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奇幻 > 未知世界的少女

更新时间:2019-12-01 13:10:32

未知世界的少女 连载中

未知世界的少女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书命分类:奇幻主角:凛杰拉斯蜜菲儿

主角叫凛杰拉斯蜜菲儿的书名叫《未知世界的少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书命倾心创作的一本魔幻奇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以第一名入学世界第一学府“奥帝斯学园”的天才少女“凛”,本对未来的学习之路抱着无限的信心与期待,但在学园长的委托下,她触及一本名为“幻想拟造”的书后,一切却已不再如她预想般的简单……当莫名其妙的来到学园传说中的异世界,凛在遇到不知名的少女后,也在非常奇妙的情况下降临在这块异世界的大地。随即遇到魔物袭击的她,在少年“杰拉斯”以及少女“蜜菲儿”的救援下解除了生命的危机,但接下来将面临的却是她从未接触过……那名为“奥帝斯”的大陆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了得知更详细的情报,穆尔莫德便邀请凛一行人来到自己所领导的亚人族作客。

一进到亚人族的部落,起先多数的住屋都是帐篷,不然就是用木板钉成的木屋,慢慢地越走到中心,开始有了石砌的房屋,而那最中心点的屋舍也正是穆尔莫德的居所。

“稍微简陋了些,请三位别太介意。”

在带领三人到了屋舍后,守卫们便纷纷地再分头去寻找“窃盗者”的行踪,也在穆尔莫德的指示下,屋中的侍者们便开始接待凛等三人。

“来,请坐吧!”

在凛三人都坐了下来后,对于亚人族的环境,凛一直是以着好奇的表情环看着四周,相较起艾莉希雅悠闲地喝着侍者所奉上的茶,晓则是相当谨慎地注意着周遭的安全。

“凛小姐,回到刚才的话题吧,你们是为了什么而寻找“纹之神器”呢?”

“这个嘛,说来话长────”

在将自己从学园来到奥帝斯的事告诉了穆尔莫德后,穆尔莫德却似乎并不感到惊讶,彷彿不像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原来如此,又一个呀……”

“又……是指?”

“哈哈,三年前一个小鬼头流浪到我这,也是这么说的,记得好像叫轩刃的样子。”

一个令凛熟悉的名字,“轩刃”正是她在祭灵乡遇见的少年,也是从奥帝斯学园来到大陆的人,只不过与凛不同的是……没有异能的他只能靠着自己的努力学习奥帝斯的剑艺。

“伯爵大人认识轩刃?”

“是阿,有个朋友叫他来找我的,回想起来还真是个麻烦的小鬼,反正那朋友就只会把麻烦丢给我而已。”

“小鬼……?”

“嗯,那小鬼头……阿,别看我这样,我可是领导人中算年轻的了,才三十出头而已,叫他小鬼头不是指我自己很老喔。”

“呃……呵呵,原、原来如此。”

对于穆尔莫德忽然这般强调,凛也只能回以苦笑,而话题便再回到三人寻找纹之神器的讨论。

“那么,你们怎么会到这地方找寻纹之神器呢?”

“因为一位名叫“蒂缇亚”的女性告诉我们……“这地方往北穿过山林后,便会到达这座大陆最多奇幻族群的“萨杜诺德盆地”,那里有个亚人族领袖是挺不错的人,说不定会知道些什么喔。”所以我们就来到这里了。”

一听到凛说完这番话,穆尔莫德本是愉悦的笑脸顿时便得相当灰暗。

“什么叫“那里有个亚人族领袖是挺不错的人”,那、那女人……又给我添麻烦来了,可恶……”

“呃、那个……伯爵大人跟蒂缇亚小姐是好朋友吗?”

“她那种算损友吧……唉,罢了,的确我是知道你们要寻找的纹之神器下落,但是……就在前天已经被那白发的盗贼给盗走了。”

“果然他们带走的是“纹之神器”!?”

原本就已经无法了解煌一行人的目的,如今又盗走了这地方的纹之神器,其行动更让凛三人想不通,只不过穆尔莫德对于纹之神器的感觉却与劝过凛的人相同……

“我个人认为纹之神器是不祥之物,所以若没被盗走,恐怕也不会交予你们。”

“不祥之物……为什么伯爵大人会这样认为呢?”

