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九域复苏

更新时间:2020-01-31 11:49:34

九域复苏 连载中

九域复苏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荡舟清江分类:武侠主角:赵暮墨江兰

主角叫赵暮墨江兰的小说是《九域复苏》,是作者荡舟清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踏遍九域,却发现才刚刚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入三伏,辰时末的太阳,热的让人想抱散着阴气的鬼。

缥缈帮广场上,一名少年人,正面向朝阳盘腿坐着,吐纳天气灵气修炼。

在广场周围的树荫下,站着其乘凉的同门。

“现下已经是辰时末了,灵气早没了,教头仍要大师兄坐在那里吐纳灵气,说是勤能补拙,我看其实就是在整大师兄了。”

“每天灵气出现,消失的时间都较为固定,在这有限之期,大师兄仅在聚气成线这一节就花费太多时间,往后武道一途算是废了。”

“大家不都差不多吗?每天灵气只出来两个时辰,咱们根骨差的,只能认命了,大师兄这么倒霉,也就怪他有这大师兄的身份。”

坐在广场中央的的赵暮,心中苦楚。

武道修炼,其中最重要一环,便是将吸纳入体的天地灵气,聚成一股,这一步骤,人人都能做的到,所难的是,在每天灵气出现这段有限时间内,一个人能够完成多少次。

天资高,完成次数多,差的,完成一次后,可能今天灵气已经没了。

赵暮的天资很差。

坐在滚烫石板上,晒了半个时辰的大太阳,教头派人来说今天的修炼结束,赵暮昏沉着脑袋,回向住处。

练武广场到居住区,是条长长的林荫道路,在此有布告栏,此时围着许多人。

有人高声念布告内容:

今,灵气驳杂,且有时限,此成武道修炼桎梏,现今发现,太阴界传说为真,今选五名入三元合一三重境以上弟子,下太阴界,寻求机缘。

那名弟子继续读被选中的五人名额,没有他。

“大师兄,没有你哎。”他的同乡师弟道。

“都去他还能充个人数,只选五个,一个修炼七年,丹田未劈的人有资格吗?”

江湖人将在武道修为的每一次进步,展现实力不同,而将修为划分境界,丹田开辟后进入第一大境界,叫三元合一境,其又分九个小境界。

“可惜了,大师兄。”一人惋惜道。是榜上有名的孙无处。

“孙师兄不要可怜这种人,有些人就是给他放在一天十二时辰都有灵气的地方也没用。”

赵暮只当做没听见,向人群外走,但有人拉住了他的手,正是孙无处。

附在他的耳边,“大师兄,你再没有翻身机会了。”

赵暮挣脱他的手,没有理睬。

天道最残酷之处在于,每天灵气出现的时间有限,让根骨普通的人,连勤能补拙这样的机会都不给。

如果能够进入太阴界,至少有一改命运的机会,但是……

“师弟。”一人叫道。

赵暮好像没听见,继续走,想都不用想,有人来跟他炫耀了。

他左肩一矮,那双手却拍他的右肩,“师妹,我知道你……”

“走。”

被师妹拉着手,往前直走百步,右拐,向山道行。

缥缈山峰头无数,缥缈帮择其最高,最险峻的一座峰头建帮。

此峰,远观如一棵笔直的通天巨木,有内凹五处巨大的平台,成阶梯状分布,上下相隔五丈,远看犹如巨木树干被上下一排掏出五个洞。

帮中职司不同,居住层次也不一样,掌门与长老就住在最高一层。

赵暮有着首席大弟子身份,一路上去,有人询问,但无人阻拦。

“若为名额之事,就回去。”台阶的尽头,辛长老站在那里,“赵暮,剩下半年,安生一点。”

帮中规矩,五年之内,学无所成的人,必须离帮。

而赵暮已经七年了。

多的两年,是掌门徇情加的,过了年,两年之期就到了。

又有两名长老从屋里出来。

“赵暮,名额已定,回去吧。”

