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万战宗师

更新时间:2018-09-15 15:37:10

万战宗师 已完结

万战宗师

来源:掌中云作者:兰帝魅晨分类:武侠主角:席撒陈妃

《万战宗师》是一本武侠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兰帝魅晨,主人公叫席撒陈妃,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矗立山巅的霸主,踏过白骨巨山,淌过奔腾血流,坐上众神跪拜的王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留下该留下的,带走该带走的。“

席撒一言不发的卸下甲兵,仅留下礼物性质从撒拉处得到的头带,旋又将坐骑血爪龙身上的护甲尽数卸落,最后取下弓箭,龙枪,刀剑,暗器。最后将一包让义母过目检阅后的衣裳塞进坐骑配备的行囊,自觉可以离开时,又被撒拉叫住。

“钱袋。“席撒愣了愣,颇不服气。“那些都是我在买卖后所分得!“

“心之眼的规矩由我定,不是由你。“当即,钱袋也被放落地上。撒拉这才满意的点头,目光又落在地上物品中的火之纹章,嘴角挂起抹古怪的冷笑。“火之纹章不属于心之眼所有,既然你自作主劫来就带上它走。“

席撒心下一惊,终究依言收起。这种纹章相传不止一枚,均为两妖族的神秘宝物,据说收集齐全后能获得惊天动地的可怕力量。任何人拥有哪怕一枚也能利用其施放法术,晨曦国公主所以能释放火焰球,全因如此。

晨曦国所以能得与魏国结为联姻,全因无意自森林妖精部落得到这枚纹章献上之故。所谓怀璧其罪,带它在身等若在身上贴张纸,写‘我有无上贵重之物,有本事就来杀人夺物吧’这种字样。

这趟买卖前,撒拉本有交代不动此物。席撒本想夺回按价分笔钱财,如今撒拉有意如此,便是明知不该,还是决意硬撑。于是再无二话,只抱拳冲强盗们一圈告辞,最后又朝正不舍注视自己的黑岳深深望眼,转身跃上血爪龙坐骑,头也不回的奔寨而出。

“大姐……“心之眼的二把手,被称呼为黑叔的健壮汉子终于忍不住开口劝阻。话未说罢,身上已被毒蛇般的铁鞭狠狠抽中,顿时铠甲迸裂,一道血肉翻飞的鞭痕赫然醒目的出现身上,其它本欲一齐站出来的群盗哪里还有人敢说话?

“我们母子之间的事情,谁也不准多嘴!“这工夫,席撒已经奔出山寨。心有不舍的强盗们无不眺望目送,直到他和坐骑的身影彻底消逝在视野尽头,才肯回头。

撒拉扫视众人一眼,目光最后落在挨受一鞭的二把手黑叔身上,淡淡道:“温室中的花朵能成什么气候!弟兄中你算最疼爱他的,难道希望他顶戴心之眼之名,永远在我们庇护中长大?希望他成为一个无力独自迎接暴风雨洗礼的废物?“

黑叔一喜,明白大姐并非恼少寨主如此。“大姐,可是那孩子从来不曾让大家失望,何必非要用这般方式……“撒拉抬手打断他话,冷冷扫视众人一眼,恨恨责骂。

“我早有严令,任何情况下都不许你们替他分担危险。结果你们还是偷偷在战斗中替他挡刀挡剑,每一次都让他以毫发无伤的完胜者姿态回来。让他以为自己真有多了不起了!这也叫从不让人失望?嗯?要不是你们这群蠢货多事,我们母子何必有今天的分离?都他妈的听清楚了!

今天开始席撒跟我们心之眼,甚至整个强盗联盟再没有任何关系,谁敢再说认识他这么一个人,又或给他什么帮助,我若不把他活活抽死就不叫撒拉!你们这群王八蛋乘还没挨抽之前都少他妈的废话,立即整备出发!“

群盗静默,哪还敢为此再提一个字,只能在心里祝福那可怜的少寨主别像一年前那样变成众矢之的,无立足之地。

……

离开心之眼的席撒尽管一身极品甲胄尽失,连把防身的武器都没有,但心里却十分高兴。片刻前的离愁早已消散,这不是他第一趟离开大家,撒拉不是个拖拖拉拉优柔寡断的人,席撒也不是。

该分别时就分别,哪怕何时再相见?