对于这个问题,穆尔莫德沉默了许久的时间,最后终于深深地叹了口气。

““邪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存在于亚人族中,然而也是我族最强悍的武器,但是……”

邪纹的存在,光是穆尔莫德提起就让身旁的侍者都显得有些畏惧。

那是数百年前的故事,在过去亚人族受到魔物侵略时的事。

虽然亚人族的族民个个都勇猛彪悍,但是当时的魔物却异常的繁多,导致亚人族长期的抗战下开始节节败退……

当时亚人族中有着一名最强的亚人族战士,无法看着族民败退的他,决定去拔起起先祖曾指示不可擅动的神器───“邪纹战戢”。

邪纹战戢,漆黑反光的枪身,在柄端还有着一轮巨大的斧刃,任谁看了都会感到的压迫感以及……令人恐惧的邪气。

最强的亚人族战士拿起了这把武器后,轻易的就斩杀了大量魔物,只不过……所有人都意识到了,那是失去理智的疯狂屠杀。

当那名战士的目光扫向我方之时,没错……失去理智的他眼中只剩下“杀戮”,彷彿是谁在呼喊他,呼喊着“杀、杀、杀!杀光眼前活动的生物们!”,就连他自己的妻儿跟父母都毫不犹豫地杀害,他已成了亚人族新的威胁,披着亚人族面貌的恶魔……

最后似乎是战士的身体撑不住了“邪纹”的控制,筋肉与精神的煎熬,迫使着战士终于被族人所杀死,但一见到战士手上的邪纹仍散发着阵阵的邪气,从那开始再也没有人敢拿这把可怕的利器,以着亚人族的极限封印住其力量后便深藏在族里保管着……

“看来苏醒的方式也有神器主动反应的形式。”

从穆尔莫德述说的故事中,艾莉希雅也以着肯定的语气认定该纹之神器,是依自己的力量去夺取适任者的意识而获得苏醒,只不过这样的纹之神器却也让凛相当的不安。

“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恐怖的武器……煌他们究竟想用邪纹做什么呢?”

神秘的人物煌,以及跟随他的哥德人偶莲与神秘的魔术师芙,都拥有着让凛等人不容小看的实力,为此三人对这件事是更加谨慎的思考……

这时穆尔莫德也思考了许久,内心似乎也有着决定……

“咳,你们也在寻找“纹之神器”吧?既然如此……能否请你们追寻邪纹的去向?这也算是我个人私下的委托。”

“个人的……委托?”

亚人族的领导者,那一下令便有大量人力能去寻找失物的权力,如今却只将这事委于三位由友人介绍来的异国旅人,这也令三人非常的不解。

“我也不瞒你们,所谓亚人族目前是分裂成三部份,我只是其中小部份较中庸份子的领导者,不喜战争也不偏好名利的族民代表,但对于这样曾危及全族存亡的危险物品被盗一事,至今也只有部份族人知情,若是让其他两大部落的族人得知这情况,恐怕会引起亚人族全体的恐慌,然而这窃盗者说不定就是……”

“其他两大部落的领导者所托吗?听你所言,是想请我们藉外来者的身份去调查这件事,而既不会去惊动到委托窃盗的人,也不会让亚人族民们生活在惶恐中吧。”

艾莉希亚直言的接了穆尔莫德的话,而他当然也点了点头……

“艾莉希雅小姐说的不错,所以不知你们愿不愿意帮忙?”

穆尔莫德的请托,艾莉希雅与晓都同时看向了凛。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若是过去的凛绝对是毫不犹豫地答应对方的请求,但是追纹后所发生的事,却也让她心中潜藏着恐惧,毕竟……她担心自己又只能眼睁睁看着惨事发生,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穆尔莫德看得出凛的犹豫,于是也不强求地露出了轻松的表情。

“看来需要点时间考虑是吧,那么今日就暂且在我族休息一晚吧,关于委托一事等你们讨论后再做打算。”

“嗯……谢谢。”

在凛向穆尔莫德道谢后,三人便也在亚人族的招待下住了下来。

万星点缀着无云的长夜,清风徐徐地吹拂着草原,月夜的虫鸣却与着一个离开屋舍的女孩相同,带着忧愁与凄凉的感觉……

这女孩与着一般女孩不同,矮小且木材制的身体并不会有形体上的成长,但身为风的驭使者,那实力却远远胜过许多战士,而那翠绿的双眼望着远方的明月,似乎是在对接下来的旅程感到忧心。

“是谁?”

