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余生,爱我未晚

更新时间:2020-01-18 16:26:10

余生,爱我未晚 已完结

余生,爱我未晚

来源:阅文作者:单兮分类:言情主角:凌初夏时澈

小说主角是凌初夏时澈的小说叫《余生,爱我未晚》,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单兮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黑暗的房间里,他起身,丢给她一盒东西。 她明知故问,“什么东西?” 时澈嘴角扬起桀骜冷笑,一字一顿,“药。” - 作为时澈的媳妇,凌初夏向来都是事事顺从,只是谁知这男人越来越过分,竟然不要她的孩子,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于是她霸气的对他摔了一份离婚协议书:世界那么大,我想去找更好的。 时澈高贵冷艳地俯视她:钱包那么瘪,你还是省省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凌初夏半点都不敢动弹,静静地等了好一会儿,时澈都没有反应,她才稍稍地舒了一口气。

身体渐渐贴近时澈,凌初夏的脸颊缓慢地凑上前,吻向了时澈的后颈。

男人都是有欲念的,特别是时澈这个年纪,血气方刚,如狼似虎,她以前就已经见识过了。

再加上他喝了点小酒,有点小醉意,如果她撩拨几下,或许就能够成事。

哪怕事后时大少爷再愤怒,她也都认了!

只要她能够顺利怀孕,能够完成时夫人交代的任务,能够保住时家少奶奶这个位置,再大的滔天怒火,她都心甘情愿地受着。

凌初夏的手心贴到了时澈的胸膛上,男人的身体温度很高,仿佛灼烧着她的手心一下,烫的凌初夏下意识地想要缩回手,但她还是努力地克制住了,努力地让自己的手不要抖。

凌初夏第一次这样清晰地感觉到时澈这副好身材,感觉手心下那紧致结实的肌肉,那流水线般的人鱼线,双颊已经是涨得通红,甚至都已经蔓延到脖子处了。

时澈的呼吸,从平缓到渐渐起伏,渐渐加重,凌初夏的一颗心也慢慢地开始悬空,一点一点地上升。

她不知道接下来面对她的会是什么,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她必须全力以赴。

凌初夏背后渗出了薄薄的细汗,几乎浸湿了她身上的睡裙,全身的神经都紧绷着,全心全意地抚摸着时澈。

她希望,时澈最好不要醒,最好是睡得迷迷糊糊的,凭着本能睡了她……

希望之所以称之为希望,那是因为人们常常会赋予许多异想天开的美好在里面,然而,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

凌初夏那个想法才刚刚落下,她就感觉到她的手腕猛地被扣住了。那个攥着她手腕的力道,一如既往的强悍。这种感觉,她一点都不陌生,甚至是熟悉的,以至于,她连害怕,都慢了半拍。

直至她整个人,被一股力道狠狠地甩开,凌初夏重重地摔回床上,摔得她七荤八素的,如果这一摔是摔到了坚硬的地板上,凌初夏估计,她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摔出来的。

凌初夏迷迷糊糊地想着,猝然之间,对上了头顶的那一双黑褐色的眸子。

时澈已经坐了起来,他单手撑着身体,微微向前俯身,一双黑眸尽数盯在她的脸上,像是要在她的身上盯出一个窟窿来。

凌初夏一直以为,时澈已经睡熟了,他睡得安安静静的,呼吸平稳均匀,怎么都像是已经熟睡了的人,可现在看着他那双眼睛,哪里像是一个刚刚被惊扰醒来的眼神。

那分明是凶狠的猎豹,发现自己的猎物,紧紧盯着,蠢蠢欲动地就要扑上来一样,那黑褐色的眸子里,不再是那平静的深潭,而是狂风骇浪,不再清冷冷漠,而是幽深深的,犀利骇人。

凌初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迅速地僵硬,止不住地狠狠颤抖了起来,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身下的被单,克制着自己想要逃跑的欲望。

她拼尽全力地冲着时澈挤出了一丝笑,哪怕她知道,此刻自己的笑,肯定僵硬得比哭还难看,她却依旧强撑着,声音细弱如蚊,“你……你醒了……啊!”

凌初夏的话还没有说完,猛地一声痛呼,时澈大掌直直袭来,五指用力地捏住了她的脸颊,黑褐色的瞳仁透出阴郁的狠戾,寒气逼人。

他唇角勾了勾,低沉的嗓音仍是那样的悦耳,却叫人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能够感觉到那那股寒意。

“凌初夏,你勾-引男人勾上瘾了是不是?”

