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惜她如宝

更新时间:2019-11-20 10:31:04

惜她如宝 已完结

惜她如宝

来源:暴风看书作者:饶歌分类:言情主角:荆烽姜润

小说主角是荆烽姜润的小说叫做《惜她如宝》,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饶歌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无人料想到灭族的世家之女姜润,能嫁给荆府威名赫赫的嫡长子荆烽。这是一个被命运捉弄、深处乱世的佳人被一个权势一手遮天的男人视若珍宝的爱情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姜润察觉他可能找自己有事,于是主动下车,走到他身旁行礼问候:“夫君今日可好?”其实她为这个称呼有过小小的纠结,但念及外面的人不少,可能都有意无意观察着两人的关系。为了表示亲密,她只好这样叫了。

荆烽的神情在一瞬间发生了变化,有些像是别扭,还是不习惯什么的,不过很快如常,点了点头。

他两脚在马镫上轻轻一踩,松了一手捏着的缰绳,灵巧地翻身下马,动作一气呵成,颇为自如。

正当姜润以为他还挺有闲情逸致,有空暇来找自己,就见他遥指前方两个正交谈着的青袍文士,吩咐道:“夫人随我见客。”

姜润略微吃惊,加快了步伐才勉强跟上他的步伐,很快便走到了几人身后,他们仿佛察觉后面有人,于是转身。

姜润恰巧与两人六目相对,觉着有些熟悉,就见两人脸上露出了和善的微笑,温声行礼:“夫人安好!”

荆烽指着浅色青袍的中年男子介绍:“这是平衍的慕容先生。”又指着另一位较年轻还未蓄须的男子道:“这是潜岸先生。”

姜润顿时明了。一个是阿爷的同门,一个是阿爷同门的徒弟,姜润甚至曾随着阿爷拜访过慕容焉耆的府邸,他们两人还曾言笑晏晏,相谈甚欢。不过,她记得阿爷当时深陷困宥,未曾见到过这人的影子。

她垂首收敛了情绪,笑容温婉道:“见过两位先生。早听过两位大名了,夫君也表示过对两位的敬仰。”

姜润嫁鸡随鸡,荆烽带她来除了拉拢这两人想必也没什么别的缘故了。当然,前提是这两人早已有了归顺的意愿,毕竟,一个巴掌很难拍响。

这慕容焉耆很是知趣,开始借此谈起:“夫人过誉。不知夫人可曾记得,姜兄曾带着儿时的夫人在鄙人家中做客,离开时夫人还带走了鄙人书房的一方砚。”

姜润歉意颔首:“儿时调皮,还请先生见谅。”

谁知他竟提起了那件事,语带哀伤:“姜兄一事我一直甚为愧疚,还望夫人若有需要,一定……”说到后面,他自顾自伤心起来。

另一位见状也客气两句:“小辈也算姜先生半个弟子,愿为夫人效劳。”

姜润连忙作受之有愧状:“使不得……总之,多谢二位了。就麻烦阁下多多为将军操心了。”

如此,事毕。姜润功成身退,在老媪的搀扶下回了马车。

又过了几个时辰,三千亲兵需前往另一个地方打扫战场,荆烽派了身边大将王洪守护姜润身侧。

离去之前,夫妇两个互相辞行。荆烽示意她坐着便好,姜润因而和他视线相对。

只见,四野茫茫,碧空如洗的背景下,荆烽的双眼含着亮光,凝视着姜润,未几,他歉意道:“夫人且先回盛安,烽随后到。”

这便是客气话了,这人指不定三五月才能抵达盛安,也放心让她一个无依无靠的新妇去婆家请安,也真是心大。

不过,姜润一向贤惠,只温柔一笑,作女子柔顺状:“夫君请放心。妾身定用心侍奉侯爷君姑,不让夫君烦忧。”

这是最保守却又最体贴的话了,意思是,你只管好好干大事,妇人自会守护好家里后方。

荆烽听了这话,没有露出欣慰,反倒是表情抽了一下。也可能是姜润眼神儿不好,看错了,因为他没理由不高兴。

他又看了姜润两眼,才淡淡道:“战事要紧,我不能随你一同归家,夫人见谅。此地距离盛安还需三日路程,我派了能做事的王洪,夫人请方心。”

人家全然做好了所有事,姜润没得挑理,只乖乖答应。谁知,荆烽在离开前从腰腹取出了一个什么东西,放入姜润手中,有些重,他语速较快:“此佩在盛安可保夫人买想要的东西,若确实在荆府住不习惯,可凭借此佩找管家换另一处舒服的宅子暂时住下,等我回去再说。”

说完,荆烽摆摆手,便驭马向队伍前列奔去,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剩下姜润愕然地捧着一枚价值昂贵的玉佩,她细细观察,玉佩的表面莹了一层光泽,有一处浅浅的痕迹,应该是在主人身边放了多年。上面写着奉益二字,想来,这便是他的字了,自然不可能是别人的东西。不过,想起他说的话,姜润就不由得无语,难道她就是个蛮横娇惯的人?荆烽认为她肯定不能在荆府适应下去。

