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大王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归云战纪

更新时间:2018-09-16 11:09:29

归云战纪 连载中

归云战纪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乌伤小生分类:武侠主角:傅时归

小说主人公是傅时归的小说是《归云战纪》,是作者乌伤小生创作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盛世华章中七国摒弃无谓战争而选择以竞技比武的战纪方式来彰显国力,异人应时而生,其使命便是代表本国参加七国战纪,拼出最优秀的战绩来攫取荣耀。小郡少年傅时归和云澜皇族云青尘共同选择成为异人,战纪之路本不平坦,越是高处越发凶险,步步杀机、重重诡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邕丘道同江安道前去丹栖谷修耐力;章台道赴偃息山修药草;会宁道同博陵道在溯涧院修习!”

沈幼柏分配完后,牵机师抱拳领命而去,博陵道的五位少年便随其进入了溯涧院。院内的一层环形墙上均开有风窗,占据墙面的一般,使的院内光线明亮、内外贯通,一层的空间当中疏落有致地排列着三对两两相对的高墙,墙上如药斗子一般有序分布着一个个或大或小的眼孔,两扇高墙之间卡着一根长木,宽度约莫五寸,长度却是两丈有余,离地约有六尺。

面对这么个物件儿,少年们都来了兴趣,薛和第一个忍不住上前仔细查探一番,就是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摊了摊手回到了队伍中。沈幼柏不急不缓的待少年们悉数看向自己方才开口:“各道的第一场训练各不相同,一月之后相互调换,我为你们挑选的第一项是平衡力。眼前这三座机器叫做平衡机,两面墙上的孔中会杂乱无章的射出水柱,你们要做得就是站在半尺木上走动、躲避,保证自己不掉下来。”这么一解释,少年们算是明白了。

傅时归走到半尺木前用脚掌量了量发现也没比脚掌宽出多少,单纯在上面来回走倒是难不倒他,可是他抬头看看两面墙上密密麻麻的孔眼,想到这些孔眼中时不时就射出水柱来,那可就难保自己不掉下来了。

“你们每一个人都要上,不要站着干看了,按顺序一个个来!”

少年们面面相觑有些犹豫不决,邬成挺率先出列“我先来!”双手一撑,整个人便轻松的跳上了半尺木,原地站立并不怎么费力,他试着伸展双臂走了个来回显得蛮轻松。正当他朝地上的几人笑笑的时候,一面墙上豁然喷出一注水柱不偏不倚正中印堂,逼得他后退几步差点摔下来。邬成挺谨慎的看着面前的墙,却不料背后射来两柱水柱,刚刚转身防护背上又中了,就这样,防得住前面防不住后面,当两面墙同时射水的时候,邬成挺终于是只撑不住摔下来,此时已经是半身湿了。

“接下去!”沈幼柏面无表情要求道。

接着上场的是薛和、秦啸,两人也没比邬成挺好到哪儿去,薛和还是主动跳下而秦啸直接一个趔跌摔了个狗吃屎。待颜璃的时候,毕竟是女孩子没两下子就摔了,可她愣是环抱住半尺木任凭水柱一个劲的朝着脸上喷射坚持了好一会才体力不支撒手,惹得在场的少年们既是心疼更是钦佩。

最后轮到傅时归上场了,有了之前同伴们的经验,他对自己约略多了一些信心,跳上半尺木之后选择了横向站立即同两面墙呈垂直站立,双眼分别在两面墙上游走,重心放低,双手展开做好随时的抵挡准备。按理说如此的架势,任何一面墙射出水来,傅时归依旧是有时间躲避的,可没想到的是两面墙同时开始射出水柱且连绵不绝、冲力强劲,直接将傅时归从三尺木上给冲了下来,他成了湿透最彻底的人。

欣赏完弟子们的表现,沈幼柏平淡的说道:“方才你们仅仅是站立着不动,日后需要增加在三尺木上翻转、腾挪、打拳的内容,接下去的半月我会专门训练你们的平衡力。”

傅时归捋了捋脸上的水,朗声道:“师傅,我们会好好训练的,只要您能不吝啬将一身本事都教给我们!”

沈幼柏眼珠一转就知道这是话里有话,说道:“如何?觉得我会有所保留?”

“那倒不是!我们就是想让您知道虽然我们人数最少,但是我们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您的眼光没有错,更不会有损您作为牵机师统领的威严!”

“统领?”

“呃.......我也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就是看您手臂的纹路是几位牵机师中最多的,而且方才他们都推举您来分配训练任务,那我想您应该是有些品阶之类的吧?”