凌初夏感觉到自己双颊的骨头传来一股剧痛,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捏碎一样,疼的她额头直冒冷汗,可她却不敢开口让时澈松开。

她像是没有听见时澈那句恶狠狠的嘲讽,多年的教育让她只顾着下意识开口道歉,她的声音颤抖着,带着惶恐的语调,“对不起,少爷,是我吵醒你了。”

时澈的瞳孔在这一刻骤然紧缩,他死死地盯着凌初夏,薄唇紧紧抿着,手下的力道,不自觉地加大。

凌初夏疼的面容都有些扭曲,她却仍能够维持着那歉意的表情,哪怕手下几乎要把身下的床单给扯烂了,都没有开口让他松开手,或者说一句求饶的话。

时澈看着凌初夏,看着她那诚惶诚恐的模样,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只觉得是那样的刺眼,刺眼得,让人恨不得撕碎她那张面皮。

凌初夏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想着惹怒时大少爷的后果,但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她觉得她还是低估了时大少爷的怒火。

时澈那手劲,仿佛真的要把她的脸给捏碎一样,她连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今天时澈该不会真的打算弄死她吧?

凌初夏内心禁不住地浮现了极致的恐惧,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不自觉地出现求生的本能,凌初夏当然也会有,可多年的教育,却也是刻入了她的骨子里,盖过了她的本能。

她只知道,她人生唯一的宗旨便是:以夫为天。

听从丈夫的话,丈夫说的话不容反驳,丈夫做的事不容反抗。

所以,即使现在时澈真的要她的小命,她也的乖乖地双手奉上,不得有任何怨言。

凌初夏双颊涨得通红,呼吸愈发困难,白皙的手背上青筋浮现,渐渐的有点提不上气……

时澈看着这样的凌初夏,一层汹涌的怒气从内心深处急速上窜,在他的四肢百骸中蔓延开来,胸口有一股烦躁的郁气凝聚着,快要把他给逼疯。

对于凌初夏,时澈从来感觉都是无力的。

是的,无力。

-

时澈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凌初夏的时候。

那是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阳光**辣地照射了下来,照的地面仿佛要沸腾了一样。

凉城的夏天,是个极其美丽的季节,树木茂盛,花儿绽放,五颜六色,争相斗艳。然而,空气却是十足得闷热,闷得人的心慌浮躁。

那个时候,他仅仅十岁的年纪,正是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的岁数。

可天真烂漫,活泼可爱,这样美好的词语,却注定与他无缘。从小到大,他的人生只有苛刻的教育,只有学不完的书本,礼仪,技巧……

作为时家的唯一继承人,从他出生开始,他注定了荣华富贵,也注定了同样分量的责任。

母亲把凌初夏,凌云舒领回家的时候,他正在看着枯燥的书籍,再怎么有耐性,都忍不住有一丝丝的浮躁之感。

他听着母亲唤他,他起身,出了书房,顺着旋转楼梯蜿蜒而下,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客厅里的两个小女孩。

两个小女孩皆是一身粉色的红裙子,梳着两个小小的辫子,服服帖帖地顺在脑袋后面,或许是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两个人都颇有些拘谨,站得规规矩矩的。

他一步一步往下走,视线却忽然撞上了一双灵动的大眼睛。

黑漆漆的,明亮明亮的,闪动着狡黠的光芒,让时澈一下子想起了夜空中那颗最耀眼的星星,直击人的心扉。

小女孩没有想到,自己好奇打量的视线,竟会被别人撞个正着,吓得一愣,但到底是年纪小,胆子大,小女孩并没有吓得别开视线掩饰自己,而是直接冲着时澈,做出了一个大鬼脸……

她没有被时澈吓到,时澈倒是被她吓了一跳,以至于脚下的步伐不稳,踉跄了一下,差点一脚踩空,幸亏他最后,手一把用力地抓住了楼梯扶手,才险险地稳住了身体。

而那边那个小女孩……居然还很不厚道的抿着唇偷笑……像是在嘲笑他的笨拙!

时澈原本应该生气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那大大的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芒,看着她红粉粉的脸颊,看着她唇角那窃笑的弧度,他心口处的一根弦,竟被不轻易地拨动了一下,久久荡漾。那笑容,仿佛清风拂面,一下子吹走了他心口的燥热。

直至他一路走到她们的面前,他的心还是没有办法平复那一丝波动。

母亲指着两个一模一样面孔的小女孩和他介绍,“左边这个是姐姐,叫凌云舒。右边这个是妹妹,叫凌初夏。她们是一对双胞胎,长得漂亮吧?”

小说《余生,爱我未晚》 第11-13章 没有那个癖好(1-3)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江湖恩怨小说
  2. 空间小说
  3. 宫廷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