注视着大军往另一个方向开拔,姜润看见了慕容二人的身影,轻轻冷哼一声:不过是王八看绿豆。

她的目光在众人离开后才缓缓收回,。她看了眼马车一丈外的婢女,将身子撤回里面,抬起一手,放下了避风的厚重帷裳,耷拉了一路上紧绷的肩背,喘了口气,才随意躺在被褥做成的软榻上。

既然管她的人走了,姜润也没必要再时时刻刻保持庄重肃穆。她翻了翻玉佩,随手一丢,将身体如细毯般铺展开来,舒服地伸了个懒腰,惬意地闭上了眼。

几百人组成的小队朝着盛安缓缓前进。

外面的景观随着移动的车驾不时从缝隙中透进来,若是从前,姜润或许会为这绿色的汪洋,壮阔的天空折服。但她曾经走过这条路,几乎是狼狈不堪的,也就没什么值得纪念了。

要前往盛安,就需要绕道,期间必然经过仟菇佐。当远远的她住了几年的地方呈现在眼前,高大的城墙看起来依旧巍峨而不容侵犯,姜润心里只觉得讽刺。

她能够活下来并不是因为这个城池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而是因为她母亲的亲姐姐先太后,她一直嫉妒自己的妹妹能嫁给心上人,而她只能做一个花心无能之人的妻子,哪怕那人是皇帝。

阿爷阿娘或许察觉出朝中波云诡谲的不妙气息,早早地把姜润骗入皇宫,说是太后姨母想念她了。其实,将近十年,姜润也仅在每年一次的宫宴见过姨母,但心里还窃喜,姨母终归是喜爱她的。

当朝皇帝没有下令把姜润溢死,其中一个原因便出于此,至于另一个缘故,或许是因为两人儿时友好地相处过一段时间吧。若姜润不曾心爱另一个少年郎,也许她只能在皇后的宝殿眼睁睁看着亲人沦为阶下囚。

好在,她这位深明大义的姨母解脱了她的痛苦,在临终之前特意将姜润嫁到了仟菇佐。

车辂缓缓驶过仟菇佐的最后一点影子,里面的人全缩着不肯出来。

不知她那位遇事就躲起来的前夫君现状如何了,听说好像因为姜润进了荆府,府丞体贴入微地把他给撤职了。

路上果然平安无事,一方面是荆府威名远播,强盗贼寇不敢逾矩,一方面是人民呵护有加,若非荆烽早已下令,不准取百姓一分一毫,竖了荆烽大旗的马车早被填满了许多本土特色。

好多年没回盛安了,即使这里留给她许多伤痛,但骨子里的依恋在见到盛安格外坚固的城池时一下子全都显露了出来。

但这会儿没时间体味乡音,她不得不尽快做好心理准备,荆府妇人可非一般妇人,尤其是荆氏主母。

儿媳妇见婆婆,怎样都招嫌。但既来之则安之,她不会真的如荆烽所说,一来就逃避。这也不符合她姜润的性格。

进门之前,她就托了老媪找几人中最好的梳头女,还专门拿出了最合她心意的妆奁。身上穿的新服不会过于华丽招摇,也不会过于普通庸俗,一切按照老媪叙述的盛安女子的常服打扮,再加上一两个低调奢华的珠钗耳环。

荆府的宅子大的一眼望不到头,姜润坐着小轿绕过前厅,会客室,书房,花园,才到了后宅。接下来随着在小门迎接的十几个婢女往内走,看见了两扇开着的大门,两个小童分两侧守候。

然后就到了内厅,里面一群人早早出来迎接,光是年轻的小辈们就有十五六个,因为还没有贴身侍女,姜润暂且托付老媪替她小赏。

他们也不客气,很有荆氏的爽朗干练,一个个抬头挺胸在门口便喊上了,主动管姜润叫着阿嫂,婶婶,伯母一类的。方一进了厅内,姜润才感受到压力,一个个儿的目光都虎视眈眈,虽面带微笑,但含着毫不掩饰的审视。

姜润也不怯生,端着恭谨中不失自信的气度,莲步慢移,笑容满面,举止落落大方,神情从容自若。

她是荆烽的妻子,荆烽是荆府的嫡长子,失了什么,也不能失了体面。

荆氏的主母夏侯紫在主位正襟危坐,气质雍容,面容姣好。夏侯氏也是世家大族,在淮南以北是数一数二的,夏侯男儿皆骁勇善战,夏侯女儿则绣艺名满八荒。

至于荆烽的母亲,听说是侯爷的第一位夫人纳言氏,虽然出身普通,但好在和侯爷感情深厚,才有了一儿一女。大爷便是荆烽,女儿则是荆府的大小姐,名唤荆语。

小说《惜她如宝》 第3章 利用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悬疑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