有主断的人往往不易因旁人意见改变决定,故而一不小心就会变成武断。席撒虽然敬佩义母,但也许是本不喜欢王族,又或天生不愿旁人安排未来一切,早在半年前撒拉点头同意黑骑王的求婚开始,就琢磨着日后如何才能‘离家出走’。

那次是黑骑王对撒拉发起的第九十九次求婚。他对黑骑王这个义父并不如何认同,总觉得他也就武功和身份能勉强配上撒拉。对于他的个性实在不敢恭维,想到要跟这样一个人生活,往后的日子又全得听义母做主,甚至连婚事都早有安排,他当然不能忍受。

想到从此能得自由二十年,高兴之余却发觉坐下血爪龙频频回头张望,充满不舍。

“修罗啊修罗,别再想山寨里那头战死都有三年的母龙了啊!往后一定替你找头更漂亮强壮不那么容易被打死的当伴侣,有空也会带你回来看看它的墓碑,这总行了吧?“

席撒的白鳞龙坐骑名为修罗,舌呈紫红色泽。在血爪龙中虽非最高贵的极品,但撒拉当初看此龙天生斗志高昂,智慧又高,认为极具成长性,评价为一头不可多得的坐骑战斗龙,便送给他。

龙的自然寿命长达数百,甚至过千者也有。修罗自幼随席撒左右,早已心有灵犀,此刻显出听懂说话的模样,朝山寨方向最后一次深深投望,再不回头的载他奔离武当山。

夕阳西下时分,大地终于又熬过一天的炙烤,但干燥的空气中夹杂着泥土降温过程中透出的腥味土气,让人难受的想跳进水里痛快洗澡。人如此,龙也如此。席撒的坐骑修罗早已喘着粗气,四面搜寻河流湖泊的痕迹。

背上的席撒只道晦气,大半天功夫连个鬼影都没有见到,本以为魏国必有军队搜捕心之眼踪迹以替联姻国晨曦报仇雪恨,也不知是没碰上,还是魏国也知道心之眼即将洗手不干,不想在这关头招惹无谓麻烦。

龙骑兵自有这番威震力,放眼天下,纯粹的战斗龙骑兵团怎么数也不过二十余支,其中一半不是战斗龙素质不高,就是训练不得法,又或骑兵素质太差。真正战斗力惊人的龙骑兵团只有八支,其名无一不威震天下。

心之眼与黑骑王两支若干年来一直雄踞榜首,强如魏国,在过去连番吃亏后,再也不敢招惹。更何况心之眼除却优秀的地龙坐骑本身外,还有一群为数四百余的一流高手,又有青磷飞龙坐骑十四数,更有威震天下的烈凤王。这种战斗力虽不足以颠覆魏国根基,但若一心报复破坏抢掠,便是魏国也绝难消受。

从多年前起,魏国与强盗联盟早有不成文的默契规则,某些不触犯界限的事情便睁只眼闭只眼,强盗联盟也自懂得把握分寸尺度,每年更以别的名义对诸多大国予以财物上的捐赠,便似缴纳税收一般。

此后一直相安无事,这回心之眼所以去触虎须,只因为强盗联盟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越具威名的强盗团在洗手退出时,越需要做一票符合身价的买卖。但干完这一票后,再不能以任何名义复出重操旧业。

席撒在心之眼长大,性情本就叛逆。若就那么随撒拉去了黑骑王寨,虽说日后衣食无忧,行处跪者如林,呼声如潮,但总觉成了废人,更不甘心年纪轻轻就得退出江湖,这也是早有离家打算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今终于离开,身无一物。本想在获得自由后的把第一笔买卖做的漂亮,结果找寻一天鬼影不见,自然倍感烦闷。

饿着的肚子需要填充空虚,辛苦背负他顶着烈日暴晒一天的伙伴更需要补充体力。龙的食量异常巨大,一天的饮食耗费可抵寻常人一月,最近的武当镇内没有钱可买不到吃的。

在那抢掠绝使不得,来往绿林中人太多,那类城镇都有道义上的规矩,谁也不能动,否则必成公敌。

席撒眼看伙伴修罗因饥渴越发显得疲倦,愧疚之余也不好意思再骑它,正待跃地步行,林道尽头缓缓现出一龙一人的身影。顿时精神大振,心意相通的修罗也一改疲惫之态,抖擞精神只等命令,为饱腹之餐大干一场。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修仙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