“你就是迈入一重境境,老夫也会为你争取,但是……”摇摇头,“掌门师兄的脸,真让你丢尽了,不过也好,幸好你丹田未劈,有时候我真怕你在这剩下半年开辟丹田,那以后可怎么办。”

一旦丹田开辟,赵暮就不用离开,并且按照帮规,等现任掌门归天,他就是缥缈帮下一任掌门。

全帮上下,没人接受得了这样事情。

随着时间推移,也没人会担心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赵暮,回去吧,掌门师兄确实还在闭关。”帮中四大长老,最后一位从屋里出来,“帮中有不少产业,半年后,我给你找个轻松差事。”平日里,这位王长老对他颇有照顾。

七年来,武道修炼寸步不进,早磨了他上进之心,成了得过且过的人,既然往后生活有了着落,那就接着混下去呗。

但梁上燕抓住他的手腕,指甲刺进赵暮肉里,“我们要见掌门。”

另三名长老一脸厌恶,招手巡逻赶人。

争执中,一道声音传来,“放开。”

赵暮听见声音一下子惊住了,回头喊道,“师父。”

掌门是位约莫六十左右的老人,面容疲倦,闻言,面无表情,只是道,“算上我这徒弟。”

“师兄,名额已定,怎好更改。”

“师兄,两年前,你已经徇情一次了。”

“师兄,这次不能再改了。”

只有王长老没有说话。

“那就在徇情一次。”掌门淡然道。

“名额限定只有五个,师兄如此,对换下那名弟子公平吗?帮中人又会怎样看待掌门。”

换下其中一人?赵暮心里一紧,如果这样,今后同门会怎样看他,大概是千夫所指,万人唾弃。

“不重要。”掌门丢下一句,转身回头。

赵暮闭上了嘴巴。

“方声河入门时浅,而今已入九重境,前些日子师兄辛传书与他,他却甘愿将此机会让给他的师弟们,赵暮身为首席大弟子,七年庸庸无为,此次更霸占同门机会,如若出了太阴界达不到八重境,直接赶出缥缈帮,到时望掌门不要再徇情。”佟长老道。

“好。”掌门飘下这一句。

“依照帮规,赵暮将来要继任掌门,在修炼上远远落后他人,如此怎能领袖缥缈帮?方声河为了同门,放弃属于自己的机会,赵暮却去争夺,相比之下,赵暮在德行上又输了,这样的人怎么做的掌门。”龚长老道。

“不如定个约定,两人预定一个日期比武,如果再输,赵暮就滚出缥缈帮。”辛长老冷冷道。

王长老心中长叹,传说太阴界有大机缘,但真有假有,谁又知道,如果没有,连丹田开辟都不能完成,何言进入八重境,就是有机缘,一个修炼七年,仍丹田未劈之人,怎么追的上早入九重境的方声河,又怎能与之一战?

三位长老这是将赵暮一步一步死路上逼。

他看眼前这名少年人,身材瘦小,低着头,心中不由怨他的掌门师兄,为什么要收他做弟子,让一个根骨普通人做众弟子的领袖,这非他荣幸,而是折磨,是惩罚。

“辛师弟,赵暮虽在修炼有不足,但在帮中七年,尊敬师长,从无过错,你又何必这样狠心对他。”王长老道。

另三位长老不说话,看着掌门,今日的局面,除了掌门答应,无解了。

“好。”赵暮大吼一声,一个生在角落里的人,一样是个血性男儿。

掌门回头直视赵暮眼睛,点点头。

“那就召集帮中弟子,当面说清这事。”

梁上燕大概没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将赵暮的手抓的更紧,眼中满是愧疚,然见赵暮满身豪气,心中又不由得高兴。

钟声响遍缥缈帮,这声音好久没有响过,一些新弟子听老弟子解释才知道钟声意思,帮中有重大事情宣布,要去广场。

“名额都贴出来了,还宣布什么,这时候去广场,还不被晒死了。”

