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侯门公子上花轿

更新时间:2019-12-01 16:37:10

侯门公子上花轿 连载中

侯门公子上花轿

来源:悠空网作者:楚锦分类:言情主角:颜佩卿褚晋暝

甜宠新书《侯门公子上花轿》由楚锦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颜佩卿褚晋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北部的风,席卷起满天飞雪。烧着地龙的屋中暖如春日,一旁软塌之上,静静躺着一个面容凹陷的憔悴女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突然,屋外传来一身轻浅急促的声音,颜婉玥停下了手脚的动作,对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她身边两个眼圈乌黑的丫鬟,一刻也不敢犹豫,连忙去打开了门。

她们知道,这是颜婉玥派去的探子回来了。颜婉玥从被关禁闭起就派出了这个细作,尔来已经有一月有余了。只是探子每夜前来,汇报的都是一些颜婉玥并不关心的事情。

“今日颜佩卿和夫人一同出府,遇到了七公子。”

“今日颜佩卿去了凌绝宵取兵器说是要做嫁妆。”

“今日老爷夫人和颜佩卿一起核对了邀请宾客的名单。”

整日汇报内容乏味之极,基本上就是颜佩卿婚事的准备工作的每日汇报。颜婉玥没日听了之后要不就是恨得牙痒痒,要不就是心烦的懒得听下去。

今日探子前来,急匆匆的样子像是有事要发生。颜婉玥轻抚自己的秀发,十分轻蔑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探子:“说吧,今日又是什么破事。”

探子跪在地上,有些恐惧:“回禀二小姐,今日我听说颜佩卿要约七公子去安国寺见面,还是在夜里。”

颜婉玥一听这话,两眼倏忽只间闪过一道晦暗的光,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真好!不枉我费尽心机想要抓住她的把柄。既然时机来了,那捏造一个把柄也不是不可以。”

颜佩卿屋中的宫女都害怕的一动不动,看着这个女魔头发疯似的大笑。她把自己亲信的一个丫鬟叫了过来,在她耳边呢喃了一些什么,嘴角勾起不明意味的弧度。

待到那个丫鬟去而复返,竟是带来了整整十条黄金赐以密探。那个细作的丫鬟颤颤巍巍地接过黄金,倒吸一口凉气,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稳许多:“琼娥谢过二小姐。”

颜婉玥满意地把周边的人都遣散了,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最烈的酒,一口灌了下去,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嘴边还念叨着:“颜佩卿……终有一日我定要你好看。”

翌日清晨,颜佩卿一觉睡醒,到小花园里转了一圈。在用早饭的时候,她随口问了清风一句:“我吩咐你的事情办好了吗?”清风将一碗温热的桂圆莲子粥推到颜佩卿的眼跟前,低低的回了一句:“一切妥当。”

颜佩卿便放了心,自己回了屋中,遣散了自己左右的丫鬟,只留下清风和晚月。

“小姐,你这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啦?临近大婚,可不敢再闹腾了。”晚月吞吞吐吐,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忧。颜佩卿整点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纰漏之后狠狠地对晚月翻了一个白眼。

“小姐我是那种人吗?”颜佩卿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可很快被晚月人畜无害的眼神和语气怼了:“啊……小姐啊,全颜府也没有能比你闹腾的人啦。”

听了这话清风差点噗嗤一声笑出来。

颜佩卿忍着内心想要暴打晚月一顿的想法,强忍着正色叮嘱晚月和清风:“我今晚出去是有要事要办。为了避人耳目也不牵连你们,我一个人就行。不论谁来问,就说我早早休息了。”

晚月和清风心领神会,十分利索地点了点头。虽然平日里她们两人在府内行事彪悍,但毕竟未习武功,万万不是那些江湖侠士的对手,反而有可能成为颜佩卿的累赘。

到了太阳落山之后,颜佩卿借口说自己忙活了一天累得不行,想要早些歇息就回房了。待到清风和晚月把房门死死关注之后,她利索地换好了便衣,带了一把短剑,飞檐走壁出府而去。

颜佩卿踩着小桥,渡过一片盛放着莲花的池塘,没走多长时间就到了郊外。在她幼时经常玩耍的树下,系着一匹棕色的良驹。

夜风微凉,吹动着树叶和草丛发出沙沙的响声。颜佩卿一跃上马,策马扬鞭朝着安国寺的方向而去。她没有看见,身后有一片浓郁的阴影在夜色中移动,阴谋也在一点点的笼罩到她的身上。

颜佩卿心中焦急,只听见耳边不停地呼啸着寒风。树叶丰茂处的夜露打湿了她的衣襟,可是她浑然没有发觉。两刻之后,她终于赶到了安国寺。

步入大堂,环顾一周发现四下并没有什么人。寺庙是朝廷出钱建设,气势恢宏,虽然自先·皇驾·崩之后,荒废了不少,但依然有一些不可侵犯的威严留存。

寺庙的穹顶非常高,颜佩卿试探着唤了一声:“公子?”可是回应她的只有寺庙内空荡荡的回声。她有些失落地想着,一定是褚晋瞑被什么急事缠身,所以才没有按时来到这里。

可是寺庙内不同寻常的香味吸引了颜佩卿的注意,她仔仔细细地环顾了一周,发现大堂台阶之上的香火台上,点着三只燃烧了还没有一半的香火。

颜佩卿眯着眼睛,不自觉地攥紧了手中的短剑,心中冷笑着这个拙劣的陷害者。

从香火燃烧的长度来看,此人走了不过半刻钟。

她步步后退,准备就这样出了大殿。哪知身后突然间伸出一双蛮横的手,搂住她的腰肢,不由分说就要往角落里拖。她心中害怕,连忙大叫。

怎知这人居然快她一步,用一只大手捂住了口鼻。她只好生生地将自己的声音咽了回去,挣扎着她想看清这个人的面孔,一只小手悄悄地伸向自己的发簪。

可是那个人很快就看穿了她的小动作,皱着眉头将她环抱在自己的腿上,做出噤声的手势:“别动。”

这时候面巾有些许的脱落,她才看清这正是她要等的人,褚晋瞑。

她从放弃抵抗,到纠缠到褚晋瞑的身上,整个人散发着最直接的渴望,褚晋瞑的喉咙上下滚动,摆出防卫的姿势来。

褚晋瞑也只是轻轻地抱住她的腰肢,阻挡着她做出出格的事情来。就像是安慰受伤的孩子一样,褚晋瞑约束着她一样,给她解释:“这些香是催情的,一般不会感觉得到。但是剧烈活动或是突然血脉上涌,就会发作。”

小说《侯门公子上花轿》 正文 第10章 国安寺私约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历史小说
  3. 古言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