些许魁梧的身形带起的风吹草动,引起了晓的戒心,风拟之剑随即紧握在手中,不过当她见到这人时也解除了警戒。

“原来是穆尔莫德阁下,请原谅我的失礼。”

“呵呵,别在意,记得你叫做晓……是吧?真是难以想像你这样女孩竟然是个人偶,而且还有这样高的警觉性,想必你一定是个相当厉害的人吧。”

“穆尔莫德阁下过奖了,再怎么厉害……无法保护自己的主人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晓抬头望向皎洁的弦月,她……就是在担忧着自己是否还能在这寻纹的旅途中保护凛,但她并不会去插手主人的决定,因为……“主人”的想法是首要遵从的,而她的责任就是保护主人,并让主人完成自己想法。

“主人?呵喵,这可跟我听到的不太一样。”

穆尔莫德的笑容,却让晓无法明白他所说的意思。

“不太一样……?”

“嗯,刚才跟凛小姐稍微聊了一下,当然也有提及你们之间的互助关系。”

“原来如此……凛还是认为她并不是我的主人是吗?”

“嗯,她说是朋友呢……没错,就是因为是朋友,所以每当她帮不上忙时,那种心情却是相当难受的,当然我也看得出你有股王者之气,或许过去的你是君王也说不定,但……身为君王也应该会有信任的友人吧?那种心情应该不会随着记忆而消失才对。”

“……朋友吗?”

空白的记忆,虽然是一片的空白,心中却彷彿有阵异常鼓动,回应着“朋友”这两个字。

“你保护那位少女是用什么样的心去保护她呢?”

“我……”

脑海顿时浮现了蒂缇亚的问题,那无数的问号也持续地扩散着。

既非主人而是朋友的保护,究竟差别在哪里,究竟又有什么不同,不管是嘴巴还是内心,晓依旧只能给予自己“沉默”的答覆。

“看来也已经夜深了,那么我也要进去休息了喵。”

看出晓在脸上所表达的犹疑与不解,穆尔莫德也明白这是必须由她自己去找出答案的问题。

“嗯,那么我也回房了,感谢穆尔莫德阁下愿意将这些事告诉我。”

“哪里,别客气,不过……说实在的,非出于自愿且背负着所谓的义务与责任,内心绝对是带着压力,相对的承受着这样义务与责任,也一定不会感到快乐,至少身为一族之主的我是这么认为的。”

“嗯……”

穆尔莫德说完便转身回到了屋内。

抬头再次看着皎洁的明月,晓也深切地思考着这延伸出无数问号的问题……

沉静的黑夜被晨曦所照亮,来到“萨杜诺德盆地”的第二天早晨也来临了。

在穆尔莫德的邀请下,凛三人再度地来到了他所居住的屋舍大厅。

“伯爵大人,您的委托我决定接下了。”

刚坐下不久,凛便先一步回答了穆尔莫德想问的问题。

“虽然我的能力不足,但我还是想去追寻“邪纹”,毕竟在煌的手中……太过于危险了。”

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晓跟艾莉希雅当然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而见凛接下委托,穆尔莫德也显得特别高兴。

“呵呵,那就麻烦你们了喵。”

“不过我们又该从哪个地方开始查起呢?”

经晓这样一问,穆尔莫德便稍微地思考了一会儿。

“嗯……那就麻烦你们先到“萨可邦勒”的城里调查吧。昨夜正好有消息回报关于白发盗贼似乎有进到他所管辖的城镇中,城镇位置应在我部落西北方,也大概在盆地的中心区域。”

“嗯!不过“城镇”跟“部落”……伯爵大人,感觉上这领导者所统领的区域好像有点差距耶,呵呵……”

从字面上看来,凛的苦笑的确也不是没有理由,而穆尔莫德便也稍微地解释了亚人族三位领导者的不同……

萨杜诺德盆地乃是西北、东南走向的长形盆地。

穆尔莫德所管辖的亚人族部落,则是位于东南角的一小块领地,这块土地上的亚人族都是不愿意有太多争斗或图利而群聚的族民,因此这小部落并不富裕也不强盛。

在那盆地的中心地区,可以说是最为富裕的区域,是由亚人领主“萨可邦勒”所带领的一座繁荣城镇,既然繁荣也能明白这座城在经商营利方面是相当的重视,而该城领主“萨可邦勒”也是位极为贪钱爱利的领导人……