当传功长老说赵暮替下其中一人时,全场炸锅了,赵暮胸中豪气,好像一下子被台下群情激奋淹没了,低下头。

“三年之后,如果赵暮不能胜过方声河,就离开缥缈帮,从此在外不能以缥缈帮名头行事,否则一旦发现,将以重法处置。”

辛长老这一言,底下对赵暮换取名额的声音弱了一点,场中气氛更加激烈。

“三年之约。”

“这种不要脸的人,希望他被方师兄打死才好。”

“大师兄肯定是滚蛋了,想都不用想,真可怜。”

“等一等。”辛长老叫住离开的掌门,有些许迟疑,场中从前往后,依次静下,“掌门,你教赵暮七年,但他却至今丹田未劈,若赵暮三年后不能胜方声河,离开缥缈帮,我看掌门也不要再收弟子了,安心修炼吧。”

练武场上落针可闻。

掌门望着辛长老,看得他心中不安,但另外两名长老的眼神给他力量,“这也是我们师兄弟三人的意思。”

掌门人不能再收弟子,那下一任掌门就是方声河,三年之后,一旦赵暮失败,可能到时他们不会等掌门自然老去了。

“好。”赵暮没有想到,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掌门就这么答应了。

所有人看着赵暮,掌门就这么把自己交给这个修炼七年仍丹田未劈的弟子了?

赵暮双拳握紧,指甲深深扎进肉里。

集会突然而来,散的也快。

赵暮一个人往住处走。

弟子们住在第一层,四五人共一间,赵暮独自一人居住广场北隅一间破旧空屋,这本来该是最后来的孙无处房,但他去求了辛长老,管弟子生活的管事便同赵暮说,新人来一切不熟,作为大师兄总要照顾一下新人。

在教头们、管事的眼中,只有有用赵暮时,他才是大师兄。

房间不是很大,临窗摆一张条桌,上面堆着高高的书,一些糙纸笔墨。

赵暮以手支颐,呆呆看着窗外。

屋子濒临悬崖,风大,一阵风来,桌上纸张飞舞,打在脸上。

赵暮按住飞舞的书页,无意间书正中的一页纸上右下角有一行字。

是行小楷:个个都是成双入对,独我还在画符。

心中本来难受,见此噗呲一声笑出来。

于是细细翻这本书,希望能再见一行这样的话,在倒数第七页,又见一行:念清水楼鲈鱼已久,只是一人不好意思,今夜书成,去不去?

赵暮又笑一声,翻剩下几页,后面再没有这样的字了,重读清水鲈鱼这一句,想道士当时模样,莫名觉得怅然。

合上书,忽想,这句话为何写在倒数第七页。

细究这张符箓,发现有点不对劲。

一张完整符箓有五部分组成,符头、主事神佛、符腹、符脚、符胆,而这张,却只有符腹,并且,这符腹也不对劲。

乍看符腹与一般符箓相差无几,细看之下,在其繁复的线条之中,有九处断裂,且看起来像是故意为之。

赵暮不由自主地动了画一画的心思。

第一遍,三分之一没有画到,便因线条太过复杂,眼睛看花,错了。

将黄色草纸翻过,再画,仍是错,如此费了三张纸,画到第七遍,终于画成。

对成品有点不大满意,重画,第二次画成,蓦地有一种奇怪感觉,说不出。

于是一张又一张的画,画了八张成品之后,第九章画到第一处断裂处,赵暮笔尖随心中突起感觉顺势下画。

连上第一处断裂线条。

如有一股暖流在体内流动,但赵暮关注符箓,也没去在意。

当到了第二处断裂,继续再画,但是回过头来,却觉这第二处断裂不应该这么连。

这时才想起方才那种感觉,心中不由自主地试着运使体内残存的灵气。

平日里不肯屈服的灵气,这时好乖,轻巧巧聚拢一起。

赵暮拍拍自己的脸,又再一试,不是做梦。

小说《九域复苏》 01 六年半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宫斗小说
  2. 仙侠小说
  3. 情有独钟小说
  4. 空间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