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云烬霜华

更新时间:2020-01-13 11:44:29

云烬霜华 已完结

云烬霜华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丑小丫兮兮分类:仙侠主角:风落宸云浅沫

小说主角是风落宸云浅沫的书名叫《云烬霜华》,本小说的作者是丑小丫兮兮创作的仙侠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带着满身的罪孽而生,所有人谓她如同瘟神一般,避之不及。他不畏流言,不顾艰险,亲自从囹圄中将她带走,千载轮回,日夜相伴。终在风卷残云之际,她不慎陨落异世。他说:此后甘愿同往,她之罪,与我共担,只求来世不负天下芸芸众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华殿便的门敞开着,而轩辕庭站在门口,见他来了迈前几步上去迎接。

风落宸低头行了礼,喊声师父:“对不起,全因徒儿修炼时定力不当,才导致一时疏忽将碧月镜落入他人之手。”

轩辕庭捋了捋发白长须,异常严肃说道:“这不怪你,是为师疏忽了你近日正处在九劫的关键阶段。不过,这些且放下不说。”

“这碧月镜本是打开神魔地窟的唯一钥匙,如今却落得下落不明,万一神魔地窟再次打开,天魔咒将重祸人间。

到那个时候玄天宗便是罪责难逃,别说成仙,就连做人都是难题。

为今之计只有你代为师去往蓬莱求取幽離录,练成幽離玄术后方可与众天魔咒匹敌。”

“幽離录?”风落宸将目光凝向地面,满是疑惑的说道。

轩辕庭在门前反复迈了几回稍作考虑,最后看向风落宸,不紧不慢的说:“幽離录是由冥界的污秽之物所化,因神龙真迹所净化便成为了一件神物,后又被天帝赠予蓬莱的一位仙君。

这位仙君是天帝钦点的九天神君,本与我有些交情,此番你前去他应该不会为难你。”

风落宸弓下身,单腿着地的跪下。俊脸上尽显英气风发,斩钉截铁的说道:“徒儿深知此事关系到玄天宗及天下安危,就算拼上这条性命也要获得幽離录,将碧月镜尽快寻回来!”

轩辕庭看他自信十足,外加是自己亲手栽培的人,没多犹豫便点头同意了。

“好,既然你这么有把握,为师就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三日之后,你就与云浅沫一同下山去吧!”

他听说,犹豫了一下说道:“师父,去往蓬莱岛徒儿一人足以。若是带上一个累赘,恐怕…”

未等他说完,轩辕庭便听出话里的意思。连笑几声道:“你放心,云浅沫不会是累赘,而且日后还能在关键时刻帮上你。”

他听闻,迟疑的回了一句“是”,心里不禁生出许多疑问;师父为何做出这个决定?凭她一个废柴,难不成真的能帮上他?

但转念又想,师父从来没有骗过他,更何况这次的任务非同小可,料想师父怎么也不会拿玄天宗的安危开玩笑吧?

云浅沫听说之后,也是同样心里一连串疑问,不知师父为什么急着传她过去。

本想去追问是怎么回事,但最终也未敢跟风落宸提一个字,一路上怀着满腹心事赶往谷中去了。

她这才刚踏入竹林,那边即时传出一个声音,喊了一遍她的名字。

闻声,她浑身哆嗦一下,随后反应迟钝的试探着往不远处的竹近找过去。只见轩辕庭站于竹林空地的中央,身子背对着她。

“浅沫,你来玄天宗有多久了?”

她顿时被问的一愣;师父连日子都不记得了,不会是年岁太大过糊涂了吧?

“师父,我来玄天宗的天数只差一天便满一个月了。”

轩辕庭慢慢转过身子,慢慢走近一步正对着她,中正的声音再次响起:“好,既然如此,为师现在就教你一些本事!”

云浅沫失神许久未回应一言,如果被轩辕庭亲自授教,那她就是轩辕庭的关门弟子了。

这运气未免也太好了,简直跟幻觉似的!

“怎么,你不愿意吗?”看她半天不说话,轩辕庭以为她有什么别的想法。

“不…不是不愿意,而是不敢想,他们都说我资质平庸,不适合修仙。”她连忙摇了摇头。

听到这里,轩辕庭立刻连声大笑,侧过身,边走边说:“没错,每个人的资质虽是天生,但却不是注定的。

有些人看似平庸,实际上却是可以将其发展到意想不到的境界,只是因被表面蒙蔽而不易察觉罢了。况且,我从来不会看错人,我说你可以就一定可以!”

紧接着又吩咐她先闪到一边,凭空变出一把十分漂亮的碧色长剑。剑鞘被脱下,那锋利无比的剑刃冒着耀眼的光芒,华丽的展现在眼前。

随即,轩辕庭古灰色的道袍轻轻一展,将宝剑横端,剑刃与手掌散出的白光相贴合,然后身体飞卷入内,形成一个巨球状。

光球快速的在空中飘移,时而千变万化,时而发射出密密麻麻的剑雨。瞬间,周围的竹子被坎的一棵不剩!