至于在盆地的偏西北区,有着重重的亚人族军队驻扎在“梦曦森林”的外围,那群军队是由“索摩雷”将军所带领,而他的军队也只听令于他自己的指挥。

之所以包围“梦曦森林”,是因为森林外缘居住着许多“妖精族”,索摩雷厌恶妖精族,因为妖精族是亚人与精灵的后代,索摩雷有着高度亚人族意识,认为那种比亚人族软弱却背负着亚人族历史的族群就应该给予铲灭,以保卫亚人族的尊严,但妖精族利用着“梦曦森林”的地形优势,与索摩雷的军队展开了长期的持久战……

听完了另外两个亚人族领导人的事后,也不难理解穆尔莫德为何猜测着该两位领导者会请煌盗取“邪纹”的原因。

“纹之神器若用来“买卖”,在传言的价值上必然是一笔钜款,至于买方是谁又是一个问题,若真要用来屠杀妖精族……也可谓是把利器,看样子又是件棘手的委托了。”

艾莉希雅再次地说明这整件事的概况,也意指着要凛再三的考虑是否要接受委托,但心意已决的凛也没有任何的动摇。

“嗯,不好意思,晓、艾莉希雅,要再麻烦你们了,因为若我们不介入,这神器若真用在不好的用途上,恐怕又是一次的灾难,所以……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吧!”

见凛这般坚持,当然两人也不再重新确认她的意思,穆尔莫德则也再次地感谢着三人。

“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在前往萨可邦勒的城镇就由我族守卫护送你们吧,也希望你们能平安。”

在接下穆尔莫德的委托后,三人在稍微的准备后,午后便从穆尔莫德的部落开始前往萨可邦勒管辖的城镇……

步行在草原上,三人看着这平静的萨杜诺德盆地,也很难想像一把被盗的纹之神器竟然会给亚人族带来这样的危机。

“凛小姐,在前面就是萨可邦勒领主大人所管辖的城镇,毕竟……各领导者在“划分”上是分的相当清楚,虽然我部落并不太介意这方面,但我等部落族民并不受到城镇富裕同胞的欢迎,因此我们也只能送你们到这。”

“嗯,谢谢你们的带路,那么就请告诉伯爵大人等待我们的回报吧。”

“好,那么我们就先离开了。”

带路的任务一完成,部落族民便不再久留地离去。

来到了城门前,眼看城镇守卫似乎也并没有规限什么样的人能够进出,于是凛一行人便也大方地直接从正门进入。

与着些许落后的部落相比,萨可邦勒管理的城镇似乎进步且繁荣许多,虽然相较于克洛里斯小国型的繁荣有所不同,但这样的环境对凛等人而言,却也比较容易适应。

一路上沿着街道走着,三人所见几乎都是商人居多,当然也不止是亚人族,也有人类在这地方开店做生意,而为了赶紧打探到煌一行人的下落,三人便分头在城里收集情报。

“嗯……晓、艾莉希雅,你们那里的成果如何?”

“白发的少年、冷漠的女性……然后是赤发红眼的人偶,全部的资料都是指出他们进到了萨可邦勒的城里,并且来带着用布包裹的长状物品。”

看着城镇后那高耸的城堡,听着艾莉希雅述说着成果,也能发现煌等三人并非是偷偷摸摸地进到这座城,但这项资料却也显示了煌与萨可邦勒或许就有“协助”的关系。

“晓呢?”

“凛,我的情报大略也和艾莉希雅相似,看样子他们三个是在城里没错。”

“嗯……那该怎么潜入呢?若说这城镇为了经商而不加以限制出入的人,那城的守备想必也一定会有到某程度的警戒吧。”

正当凛忧愁地不晓得该怎么潜入城堡时,却也想起自己拥有的“幻想魔术”是能从无中生有。

“对了,不如就拟造个什么宝物,说是要贡献给萨可邦勒吧!?”

