可是有事要与小女商议?”

“今早,是在下冒犯了现下,在下给姑娘陪个不是。”

“方才不是说了吗?无妨”

临君又问道:“敢问二位姑娘这是要去哪?”

慕清忧随口答道:“去找百晓生。”

“那可否与在下同行?”

慕清忧想了想,道:“嗯”

慕兰依虽有不满,却也未说出口。因为她可以好好的捉弄一下华枫,那个小道士。

想着想着,便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华枫不解的问:“喂,你怎么了?”

慕兰依当即正色道:“没什么。”

随后,四个人便一踏出了客栈往百晓生那里走去。

谁都未发现他们身后昌胤那黑的像碳的脸,他打心底为自己不平。

他大老远连夜从西域跑过来,这两个丫头竟然这么快就遇见蜀山的人来了!他在西域过逍遥日子多好啊,非要来这里受罪。

不过他眼下管不了这些,一夜没睡他得找个客栈休息一下才行。

小说《一步红尘解无忧》 第十章 阴差阳错乱君心 (三)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游戏小说
  2. 穿越小说
  3. 现代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