转眼轩辕庭身体挺直的立在原地,叫云浅沫过去。然后把宝剑放到她手上,一脸意味深长的对她说:“这把流霄剑是我多年一直在用的,里面蕴藏的全是我近年来自创的绝术,你以后用久了就会渐渐明白其中的奥妙。

并且,它对你的修为也会有所帮助,现在我把这把流霄剑送给你,全当为师的一片心意。”

“可是…这…”

轩辕庭逗趣的白了她一眼,用开玩笑似的语气说道:“什么这那的,现在总该叫我一声师父了吧?”

云浅沫一下子变的木纳起来,顿时不知如何是好。这把剑看起来威力不小,对她来说简直就是神器一样。

她先愣怔一会儿,双手端着剑跪下,眼含热泪的望着他叫了一声师父。

轩辕庭终于满意的点头笑了笑,但是不知为何,眨眼间又变回原来那副很慎重的表情。

“浅沫,你可知道?落宸此次下山身负重任,日后必定是危险重重。

而你有邪神护体,只须一直保持现在这般纯善,玄天宗的法术便可以保你的修为登上高境。

所以,我希望这次你不仅可以借此机会更好的将修仙之路进展,更是为了可以对落宸有所帮助。”

她看轩辕庭那满是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非同小可。

但是,邪神护体又是怎么一回事?这意思难道是她的前身有什么来头,还是说她身体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她在玄天宗学了很多以前从未见过东西,并且现在还是掌门的徒弟,于情于理都应该把这件事接下来。

于是,她没多想就爽快的答应了轩辕庭提出的要求。云浅沫在第一时间干脆利落的说:“好的,师父请放心,弟子一定会尽全力帮助师兄顺利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

在没下山之前,云浅沫花了很多时间练习七空诀与流霄剑的使用方法。不论是炎炎的烈日下,或是夜里的寒宵风中,桃花树旁随时都能见到她舞剑习法的身影。

尽管近日为了恶补付出很多,还是会时常的被风落宸泼冷水,但她却没再像以前那般抵抗和不满。原来,被虐也可以成为一种习惯。

三天时间转眼即逝,云浅沫遵守约定与风落宸一同下山。一跟着风落宸从山上下来一口气走了几十里山路,这会儿她实在忍不了,直说太累了想歇一会儿。

不料,他冷着脸淡淡的说道:“你需要明白,我们是赶着去寻回神器,而不是出来游山玩水的!你如果嫌麻烦的话,现在就可以自行离开!”

“切!明明是你嫌麻烦吧?还不是因为师父让我你跟着你出来的?沈冰块就喜欢把人当成铁人使唤,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云浅沫颇为不满的把脸别开,想骂人却又不敢让他听见,小声的在嘴边嘟囔了几遍。

风落宸压根也没想多理她,因为他早就从轩辕慕晴身上领教过,女人一发起脾气都是一发不可收拾。

为了让自己耳朵清净些,故意躲到离她挺远的位置就地休息。

她回头一看,发现他竟然坐在那么远的地方!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是的,弄得好像生怕她会拖累人似的!

还好有流霄剑防身,用不着求人。

等她转身再看,那里已经没有了风落宸的身影,顿时感觉心底一空,莫名添来许些失落。

转而环望周围,到处全是一望无际的荒野废地。随即,无法比喻的恐惧感立即涌上心间。

一时间顾不上想别的,赶紧寻着方才风绝尘离去的踪迹赶紧追去。

天色已晚,他们此时还没走出山路。眼下不能继续赶路,只好先暂留在延路的破庙住一晚。

这间破庙的窗户纸全破了,只剩下几根旧木枝做的窗户架子。四面的墙也是将要瘫塌的样子,到处都是厚厚的一层灰尘。

原本供奉在桌上的佛像,半个身子倾倒在地上,整间屋子看起来真是破旧不堪。

佛像上虽然沾满了灰尘,却依稀可以看出来它的模样,紫衣、棕发、金冠,怎么看都不像是平时见惯的那种长须道袍的石像。

她专注的看了那个石像一会儿,忽然间觉得它像个活人似的,内心莫名的引起一丝怜悯之意。

“风落宸,既然我们今晚借宿在此地,不如我们顺便把它整理一下吧,说不准它还可以保我们平安呢!”云浅沫指着面前的石像说道。

闻言,风落宸冷漠的扫了她一眼:“我没空!要是不嫌麻烦就自己弄吧!明天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有闲心去管它。”说罢,便不知忙着遍地寻找什么东西。