“这样太冒险了,若要维持宝物形体的持久,恐怕得一直花费自身的体力吧?”

凛的提议马上就受到了晓的反对,而艾莉希雅也接着点了头。

“嗯,更何况宝物不能离开你的手吧?离手的拟造物,你也明白依现在的你会马上消失才对。”

“的确是这么回事,还是我们回去跟伯爵大人商量呢……?”

就在三人陷入迷思之时,一群士兵便向她们而来。

“咦,这不是领主大人的客人吗?”

“呃……是吗?怎么好像跟听到的不太一样。”

“哎唷,不就是白发红眼的人、冷漠的女性还有会走动的人偶吗?”

“说的也是。”

“不过领主大人的客人们,你们怎么会在这呀?”

听见士兵们的讨论,凛三人也听得出来煌虽然有在城中出入却并非很多人见过他们,因此三人便也决定利用这项误会……

“哈哈,这个嘛……其实我们正想去见见领主大人,请问你们是不是可以带个路呢?”

“哦哦,当然可以,请这边走吧。”

凛的请求并没有遭到士兵的怀疑,因此三人便跟在士兵的后面往城堡的方向出发。

来到城门前,也如凛所猜测的相同,巨大的城堡拥有着相当严密的防备,不过在士兵的引路下,其他守卫似乎也没有太多的怀疑。

“麻烦请在这稍等,我们即刻去请领主大人过来。”

当士兵带三人到了一处宽广的会客室后便也离开了,不过眼下却又面临的另一道的难题。

“呃……虽然不经大脑的就这么进来了,可是等等该怎么解释呢?”

就在三人思考之余,萨可邦勒却令她们意外地来得快,当门缓缓地打开后,走进来的人是位穿着华丽高贵且拥有着“豺狼”容貌的亚人族。

“嘿嘿,“你们”可终于来了。”

“呃……嗯!”

“我指的是煌说的“你们”,嘿嘿……只可惜你们慢了一步阿。”

一听见萨可邦勒的话,三人随即明白已经露出了马脚,而晓的手里也马上凝聚出风造之剑。

“哎呀呀,等等呀,我可没有意思跟你们为敌喔。”

萨可邦勒的话让三人听得不明其理,只见他裂嘴一笑,却说出了令三人吃惊的话。

“嘿……我想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你们负责去把那“东西”夺过来,我可以给你们一笔不错的奖金。”

“看来“东西”是不在你的城里了。”

艾莉希雅直言地刺破了他话中含带的意思,而萨可邦勒却也从笑容中稍带着些微的怒气。

“嘿,那家伙竟然提出比当初约定还高的价钱,我当然不可能接受,真要付了那钱,转卖也赚不了多少阿。”

违反约定的交易,从这点看得出来萨可邦勒是个注重成本与利润的人,也能听得出他请煌盗来“邪纹”是为了做转收买卖来取得更多的利益。

“怎样?当然这奖金嘛……会比当初要给他们的来得高些,毕竟这玩意儿若落入妖精族的手里也不是件好事。”

“妖精族?”

“嘿嘿,那家伙竟然说妖精族会出得起那种价位的金额,一下子就消失了,竟然把我萨可邦勒给看扁了,只不过我城里也没能跟他相比的能人,所以只好麻烦你们了。”

“我拒绝,你知道你的私心害得亚人族可能陷入场危机吗?更何况妖精族还是在跟亚人族战争,若东西真落在他们手里,亚人族岂不是更危险!”

对于萨可邦勒这样自私的人所提出的请求,凛不加思考的便给予拒绝的回答,但这时门却也打了开来,大量的士兵重重包围住了凛等三人,宽广的房间一下子变得相当狭窄。

“晓、艾莉希雅…….不要动手,这些人大概也不知道萨可邦勒跟煌他们交易的东西是什么,尽量不要伤及无辜。”

“我明白了。”

与凛谈话后,晓也散去出了风造之剑,而一旁沉默的艾莉希雅也解除了警戒。

“既然你们不帮忙,知道那“东西”是什么的你们,也不可能就这么放你们离开,不过若你们改变主意也是可以的,在那之前就请在牢里考虑吧!”