沈幼柏朗声一笑,眼中不乏赞许之色“观察力尚算不错,牵机师分为三个等级,用袖子上的流波纹来显示,只有二级和三级的牵机师才能担任执教师傅之位,在训练之中以高品阶的牵机师为尊,若是品阶相同则已先入府的为尊。”

这么一解释,少年们恍然大悟,对沈幼柏更多了几分崇拜的同时也对傅时归的细心多了一份了解。

“关于我的已经说完,接下来轮到你们了。别傻站着了,站在平地上单脚翘起开始训练!”一旦换上执教师傅的面具,沈幼柏立刻变得严苛,溯涧院内时不时传出师傅的呵斥声和弟子的哀嚎声,转眼一日悄然而逝。

在用膳之前,沈幼柏强调道:“明日起,卯时三刻我需要你们在溯涧院前列队等我,每日需要绕着擂场跑十圈。有迟到的、偷懒的,每一次所有人加罚一圈!”

晚膳之后少年们回到勤勉房,颜璃单独一间房,剩下的少年们在同一间房,虽然住在一起,但是每人都拥有各自的卧榻和衣橱、书桌,条件尚算不错。经过一天的训练,几人已经抬不起胳膊、扭不动腰、迈不开腿了。

“哎哟.......”秦啸在床榻上**着,薛和见状抓住机会挖苦道:“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夸下海口料我们这些小郡来的吃不了苦,现在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秦啸翻身盯着薛和,惹得薛和紧张不已,连忙道:“盯着**嘛?我有说错么?”

“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说完秦啸颇不服气的翻身面壁休息了,不再发出一点声响,身子也一动不动。薛和朝傅时归靠了靠,吐了吐舌头,邬成挺也靠过来小声说道:“大家如今是一条船上了,我们还是不要起内讧了。”

傅时归拉住邬成挺轻声问道:“你说他虽是大户人家的子弟可有着自己的不幸,究竟怎么回事?”

邬成挺说了“庶出”两字后便做了噤声的手势自己休憩去了。傅时归若有所悟同薛和交换了眼神后便吹灭了桌上的蜡烛。

接下去的十日如同沈幼柏所说每日便是集中训练平衡力,在最近的一次平衡机尝试中,五人均有不同程度的进步,让沈幼柏宽心一些也给了少年们信心。转眼一月过去,来到了五月末,沈幼柏决意让少年们在平衡机上打一套拳同时避开水柱攻击。

这一回傅时归第一个上,脚掌紧紧贴住半尺木,照例降低重心,一边打拳一边躲避水柱,虽然身上的衣衫依旧被打湿,可至少在摔下之前完成了一套拳。随后的四名少年,除了薛和未能完全拳路,其余人都顺利打完,惹得薛和很是失落。

看着秦啸趾高气昂的从面前走过,薛和更是懊悔不已,傅时归只好安慰道:“也不是正式比试,偶尔失误难免的,不必太往心上去。”

“你们都完成了啊,只有我.......你没看到秦啸刚才的表情么?”

“别老和他抬杠了,如今我们是一个战团了。过去的就不要再想了,明日可是要学习新的内容了,打起精神来!”

六月初,博陵道同会宁道做了交换,沈幼柏带着少年们来到了溯涧院的二层,这一层的设置同一层别无二致,唯一不同的就是偌大的楼层之内一马平川,唯有一侧竖立着十面靶子,靶子的对面放置着一排的弩、弓、镖。

“第二课需要你们学习的准头。”沈幼柏指着远处的靶子说道:“器物由你们各自选择,觉得哪一样用得称手就选哪一样,目标都是命中靶心。”

“站在哪里呢?”颜璃问道。

“没有界限,这所有的区域之中,你们随意选择,还是那句话能命中靶心就可以。”

“嘿,那还不简单了!”薛和觉得这简直是在玩儿。

傅时归已经有些吃透了套路,始终觉得事儿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果然不出所料,沈幼柏笑笑走到了一个角落上,那里孤零零的树立着一柄扶手,若不是仔细查找初入这里的人是很难发现的。

“看好了!”沈幼柏摇动扶手,听见一阵阵机括声,原本平坦的地面霎时间裂开来,一面接着一面的人形靶从地上嗖的挺立起来,挺立的时间很短立刻躺倒,接着其他方位再次冒出同样的人形靶,金属撞击的声音此起彼伏,少年只觉得眼花,人形靶挺立、倒下、挺立、倒下.......根本看不清究竟有多少面人形靶。

秦啸揉揉眼,颜璃则是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薛和是彻底焉了,傅时归算是明白了,一定是要求他们穿梭其中然后命中这些靶子。

“我想不用我再多解释,你们也明白了吧?”沈幼柏将扶手归位,指着长桌上的兵刃说道:“今天我不会要求你们打靶的,饭一口一口吃,技能也得一点一点练,你们首先要挑选适合自己的兵刃。”

少年们走至长桌边缘仔细看着,长桌上有三类兵刃,但细细区分种类更多,例如弩就有臂弩、平弩、袖弩;镖也有柳叶镖、银针镖、环刃镖.......