她没好气的冲他冷哼一声,将石像扶起来,然后从身上撕下一块布,仔细的擦拭着。

石像脸上的灰尘格外多,她直接用嘴吹了一下,没成想用力太猛,自己反被弄的满脸都是土灰。

不知是不是幻觉,当她忙着用袖子蹭自己脸,意外发现那石像突然间勾起嘴对着她笑了一下!吓得她立刻将抹布扔了,差一点失控叫出声。

不知出自何种原因,只觉得这寒风四的破庙突温暖起来,整个人的身体都变得很暖和。没注意在什么时候风落宸已经找到柴火,两人全然被火苗的温热包围。

她为此感到很惊讶,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居然还会做这些事情。

“看来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嘛,连这些事儿都会做。”

不清楚是有感而发,还是得意忘形,她竟没心没肺的把心里想的一股脑直说了。但是,接下来她立马后悔当初的有口无心。

风落宸毫不客气的撇下一句:“一无是处?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本来是出自无心之言,结果却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某一瞬间,云浅沫认为自己蠢极了,压根就不该对他这种怪人多说话。

云浅沫往后挪了一下,刻意被对着他,将身体缩成团抱紧自己。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不理你就是了!

吸取了这次教训以后,接下来她一直闭紧嘴巴绝口不提一个字,而沈绝尘一直低着头,看着脚底下发呆,双方持续沉默了一段时间。

她好不容易才忍住不说话,一会儿后,风落宸蓦然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好奇的问她:“怎么,你有心事?”

闻声,她愣怔片刻,反应迟的说:“没什么,只是有点儿睡不着而已。”

他错以为云浅沫为了打发时间而刻意找话题,好意配合的对她说:“正好我也睡不着,不如我们互相讲述一下曾经的往事吧!”

曾经的往事?她从出生到现在为止,所有的经历没有一件事是能毫不介意给人提的。

先是自己刚出生母亲便离开人世,还有她那生逢异数的命运。

话音落下许久,依旧不见她回应一个字。风落宸难得主动搭话,“对了,我听你提起过一个叫扶玉的名字。他是你什么人,值得你几番费尽千辛万苦的找他?”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说过,无论我们相距多远,将来定会再相见。我一直以为曾经的约定终有一日会实现,可是到现在我仍旧没找到他。

也许,曾经的约定只是一个玩笑,只有我一个人当真罢了。”云浅沫轻叹了口气,默默地把脸埋入双臂里。的确,当初的约定只能算是一句安慰而已,因为他不想在临别是看到她失望的表情。没想到,仅仅一句敷衍却让她苦苦寻了他十年,如今他近在咫尺,是否应该与她相认?

“我…其实…”他深思熟虑过后,还是决定坦言相对。谁知道,接下来没等他来得及说,那边忽然间传出一声呼噜。

他抬眼一看立即口结了,只见云浅沫将上部分身子搭到腿上,睡的正香。

睡着了?这哪像是有心事的人?沈绝尘无奈的摇摇头,将外套解开披到云浅沫身上,自己只剩一层单薄的贴身衣服。

转而回到原地继续半卧着,一个人陷入了沉思中,伴随着两人面前忽烈忽弱的火苗,深夜的气息也越发浓重。

于此同时,被称为人间鬼域的瞿煞门洞府中,众人正在议事。洞内的四面墙壁犹如挂满的萤火,不停的闪闪发亮。虽说是一个洞府,却丝毫不比玄天宗的大殿面积少。

洞府中央,黝黑色的蝠纹宝座上坐着一个戴面具的男人是瞿煞门的少主夜汐。

他一袭玄色古袍,银色的长发有几缕披在胸前。脸部被青面獠牙的面具所遮住,仅见略微露出来的下颚皮肤很白。

宝座旁边一个长得獐头鼠目的男人,是夜汐的得力助手——吴霸天。

吴霸天走前一步,弓着身子对他说道:“属下经打探到有两个玄天宗的人正往蓬莱岛的路上赶去,分别是风落宸和一个年轻的姑娘,不知少主下一步如何打算?”

夜汐突然站起身,慢慢迈下台阶,走到众人面前。粗重的声音如同雷击般,句句震人心魄。

“吴霸天!我要你现在就去蓬莱岛的路上派人跟着风落宸等人,必要的时候直接动手就行!记住,千万不要轻敌!如有情况立即向我禀报!”

“是!属下领命!”夜汐的声音刚落下,吴霸天赶紧单腿跪地的行礼。

众人见状,立刻跟着跪下。只见夜汐的手轻摆,示意让大家退下。随后,在场所有的人都自觉退下去了。

待所有人见不着的时候,他又重新回到座位上,随意的将单腿踩在身下。

紧接着,一道厚重的声音传出面具:“好,你这颗棋子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小说《云烬霜华》 第十六章 矢志不移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