在萨可邦勒的命令下,三人便被带往了城地下的牢房中,虽然这样的牢狱之灾已经快被三人所习惯,但眼看这牢门外重重的守备,根本不能像在祭灵乡那样脱逃。

这些天里三人不断思考着脱逃方式,但也在这时她们所被关的牢房竟打开了牢门,而出现在她们眼前的正是穆尔莫德。

“伯爵大人?”

“嗯喵,我已经跟萨可邦勒沟通了,请你们先出来吧。”

就在三人尾随穆尔莫德离开牢房后,也并没有任何守卫挡住他们的去路。

“伯爵大人,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呢?”

“后来我又派了居住在这的内线查了你们的去向,也才得知你们被抓的事。”

“嗯……事情的确如您所想的,萨可邦勒为了金钱想买卖那样东西。”

“这事那家伙向我坦承了喵,东西若流向妖精族恐怕会相当的不妙。”

一边交谈一边来到了半天前与萨可邦勒会面的房间里,而萨可邦勒也早已在里面等待他们的到来,只是他阴险的笑容却令他们感到相当的不愉快。

“嘿嘿,穆尔莫德,真搞不懂你干嘛相信这种外来的旅行者,那“蒂缇亚”当初还差点害你惹上了“翼神族”的人,这次你竟然还要帮她给你介绍来的麻烦。”

“不用你管,盗走“东西”最大的责任是你才对。”

“哼,把那东西卖了不也是让亚人族远离那东西的威胁,有什么好责任不责任的。”

“哼!”

两人相见便言语交恶,一旁的凛三人也看得出来这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嘿,不过你还是先劝她们帮忙把东西给找回来吧,落到妖精族手里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就算拿回来也不会再给你拿去卖!”

“我知道,嘿嘿……”

穆尔莫德在与萨可邦勒交谈后,便也转向了凛三人的方向。

“就是这么一回事……这也是他放你们走的条件,非常抱歉,我的能力只能帮到这。”

“这……”

虽然是穆尔莫德的请托,但一想到萨可邦勒的险恶,就算真把“邪纹”取回,想必存在于亚人族间的“问题”还是无法解决。

“对了,在你们找回那东西前,穆尔莫德可暂时得要在我这住上一段时间才行,嘿嘿……”

“你───!!萨可邦勒,这算是威胁吗?”

“嘿嘿,是又怎么样?其实你不用来,我也会用同样的手段在她们身上。”

萨可邦勒的用意相当的清楚,只不过碍于这地方是他的领地,三人也能明白就连穆尔莫德也不能随意进出。

“伯爵大人……”

“凛小姐,不管如何,还是希望你们能先去追回那东西。”

“我知道了,萨可邦勒……领主大人,就请您跟伯爵大人静待我们的消息吧。”

在答应了萨可邦勒的条件后,三人便被送离开了城堡。

走出了城镇,凛回头看向城堡却也十分担忧着被软禁的穆尔莫德。

“伯爵大人不晓得安不安全……”

“凛,我认为我们不需要过于在意亚人族的恩怨。”

“艾莉希雅……?”

艾莉希雅突然这般冷漠的发言,却也让凛不解其意。

“凛,从旅行前到现在,你一直是过于热衷帮助他人,也才导致自己总是被事情所引导,而不是自己去挖掘事情的真相,因此总是在最后才后悔吧。”

“嗯……我知道,但……”

“他们有相当的可能串联起来欺骗我们,所以若找到邪纹,你又真的要交还给他们吗?虽然是蒂缇亚介绍的人,但她本身却是个不明的人物,是否会陷我们于危险也都是未知数。”

“嗯……”

毫无情感表达的艾莉希雅,每一句话都是既明了且不留情地打击着凛对穆尔莫德的信任。

“我认为穆尔莫德阁下不是那样的人。”

忽然间,晓的一句话却像是风一般地吹散了环绕在三人间的郁闷气息。

“昨夜我跟穆尔莫德阁下聊了些事,也认为那些事并不是奸险的恶人所能明白的,所以我愿意相信穆尔莫德阁下。”

回想起昨夜交谈的内容,晓深信着那是拥有着关怀族民与善待友人的领导者才说得出的道理。

虽然两人不晓得她与穆尔莫德的谈话,但看晓这般相信穆尔莫德,便也决定先追寻邪纹的去向。

小说《未知世界的少女》 第16章 邪纹的追迹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娱乐圈小说
  2. 穿越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