傅时归拿起一柄臂弩,背面前后两个搭扣正好能够固定在小臂之上,悬刀口在中指之上,铜郭之上牙和望山连成一线,甩了甩了手臂,傅时归觉得挺称手。再看看另外几人也分别做了选择:颜璃选柳叶镖、薛和选弓箭、邬成挺选平弩、秦啸选了最大的一柄弓。

“你们选的未必就是最合适的,现在你们自由选择距离,射击对面的十面靶子。”

五人分别试了试手,邬成挺和薛和命中在五面以下,秦啸为六面,傅时归为七面,最令人意外的是颜璃命中了九面。

“颜璃,你站的多近啊?”薛和有些不服气,秦啸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人家瞄的准你就说是站的近,心眼也忒小了些!”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狡辩!”

“秦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根本就是打击报复!”

“对于一个很快就会被淘汰的人我没必要花精力来报复。”

“你!”

傅时归卡在两人中间说道:“好啦!都少说一句,互相挖苦何必呢?”说完还不忘偷看沈幼柏一眼,发现他站在远处似乎没有发现争端,傅时归也松了口气。

“你们俩有这力气吵架不如多花点在功课上,瞧瞧你们的成绩还不如我这个女孩子,若不想被别的道的异人给比下去,那就拿出点男儿气概来!”颜璃板着脸一同训斥,出乎所有人意料,秦啸同薛和不约而同的闭嘴了,这下让傅时归对眼前这个和自己同龄的女孩刮目相看。

啪啪啪,沈幼柏鼓着掌从少年们身边走过,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话:“颜璃算是你们当中最识大体、最懂事的了,别忘了距离第一次比试考校不到五个月了。”

没有疾言厉色、少了耳提面命,沈幼柏的激将法还是起到了效果,少年们抓紧一切机会在溯涧院练习打靶,从完全手生到手半生,从弄不清靶子弹起的位置到摸清楚每一个有效的靶位,少年们也确定了自己最拿手的射击兵刃。

鸣叫的分外起劲的夏蝉将时光拉入了七月初,到了博陵道少年们考校射击的日子。这一日风和日丽,每一个人都胸有成竹,面对溯涧院二层的宽阔地面,他们自认这些时日的汗水不会白费。沈幼柏在简单介绍了规则之后,便准备触发机括,考校的规则也简单:每人选自己最拿手的兵刃,每人共有十次机会,在一炷香时间于靶场中悉数射出,以射中的环数总和计,最高者为胜。

暗暗堵着气的薛和第一个上场,选的是磨合得尚算让自己满意的平弩,朝着傅时归等人扬了扬下巴,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沈幼柏摇下把手,机括立时运转起来,薛和一个箭步冲入场中,一出手便射出一支箭,正中了八环的位置。还没来得及得意,一面靶子在他的脚底下豁然竖起,吓得薛和差点摔倒,刚后退几步想要站稳迎面又打来了一面新的靶子,事发突然,薛和根本来不及出手。

不对啊?!薛和这会子终于发现了靶子并不是按照平时训练的位置弹起的,而是在完全陌生的位置胡乱的跳出来。这一下薛和是阵脚大乱,眼看着一炷香就要烧完,只能仓促出手,自然成绩不甚理想。待薛和灰头土脸的下场来,沈幼柏催促道:“下一个接上!”剩下的四个少年依次上场,即便有了前面人的经验可毕竟时间太短来不及摸清所有靶面的位置,成绩自然也没比薛和好到哪里去,可是让少年们意外的颜璃依旧是成绩最为出色的。

看着有些颓唐的弟子们,沈幼柏发言了:“你们在一月的时间内训练的很是刻苦,我在一旁观察的时候隔三差五的就会提醒你们要注意战场的变化,显然你们没有人听进去,至少是没有人真正体会我的提醒的含义。这个靶场下的机括可以衍生出九种不同的靶面排列,而日后你们要面对的只会比这里更为复杂,凡事不能以停滞的眼光来看待,一味埋头准备固有模式的人是注定走不远的。记住:世上的事一直都处于变化之中,你们一定要摒弃一成不变的思维!”看着眼前这些不过十三、四岁少年们懵懂的脸,沈幼柏笑着摇摇头:“现在你们要记住我说的话,日后终会有所感悟。明日起,你们将要去丹栖谷学习骑术!”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搞笑小说
  3. 青春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